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古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恨意 书名:一生奈何
    夜空依然祥和,星辰点缀、满月如盘。给人一种回归母体般的宁静。山风吹过带走白昼的酷,也给这宁静的夜晚带来一丝凉意。月光如水,挥洒在寂静的大地之上。

    一山,一石,一人。

    倒是有中说不出的画意。

    透过月光,发现洞口藤蔓丛生,黑影重重。整个洞口泛着一层淡绿的色泽。突然一声凄哀的啸声若有如无的传来,将一切意境破坏的支离破碎。这叫声凄凉如斯,让人闻着声泪。仿佛有天大的哀意。

    一道黑影从洞中,缓缓而出。

    透过月光的明亮,慢慢的将黑影呈现在眼前,竟然是一只高达一丈,浑毛发的巨大猿类。这巨猿相貌狰狞,四肢修长。尤其是上肢更是*,犹如山鬼般。再配合上此时的景象,活像一山间野鬼找人索命。只是令人奇怪的是这巨猿竟然手里还拿着一翠绿滴的竹棍。似是拐杖般拄立而行。透过月光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巨猿狰狞的脸上充满了皱纹,硕大的鼻梁之上竟然一对灵动的眼眸。

    它静静的走到依然昏迷不醒的李慕崖边。便不在有丝毫的动作,仿佛是没有发现般一样。良久才充满人的摇了摇头,步履颤巍向洞内走去。

    竖清晨,一声鸟鸣拉开了大地生机的序幕,朝阳的从东边的山峰中露出了那羞的脸庞。清晨的一切都显得如此稚嫩。鸟儿的叫声委婉,悬挂在山涧的藤蔓也如此的苍翠。就连那铺洒大地的光,也没有午时的炙,充满了令人陶醉的轻盈。

    嗯的一声,李慕崖从昏迷中逐渐醒来。尝试着挪动了一晚上发麻的体,嘶的一声。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时他才想起昨天发生的一切。虽然体疼痛难忍,但庆幸没有大碍。急忙摸了下后背,却发现紧紧缠绕在后的包裹已经空空如也。只剩下一个被撕的面目全非的破口袋。

    一丝失落上心头,不过他很快又释然了。昨天那种惊险的况,能保住命就算不错了。何必再去在乎那些外之物。

    遂平复一下心,挣扎的站起体,这才打量起四周的况。在清晨和煦的阳光照下,四周的景象一览无遗的展现在他的眼前。

    一石,一洞大石之上到处都是斑驳的划痕,乱七八糟毫无规律可言。抬眼处是一人高的山洞。洞口之上是两个让人很陌生的字体,在悬挂在两边的藤蔓下现。

    望着这处处充满神秘的山洞,李慕崖进退两难。回头望了下后,从巨石向下望去是一望无际的深渊。仿佛能吞进万物般让人望而生寒。

    罢了,横竖都是死。说不准那古怪的洞中说不定还有另一番洞天,也许还会有别的出路。李慕崖仿佛是自我安慰又或是自嘲般的喃喃道。

    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小心翼翼的向洞内走去。初入洞内,一股重重的霉味便扑面而来。洞内暗潮湿,点点水滴从洞顶滴落。散发着清脆的声音,在洞内的回声中辗转而鸣。李慕崖谨慎的向四周观察着,通过外面的光线,可以清晰的看到洞壁上布满了和洞外巨石上一模一样的划痕。同样的斑驳,同样的毫无规律可言。李慕崖小心的用手去触摸洞壁上的痕迹,另人奇怪的是这古洞的石壁上除了那清晰可见的划痕外竟然异常光滑。仿佛这石壁就是为了体现这些划痕而存在的。

    李慕崖心头的疑惑越来越重,这些石壁上的划痕应该是可以而为。但究竟代表了什么?

    轻轻的摇晃着有些乱的脑袋自言自语般说道:管它呢,也许后面没准就有答案。何必庸人自扰。

    这时石洞似乎已经到了尽头。入眼所及处,却是一块普通的石碑静静的伫立在前方。李慕崖急忙走到石碑处,静静的观察良久。最终还是颇为失望的摇了摇头。石碑没有丝毫的起眼之处,材料应该就是这山中常见的的巨石。只是时间久了所以显得有些苍老,碑面上光滑平整,没有丝毫的字迹。仿佛是一件未完成品。

    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李慕崖急忙绕到石碑后面。果然,石碑后面虽然亦没有任何的出奇之处。但是后面的石壁之上赫然是一个小一号的洞口。洞口没有丝毫的出奇之处,就是大洞口小一号的版本。

    进还是不进李慕崖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想了半天亦是不知该如何决定。

    时间就这样悄悄的流逝着。良久李慕崖才无奈的摇摇头,然后一咬牙,钻了进去。

    洞内并非自己所思那般,漆黑不见。反而和外面一般丝毫可见。这是一个平整的石室,室内光线柔和,陈设简单。

    室内正中是一呈方形的石柱,柱顶上镶嵌着一颗足有碗口大的夜明珠。室内柔和的光线便是由它所发。石柱下方是一方形石上端坐着一具枯骨,枯骨盘膝而坐,五心向天。李慕崖吃惊的看着这一切,奇怪的是自己竟然没有丝毫的恐惧。仿佛一切本该就是这般。

    他突然发现自从自己进入这石洞以来,心境竟然出奇的平和。李慕崖并没有多想,或许是这一天发生的事太过诡异,已经麻木了罢。

    出于死者为大的心理,李慕崖并没有过于太大的举动。静静的走到离枯骨有五步的距离。静静的拜了三拜。

    前辈请见谅,晚辈无意入此地。多有打扰,还请谅解。

    他的话刚说完,仿佛是得到回应般。一阵微风从后吹过。忽然前枯骨随风而散,化为尘埃。

    随着枯骨化作尘埃,随风撒去。平地升起一道白色灵光。白色灵光转眼化作漫天流萤四散而去。

    四行大字凭空而现:一生奈何红颜去自此一剑覆天地九转返虚破空击搅落红尘生死轻是什么负了他,让他如此疯癫。是谁弃了他,让他如此痴狂。搅乱世间亦不悔。恩怨纠缠,青丝一缕,世道无常,与天争运。可悲还是可叹,可笑还可怜。

    眼前的一切仿佛都是虚幻,李慕崖仿佛置在另一个世间里。那世间所有的光芒似乎都在那一头白发的男子的一剑中悄然逝去。那一剑如此的义无反顾,如此的绝决那一剑却又如此的脆弱。仿佛那悲伤的影一般如此的脆弱。剑影凌空,轰然而上。忽然眼前的一切如镜般悄然而碎。

    李慕崖痴痴的沉浸在那誓不回头的一剑之中不可自拔。那脆弱男子的影仿佛深深的刻在他的灵魂深处,挥之不去。良久他逐渐从那惊天一剑中清醒过来。凭空而现二十八个篆文已经随风而去。

    石之上静静的摆放着三件事物。在夜明珠柔和的光辉下显得如此梦幻。昭示着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并不是一场梦一剑一简一瓶

重要声明:小说《一生奈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