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藏空 (第二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恨意 书名:一生奈何
    “当年往事皆成烟,苦等千年又何苦。如今奈何剑的出现,也许他已经走了。”屏风之后女子的声音的淡淡传来。李慕崖没有丝毫的言语,只是静静的听着。倒是守心一脸的八卦象和六耳那无知的眼神有些交辉相应。

    良久一声叹息过后,仿佛千年的痴怨一朝散尽一般。女子的声音又恢复了那刚才的温柔之感说道:进来吧。

    李慕崖二人急忙从屏风后绕过,室内的景象倒是简单,四周珠帘垂落,正中是一张玉质的茶桌,整齐的放置着四张精致的座椅。此时那女子正背对着李慕崖二人看着一副悬挂在墙壁上画怔怔出神。倒是那刚才与其争斗的黑衣男子此刻正静静的躬站立在女子右手边,此时看到李慕崖二人出现,顿时一脸冷冰冰的表

    女子似乎感觉到二人已经进来,随即转对着二人轻轻一笑。说道:坐吧。

    说罢莲步轻移,缓缓来到桌边轻轻坐下。也不见她丝毫动作一道光芒闪现顿时一精致的茶具已经摆立之上。一丝淡淡的茶香从中传来,满屋飘香。

    李慕崖和守心对望一眼,有些紧张的缓缓走至桌前躬而坐。女子冲他们轻轻一笑转首说道:冷寒你也来坐吧。

    黑衣男子毫无温度的声音顿时传来:“是”。然后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人便突兀的出现在另一张空位的精致小凳之上。

    此时李慕崖突然说道:不知前辈召我二人而来,所谓何事?守心此时似乎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女子看到他的样子轻轻摇头,然后对李慕崖说道:只是为了还些许故人遗留的东西罢了,你们不用紧张。

    守心闻言仿佛突然松了一口气,李慕崖不由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对女子说道:我们二人和前辈素昧相识,又有什么可还?

    女子听后也不言语,只是冲他轻笑一声,对侧的冷寒说道:去把东西取出来吧。

    冷寒似乎是想说什么?但见女子对他轻微的摇摇头,顿时一副不不愿的样子冲后而去。

    李慕崖看到黑衣男子离去的影顿时心中疑惑更深,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他习惯的望肩头一看,顿时一副着急的模样。却是一直趴在肩头的六耳不见了,从进的石李慕崖的心神便被这内的那副屏风所夺,一时忽略了六耳。此刻回过神了才发现六耳竟然不见了。

    急忙起想去寻找,女子看到李慕崖的神淡淡一笑的说道:“公子,不用着急,你看”只见她手中连连变化仿佛千万法诀瞬间变换,令人眼花缭乱。接着一道清亮的光芒从她手中弹出,光芒顿时飞上空中,接着便是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一道仿佛是冰墙一般的光幕静静的悬浮在众人头顶三尺之处。光幕之中六耳的影顿时显现出来,此刻它正蹑手蹑脚的藏于一株非树非花的植物之后,冲着植物之上一颗淡蓝色,散发着朦胧光泽的果实,一脸口水象。

    李慕崖顿时一脸担心的样子,女子似乎看出了他的着急。声音淡淡的说道:你不用担心,此果乃我当年游历天下时,偶然所得的一株水龙果。食之确是大有益处的,只可惜这水龙果树天生便有一种护法止伴生。所以这六耳猕猴才不敢上前。

    李慕崖闻言顿时大松了口气,对女子略微歉意的说道:让前辈见笑了。

    女子闻言便不再言语,只是静静的将手中的茶水倒于李慕崖二人前。守心倒是没有丝毫的拘泥,女子倒一杯,他便喝一杯。从刚才到现在恐怕他已经有五六杯下肚了,脸上却是仍然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李慕崖见他陶醉的样子,颇为有些不解。顿时也拿起手中的茶杯静静的抿了一口,顿时一股寒意从口中钻入瞬间入体。李慕崖直感觉瞬间神识中仿佛清醒了许多,这只是一种体味的感觉。他急忙运动体内法力带着那股子寒意流动全,顿时一股股清明的感觉传来。不由将手中的茶水一饮而尽。

    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只见冷寒从珠帘之后手捧一物缓缓而来。女子手中一招,顿时那物体便从冷寒手中落于茶桌之上。这时李慕崖和守心才看清楚是一个禅木盒子,通体龙凤雕刻,金玉镶嵌,一副奢华的样子。女子轻轻的打开禅木盒子,里面静静的放置着三件物品。左边是一枚精致的玉质戒指,中间是一张犹如蝉翼一般的面具。而右边则是一道材质面具一般无二的剑

    李慕崖和守心二人有些疑惑的看着在静静放置在盒中的三件物品。女子这时突然轻声说道:“这戒指叫藏空,是一枚储物戒指内中附带着一定的储物空间。至于那面具和剑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当年它们出世之时已经太晚了”说着便是一阵低低的叹息之声。

    良久女子才将禅木盒推到李慕崖面前,说道:拿走吧。然后便突然起朝后走去,竟然莫名的其妙的起而去。

    这时,突然一阵冷冰冰的声音传来:带着东西速速离开。却是冷寒不知何时立于桌前冷冷的说道。

    守心听到他的话语顿时大怒:佛爷我不走你能怎着。

    冷寒闻言顿时露出一副耻笑的样子,说道:你信不信我和上次一样打的你股开花。守心闻言顿时一副脸红的样子,犹有不服的冷哼一声不在吱声。

    李慕崖倒是没有掺入二人其中,此时他已经看出女子对二人并没有恶意。顿时不理会二人自顾自的观察起眼前的三件事物。

    将那藏空戒指缓缓在手指之上,脑海中突然闪现出当年夏炎青淑二人,记得当时他们二人腰间曾经挂着一模一样的储物袋子。心中不由一阵叹息,也不知道二人现在况如何?以后有机会要潜入昆仑看看,不过想起昆仑的九宫太极诛魔大阵顿时又是一阵唏嘘。

    颇为奈何的摇摇头,按照当你夏炎解释的那样讲神识随着灵力缓缓探入戒指之中,顿时一种空洞的气息扑面而来,他赶紧将神识收撤而回。

    这才一脸喜悦的朝两外两件物体看去,那反复透明一般的面罩不用想的他也知道是干什么的。只是让他疑惑的是那透明仿若无物的剑

    不知为何李慕崖明明感到一直静静的斜背在后的石剑,在他拿起剑的那一霎那传来一阵清晰的震动。

重要声明:小说《一生奈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