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炼魂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恨意 书名:一生奈何
    外面阳光依旧和煦,微风从树叶间传过的声音轻轻的传入耳中。但此时李慕涯心中却是如同山岳一般的沉重。他有些木然的缓缓朝炼魂洞中走去,六耳看到他僵硬的动作颇为着急的吱吱叫了起来,但是李慕涯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直直的朝洞内走去。

    六耳急忙上前抓住他的衣角似乎是想将它拉回来,只可惜它那瘦小的板此时起不到任何的作用,顿时被拖了个跟头。六耳看着李慕涯逐渐消失的影,顿时大为着急的模样,只是当它看到那刀削阔斧一般的炼魂二字,又是颇为犹豫的止步不前,似乎做了什么决定一般顿时那无奈的吱吱两声,朝洞口蹑手蹑脚的走去。

    当六耳的影消失在炼魂洞之后,一道翠绿的光华瞬间而至,光华过后,巨猿佝偻的影逐渐显露出来,他朝炼魂洞方向望了一眼,发出长长地一声叹息,喃喃说道:有些事终究是注定的,我这又是何苦。说罢摇了摇头朝来时方向飞去。

    此时入得洞中的李慕涯,仿佛置于昨重现。一张张熟悉的面容,一声声熟悉的呼唤,不断地敲打着那本已脆弱的心灵。

    涯儿,你在哪?那苍老的容颜凝望远方,仿佛千年的期盼一般。涯儿,回来吧!那满头的银丝仿佛岁月在自责中的侵袭,永不自谅。李慕涯仿佛又回到了那朦胧的雨中,那只有自己的孤独之中。那声凄厉的长啸犹如当一般,响彻回,久久不息。世界再大却是没有人能再牵挂。

    爹,娘。。孩儿回来了。那冰冷的泪水悄然滑落,融入那无尽的雨中。一种痛在李慕涯的灵魂深处从无尽的睡眠中觉醒。犹如洪水绝提一般刷过整个灵魂。

    一丝清凉从背后传出,却是那依然陪伴的石剑。

    竹影朦胧,竹鸣阵阵伴随着婉转的琴声悄悄入耳,犹如女子的低声倾诉断人肠。那白色的倩影,逐渐清晰。一双纤手遥遥而触,却是如此的清晰。在那阵阵天籁之音中逐渐消融。

    什么样的琴声?什么样的人心?是忧伤还是快乐?是挥剑而斩还是万般青丝绕指柔?

    一种从未有过的疼痛火上浇油一般漫过心头,从没有这一刻他觉得活着是如此的劳累。

    快走!昆仑山上那焦急的声音,沿着山路不要回头。一声闷哼的声音传来,接着便是两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睡去吧,只有那无尽的黑暗之中才是那最终的安静。熟悉的冰凉传递而来,似乎是告诉他还有它,它愿意陪他走过这茫茫人世。李慕涯手捂着口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一切景象散去,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几十年的孤独感依然在心中回不息,但却找不到任何的痕迹。

    边传来阵阵呼呼之声,李慕涯急忙回头观看,只见六耳此时正躺在冰冷的山石之上呼呼大睡。一边睡着竟然还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李慕涯不仅轻笑,俯将它抱于怀中。

    这才打量起洞内的况,洞内片片薄雾淡淡的笼罩其中,看的并不是很真切。洞顶之上竟然一轮满月悬挂之上,李慕涯不由大吃一惊。他明明记得进来之时正是晌午时刻,急忙仔细的又看了几眼,才发现这满月竟然如同水中月一般。不由微皱眉头想了片刻,不过随即又释然了,修真界什么奇幻之事没有?便不再执着于满月之事,朝洞中深处走去。

    透过薄薄的水雾,李慕涯发现这炼魂洞竟然出奇的长,一眼望去黑漆漆一片竟然丝毫看不到尽头。这不仅让他有些犹豫起来。回头看去似乎是想寻早来时的洞口,只是此刻后方哪有什么洞口,竟然是一面完整的石壁。李慕涯不由大惊,急忙运起法力透过双眼向外看去,双眼之上一道白色的光芒若隐若现。只可以石壁依然是石壁,没有半点的虚假。伸手轻轻的触摸,石壁之上传来丝丝清凉。没有丝毫的作假之感,李慕涯不由疑惑起来。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只见他手中法诀一引,石剑顿时灰色光芒大盛起来。然后夹杂着猎猎风响朝石壁砍了下去。一声巨响传来,石壁顿时摇晃不止,碎裂的石块从石壁之上滚滚而落,顿时灰尘弥漫。

    吱吱。。吱吱。。。却是怀中的六耳此时被那巨响所惊醒,只见它从李慕涯怀中跳出,先是经常地朝四周看了看,然后仿佛是大为放松的呼了一口气,从李慕涯张牙舞爪的比划起来。

    你是说向里面走?李慕涯看到六耳的动作问道。吱吱。。吱吱,六耳顿时高兴地点点头叫了起来。

    李慕涯不由疑惑道:你来过?六耳顿时抓耳挠腮的吱吱叫个不停,一边还上前扯起他的衣角。李慕涯不由无奈的说道:这泼猴果然靠不住。谁知他此话刚出口,六耳却是仿佛听明白一般,从李慕涯呲牙咧嘴的大叫起来。一边还做出颇为愤怒的表。遂放开李慕涯的衣角自顾自的朝山洞深处走去。

    李慕涯顿时无语,颇为无奈的跟着六耳缓缓朝石洞深处而去。越往里石洞变的越来越窄,两侧洞壁上的石头也变得的越来越光华,仿佛不是天然而形成,是人工精雕细琢的作品。此时头顶的满月也逐渐模糊起来。李慕崖透过有些昏暗的光芒发现这已经不能用石洞再来形容。细看过去,只能算是一条石道罢了。

    六耳此时倒是表现的异常安静,两只前爪静静抓着李慕崖的头发,静静的蹲在李慕崖的肩头。两眼兴奋而紧张的望着前方,有些怔怔的出神。

    李慕崖倒是没有看到六耳的表,专注的盯着前方,小心翼翼的走着。李慕崖低头下看,自己的双腿淹没在那朦胧的薄雾中,洞底却不是多么平滑,偶尔有异常的突起。李慕崖只好放慢速度,一点点的挪动。在这朦胧的黑暗中,一人一猴不知走了多久,终于眼前突然明亮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一生奈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