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七心龙佩 觅源魔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误道者 书名:大道争锋
    第五十六章 七心龙佩 觅源魔经

    龙牙飞舟足有三十丈大小,上覆三层楼阁,舱腹内舱室不下百间,足可住下百人有余,只要不被数目众多的修士围困,在此舟上却是稳妥的很。

    为了十五(日rì)这一战,方震一行人也是同样住了上来,只是与谢宗元等人隔着一段距离,互相远远避开。

    张衍在第一层阁楼中随意择了一处舱室住下,见窗棂外的景物向两旁飞速退去,脚下却没有一丝摇晃震颤,依旧是如履平地,心中不由暗叫可惜。

    这艘龙牙飞舟一旦(禁jìn)制全开,普通法宝飞剑也轰之不破,再加上这速度,众人坐着这艘飞舟便是撞也能撞出去了,可偏偏这飞舟(禁jìn)制只有玄光境修士才能发动,徒然浪费了这么好的飞乘法器。

    就在这时,他忽听门外有脚步声传来,然后有人说道:“张师兄可在?刘韬冒昧来访。”

    张衍袍袖一挥,将房门打开,见刘韬站在门外连连拱手,歉然道:“打扰师兄清静了。”

    张衍一看,见是刘韬单独来找自己,知道他必定有事,便伸手虚引道:“哪里,刘师兄请进来坐。”

    刘韬进来坐定,开门见山地说道:“我今夜此来,是想拜托师兄一事。”

    张衍只是淡淡一笑,道:“师兄说来听听。”

    刘韬微微一叹,道:“张师兄,你也知五(日rì)后这一战甚为凶险,我等之中不知有几人可以活下来,我有一后辈,自小父母双亡,平(日rì)多是我在照应,如我在此战中(身shēn)陨,想拜托师兄将此物转交予她。”

    他抬起衣袖,从中取出一方玉符,珍而重之摆在桌案上,这玉佩上雕琢着七个孔窍,上面盘踞一条蛟龙,虽然灵气四溢,拿到凡间去自然是价值连城,可在修行之士看来却也不算什么。

    张衍一挑眉,这是刘韬在拜托他(身shēn)后之事了?

    只是他未免有些不解,道:“刘师兄,师弟我可是要留在魔(穴xué)中断后的人,生死也是难料,此物交给谢师兄岂不比交给我更为稳妥?”

    刘韬却并不回答,而是笑了笑,道:“师兄可知我为何要请你同来这魔(穴xué)中修行?”

    张衍坐直(身shēn)体,道:“愿闻其详。”他对这个问题也一直有所疑惑,不知道刘韬动机何在。

    刘韬沉声道:“我本是寒谱出(身shēn),只是家门早已败落,本以为修道无望,可十岁那年,蒙恩师提携,得以在璎仙岛修行,至今已有二十余载,我恩师乃是师徒一脉弟子,是以我心中并无师徒和世家之分。”

    说到这里,他指了指桌案上的玉佩,叹道:“而我这位后辈,资质绝高,本想让她拜在同门师兄弟的门下,可我恩师见过之后却说,璎仙岛中,没人能做得起她的老师,让我不要再提,因而此事只能作罢。”

    “这两年来,我一直想为她找一个好老师,只可惜始终未能如愿,直到后来,我得知了师兄大名,便动起了心思。”

    他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看着张衍,“我听闻师兄乃是孙至言真人所看重之弟子,又与宁冲玄宁师兄交好,而且还是周掌院的嫡传门人,此老与掌门祖师乃是平辈,而且交游广阔,若是能和你攀上交(情qíng),到时候随意提上一句,便能拜托师兄我为那后辈找个好师傅。”

    刘韬倒是说得坦承,今(日rì)在张衍面前直言心中所谋。

    不过张衍并不反感,为自己后辈谋利,这也是人之常(情qíng),而且这事成不成也全在自己,并不是他人所能左右的。

    刘韬站起,对着张衍重重一礼,道:“五(日rì)之后,我如果能闯出魔(穴xué),则一切休提,如果闯不过去,便想拜托师兄将此物转交与我那后辈,让她卖了此物,便是不能修道,也足够她富贵一生了。”

    张衍明白,刘韬这是明着拜托自己去转交玉佩,实际上却是想让自己为他的后辈找一位老师,只是怕自己一口回绝,是以不明说而已。

    认真思索了一番,他伸出手将玉佩拿过,道:“此战我若是能活下来,并得以全(身shēn)而出,此玉佩可以为师兄转交,至于其他,则看机缘了。”

    刘韬听了张衍答复,似是放下了一件心事,又郑重一拱手,道:“那就多谢师兄了,刘某感激不尽,如此,我也不打搅师兄修炼了,就此告辞。”

    张衍一笑,也是拱了拱手,并不出言挽留。

    将刘韬送走后,张衍便将这事抛到一边,伸手入袖,准备将风雷叉等法宝取出来抹去精血,正翻动间,手中却微微一顿,蓦然发现,袖囊中多出了一本书册。

    拿出看了看,发现原来是韩济给他看的那本魔宗秘本《觅源经》。

    当时因为只顾得上说话,还未来得及还给韩济,后来韩全德闯了进来,他就随意往袖囊中一扔。

    不过这本书对他无用,连看也懒得看。

    魔宗与玄门不同,玄门讲究是(肉ròu)(身shēn)是渡海之筏,而魔门讲究是以神魂为精,(肉ròu)(身shēn)为薪,到了最后却是抛却(肉ròu)(身shēn),两者根本是不同的路子。

