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开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恨意 书名:一生奈何
    生命的长河中到底是谁才是我们最终的同行?或许更多的时候只有自己在面对这茫茫之路。入眼而来的青山翠绿,松柏丛丛,不知尽处。山风习习,鸟鸣阵阵。天地造化总是让人忍不住称其妙赞。

    李慕涯静静的望着眼前的一切,不知何时起他习惯的喜欢上了这种一个人静静的感觉。或许是连来不平静的生活,更或者是奈何诀的原因。总之他愿意买醉在这孤独与寂静之中,似乎在那种沉醉之中才能让他感到一丝的安全感。

    离开京城那个尘世纠缠之地已经不计年许,在那里他斩断了最后的亲,也斩断了那曾在萌芽中未曾觉醒的涟漪。他有些失笑的喃喃道:我何时开始如此多愁善感了。言罢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从眼前的无垠景色之中解放出来,缓缓转后的山洞中走去。自从离开京城以后,他便专门挑选人迹罕见的荒山险岭独自行走,细细的体味这自然界最纯净的气息。令他感到惊喜的是他的心法境界竟然在这不知不觉中达到炼精化气中期的顶峰。终有一他似有所悟,便寻得一山洞自此进入闭关之境。此次闭关受益良多,他自是不知乃是红尘炼心之功,而后又是一番山林遨游令他暂时的脱离了那红尘险恶。无心胜有心,从入世到出世虽然没有真正达到那种万般不侵,古井无波的境界。但是让他的心境有所提升还是颇为容易的。

    石洞之中倒是颇为简单,似乎是天然形成的石洞之内横躺着一块硕大的巨石,巨石之上平整光滑。此时是李慕涯便静静的盘坐之上,只见他双目微闭,双手法诀变换。

    前一尺处悬浮着一把通体斑驳痕迹的怪剑。只是那把不离他左右的石剑。此时的石剑相比上次见时似乎产生了一些变化。只见石剑那原本斑驳的痕迹不知何时蒙上了一层淡淡血色,充满着妖异。随着李慕涯的呼吸声愈隐予现,仿佛生命般的跳动。

    只见李慕涯此时脸上已经是微微见汗,大约过了盏茶的时间,只见他挥动衣袖一道灰色的光芒闪过,仿若灵般围着石剑滴溜溜的转个不停。大约在转动了第三十六圈之时才发出一种轻快地声音直直的没入了石剑之中。这时一声龙吟般的啸声从石剑中传来,只见石剑此刻流光溢彩,通体仿佛是光般的存在。李慕涯甚至能够感觉到那石剑在轻轻的颤抖着。仿佛千年的埋没在这一刻终于可以破封而出,声声剑鸣轻快。

    却见李慕涯手中法诀一引,干脆的说道:疾。然后右手作剑状朝对面的洞壁作了一个虚砍得动作,只见那石剑顿时流光顿消,仿佛一切归于平淡般,再也看不出丝毫的奇异之处。悄无声息的如同闪电一般朝洞壁劈砍而去。顿时,一种破体而入的声音传来。只见洞壁一阵摇晃,接着便是一块丈的巨石滚滚掉落,落在地上尘土四起。

    李慕涯这才恢复了往打坐之姿,调息起来。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他才睁开微闭的双眼,将依然插在洞壁之上的石剑轻轻召回。抚摸着这通体痕迹,入手冰凉的石剑,此刻李慕涯的脸上尽是喜色,终于可以摆脱那种近而战的穷迫了。御物境界,以前想都不敢想啊。

    从此以后御剑飞行瞬息千里,天下之大还不是任我行,想到高兴之处李慕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从没有这一刻他感觉到如此的心舒畅。

    原来,自从上次偶有所悟闭关以来。通过竹简的记载,他便隐隐觉得已经达到了勉强可以的御物境界。而只有踏入御物之境便是正是跨入了修仙者的行列。李慕涯心中自是激动万分,便对一直以来陪伴左右的石剑祭炼起来。所以才有了今这般景象。

    轻轻的下站起,活动了下有些麻木的下肢。他将石剑依然背于后缓缓朝洞口走去。不知道为什么?李慕涯突然感觉眼前的世界如此清晰了。这是一种自我的感觉,就像是一层透明的遮盖突然被掀了开来。他静静的沉醉在悠然自得的气息之中,仰望苍穹忍不出长啸而出。

    山风习习,扑面而来。轻轻的拂过脸颊。看着这满山的翠绿苍松,花开叶落。李慕涯突然觉得这里似乎才是最终的归宿。相比嘈杂的尘世间,这山老丛林总是能让人心生淡泊之志。

    突然天空中一前一后两道光芒划过长空,在无垠的蓝天之上留下两道清晰地痕迹。李慕涯有些发怔,半天没有回过神了。只见那两道光芒前面是一道绿色的光芒,仿佛通体碧绿翡翠般散发着柔和的光芒。而后面那一道却是如同一团火一般的存在,仿佛那是一团飞行的烈火。只看一眼便能觉得高温袭人。却是两个修真者御剑飞行而过,李慕崖不喃喃道果然是深山出仙人。这时上方之人似乎是发现了李慕崖,光芒在天空中一转朝李慕崖急速飞来。李慕崖不有些纳闷:都说这修仙之人专门躲着凡人而行,怎么就冲我来了?他虽然嘴上说着没有些许营养的话,但还是忍不住暗暗戒备起来。转眼间两道剑光已是到了眼前,流光散去。前面那道绿色光芒是一把玉质小剑,此时正围绕着一位年许二八的少女灵的转个不停。后面的红色剑光中却是一个一脸傲然的年轻人,此时正满脸的紧张之色。李慕崖有些不解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时那一袭绿衣的女子开口道,声音极其悦耳:这位道友,我们乃是昆仑弟子,奉师命下山寻找几种炼器的材料。不料途中遭遇魔教中人暗算,这位道友可否借贵地与我们二人打坐调息。

    李慕崖这时才了然,只是他心中确实充满疑惑说道:昆仑?这深山老林本就是无主之地,又何来借予一说,两位要用便用。倒不用如此客气。言罢李慕崖便朝林中走去,竟然不在此作丝毫的停留。

    男子看他离去,竟然长呼了一口气。脸上的紧张之色不有些缓解,说道:师妹,这男子我们与他素不相识,你为何?男子话未说完便被女子一抬手打断,女子这才说道:师兄有所不知,刚才我们在逃避魔教中人时,我曾感觉到这地方有一股强大的灵气波动,虽然不能确定是哪种功法?但是应该就是此男子所发,灵气没有丝毫的邪恶气息,所以我才冒险一试。你也知道我们体内的元气已经所剩无几,如果再不补充恐怕就算是一直飞下去,多半也是不能躲开那魔教之人。而且我用师傅所教的探测法术就然不能从他的上看去丝毫的灵气。

    男子此时似乎也明白了女子的用意,便不再有任何询问。两人这才朝李慕崖曾经置的山洞中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一生奈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