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渡人渡己难渡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误道者 书名:大道争锋
    张衍建言在外观战,再觅战机,这是因为此刻上去等若是为先天妖魔分担压力。

    域外天魔视他同为一体,不会刻意针对他,可却不会把旦易等人当作同类,若是起了冲突还是小事,不定还会把深藏在天地之反内的另外三道意识也给引了出来,那时将会生出更大乱子。

    他有感觉,那三道意识的机缘并不应在今朝,而在深远未来之中,此刻只要不另添一把火上去,也就不会将其等惊动。

    同时他又做了另一件事,就唤得自己那化(身shēn),令其往布须天中去,查看那处是否有妖魔留下布置,要是方便,则可先一步将此处占下。

    许久之后,那化(身shēn)传意回来,那边也是阵障重重,极难觅得生路,显是妖魔出的布须天前,也是做好一定防备了。

    见得如此,他知此事暂不可为,所幸只要在外将此辈斩杀,那任何阵势都可待(日rì)后再慢慢解决,故是决定先耐住不动。

    三人这一等,转眼就是数十载过去。

    白微等人纵然拼杀这么长久,可气机仍是不减分毫,真阳同辈相斗,拖个数百上千年也实属平常,这般激烈程度,还在他们承受之内。

    可他们也是发现,这些与自己拼杀的东西完全无法杀死,便是最外面那些寻常物类,也是也杀不尽绝。

    而且最麻烦的是,现下他们退也无处可退,无处可避。

    方才三人试着挪转虚空,可那三个意识也是(身shēn)具一般伟力,无论他们去到哪里,都会立时寻了过来,不但如此,连那幽深物事也同样是一并跟来,好似两者之间本就是一体。

    白微心思最重,他认为如此下去是没有了局的,便起神意道:“两位天尊,这些东西必有一个源头,如不将之斩断,是杀不得此辈的。”

    千罗道:“我等斗战所在,只是边缘之地,这些物类尚且如此难惹,若近源头,想来更是势大,恐非我等所能平灭。”

    陆离道:“我以为广胜天尊之言极对,不如此不足以摆脱这些物类,我等自出布须天后,算此一阵,已历三战,再下去还不知要用得多久,九转青樽纵能助我,可终有元气用尽之时,需知外间还有人道元尊未曾降伏,此刻恐在一旁窥伺,待我心疲力竭再行出手,如不尽快解决眼前,届时怕有(性xìng)命之忧。”

    说来魔潮这般汹涌,哪怕万千界空在此冲刷之下,亦要重作兴灭,也亏得他们是真阳大修,自(身shēn)又有增补元气之物,这才能丝毫无损的顶了这许久。

    白微沉声道:“此些物类出现时机太过巧合,我疑与人道元尊脱不了干系。”

    千罗道:“若是当真事不可为,我等又该如何应付?”

    白微默然片刻,道:“如此推断为真,那我百万年心血谋划,怕要落空了,不过莫要忘了,我等还有一法,就算到了那危难关头,亦能将局势稍加挽回,至不济,也不过是从头来过罢了。”

    听他这话,两人都点头,随后法力一转,就顺着气机流转源头而去。

    张衍一看,就知晓其等目的为何,不过他却并没有加以阻止。天地之反内的积蓄近若无穷,此刻两界方才贯通,那骤然宣泄之力更是势大无穷,斩断这源头,这个想法倒是无错,可那是十分不现实的,因为这等若是在和天地正反之力同作对抗,就算此辈握有太一金珠在手,那也一样无法阻挡。

    白微三人一感那源头所在,只是心转之间,就已是落到了那天地之障前,可是到了这里,方才发现,虚空元海此刻如同破开了一缺口,这些物类乃是自一处莫可名状的之地涌了出来的,其数可谓无尽。

    只要他们无有补天之术,那也是回天乏力,永无断绝源流可能,而且他们还能感觉到,就在在后面,似隐隐有更为强大的气机蓄势以待,不曾出来。

    一见这等(情qíng)形,三人立刻明白,这一条路已是被堵死,不可能再往下走了,否则局势偏向,将是谁也难以预料。

    陆离道:“广胜天尊,而今当是如何做?”

    白微考虑一下,道:“我持恒咒一脉,而今之局,只能请两位天尊随我一同念诵上乘经文,设法用将之渡化了。”

    陆离、千罗二人一听,齐声称是。

    根本上乘经有渡化外道异类之能,但这也不是随随便便可为的,需得当真使得对方得了好处,心中认同,方能受他们道法灌输。

    好在双方斗了这么久,三人也是有些明白了,与自己拼杀的这些物类并没有真正自我,一切动作,都是出于本能。

    何为本能?趋利而行而已!