    这也是韩济选择魔宗的原因之一,因为他先天不足,精元亏损,走玄门此生便无望大道了。

    不过韩济投入血魄宗门下,想来也是用不了这本书了。

    张衍正想这本书收起,动作做到一半却停了下来,他突然想起,韩济用不了,他自己也用不了,但却不代表没人用得了。

    有一人此刻修炼这本书,倒是最为合适不过。

    他从袖囊中拿出一块美玉,摆在桌案,用手指敲了敲,道:“苏奕昂,出来。”

    “老爷何事召唤。”一股青气从美玉中升起,幻化出一个人形,正是躲在其中的苏奕昂。

    张衍讶然看了几眼,这苏奕昂原本萎靡不振,奄奄一息状,这么多天不见,却神采奕奕,精神振作,一唤之下,居然能从玉中显现出来。

    苏奕昂察言观色,立刻跪下道:“多亏了老爷带小的来此处,小的才有今(日rì)。”

    原来此处无(日rì)光曝晒,又地底(阴yīn)幽之气满布,对苏奕昂来说正是大补,所以这几(日rì)过得很是滋润,不但破损的元灵在滋养下得以慢慢恢复,而而且神魂也渐渐有稳固的迹象。

    张衍点头道:“倒是你的机缘来了,我现有一本经书要交予你,不过,你先发个永不叛我的誓来。”

    苏奕昂闻言不惊反喜,仿佛怕张衍反悔一般,忙不迭指天画地的发誓,怎么恶毒怎么说。

    他心中涕泣:“老爷你怎么等到现在才让我发誓啊,我苏奕昂总是立功无门,今天终有出头之(日rì)了。”

    他本就想表忠心,奈何张衍对他总是不理不睬,仿佛不存在一般,现在终于有一种云破天开,苦熬出头的感觉了。

    张衍轻笑一声,指了指手中书册,道:“这本《觅源经》你拿去看吧,能助你巩固神魂,收束灵真,(日rì)后回到回到门中,也不至于精魄散失。”

    苏奕昂是识货的,忙一个大礼叩拜下去,恭敬道:“多谢老爷。”

    元灵虚体却是翻不动书册,张衍也就摊在桌案上任由他自己去看。

    苏奕昂在苏氏中也是主管内府之事,素来懂得人心世故,深知只有自己越有用才越能为张衍看重,否则随时可以抛弃,因此不敢有半点敷衍之心。

    认真看了一会儿之后,他不(禁jìn)面露喜色。

    犹豫了一下,抬头小心翼翼说道:“老爷,这四周有许多(阴yīn)魔,不知我可动否?”

    张衍道:“本是无主之物,任尔取用,你自修行,别来问我。”

    苏奕昂连连称是,突然往上一窜,对着空中一只(阴yīn)魔,张口就吞了下去。

    魔门讲究掠夺,杀戮,(阴yīn)魔本为无形无质之物,本是幽冥之精孕化,对寻常修士来说避之唯恐不及,但对苏奕昂来说却是大补之物。

    连吃数十个(阴yīn)魔之后,他的形体渐渐饱满凝固,再不复先前那般飘渺状态。

    没了(肉ròu)(身shēn)桎梏,他修炼起觅源经来简直如鱼得水。

    魔门也有斩去(肉ròu)(身shēn)修炼神魂的法门在,不过此举风险太大,而且哪里像苏奕昂这样本(身shēn)便是开脉之后的修士,元灵已不是凡人可比,修炼起来事半功倍。

    更重要的是,在魔(穴xué)中修行,这是个魔宗掌门弟子才有的待遇,虽然此处只是一个小魔(穴xué),比不上真正的灵眼,不过已堪比一般洞天了,其中魔头更是别无二致。

    又吞食了十几个(阴yīn)魔之后,苏奕昂自觉已有一种饱胀的感觉,便向张衍告罪一声,缩回玉中去凝练了,看(情qíng)形却是一是半刻不会出来了,

    张衍也不去管他,一一将所得几件宝物上的精血彻底抹去,再重新用自己精血炼化。

    一晃之间,五(日rì)匆匆而过。

    这一天,张衍将灌云钵祭炼完毕,只觉(身shēn)下轰隆一声震响。

    他双目一睁,感觉到飞舟的速度正越来越快,默察了一下时辰,如今正是辰时,还有两个时辰便是午时,海眼大开之时,届时魔(穴xué)之气向外喷吐,原本(穴xué)窍内的海水会倒灌出去,顺着这条海流回溯而上,便能上得守名宫下的海眼,从而逃出生天。

    然而血魄宗弟子也定然会在前方设下重重障碍,千方百计阻止他们回去。

    生死之战,便在今(日rì)

    ……

    ……

重要声明:小说《大道争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