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踏破乾坤拿日月 第三百六十二章 万符诛邪断恶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误道者 书名:大道争锋
    邪魔之事需尽早解决,张衍与江蝉等人别过,很快便离了古昌洲,穿渡过万空界环,直奔云陆而来。

    到了那大阵之外,他于神意之中打了声招呼,不多时,彭长老从里遁光而来,来至外间,打个稽首,道:“道友怎来了?可是古昌洲那里有什么变故么?”

    张衍还了一礼,道:“变故倒是未有,不过贫道的确是发现了一些极为重要的线索。”

    彭长老反应也快,看向他道:“可是涉及我宫中人?”

    张衍点了点头。

    彭长老神凝肃了几分,他望了下四周,一伸手,却是推开了小界之门,道:“这里非是说话之地,请真人随我来。”

    张衍随他入内,并到一处云峰落下。彭长老一点指,化出桌椅案台,茶盏自外飞来,落于其上,不一会儿,随烟雾飘起,杯中便冒出阵阵异香,他拿起一杯来,道了一声请。

    张衍称谢一声,举杯一饮,只是因这几年来他本元精气大增,原来可增元气的仙茶,如今却是无甚感觉了,不过他也不是来此品茶的,待放下茶盏,便言道:“此前镇守古昌洲那位应真人,现如今在何处?”

    “应正?”彭长老面一沉,“此人有问题?”

    张衍淡声道:“此人应与邪魔有所勾连,且还在贵派修士上种下邪秽,如今古昌洲之事当多是与此人有关。”

    彭长老不由皱起眉头,道:“道友可是确定么?这人回来之后,彭某也是怕其被邪魔沾染,故是用了不少制查探,最后证实未曾发现有异状,才放他进了山门的。”

    应正是从古昌洲回来的,那是邪魔屡屡出没之地,他不可能不小心,可若其真有问题的话,那么说明制无用了,那邪魔一来,或许整个云陆都有可能受得侵害,这问题可便异常严重了。

    张衍言道:“贫道此前观其过去,见此人勾结邪魔时,借助的乃是一件法器,或许其选择了只入宫,而把此物留在了外间。”

    彭长老一听,神容稍松,若是这般,他尚可接受,沉思许久后,他道:“真人请在此稍待,彭某去去便回。”

    张衍笑着道:“道友自去便是。”

    大约半之后,不远处界关一开,彭长老从外跨步进来,但神却不太好看,沉声道:“应正已亡,此僚似早有准备,我方才寻去,便自断了灵机,而其过去似被人抹去,已无法查到那法器在何处了。”

    张衍一挑眉,有些法器完全不必由宝主来持,要是找不到此物,却是一个大麻烦。就算这法宝无有此能,不找了出来的话,若敌方知道下落,那完全可以派遣另一个人驾驭。

    彭长老想了想,道:“应正能在同门上种下邪秽,极可能也在一些弟子之上做得手脚,要鉴别起来不太容易,为保稳妥,看来如今只能封绝古昌洲出入门户,直到我与杨佑功他们分出胜负,再行放开界关了。”

    张衍道:“邪魔之事,道友万不可大意,如今是古昌州,可安知别处未有?要再此等事出现,彭长老待如何做?”

    彭长老沉声道:“那就只能见机行事了。”

    虽他言语消极,可这也怪不得他,青碧宫与邪魔争斗了百万年,也没有找到真正能克制这些东西的办法,仓促之间,也只能这般处置了。

    张衍考虑一下,道:“不管如何,古昌洲那里,贫道会给道友一个交代。”

    彭长老一怔,张衍找出应正行迹,其实已算是完成了承诺,便是这刻便走,他也说不出什么,可愿意继续下去,在他眼里,就是看在两边的交上了,他神一正,起手一礼,道:“那便拜托道友了。”

    张衍点头道:“这本就是我应道友之事,又怎会半道退出。”

    既答应了青碧宫,在未曾解决之前,他是不会收手的,何况邪魔这等东西,现在能入青华天,那将来也同样能入玄洪天,他若能找到这等邪秽的弱处,以后一旦遇上,也能有个应对之法。

    临行之前,他问彭长老讨要了几样东西,随后就在此与之别过,出了小界,借万空界环回得古昌洲中,破空一遁,又是回到了主之上。

    因他此次来回未曾用去多久,江蝉等人此时仍在这里等候消息,见他到来,惊喜道:“上真回来了,可是见到彭长老了么?”

