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渡世舟筏显敌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误道者 书名:大道争锋
    白微等人此前虽有猜测张衍大致手段,可毕竟只是推断而已,一直找不到准确方向,故也不敢轻举妄动,现下得见,顿时疑虑尽去。

    似这等秘法,在未明之前总是让人望而却步,可一旦暴露出来,他们也是不难做出防备。

    千罗却是心中起疑道:“此法闻所未闻,这般容易被我感应到,会否是阵法混淆遮蔽,引我误判?”

    白微沉吟一下,肯定道:“此中无有外扰,那是真法无疑,唯可虑者,其人手中是否还有舍此之外的斩杀神通。”

    戴恭却是不信,道:“只这么一门神通,已是闻所未闻,遑论其余?”

    白微摇头道:“世上之事,哪有定数,便我占据大势,还不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戴恭一想,颇是惋惜道:“可惜这人不肯投我,这等秘法,若能掌握在手,更可使我根本经文更上一层。”

    千罗淡言道:“也不见得不可以,两位天尊可还记得,此人是在布须天外成就,定然也是有承传的,许是当年哪位大能先辈在外流下的道传,只要找到其山门所在,或可有所收获。”

    戴恭一想,这是个可行办法,但他并不抱多大希望,这般秘法,不论谁人掌握,都会千方百计的遮掩,说不定是口耳相授,神意相传,外人是不太可能轻易得到的。

    白微一摆袖,道:“不必去想这些,我等虽修习了人道之法,可还不是另辟奇径,合力同演出了那《根本上乘经》?此前是不知道还有这条路,故未去行,而今知晓,那(日rì)后大可以自行推演,又何须外求?何况等我辈为得那天地主宰之后,就可把那道法重演,原来人道之法尽可弃之。”

    戴恭一听此言,点头不已,道:“广胜天尊提醒的是,是我等执着了,待我重开道法,此些俱为小道矣!”

    白微道:“承安天尊,你修炼根本止咒,推演之法在我辈之中最是了得,就劳烦造出一门回避法诀,供我祭用。

    戴恭道:“这却不难,两位天尊,待我为之。”

    言毕,他立时开始作法推演,因在神意之中施为,故只一瞬之后,就有一道回避法诀映入各人心头之中。

    白微一观,赞道:“此法甚妙。”

    戴恭语声之中泛出杀机,道:“诸位天尊,现下我已无惧此人,这便就动手么。”

    千罗仍是疑心不减,她道:“我等可以推演回避之法,此人也能够反以算我,还是需要小心一些。”

    6离也于神意之中回言道:“妙言天尊说得甚是,在诸位天尊现(身shēn)之后,那张道人便一直不曾用这法门了,这刻却还敢暴露出来,那么说不定有后手,许是在引我上前,不如继续以法宝威迫,左右其等也威胁不到我辈。”

    白微虽有意进取,见两人如此说,也便同意下来。

    其实本来他们有太一金珠在手,要是祭动此宝,破阵也是容易,可此宝承诺何等珍贵,用一次就少一次,要用在关键时刻,才能挥最大效用。

    而且他们能感觉到,就算将人道元尊都是杀死,那天机之中还有一股隐藏起来的莫大威胁,所以只要是能自己解决之事,就不准备动用此物。

    除此外,这里还有一个原因限碍了他们,那就是此宝运使起来也是付出代价的。

    先前动用一次,每个人都是大耗元气,亏得有九转青尊在,还算好说,只他们能感觉到,自(身shēn)根本似是受到了一些损伤,这却不知道能否修补的回来,要是短时内再来一次,说不定就会妨碍道基。

    张衍见妖魔始不为所动,好像打定主意不准备现(身shēn)了,但他感觉之下,却见得6离气机表面上没有什么变化,可实际上回避之法已与之前有所不同了。由此便是知晓,自己方才故意暴露出来的法诀其实已为那些妖魔所知了,只是此辈极为谨慎,不肯轻易上当。

    他目光微微闪了一下,在谋划此事之前,他就有过这等考虑,万一对方根本不做理睬,那又该如何?

    他的对策,那便是将一物展示人前,只要此物一动,就有极大可能促得对方动手,但仅是这般还不够,还需把那后续之事安排好。

    念及此处,他心意一动,就落在了乙道人那诸星大阵之内,并言:“需得劳烦道友做一事了。”

    乙道人自阵位之上站起,言道:“道友需做什么?”

