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雨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恨意 书名:一生奈何
    其实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我究竟是怀着什么样的心写的我自己有时都不是太清楚。只是当思绪沉浸在那些伤感的往事之中,总是有一种不吐不快的冲动。或许这本就是一种自我的买醉吧。

    恬静的夜晚总是让人不知不觉的沉醉其中。仰望苍穹,在那黑暗深处群星闪烁。是否是曾经逝去的人在凝视。月光如水般的静静的流淌在已经慢慢陷入沉睡的大地中。只是,总有些人是无眠的。

    黑暗中竹影重重,月光透过竹叶间的缝隙静静的洒落而下。照亮了人世间最黑暗的沉沦,让人抛弃一切负面绪。

    那皎洁的圆月之下,那个朦胧的背影如同黑暗中一缕灯光如此耀眼。这一刻仿佛永恒的孤寂,似乎是什么轻轻的拨弄了那细细的心弦。

    一声清幽的叹息声淡淡传来。似乎整个夜晚都在这声悠悠的叹息中随之一颤。似乎做了某种决定般,背影缓缓朝竹亭中走去。

    透过明亮的月光看到一袭白衣如雪,在月光的照下如同广袖流仙般。青丝随着轻轻的夜风纠缠漾。

    一阵琴声传来,伴随着还有低鸣的歌声。低沉婉转,悲伤莫名。似乎是上苍之下世人的倾诉,让人徒增奈何。

    吱呀一声,房门应声而开。李慕崖轻轻的推门而出,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环顾四周一切都是如此的和谐,仿佛一切都已经沉浸在那歌声和琴声之中。他轻轻的叹息一声便静静的没有任何动作。仿佛和这夜色溶为一体。

    良久,曲终人未散。沉浸在这淡淡忧伤之中缓缓的醒了过来。对面的女子依旧没有发现他的存在,仿佛仍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李慕崖颇为无奈的摇摇头,便自顾自的朝竹亭走去。脚步声在这寂静的夜里如此的轻盈。看着直到此时仍不可觉醒的女子,他有些不忍心的道:碧儿姑娘,打扰了。

    他的话音刚落,女子这才从发呆的状态中悠悠醒来。看到眼前的李慕崖脸上不由一红急忙道:公子你醒了,刚才有些怠慢了。

    李慕崖忍不住一笑道:我只是刚刚来到亭中,何来怠慢之说。

    啊,只听一声呼,女子有些失态的说道:公子刚过来吗?

    李慕崖面含微笑的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此时才是对面女子应有的绪,似乎她就应该抛掉所有的伪装做真正的自己。

    女子一时脸更红起来,久久没有言语。此时亭中竟然一时陷入了无言之中。

    月下,亭中两个孤独的人对面而坐,久久不语。仿佛这一刻成为了永恒。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微风吹过,掀起李慕崖额头的发丝。他从这无言之中缓缓说道:姑娘,我有一个问题不知道该问不该问。

    女子似乎此时又恢复了往昔成熟而睿智。只听她说道:公子,请讲?

    请问碧儿姑娘是什么份?如今似乎也不需要对在下刻意隐瞒了。虽然有些唐突,但我不希望在这种况下被人利用。李慕崖沉默良久才用一种质问的口气说道。

    女子脸色突然有些苍白,心中仿佛被针扎一般的刺痛。眼前仿佛还残存着刚才男子的笑意,但是只是一瞬间便已是支离破碎。

    她有些失落的说道:我早知公子便会有此一问?说实话这场漩涡中本该不应有公子的影。只是我再没有可以寻求帮助的人了。

    女子仿佛这一刻卸下了所有的伪装,不管她批着多厚的外衣,内心深处依然是如此的脆弱。李慕崖只是静静的没有丝毫的言语。倾听的女子仿佛倾诉般的回答。天空不知何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亭外雨水落地,溅起了一丝悲伤。

    只见女子仿佛没有看到那飘落而下的细雨依然静静的说道着:二十三年前,我便是从这京城最深处之地出生。出生在帝王之家,当今圣上的女儿,长乐公主。因为我师傅的原因,我后代表的便是当今天下的武林势力。所以他们才要除去我,只要杀了我便等于砍掉了大哥的臂膀。

