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身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恨意 书名:一生奈何
    灰色光芒瞬息而至,转眼间已经是与黑影碰撞在了一起。黑影似乎是对灰色光芒有几分忌惮,顿时又是一阵长啸之声传来,黑影瞬间朝下方躲去。这时金色光芒带着阵阵梵音终于杀到,一声惊天的巨响传来,黑影下坠的速度顿时加快了几分,那金色光芒反而是激而回。

    下方水潭中突然一条水龙咆哮而起,带着震耳聋的巨响朝李慕崖他们飞来。黑影此时已经瞬间回转石台,只见他手臂一挥条条白色光剑从他手中发出,每条光剑落入水中便化作一条水桶*的白色蛟龙,张牙舞爪的朝李慕崖他们边飞扑而来。

    李慕崖当下不敢怠慢,化神期的实力不容小觑,他之所以答应守心助他一战。只是为了对自己的实力有个充分的估计。自从踏入修仙以来虽然一路跌宕起伏,但每次战斗到结束他自己心中总是有些莫名其妙。昆仑一战一招败北,至于连最后是如何逃脱的他到现在也不甚明了。至于后来他倒是问过古猿,但是古猿却说有些事本就应该被遗忘,又何必再去寻找。结果他也就就此作罢了。

    一道大喝之声传来,只见一个佛家万字真言突然从后浮出,金光万丈缓缓转动。白色巨龙飞而上,顿时传来一道道巨大撞击之声。守心有些焦急的声音突然想起:木涯兄,快快出手。

    李慕崖当下赶紧收拾心神,手中法诀接连变化。一阵响彻四周的巨大尖啸之声从石剑中传出,妖异的红色光芒顿时缠绕其上,一股血腥之极的气息从石剑中发出。

    那些本是狰狞恐怖的蛟龙,在红色光芒展现而出之时,仿佛是遇到克星一般,陡然化作水珠漫天化去。

    站立在水潭石台之上的黑色影子,此时不知为何却是清晰了许多。李慕崖遥遥看去,只见他一黑色轻纱般的衣裳,仿佛水流一般潺潺而动。透过空中法术的光芒,一张白的有些妖异的脸庞静静的看着眼前。似乎是想说什么?

    突然,李慕崖后传来一阵声音:奈何剑!阿弥陀佛,我什么也没看到。。。。。

    不知道为何?李慕崖在听到奈何剑三个字的时候内心忍不住一阵颤抖。但那不是恐惧,或许是一种从未有过的绪,总之让他感到非常陌生。眼前突然浮现昆仑众人看到石剑之时的表,那是一种杀而后快的狠戾。仿佛有些东西不应该存在于这世界一般。心中一种冷漠淡淡缠绕而上,李慕崖转冷冷的说道:你要杀我?还是将我的行踪通报天下?

    守心似乎是从刚才那阵吃惊之中醒了过来,只见那一脸淡定的说道:阿弥陀佛!施主多虑了,我不过是一个能吃能喝的大和尚罢了。这世间之事诸多,岂是我能渡的,还是留给佛祖自己去*心吧。说罢,突然脸色一变,一脸的赖皮相说道:奈何剑啊!让我看看,反正名声也够臭了。以后我们就去吃霸王餐,喝酒不花钱,吃不给钱,花街柳巷任我游啊。

    扑通一声,却是一直牢牢的立于李慕崖肩头的六耳,一手捂着脑袋从肩膀上掉了下来。

    这时突然从远处石台之上传来一声厉啸,接着本是平静的水面顿时动旋转起来。一道漩涡以眼可见的速度越来越大。一道白色的影突然从中飞出,静静的悬浮于水面之上。

    李慕崖本是紧张的心顿时更紧了一分。水雾渐渐散去,那妖异的黑衣男子突然对着空中拜倒在地说道:徒儿,拜见师傅。

    此时那白色的影子已经清晰看见,只见一袭黑发静静的垂于后,五官精致,眉若含山,眼眸明亮,一丝浅浅的笑意挂在嘴边,竟然是一个白衣女子。一声温柔的声音从中传出:你们二人随我来,冷寒你也起吧。说着手中一挥,顿时下方水潭之中发出轰鸣之声。仿佛是一股巨力一般将水潭之水向两侧推去,李慕崖脸色有些苍白的回头看了看后的守心,只见守心此时也是一脸的白的吓人。倒是六耳对于眼前的一切没有丝毫的反应,吱吱之声自顾自的跳上李慕崖的肩头。

    仿佛是看出二人心中的迟疑,中年妇人那如水般的声音缓缓响起:你们不用害怕,我并无加害之心。说罢也不见她做出什么动作,缓缓朝水潭深处飞去。

    李慕崖和守心对视一眼,同时朝洞外跑去。还没等他们跑出几步,一声恐惧的声音便从守心的口中发出,原来明明他们两人是向外跑的,结果现在却是越跑离水潭越近,眼看就要进入那白衣女子所入得水道之中。

    这时一阵冷冰冰的声音传来:“我说你们俩人怎么能来到这山洞底部,原来如此。”说罢便率先朝水潭深处投飞去。李慕崖闻言一怔,随即也不在挣扎,果然一股巨大的拉扯之力传来,将他没入那水潭之中。守心看着李慕崖消失的影颇为无奈的喊了一句:师傅,我好可怜啊。瞬间跳入水潭。

    九州大地往西飞行月余,一座连绵的巨大山脉耸立其上。山脉之中有一座低矮的小山头,此刻山头颤巍巍的搭建着一座破庙,仿佛风一吹就要倒塌而掉的样子。破庙中盘坐着一个苍老异常的和尚,此刻手中正抓着一只鸡腿大快朵颐。冷不丁的一个喷嚏打出,他有些悻悻的样子自言自语道:罪过,罪过。

    眼前景色变化,脚下传来一种坚实的感觉。李慕崖急忙定看着眼前的一切,这水潭而下竟是一座处处明亮的小型宫,四周水波环绕,仿佛是被什么遮挡一般缓缓流动。突然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传来,李慕崖急忙回头看去,却是守心一脸的狼狈相趴到在地。

    熟悉的嘲笑声入耳,六耳呲牙咧嘴的冲着守心和尚比划着。守心急忙翻而起喝道:泼猴,不准嘲笑佛爷我。

    李慕崖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招呼守心一声朝那水底宫走去。宫远处看去倒是没有什么特异之处,此时一到近处。李慕崖突然觉得这宫好大的手笔,虽然体积不大,但是却是细致入微般的精致。那每一片碧绿的瓦片都是用上好的玉石打磨而成,宫墙上的石块的契合之处竟然连一丝缝隙都很难寻得到,当真是天衣无缝。

    入得室内,一座屏风正当正中,屏风之上散发着淡淡的光泽。上面两行娟秀的字体,充满着一股子忧伤意:宁求手与弦俱裂莫教七只剩哀今宵飞雪寒梅落何年风雨故人来?

重要声明:小说《一生奈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