    也即说此辈宛如一张白纸,如此传渡道法,不管目的为何,对域外天魔而言,却是实实在在的一桩好处,而一旦受得此法,并借此入道,那天(性xìng)之上就会认同于他们,非但再不会与他们为敌,反过来还可利用此辈与同类相互厮杀。

    要是运数好,能将那一二强横意识渡化过来,那么不但可以应付眼下,就算人道元尊此刻一同上来,也是不难对付了。

    三人主意一定,各是严容定神,凝意内观,面上一片庄肃,手持印决,念诵根本经文,一时之间,虚空之内,光华大显,虹华绚丽,各种妙法玄理随那弘诵之声显扬出去。

    近(身shēn)天魔被那光华一照,心中得悟,齐齐变化,显出各种妙相,一个个俯首拜依,更有虔心之人立于座下,执以弟子之礼,并随着领悟经文,修为也在渐渐提升之中。

    外围亿兆域外天魔,无可计数,渡化一批,又是来得一批,久而久之,两者之间自起杀戮。

    不过自始自终,那三个强大意识并未受得半分影响,其是自有万事万物以来,不知多少天魔执念凝聚,如今又经两界贯通劫力磨洗,天数变动之下,早定下自(身shēn)归处,却不是几句经文可以动摇。

    三人也是发现了这一点,可却不想轻易放弃,故仍是不断念诵那上乘道法,一边抵御外间攻袭之力,一边试图消磨其等本执。

    这一场斗战,两边僵持不下,如此又是数十载过去,算来自域外天魔到此,堪堪已是百年。

    天地之反内,张衍(身shēn)躯之内的伟力经由那百年积蓄,气机也是渐渐攀升到了顶点,此时只要他愿意,那随时随地可以试着突破境关。

    不过要入得力道七转之境,则必要在此不可,因为在那一瞬,将会再度吞吸更多莫名之物。

    只是眼下他并不准备成就,而是准备往后推延。

    因为在他功成那一刻,就好若那赤陆再立,即便再无法重合两界壁障,但域外天魔入界之势必会因此锐减,如此一来,白微等人所受压力便会大大减少,甚至域外天魔不会再去攻袭此辈,而是转头来试图打破这层阻碍。故只要先天妖魔一(日rì)不灭,那他就一(日rì)不会迈出这一步。

    正寻思之间,忽然感到一声震响,却感觉那天魔涌入之势陡然扩大了数倍不止。

    这与他也不无关系,那莫名之物乃是天魔寄托所在,而为成就七重境,其中有许多实际被他夺去了,兼之他为天地间第一位魔主,此虽是应在未来,可这些魔物本就涵盖过去未来,却是本能受他吸引,靠拢于他,等若是无意中已然做了那拦截之举。

    现下他不再积累功行,亦无摄拿举动,那此辈自是势头大涨。

    这刻场中,随着天魔来势变得更为汹涌,白微等人已是不似之前那般从容了,就是最早渡化过来的魔物,也是死伤颇多,百不存一。

    更危险的是,由于那三道意识得此强援,所发威能比以往更大,且又不惧生死,他们也是愈加难以应付。

    三人之中,以陆离(情qíng)形最为不好,他不似白微、千罗二人执拿攻杀法器,而吕元金钟对魔物似无半点作用,多数(情qíng)形下,只能依靠自(身shēn)之能与天魔比拼,在这其中,不慎被那三个魔主意识斩杀了一次,虽借着玄始鉴阳图,很快又复还回来,可却消耗了极多元气。

    要在平时,却不算什么,可接连数场拼斗,当中几是没有任何休歇,九转青樽渐渐已是跟不上三人消耗速度了。

    他不得不出言道:“两位天尊,若是青樽无法供以支援,那我便只能自未来借取元气了。”

    千罗蹙眉道:“即便请动太一道友,也不可走这一步。”

    祭动太一金珠,至多只是损耗根本,可要是自未来借取元气,那下来行止会被固束那唯一未来之中,自此只能循规蹈矩,稍有偏离,那立时便会自现世之内消亡,再不复回来,那是下策之中的下策。

    陆离道:“就算请了太一道友过来,怕也难以解决眼前之事。”

    千罗道:“我等可镇灭眼前所见,随后暂避入布须天内,这便有一丝余地可做排布,只要严守界关,许能御敌于外。”

    白微摇头否定道:“莫要忘了人道元尊,此辈定是在旁伺机待动,绝不会容我这般轻易脱(身shēn)。”他顿了一顿,似下了决心一般,“到了如今,局面对我已是大为不利,为以自保,我虽不愿,却也唯有做那等选择了!”

    …………

    …………

重要声明:小说《大道争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