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章 这事太大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鸿蒙树 书名:红色仕途
    湖河省的省委书记沐灿尘听着那电话中的忙音,安全摸不清况了,发呆了一下。

    是呼延总理打来的电话啊!

    他说的是什么?

    好大的脾气!

    这还是沐灿尘看到呼延傲博发了那么大的脾气,搞得他的心中也是震惊。

    过了一阵,沐灿尘才有些明白过来,呼延傲博的话里面有两个关键的地方,一个就是他的干女儿被人撞了,还有一个就是对于这事的处理况极度的不满了。

    啪的一掌,深圳市灿尘就拍在了桌子上,下面的人是干什么的,到底是谁在搞事?

    呼延傲博的干女儿他是知道的,也是关注过的,只是这事呼延傲博不想暴露出来,他也没有过多的对下面说而已。

    沐灿尘也暗示过下面的人,让关照一下那苏大昌,听说苏大昌也提到了县委副书记的位子上,他也就没有更多的去管这事。

    今天是怎么了?

    呼延傲博的干女儿被人撞伤了,很可能还非常的严重,自己没有关照好啊!

    不好!

    沐灿尘就想到了自己了解到的况,那个呼延傲博的干女儿仿佛准备在老家生孩子。

    被撞了!

    是否孩子撞没了呢?

    如果孩子被撞没了,这事会是什么样的况呢?呼延傲博那未见面的孙子啊!

    最让沐灿尘心惊的还是呼延傲博问的那句话,对方搞了事要用法律途径来解决,看上去仿佛这也是对的。但是,一想到国内法律完全就是权力大于法律的况时,沐灿尘都能够猜测出用法律解决的结果。

    到底是谁那么大的势力,搞得呼延傲博都生气了。

    看来还有人想逃脱责任!

    问题大了!

    一个个的分析出来之后。沐灿尘就知道这件事如果处理得不好的话,湖河省发生一场地震都是有可能的事

    一个电话就打到了市委书记曹发民那里,沐灿尘道:“发民同志,苏大昌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立即了解了告诉我!”

    曹发民还不算是沐灿尘的人,只是为了关照那苏大昌,沐灿尘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关照一下而已,当然了,打电话时,用的是一个亲近人员才告诉的手机,这是表现出了一种对曹发民的亲近之意,他相信对方能够明白自己的心思。

    最近市里面争得厉害,省里面的副书记等人也拉了一伙人。搞得沐灿尘也在一些事上要让着那副书记一些。至于说曹发民是否保得住位子。沐灿尘暂时也没有帮他说话的想法。

    由于上次沐灿尘专门打了电话让他关照苏大昌,曹发民多少也知道这苏大昌与沐灿尘有着一点关系,只是不太清楚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而已。

    不过。对于沐灿尘的话不敢怠慢,就说道:“我立即了解况。”

    曹发民接了这个电话也是疑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搞得沐灿尘仿佛都很着急似的。

    把秘书叫了进来,曹发民道:“你了解一下苏大昌他们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书记,我正要向你汇报的,的确发生了一件事,现在都传开了。”

    “哦!”

    曹发民疑惑地看向了秘书,心想不会真的发生了什么大事吧。

    “书记,是这样的,苏大昌的侄女被前来我市投资的省环宇集团公司老总的儿子方小伟开宝马车撞了,结果苏大昌的侄女正怀着的孩子死了,他侄女到是救了过来,来苏大昌已把那撞人的方小伟控制了起来,结果那边的人专门打了电话给县委书记要求放人,苏大昌顶牛不放时,我们市的公安局长亲自带人去到了县里把人放了,借口就是方小伟是来投资的人,不能够影响投资。”

    看到曹发民在沉思,秘书又说道:“其实,大家都知道,那方小伟的母亲是省委副书记的妹子。这事说是要走法律的渠道,凭着那方家在全省的影响,走法律渠道不是一个笑话吗?”

    原来是这样!

    这种撞了人的事,最重要的是死了人,虽然是怀着的孩子,毕竟也是一条生命,有些人竟然把人放了,一点责任都不追究!

    曹发民轻轻在桌子上敲击了一阵,发现这件事可能真是搞大了,一边是省委一号询问,一边是省委副书记的妹子的儿子,这事难道是省里的大佬在内斗?

