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结束(第四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恨意 书名:一生奈何
    精致的宫不知名的某处,满地的鹅卵石静静的铺在地面之上。在那不知从哪发出的柔和光辉之下,闪着淡淡的光晕。此刻一棵一丈多高似树似花,树顶之上一颗蓝色的果实正在发出人的清香。怪树之下,一只猴子抓耳挠腮的左蹦右跳,嘴角的口水如同一条透明的丝线一般,在淡淡光芒折下发出迷人的色泽。不用说,正是六耳。此刻它六只耳朵来回跳动,围绕着水龙果树着急的转着圈子。

    突然一个白色的漩涡从它后凭空而生,六耳顿时被吓了一大跳。还不等它作出任何反应,一股巨大的吸力将它吸入其中,紧随而入的还有那蓝色的果实飞入其中。平静的内,此刻守心冷寒一人一妖呆呆的看着李慕涯翻天覆地般的变化。

    突然,宫上空一道白色的漩涡快速出现,顿时一道耀眼的光芒一闪而过。将他二人从痴呆的状态中拉了回来。只见那白色的耀眼光芒过后,一道灰色的影从中弹出,紧接着一道蓝色的光芒紧随其后。

    六耳此刻还没有从那晕眩之感中解脱出来,一道仿佛是被坚硬松果击中的疼痛从它那毛茸茸的小脑袋上传了过来。急忙往额头上一摸,一阵冰凉的感觉传来。两颗滴溜溜乱转的眼珠定眼一看,顿时吱吱的发出一阵高兴地声音。那被它费劲周折依然毫无办法的水龙果正静静的躺在它的手中。一股人的淡淡清香从中传入鼻中。

    此时,六耳此时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只可惜为时已晚,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传来。六耳顿时用那前爪揉着疼痛的股,扭捏的看着此时内的一切。一丝疑惑慢慢的浮现在它的眼中。它顿时吱吱的比划起来,直过了好一会。发现内众人竟然没有丝毫的理会它。这才悻悻的收起动作,看着此刻熟悉又陌生的那个人。只见它六只小耳朵来回跳动,仿佛是听出了什么?露出一副疑惑的样子,依然熟练无比的跳上了李慕涯的肩头。

    守心不由啧啧称奇说道;它是怎么知道的?

    冷寒那依旧冷冰冰的声音突然响起,讽刺的说道:这里就三个人,你不是我不是。猪都知道他是。

    守心闻言顿时大怒:你才是猪!阿弥陀佛,你还不如猪。

    冷寒闻声似乎又要反击回去,这时只听到李慕涯淡淡的声音传来:也许在它眼里,只要自己认为对便就是对了。

    二人此刻竟然没有再去吵闹,听到李慕涯的话语竟然如同默契一般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李慕涯依旧淡淡的说道:我们该走了。说罢,突然朝那内深处躬一礼。便转朝来路走去。内深处没有任何的声息传来,仿佛本就是如此一般。

    守心和尚闻言往边的冷寒看了一眼,便跟着李慕涯朝外而去。突然一声淡淡的声音从他耳边响起,女子那声音依然的温柔:人不自渡,岂是他人能渡。告诉老和尚他何苦来哉。说罢便是一声幽幽的叹息。

    守心急忙朝前的李慕涯看去,只见他仿佛是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一般仍然朝外缓缓走去,心中顿时长呼了一口气,急忙跟了上去。

    此刻内只剩下冷寒一人,他望着李慕涯二人离去的方向怔怔出神,仿佛是自言自语一般说道:轮回?

    仿佛是回答他的回答一般,女子温柔的声音突然响起:轮回!

    依然是那不经风雨的破庙之内,此刻满嘴油腻的老和尚正提着一坛上好的竹叶青醉醺醺的说道:轮回...呵呵..轮回。说罢便望着那已是残破不堪的佛像静静不语。良久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阿弥陀佛,贫僧还是抓紧时间把后院的山鸡给渡了。以免徒弟回来和我争抢这份大功德。

    月夜清辉,树林中一丝淡淡清凉的夜风悄然而过。李慕涯和守心静静的看着后的异象。从他们二人刚踏出石洞的那一刻,那本是普通的石洞突然发出一声轰鸣,一道白色的光芒闪过,接着便是一阵尘土飞扬。等眼前的尘埃落定,视线恢复清明之时,石洞已经凭空消失不见。二人仿佛是作了一场梦般,如果不是此时李慕涯上和背后石剑的变化。守心甚至觉得也许真的是一场梦,或许在他的心里觉得如果这真的是一场梦也许会更好。

    李慕涯扭头看着肩上一脸傻笑的六耳,此刻正对着一颗蓝色的果实大快朵颐,没有丝毫的觉悟它吃的是一颗时间难得的灵药。缓缓说道:我们就此别过吧。

    守心闻言仿佛早有预料一般,轻轻的点了点头,终究是在没有说什么?顿时只见李慕涯手中法诀变化,那依然斜跨在背后的石剑,此刻应该是一把蓝色的长剑从后飞出,悬浮于前。他望着这已经大变模样的石剑发了好一会呆,终究是摇摇头跳了上去。随后蓝色长剑发出一声清明,瞬间蓝光大盛起来。接着没有丝毫犹豫的朝南方的天空快速飞去。转眼间消失在守心的视线之中。

    守心看着李慕涯远去的流光,没有任何言语。良久他才手中法诀变化,金色光芒大盛,那降魔杵瞬间放大悬浮于脚下。也不知他从哪掏出一个酒壶狠狠地灌了一口说道:老家伙,你可要给我留几只啊。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说罢跳上脚下的降魔杵一声大喝,朝西而去。

    此刻,树林之中仿佛恢复了以往的宁静,仿佛是没有发生任何一般。也许这里本该就是如此,只是不该来的人来了,打扰了这永不该醒的沉眠。

    一阵清风吹过,带走了那最后的痕迹。若干年后,也许再路过之时已是一片唏嘘。一声长长地叹息若有若无的传来,良久在树林中轻轻的回,直到消失无踪。

    就算是修真之人又如何?生存在这天地之间总是有些规则需要遵循。也许天道之下本就是尽是蝼蚁,不管如何的自命不凡。或许在别人眼里终究不过是一凡夫俗子。书写到此处,第一卷算是完了。更多精彩的故事,让我们在下一卷之中静静诉说。

重要声明:小说《一生奈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