    张衍点首言道:“此回虽是解决了一个隐患,但我与彭长老商量下来,认为古昌洲中定还有被邪魔蛰潜在的修士,故是此事还远未到结束之时。”

    江蝉道:“那彭长老可是有什么谕令么?”

    张衍言道:“彭长老的意思,是先行隔绝出入门户,我以为眼前可行。”

    江蝉不露出担忧之,隔绝界环倒是不难,若时较少,那也是无碍,可若长久,就极可能出得问题了,要知这里也是有不少界外修士的,甚至心怀不轨之人也不在少数,此辈只要稍加挑动,那安抚下去的人心就又可能动起来。但这事还轮不到他来作主,迟疑了一下,最后只能道了声是。

    张衍又问道:“如今中有多少驻守弟子?”

    江蝉回道:“约有千余,若是算上各处下院,却是要百倍于此了。”

    张衍点点头道:“这却不算多。”他思忖片刻,道:“我借你这处宇一用,明你来我处,我有事会交代于你。”

    江蝉一听,心中倒是多了几分期待,这位一来就将那罪魁祸首抓了出来,想来在对付邪魔上也当是有手段的,于是躬一揖,道:“上真想在此处待上多久都可。”他招呼一声,便带着三名同道退去了偏

    张衍则是心意一动,半空之中就有一张张法符凝化而出,很快就有成千上万,随着时间推移,数目也是越来越多,待得整座大几乎全是这等飞扬法符之后,他才扔出一只玉匣,将之全数收了进来。

    到了第二,江蝉记得关照,早早便来至大

    张衍道:“此前应正能利用成真人,那么凡是与之接触过的修士,都有可能被邪魔侵入,我等先要解决此事。”

    说到这里,他将那只玉匣递去,”此间皆是我昨祭炼的法符,每一张法符中都有我一缕神意在内,你稍候分发了下去,中每名弟子上至少要持有一张,那些外界修士也不得漏过,除此外,你再去安排人手,在界中生灵聚集之地修筑法坛,待造好之后,亦是与我祭上法符。”

    因是符上附着有神意,只要这里修士随带得,那一旦有邪魔出来,他立刻就能察觉,第一时间就可调用更多神意过去围杀,如此可最大限度镇压邪秽,顺便可还赚取善功。

    江蝉忙是接过,他表面看不出什么来,可心中却是有些不解,这等办法先前不是没有人用过,但邪魔不是那么简单就可剿杀干净的,古昌州可是有一界之大,生灵亿万,凡民无数,这最多也只能杀去得其中一小部分,可以安稳一段时,从以往例子来看,至多数载之内,就又会变回如今局面,

    在他想来,张衍既来剿除邪魔,那么总是该知晓此事的,但是又一转念,既然这位选择了这么做,想来总是是道理的,眼前只需听从吩咐就是了,于是打个躬之后,就下去布置此事了。

    张衍神淡然,并未解释太多,他伸手入袖,将一卷图谱打开,这是过来前从彭长老处要来的东西,这上面详细记载了百万年中所有用来对付邪魔的法门。

    要解决此事,终究还是要从克制魔头的路数上去想办法。

    他发下法符的目的,也并非只是单纯为了消灭邪魔,而是为了更好的了解此物。

    江蝉曾言,这几年实在仓促,尚不来不及祭炼出这等法器,

    但他人不成,却并不等于他无法做到,在残玉在手,若能设法了解到邪魔的诸多变化,就不难在短时间内炼造出来。

    但法器通常是用来困邪魔的,事后还需将之收了回来再行处置,虽可反复驱用,可这唯有功行到得一定境地的修士方可驾驭,这等人其实并不多,单纯依靠此辈,不知要用去多少年月才能平复局面,那便就最长久耽误在此了。

    故他想了下来,决定利用丹药及功法两相配合的手段,从图谱上可以看到,过往也有不少修士是利用丹药驱杀邪魔的,此法虽耗用不菲,但只要舍得付出代价,就可在极短时间内奏效。

    江蝉动作不慢,回去之后先是将出入门户封绝,又在几之间将那法符俱是散了下去,倒是那法坛不是一两天可以炼筑起来的,即便每一处地界都动用了大量人手,那至少也需月余功夫。

    张衍这点时却是耗得起的,而在这数天内,他已是感得不少邪魔,只俱是弱小,神意稍稍一压,便就磨去了,并不值得多加探究,不过他知道,应正在这里坐镇了万多年,虽不知其到底是什么与邪魔勾结上的,但时间定然不短了,肯定不止这些小手段,只需等了下去,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有所收获。

    …………

    …………未完待续。...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重要声明:小说《大道争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