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不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恨意 书名:一生奈何
    天地谢幕,一切最终会归于尘埃。那万千流光之中,那一抹灰色却是那样的显眼。这世界即使所有的光华也掩盖不住。灰色光芒逐渐消失,一个孤傲的白发男子立于高空之上。此刻昆仑的护山大阵对于他如同虚设。他一白色长袍在风中猎猎作响,那漫天飘扬的白发犹如他不曾弯曲的躯一样的狂傲。

    他看着依然昏迷的李慕崖,眼中尽是唏嘘。也只有这一刻他的眼中的狂傲才会稍微减缓几分。只见石剑在他的手中接连变幻,如同绝世神兵一般,一道道剑气从中发出,不断的朝天空击去。灰色的剑气如同一把把绝世神剑一般锋利异常,气势*人。虚空之中一片震,仿佛这剑气连空间都能斩开。

    只见白发男子手臂轻轻挥动,一道灰色的灵气将躺在地上的李慕崖缓缓托浮起来。此时李慕崖脸上毫无血色,双眼紧闭,显然是被中年男子所重伤。

    此时突然从昆仑深处,七道光华如同流星一般划过天际,飞速的朝大松山飞来。白发男子静静的看着那飞速而来的七道光华。竟然没有丝毫的动作,仿佛在等待什么一般。

    七道光华转瞬即逝,光华散去。走出五男二女,当中一男子鹤发童颜,一袭紫色长袍。手挽浮尘,神色从容。他望着视昆仑于无物的白发男子缓缓说道:你还不放手?听他的话语竟然是对于眼前白发男子熟悉无比。

    白发男子闻言,那狂傲的躯依旧:当年你也是这般问我?只可惜一切太迟了。说罢他静静的抚摸着那布满血丝的石剑。石剑仿佛回应男子一般发出阵阵轻鸣。

    此时那中年男子突然喝道:你这种魔头,当应人人诛之。掌门师兄何必和他说那些无用之言。

    那一直没有说话的老者此时突然对中年男子小声说道:二师兄,你难道看不出他只不过是一道残魂吗。

    紫薇真人闻言无奈的叹息一声,只听他缓缓说道:所有昆仑弟子听令,速速退下。

    昆仑平时管教甚严,虽然此时场中况有些莫名奇妙。但是众弟子竟然没有丝毫的犹豫,迅速向大松山下退去。转眼间场中便只剩下九人,纷纷站在紫薇真人后。场中一时陷入格外的宁静。

    一位穿淡蓝色衣裙的女子突然从紫薇真人后走出,肤色犹如凝脂白玉一般。漆黑的双眼仿佛存在一种抹不去的忧伤。轻柔的说道:玄天,千年已终,难道你还是不肯放手吗?

    白发男子听到女子所言:玄天,多少年了。玄天早就死了,死在了这视万物于刍狗的天地之下。

    蓝衣女子闻言忍不住叹息一声,随即退回众人之中。良久白发男子依然入如故的说道:我要带他走,你们让开吧。

    这时只见一书生打扮的中年男子突然说道:今天他必许留下,有些事终是该结束的。你毁掉了他,现在救他又有何用?

    从刚才一直没有在言语的紫薇真人突然说道:玄天,这次你走不了的。一如千年前一样你的结局早就注定。

    注定?我玄天的命谁能注定?便是这天这道,这诸天神佛,又能如何?白发男子张狂的对天而笑。石剑从他手中飞出,此刻那剑之上的斑驳痕迹犹如血液一般缓缓流动,转眼间随着石剑的变大犹如滔滔血河一般缠绕其上。带着毁天灭地的威能朝下方九人斩去。此时的石剑已不复李慕崖手中的韬光养晦。似乎此时才是它的真正面目,狂傲嗜血,灭杀一切。

    紫薇真人脸色急变,似乎他也没有想到玄天说动手就动手,亦或者是没有想到玄天此时的一击依然有如此的威力。

    顿时,从九人之中飞出九道光华。每一道都带着天地运行的轨迹,仿佛代表的是一种规则。九道光华交织成一体,暗含九宫之势朝石剑应去。天空中犹如另一颗太阳飘而上,带着耀眼的光芒,瞬间向内湮灭。白发男子一如从前狂傲的站在空中,仿佛这天下再没有什么能让他在乎一般。只见他手中法诀变化,石剑一化二,二化四转眼间何止万剑齐发。天空之中仿若血雨一般,直到此时他依然轻松自若,那份狂傲依然如故。昆仑九位真人齐齐怒吼,只见那九道光华之中一座如山般的巨大印章缓缓而出。巨大印章一出现便瞬间放大,那漫天的血雨打在上面发出犹如金属相击的声音。如果李慕崖此时清醒的话倒是能一眼就认出这名震天下的昆仑印。只见昆仑印一出,庞大的昆仑山脉都忍不住颤抖起来,仿佛这便是它的灵魂所在。地底深处发出阵阵龙吟之声,响遍整个昆仑。一道道眼可见的灵气急速朝昆仑印汇聚而来。天空中逐渐形成了一个灵气汇聚的漩涡,遮住整个天空。

    昆仑印,以你们九人的修为最多只能维持它一炷香的时间。白发男子的声音淡淡传来。

    似乎是白发男子说中,此时昆仑九人竟然没有一人答话。

    别白费心力了,或许你们发动九宫太极诛魔大阵还有留下我的可能。说罢便仰天长笑起来。

    天空中血雨依旧,只有不断击打在昆仑印上的轰鸣之声。

    玄天,放手吧!直到现在你还是不肯面对自己的弱小吗?你再如此终究是魂飞魄散的下场。紫薇真人突然说道。

    自比天地却欺孱弱不恤苍生陷水火笑尽狂事错看透世间浊谁言留我成祸且论尽是非功过立恒誓天劫任落深山千年封石壁锁残魄永不服还是我白发男子的长笑之声依旧不断,任由躯点点稀薄。他化作天地之间最锋利的神剑,朝虚空斩落。空间支离破碎,那漫天的血雨更加疯狂的零落。在那血雨之中突然一个黑洞凭空而现,瞬间将李慕崖吞了进去。

    随即漫天血雨瞬间散去化作依然毫不起眼的石剑紧随而入。唯一没有逝去的便是那已经逝去的影。此时他是如此的单薄,独自面对愤怒而来的昆仑印。

    痴狂是我,无知是我。负这天地者,悠悠众生者还是我。那誓不低头的永远是我。一声长啸从白发男子口中发出,随即他化作那擎天一剑永不回头的朝昆仑印飞去。

    一声惊天巨响传来,天地都仿佛在这声音中骇然失色。那狂傲的影最终化作碎片,点点零落,消失于这天地之间。

重要声明:小说《一生奈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