23 触怒逆鳞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神圣祭祀 书名:天才魔法师
    地狱魔花在一旁用叶子手托着它的花骨朵脑袋看着林玄冰。(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的网址.Dukankan.com)心里在想着,哎油,这个暴力女还是有天份的嘛,都说炼丹师炼制丹药很难的,没想到她第二次炼丹就炼成功了。其实吧,如果她第一次炼丹就在配方里面加上药引的话,那么她应该是第一次就能炼成功了。看来这个暴力女在炼丹方面的天赋有些惊人呢。

    不过就在地狱魔花沉思的那会功夫里,林玄冰已经在那自己配好了草药,又相继炼出了几颗凝气丹。

    “这丹药是炼出来了,不知道效果怎么样。”林玄冰把炼好的凝气丹放到了一只羊脂玉瓶里。想了一下,还是倒出来一颗,放在掌心里看了看,然后她把那颗凝气丹丢入口中。把桌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全都收入火精项链中。她自己则是盘膝到了上,开始运起了她特殊的功法。

    从气海丹田处,渐渐地涌出了一股如暖风般的能量,在流经全的时候,把她四肢全的毛孔全都打开,外界那充沛的灵气快速的通过那张大的毛孔,不断的涌入她的体内。此刻她的体就如同一块海绵一般,疯狂的吸收着外界的灵气,然后把吸入的灵气收纳到位于气海丹田处已经形成的一个小小气旋里。如此反复吸收运转了五轮之后,林玄冰猛地睁开了眼睛。此刻她的眼眸深处闪过一道精光。

    “喂,你炼的是什么功法啊?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地狱魔花在林玄冰练功的时候保持了沉默。可是一等林玄冰睁开眼睛,它那好奇宝宝的个就显现出来了。

    “想知道?”林玄冰伸了一个懒腰跳下,带笑的眸子看着地狱魔花。(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dukankAn.com)当她看着它满脸期待的样子后,很无良的对着它说:“不告诉你,哈哈。”

    “哼,小气鬼。”地狱魔花郁闷的用它的小嘴吹了一下耷拉在额际的一片花瓣,以舒解它此刻心中的郁闷。

    “我就小气了怎么着?姐说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林玄冰用手拍了一下地狱魔花的头,看着它郁闷的样子,她的心好好,哎油,她好像欺负它上瘾了,有木有?

    欺负完地狱魔花,蹲在一旁的小银狐快速的窜到了林玄冰的肩头,此时她走到房间门口处打开了房门。而正巧外间的院门也在这个时候被人由外打开了。林玄冰示意小银狐与地狱魔花进房躲起来。两个小家伙会意隐在了她的房间内。

    “赫姨,您慢点走,小心台阶。”一个清冷中带着一丝暖意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林玄冰把目光调向了院门口。只见当初救她的那个嫡仙少年正扶着她的母亲慢慢地走进了院内。看着她母亲走路颠簸的样子。她一阵风的冲到了她母亲的边。用手扶起母亲的另一只胳膊,急切的问道:“母亲,你怎么了?”她的目光这时近距离的看向了赫凝脂的脚。

    “不碍事,只是扭了一下,休息一会就没事了。”赫凝脂对着林玄冰露出了一抹浅笑,安抚着神紧张的林玄冰。

    “哦,那我扶你进屋先休息一下。”林玄冰扶着赫凝脂到母亲居住的房间,让她躺在了上,“母亲,我去给你叫医者去。”

    “不用了。”赫凝脂伸手拉住了林玄冰阻止她出去,然后她对着林玄冰说道:“只是一点小伤,天儿已经给我治疗过了,没什么大碍了。”

    林玄冰抬眸狐疑的看了一眼林玄天,然后转头对着赫凝脂说道:“母亲,那你休息一下,晚饭由我来烧。”

    “冰儿,你会弄吗?”这回换成是赫凝脂瞪大了眼睛。知女莫若母,她这个女儿十指未沾阳水,别说洗菜烧饭这种活了,就连洗个小手帕之类的她都没让她干过。

    “母亲,小看我闹,您就等吃吧,我去厨房弄去。”林玄冰对着赫凝脂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接着转,她的手一伸,拉起边上的林玄天一起走出了房门。

    等出了房间,关好门之后,林玄冰收敛起了满脸的笑容。她的脸色一冷,眸中一寒,看向林玄天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冷然的意味,“是谁伤了我母亲?”

    林玄天看到林玄冰全都散发出来的寒意,他的神愣了一下,本是清冷的表在林玄冰的面前已然化为三月暖阳,他对着林玄冰说道:“赫姨的伤我已经用水治疗术给她治疗过了,过两天就会没事了。”

    林玄冰看着林玄天明显避重就轻的回答,眉间的冷意更甚了。

    “是谁?我只要答案。”林玄冰冷然的眸子直视着林玄天。方才她在帮母亲把脚放上的时候,已经偷偷地感知了一下母亲的脚的况,那哪里是什么扭伤?分明就是挫伤。她不想让母亲担心,所以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可是一走出房间大门,离开了母亲的视线范围。她就迫不急待的想要知道那个伤了她善良母亲的人究竟是谁?龙有逆鳞,人亦有之。而林玄冰此世的逆鳞便是她的母亲赫凝脂,那个善良给了她无私母的女人。

    林玄天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有气势的林玄冰,只是那个伤了赫姨的人有些棘手。他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林玄冰。

    而林玄冰看着林玄天沉默的样子,她深吸了一口气,对着他说道:“你现在不说,我出去也是会打听到的,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

    林玄天听着林玄冰的话后,先是低睑下眼帘,等再次抬眸时,他的心中已然有了决定。

    “是二长老,二长老听说你把承宗的手给废了,所以迁怒于赫姨,把她叫了去。”言下之意赫凝脂脚上伤的由来已经非常的明显了。

    “林,承,宗。”林玄冰咬牙说出这三个字。好,很好,姐和你这次的梁子可结大了。还有二长老,为长辈竟然对手无寸铁的母亲施刑。

    既然你们对我不仁,那就休怪我对你们不义。

    林承宗,你向二长老汇报说,我废了你的手是不是?那么姐就真的把你的双手给废了。还有二长老,有眼无珠只听信一面之词之人的汇报,便擅自动用私刑,那你的那双招子(眼睛)看来也只能是个摆设了。

    林玄冰此刻内心深处已被涛天怒意所控制,不知不觉间散发出了存于灵魂深处的骇人戾气。

    ,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魔法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