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盗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恨意 书名:一生奈何
    宁静的小城,浮华的人群,处处透露着一股尘世独有的气息。北方的夏季特有的闷,让人透不过气来。天上太阳毒辣辣的照着世界的一切。此时的街头,透着一股子沉静。没有了往来人群的喧嚣,就连街边那棵歪脖子柳树也无精打采的晃动着枝叶,不复微风中的轻舞之姿。

    青石小道两侧商铺林立,要说此时最忙碌的莫过于街边的有客茶铺了。茶铺不大,此时却挤满了人。楼上楼下坐无虚席。人声鼎沸,议论纷纷。

    这狗的天气,怎么就这么。还让不让人活了。这时一中年男子说道。

    你就少说两句吧,这本来就够的了。你还一刻不让人安静。他同桌的男子数落道。

    你们听说没有,昨夜县衙被盗窃了。县太爷被搜刮的只剩下一条内裤了。这时人群中一男子突然说道。

    似乎是回应他的话般,又一人说道:张三你就胡扯吧,什么叫搜挂的县太爷只剩下一条内裤,明明就是连一条内裤都没剩下。

    男子话音刚落,人群中顿时笑声四起。

    这是,似乎是茶铺老板说话了:张三王二你们两个人休要在这胡言乱语。否则这话要是传到县太爷的耳朵里,你们少不了要吃顿板子。

    对于他们这些市井之人,哪有那些新奇之事。更何况这偏远的小城。所以张三王二二人方一说道,众人便支起耳朵细细听说。这茶铺老板的声音一起,那二人似乎也想到了这一层,便不再言语。人群中不仅嘘声四起。一些本来想留下听他二人所说的茶客不摇摇头,遂又准备离开。此时茶铺老板的话可是正打扰了大家的雅兴。似乎看出了这一点,老板的声音这时又响了起来:各位客官休要着急,且听我慢慢道出其中原委。

    原来,这昨县衙的确是遭到了盗贼的光顾。这县太爷多年的搜刮钱就这么不翼而飞了,疼的这县太爷是血吐三升,卧不起。不过在这天夜里不翼而飞的还有五十年前的本县所有的案卷,不让人奇怪。只是在场所有人都沉浸到了那县太爷多年的积蓄之中,又谁还会在乎这些。

    此时,角落之中一年轻男子从桌前站起,缓缓朝门口走去。此人一袭黑色长袍,右臂处缠一白色布条,上书一个孝子。不是李慕涯是何人。此时的他一脸消瘦,神色疲惫。

    客官,你还没付钱呢!却是掌柜的看他即将出门而去,急急忙忙的喊道。

    一道白光闪过,茶楼中顿时安静了下来。只见这茶铺老板话音刚落,一道白光便从众人头顶飞过,正落在老板前。众人连忙起观看,一锭银子直插在老板前的木桌之上。众人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等众人转过来再去找那年轻男子时,门前已经空无一人。

    曾经的易主李宅现在又恢复了它往昔的面目。李慕涯静静的盘坐在那多年前曾属于他的房间中,久久不语。面前放置着如山般的案卷,正是昨晚上县衙丢失的案卷。

    当本以被岁月掩埋的真相逐渐重新露出面目时,总是让人惆怅奈何。一种欺骗在李慕涯的心头逐渐蔓延,无论如何这种结果都不是他心中所能想到的。

    天命,天命。父亲你竟然糊涂至此。为什么选择的是我,为什么?

    李慕涯仿佛丢了魂般喃喃道。窗外风声阵阵,似是天有所感所发出的怒吼。到底是什么无意安排了这场悲剧。连受打击的李慕崖再这一刻突然觉得活着原来如此之累。就这样他闭眼眼睛沉沉睡去。

    此后的时间里,这清河小城中便又多了这么一位古怪的居民。他每天深居简出,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自家的宅子中静静度过。初始的时候这小城中的居民还议论纷纷,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古怪的邻居。时间就在这平淡中悄悄度过。三年,转眼而逝。

    这三年中,李慕涯与世隔绝,颇有些中隐隐于市的味道。除了期间衙门的捕快来寻人登记以外,便再也没有人来打扰他的生活。

    李慕涯静静的盘坐在房间内,心神已经逐渐沉入体内。静静的感受着体内灵气的轨迹,如潮般的在体中来回流动。相比那离开之后,体内的灵气有了很大的变化。自那官道一战之后,昏迷数。一直没有来得及观察自己的体状况,然后便是匆匆忙忙的回家之路。直到此时,他来有时间来观察体内的况。此时体内的况很明显,但是李慕涯却忍不住疑惑起来。按说他的境界分明是在炼精化气的初期,可现在体内的况竟然和法诀中所说的中期阶段一摸一样。

    房间中陷入了无声的寂静,良久他才喃喃的道:应该和石剑有关吧。说罢,便将石剑取于前细细观察起来。突然,他将体内的灵气毫无保留的传入石剑之中。令人奇怪的事发生了,只见这石剑外表没有丝毫的变化。甚至连修真之人法宝特有的光泽都不起一丝。但李慕涯知道这石剑真的不同了,竟是李慕涯输入过去的灵气竟然在石剑之中一个循环重新回到了他的体内。这种回到并不是他有意识的去控制,而是石剑传回来的。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李慕涯缓缓收功。静静的看着前这处处普通又处处诡异的石剑,通过刚才石剑传回的灵气,他明明感觉到这比自己体内的灵气要精纯的多,虽然数量少了很多。但他还是惊喜的发现这石剑竟然能提纯他体内的灵气。

    此后的时里,李慕涯便每盘坐调息,然后运功将灵气传入石剑之内。虽然境界没有提升但体内灵气的质量却是比以前高出甚多。

    这,李慕涯一如既往的盘膝练功。突然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他初始有些疑惑,在想是我的门响?大约过了盏茶的功夫,敲门声依然如故。他这才反应了过来,摇摇常年练功导致有些麻木的脑袋,急忙起来到门庭。

    吱呀一声,大门随着李慕涯的动作缓缓而开。呛人的灰尘应声而落,李慕涯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这次又不知道闭关了多久。修真果然无岁月,他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这才观察起眼前的敲门之人。

    对面是一中年男子,脸色憔悴,一的风尘。他有些奇怪的问道:请问,你找谁?

    请问您是李慕涯公子吗?我家小姐有难,请速前往京城。不待李慕涯回答,对面男子已经说出了来意。说罢便双手奉上一份信件。

    李慕涯接过信封,满头疑惑的缓缓拆开信封。只见上面写着:碧儿有难,还请公子速回。李慕涯这才了然,原来那他离开竹园之时曾经向那位碧儿姑娘承诺过。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突然对眼前男子道:如今是天运多少年?

    中年男子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急忙道:如今已是天运十一年。

    三年了,哎。李慕涯虽然有些吃惊,但亦没有太大的表现。如今的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时间飞逝的感觉。随后说道:你跟我回屋吧,我去收拾一下这就启程。

    中年男子似乎犹豫了一会,还是说道:我便在这里等待公子吧,希望公子能快一点。

    李慕涯轻笑道:你倒是救主心切,也罢。随你去吧。说罢便自顾自的朝房内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一生奈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