    张衍传言几句过去。

    乙道人双目一亮,随后郑重言道:“道友放心,乙某当会全力而为。”

    张衍一点头,起神意与旦易三人说了几句话,便沉住气静候时机。

    白微等人仍是不疾不徐把道器威能提升上去,他们现下还占据优势,什么时候动攻势完全凭自(身shēn)心意,故是一点也不着急。要是张衍再度祭动斩杀之法,那么正好趁此机会一验法门。

    6离在有几次施为之后,终是闯破了那困住他许久的五座大阵,这时他脚下一空,却是见得满空星斗,好似某处虚天之中,知晓这又是落入一处阵势之内。

    对此他倒没有吃惊,前面那些大阵其实并不繁复,对面要是只布置了五座,他才会觉得奇怪,不过他相信这终究是数的,相信自己每前进一步,就能更深入一点,终究可以((逼bī)bī)得敌手退无可退。

    此时他忽有所觉,转目看去,却见张衍站在一座灵光闪烁的法舟之上,不过自从后者主动蔽去(身shēn)上气机后,他便再也无法感应到了,但是只要显露在面前,那也不碍他动手,随口中念诵声起,便有一道道大咒朝其落下。

    张衍站着未动,(身shēn)外光华大亮,却是无数剑光自神意之中观照出来,并冲着他斩落而去。

    6离不敢小觑,这些剑芒就算杀不得他,也能削斩元气,需得小心护持,只是交手数息后,他却现,自己咒法到了那法舟之外便就顿下,不是无法侵入进去,而是感觉那里空空落落,不存任何一物。

    他不觉有些诧异,就是对方能够(挺tǐng)受住自己咒法之力,也不可能做到眼下这等地步,可感应下来,这也并非是什么幻象,再把目光移向那法舟,不觉目光一凝,“此物莫非是……”

    四头先天妖魔之间彼此神意相同,他这边现了,其余人也自是察觉,初时还不如何,可等到6离神意之念传来,却都是神色一变。

    白微微怔,道:“无羁木所造天舟?”他一皱眉,沉默片刻,摇了摇头,“失策了。”

    当年无羁木流失在外,乃是他们故意将消息泄露出去,想要利用此物将张衍引入到局中,可没想到,其人非但看穿了里间玄妙,还在缺少布须天宝材的(情qíng)形下将之祭炼了出来。

    四人顿时感觉有些棘手了。

    他们本以为可凭借道器慢慢消耗对面实力,待有了十足把握之后,再上去将之一鼓镇灭,可有了这东西,那就不一样了。

    无羁舟就不染外因,能避诸法,要是对面感觉力不能支时,大可以借用此物走脱,他们未必见得可以寻到。

    就算是太一金珠,也拿其无可奈何,因为此宝只适合用于正面破敌,要是追摄敌踪,却不是其所长。

    千罗幽幽一叹,道:“看来不得不动了。”

    对面这是摆明了告诉他们,若是不敌,就乘此舟撤走,此中目的,无疑就是要引他们主动相攻。

    为了今后大计,他们是绝然不可能放过此辈的,所以这哪怕是毒饵,也要吃下去。

    戴恭道:“这显然是要(诱yòu)我露面,诸位天尊要小心了。”

    白微神(情qíng)沉稳道:“是该小心。”他念诵一声,便有一道咒文印入三人神意之中,并言道:“此中最坏(情qíng)形,便是我辈中了此人算计,不过此人神通至多只能斩杀一人,且只要此人气机一显,便有无羁法舟,我亦可以用法宝杀他,我已留了护持咒法在诸位天尊(身shēn)上,就算哪一位天尊法(身shēn)不幸被斩,神魂亦不会因此灭去,等(日rì)后余下之人掌握了布须天,还可以将人接引回来。”

    三人商定,就没有再迟疑,立从藏(身shēn)法器之内遁出,显(身shēn)在外,只是一瞬之间,已是齐落在阵法边缘处。

    张衍等得就是这一刻,他抬望去,目芒陡然锐利了起来。

    不过他目标已是不在6离(身shēn)上,而是落去了戴恭处,这一刻,他没有任何,立时起意推算,因此人气机早就为他所知,故是秘法祭动之下,立便寻找了此僚正(身shēn)。

    戴恭也是立生感应,不由心头一悸,他觉对方那神通竟然直接越过找寻气机的过程,直接落于自己正(身shēn)之上,顿时觉得有些不妙,意识到先前那回避之法还不足以应付,他没有坐以待毙,而是凭着着现下那一瞬之间的感应,急耗元气,于神意之中反复推演,试图再把这法门推演上一个层次去,便是自己不能抵挡,少时白微等人也可利用,

    只是这一切还未曾做成,便感一股无法抵御的伟力轰然撞入了自(身shēn)元气之海内,还未等他做出回应,面前骤然绽放出一片金光,随后虚空崩裂,万事万物一起粉碎!

    张衍一击斩杀戴恭,天中那吕元金钟没了御主,顿然息声,(身shēn)上压力一轻,可与此同时,他心中又泛起了一丝莫大危机,但见眼前一道白光亮起,伴随着一股穿透心神的剑鸣之音,便已是直直斩入他法(身shēn)之中!

    …………

    …………

重要声明:小说《大道争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