    一想到这事可能是涉及到了省委的大佬时,曹发民也有些坐不住了,如果一个不注意涉入到了大佬们的内斗中,这事就真是要出大事了。

    曹发民现在也摸不清楚沐灿尘与那苏大昌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沉思了一下,摆手让秘书走了出去。

    秘书一关上门,曹发民就拨通了沐灿尘的电话,把自己了解到的况向沐灿尘讲了一遍。

    沐灿尘正坐在那里等着曹发民的电话,在曹发民讲述中并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在听,听完之后道:“我知道了。”

    听着那沐灿尘挂了电话的声音,曹发民感到这事自己也猜不出况。

    怎么办?

    曹发民发现自己如果不把这件事弄清楚,那就可能真会影响到自己的发展。

    不过,曹发民当到了市委书记的这位置上,又怎么可能是一个乱来的人,不摸清楚况,他当然不敢乱动。

    可是,这事又迫在眉睫,如果自己不出招,到时一切尘埃落定的话,自己就根没有机会了。

    坐在那里想了一下,曹发民再次拨打起了沐灿尘的电话。

    结果他发现自己连续打了几次都是对方正在通话的况。

    他打的是沐灿尘那个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的号码。

    沐书记竟然不停的在通话,这说明了什么?

    发生了这样的事,自己把消息报了出去,那沐灿尘就不停的通话,这说明了什么?

    曹发民想得就太多了。

    细细的分析了一下电话中的沐灿尘话气况,曹发民有一种感觉,那沐书记有些紧张,特别是在听到死了一个孩子时,他的气息都有些不稳。

    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内

    不行,这事是一个机遇,如果没有抓住这样的一个机遇,搞不好自己在这次的事中就是一个旁观者!

    不管怎么说,那苏大昌的事是沐书记要关照的事,与苏大昌这方走得近,那就是与沐书记走得近,无论如何这事也要跟那沐书记站在一起!

    下了决心之后,曹发民就一个电话把市公安局和副局长常雄林叫到了办公室。

    常雄林是曹发民的人,一直也与那公安局长是对着干的人。

    “常雄林同志,沙县发生了一件宝马车撞人的事你知道不知道?”

    “书记,这事到处都在传,鲁志军亲自着把人放了的,你说这鲁志军不是乱干吗?”

    常雄林是曹发民的铁杆,一直都是跟着曹发民的人,只是曹发民最近失去了靠山,许多人都认为曹发民可能不稳了,虽然那省委一号有接纳的可能,却也保持着一些距离,这事常雄林也为他着急。

    最危险的还是现在市长夺位的势头很猛,这次大有靠着想省委副书记的力量把位子夺去的可能。

    由于最了解曹发民,常雄林就看向曹发民道:“书记,有什么事你吩咐!”

    “老常,我们是多年的交了!”

    曹发民还想说点什么。

    常雄林道:“书记,你是知道我的,要不是你就没有我的今天,有事你请讲!”

    曹发民就笑了起来,他最欣赏的就是常雄林的这种真爽。

    让常雄林坐下来,曹发民道:“有一件事,如果做了的话,可能就会面临摘帽子的危险,甚至还会有不可测的一些事发生,我有些犹豫。”

    曹发民其实也有些急了,最近那市长得厉害,如果不能够在关键的时候突出其招,自己这位子很有可能保不住。

    那方小伟到了市里的事他太清楚了,完全就是市长亲自接来的,没想到跑到县里面去把苏大昌的侄女撞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就是这帽子吗,反正我最近也不爽!”

    曹发民笑了笑道:“这事我估计也是五五之数,也许这次搞得好了,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

    看到常雄林看过来的那种疑惑的眼神,曹发民咬了咬牙道:“你也别问况,我命令你立即把那方小伟给我抓起来,无论是谁来说都别放!”

    常雄林的心中一惊,就看向了曹发民,他发现这次曹发民是存心要一搏的架势。

    “书记,你可是想好了,方小伟的妈是省委副书记的妹子,一个不好,后果非常严重!”

    曹发民既然下了决心,就有了一股气势,沉声道:“有些人以为靠了一个副书记就了不起了?我到是要看看,这次把锅盖揭开之后到底是什么样子,大不了我不要了这帽子!”

    被曹发民的话激起了杀气,常雄林大声道:“虽然他鲁志军势力很大,我也不是吃素的,这事我干了!”

    看着常雄林大步起了出去,曹发民的手也握成了拳头。

    这是一次搏取前程的机会,如果赢了,一切就会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否则的话,自己的这帽子摘了都是小事,永无翻之rì了!

    值得吗?

    曹发民在这里自问着。

重要声明:小说《红色仕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