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李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恨意 书名:一生奈何
    京城朱雀大街甲子二号,便是当今礼部侍郎大人的府邸李府了。朱红的漆制大门,门前摆放着两个丈大的石狮子,凶牙毕露,威风凛凛。高大朱漆门下两个高傲的门房肃然的站立着。

    这,一向来往客人都是非富即贵的李府来了一位奇怪的客人。只见这人一袭灰色长袍,头发遮盖着半边脸庞。长相倒是极为普通,后背着一把用白布裹住的怪剑。

    李府的门房倒是极为有礼貌,为掌管天下礼仪的礼部侍郎的下人如果都失了礼节的话那岂不是让人笑话,所以这李府的家教倒是出奇的严。只见听这门房上微弯,说道:不知道这位公子可有请柬?

    李慕崖倒是没有想到还有这一说,有些木然的说道:没有。

    门房被他生硬的回答差点噎的说不话。良久才反问道:那公子可曾预约?

    李慕崖依然是刚才的口气,简直就是一点变化都没有说道:没有。

    门房倒是一时没了言语,这来往李府的客人冲着当今礼部侍郎的脸面不是对他们礼貌有加,何时碰到过李慕崖这种粗人。

    许久,李慕崖脸上似乎有些不耐烦的神色,语气有些不悦的说道:去通知你们大人,就说兖州清河故人相见。

    门房本以为这穿着普通的年轻人不过是一个想高攀的山野村夫,哪想到这年轻人的突然不悦让他感到一阵如坠冰窖般的凉意。门房常年在这李府接待客人,自是有几分眼色。这种感觉只有那种常年居高位的人所特有的气势。当下不敢怠慢说道:公子请稍等,我这就去禀报大人。说罢便急匆匆的离去。

    宽大的厅堂之中,有一种淡淡的哀伤回其中。此时李府上下一家人围在桌前互相叨唠着家常。如今为礼部侍郎的李慕海已是年过七旬的老人,脑海中依然是几个月前回老家祭奠父母时的境。那他如同往年那样来到父母的安息之地,但是令他奇怪的是这里竟然好像经常有人来打扫。后来他一打听才知道三年前清河城来了一位年轻人,这年轻人的行为很古怪。平时很少见他露面,仿佛不存在一般。李慕海得知以后遣人一询问才知道那人竟然是住在自己以前的家中。当他得知那门上现在依然悬挂的是一块李宅的木匾时一丝惆怅不上心头。直到最后下人说那人已经离去时,他已经沉在深深的回忆之中。看着眼前温馨的境,他的嘴角显露出一丝满足的笑意,只是不知为什么?他终究是化作一场叹息。

    这时,门外下人通报说道:大人,门外有一怪人求见,说是兖州清河的故人。

    李慕海仿佛没有通报一般喃喃的说道:兖州清河,兖州清河。

    他的大儿子看到了自己父亲的失态,急忙说道:胡说!我们家哪里来的故人,我看又是一个想高攀的野人。

    这时李慕海从失态中恢复了过来训斥道:放肆!为父从小教你做人要谦逊。须知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又有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之说,你岂可轻视他人。我看你都活到猪上去了。

    他的大儿子似乎还要狡辩,但是一旁的二弟看到父亲似乎是真的动怒了。虽然心中有些奇怪父亲今这是怎么了?但还是急忙拉了拉大哥的衣角轻声的说道:大哥你就少说两句吧。

    他的大儿子这才悻悻而座,不在言语。

    这时只听李慕海说道:快快有请。不知道为什么门房觉得老爷的脸上似乎有一种半是兴奋半是恐惧的复杂表

    李慕崖一袭灰色的影静静的站立在李府的厅堂之中,这一刻所有的人都觉得眼前这男子竟然和父亲有些相似。李慕海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不知为什么他觉得眼前之人是如此的熟悉。但是却就是想不起来。厅堂之中陷入了一阵沉静之中,似乎所有的交点到在这坦然而立的年轻人上。一种前所未有的孤寂在他的上勃勃而发,如排山倒海般重重的拍在李府所有人的心中。

    良久,只听到那年轻人说道:为人子,竟然将祖宅质卖你的良心让狗吃了。说罢竟然不等众人做出任何反应上前一声重重的耳光打在了当今礼部侍郎李慕海的脸上。

    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直到这时李府上下才反应了过来。

    “放肆”“来人”“快去看老爷”此起彼伏的叫喊声和喝问声传来。突然一声威严的声音传来却是李府如今的主人李慕海的声音,只见他缓缓的擦拭掉嘴角的血迹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说道:你们都退下吧“可是爹”“您受伤了”“这人是谁”此起彼伏的关心之声,疑问之声阵阵响起。

    李慕海似乎颇有些不耐烦道:你们没有听到我的话吗!我叫你们退下。

    这是所有人才极为不愿的应声道:是。然后依次退下。

    厅堂中又深入了一时的沉静,这一刻仿佛穿越了时光的界限。在这两目相交之间有一种莫名的绪在回着。良久,似乎不愿再沉浸在这种寂静之中。年轻人说道:我只是来看你最后一眼。说完便没有了声息,自顾自的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

    李慕海直到此时才完全确定眼前这年轻人的份。虽说事有些匪夷所思,但他常年居高位自是会接触到一些普通人所接触不知的层面。是亦初始的震惊过后,他还是压住心中震的心说道:你是大哥。真的是大哥吗?当年是我对不起你,一切都是我的错。此刻这已是垂垂老矣的人心中满是伤痕,似乎到走过匆匆一生茫然回首时才突然发觉什么才是最珍贵的。只可惜却是一切晚矣。

    李慕崖倒是没有什么出奇的动作,只听他缓缓说道:当年之事并不怪你,那时你还太小。怪就怪这老天吧。他说着突然叹息一声,这世间的无可奈何总是如此多吧?

    说着他缓缓朝门外走去,也许从他当年离开的那一霎那,就已经注定他与这个家庭不再相溶。李慕海急忙从木椅之上颤巍巍的站起来,他想伸手拉住这悲伤的男子,但是不管他如何努力却总是在即将触碰的那一刻凭空而逝。仿佛那男子和他并不是眼前的距离,而是一个世界的阻隔。

    大哥。。。。一声凄厉的长啸,响遍李府的上下,久久回

    次,本是体老而弥坚的礼部侍郎突然告老还乡。此时朝堂之中,不知几时何竟已经全部是当今大皇子霸亲王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一生奈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