    一生悠悠的叹息声响起,在这静静的雨夜之中传的好远好远。

    人单薄如纸,究竟是为何?李慕崖静静的走出亭中,置在这清冷的夜雨之中仰望苍穹。仿佛质问自己一般喃喃的说道。或许是女子的话揭开了他那极力想隐藏的伤疤,那本以为愈合的伤口如今竟是如此的疼痛。任凭雨水冲刷在自己的脸上,或许那彻骨的凉意能缓解什么一般。他就这般静静的站立着缓缓说道:我当如何做?

    女子没有回答李慕崖,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男子问道:为什么要帮我?

    李慕崖依然如故的看着那漆黑如墨的苍穹,他的声音仿佛从遥远中传来:没有为什么,喜欢而已。

    女子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其实她早就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只是最后没有想到的是答案却是如此的出人所料。

    良久,李慕涯的声音突然在这沉寂的雨夜中想起:人生对于你而言不过匆匆数十载,你又何苦执着于此。女子听到他的声音出奇的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如同苦思良久般道:我没有选择,从我出生的那一刻已经注定了我的生活中是一个人吃人的环境。如果不是大哥从小对我万般保护,如今恐怕我已经是荒山野岭中一条尸骨了。

    李慕涯没有反驳,也许事实的确如此吧。只听到他缓缓说道:如果我给你选择的机会呢?

    女子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男子,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一般,吃惊的说道:选择的机会?公子在说笑吗?

    李慕涯摇了摇头说道:说笑?你觉得此时此刻我是在说笑吗?我想你应该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群人是独立于世界法则之外的一群人。

    女子突然失声道:修仙者!你是修仙者!

    此时李慕涯已经逐渐朝竹屋走去,直到他快要踏入房门的那一刻,他的声音才从雨中传来:进来吧。

    不知为何?女子本是充满吃惊的脸上此刻就然闪过一丝莫名的红晕,即使如此漆黑的雨夜依旧不能遮挡。只是那人却从来没有回头。

    一丝灯火在宁静的竹屋中静静摇曳,劈啪一声烛光仿佛一暗。屋外的雨声淅淅沥沥的传来。只是这屋中此刻却是难得的安静。

    李慕涯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你不必吃惊,人生之事本就是巧合无数。一切也许本就是注定。今夜我传授那你入门法诀一部。你可凭此修炼后是否能有更大的成就,就看你自己的机缘了。言罢他便将一张手抄页交给眼前的女子。

    女子如获重宝般小心翼翼的接过,轻轻的将其收入怀中说道:公子是要离开了吗?其实当年官道一战是公子救了我。

    李慕涯听到以后却是没有任何吃惊的表现,只听他说道:你不用说了,此事我早已明了。

    女子仿佛有些着急般,声音有些急促的说道:可是。。。

    李慕涯却是打断了她的话说道:你的麻烦我自会为你解决,也算是对你帮衬到底。言罢,竟不等女子说完话便起离去。

    这一夜注定是一个不眠的夜晚,雨水冲刷掉了一天的尘埃,也冲刷去了整夜的杀戮,更带走了那遍地的鲜血。

    昨夜的雨给今天的天气带了一丝清冷,茶楼中南来北往的客人天南地海般的聊着。突然外面的街道上一队队的军士匆匆而过,一片肃杀。

    茶楼内一位客人小心的问着自己的同伴:这是又发生什么事了?

    他的同伴有些小心的朝四周看了看说道:你没听说吗?昨天晚上傲王府满门尽屠,血流成河。

    三皇子下!他的同伴倒吸了口凉气吃惊的说道。

    他的同伴急忙说道:你小声点,可不是吗?想那三皇子平里和蔼近人,体恤百姓。他的娘家舅还是当朝的宰相呢,你说究竟是谁这么大胆。好像听说那宰相大人也被人杀了,真是作孽啊。

重要声明:小说《一生奈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