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踏破乾坤拿日月 第三百五十三章 终究神传归缘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误道者 书名:大道争锋
    

    

第二卷 造化残玉衍天机 第三百五十三章 终究神传归缘主



    

    


    


    


    


    万真人方到界内,就觉有一道金光落下,自面前一扫而过,而原本清澈无染的法之中似是多了什么东西,他略一琢磨,便明白此时行踪已被青碧宫发现,而上那外来气机不除,想是就逃不过这班人追索,不过他选择既然回来,早是做好了最坏打算,自是不会去在意这些了。

    他往山门放行行遁半刻,随后远远停了下来,朝着那清气盈天之地打个稽首,并传声道:“张真人,可否过来一叙,万某有话与你单独言说。”

    凤览此时已是安然返入界内,转看去一眼,道:“是洛山观修士,应是方才遁去界外之人,这时又是回来?不知在弄什么玄虚。”

    彭长老道:“诸位真人都在此处,此人又能如何。”

    张衍略一思索,道:‘贫道在洛山观时,也与此一位也有过几回往来,待我上前问上一问。’

    凤览提醒道:“道友小心。”

    张衍道一声无碍,就离了玄武之背,凭虚御空,乘风上前,很快到了近处,立定形道:“万真人寻贫道何事?”

    万真人打个稽首,苦笑道:“张真人,你此来可是为拿回祖师所留神物的?”

    张衍笑了一笑,没有说话。

    万真人踌躇了片刻,才抬头道:“如今那玄石就在万某上。”

    张衍神如常,似毫不为此感到意外,道:那万真人意如何?”

    万真人拱了拱手,艰难言道:“万某若拿出此物,可否请真人高抬贵手,放我洛山观一回,哦,我可设法说服掌门真人签契立约,后绝不敢再与真人和诸位上真为难。”

    张衍摇了一笑,道:“事已到这一步,便是贫道愿意放过洛山观,诸位同道也是不会答应的,”说着,他目光投来,“且这神物也本非是洛山观所有,万真人拿了过来与贫道说条件,是否有些不妥?”

    万真人闻听,顿时面现惭愧之色。他重重一叹,低下头去,过有一会儿,就自袖中缓缓将那琉璃玉匣托出,把一躬,起双手向前递来,“真人,那神物就摆在里间,百万年坚守,终该有个了结了,只望我此番举动,能让祖师对我洛山观稍作宽赦。”

    张衍神色一肃,他双袖抬起,伸手接过,只是方一与那琉璃玉匣接触,心中就生出一股奇异感应,哪怕不曾取了出来看,也知此中所放之物定然是真,不过此时却不是探究的时候,便将心神收定,将此物收入袖中,并道:“万真人,你若不愿见到下来之事,可先退去,青碧宫那里不来为难于你。”

    万真人知自己对观中之事已是无能为力,他郁郁言道:“万某虽自认未曾做错,可也是违背掌门之命,却无颜留在此处了,张真人,就此别过了。”

    说完之后,他打个稽首,往天穹中走,过得片刻,就见虚空洞开,其已然时遁去天外了。

    而藏神洞中,因阵隔绝,洛山观众人还不知晓外间发生之事,更不知自家看守百万载的玄石最终还是落入张衍这有缘人手中。

    玄洪上人此刻仍在做着最后努力,他待下人把两界仪晷取来后,伸手上去一按,一道灵光浮起,照亮洞室。

    等有许久,便见宋真人影浮现出来,其人打个稽首,道:“掌门寻我,不知有何关照?”

    玄洪上人语声沉重道:“宋真人,山门形势已是危如危卵,而今山门大阵已被攻破,我辈只能在神藏洞中苦苦坚守。”

    他将这里山门的况与自己打算说有一遍,又道:“似朱柱天、惑安天、觉元天等界天,本就与青碧宫不合,并对我门中神物存有窥觊之心,就要劳烦宋真人前去走上一回,与他们分说利害,劝得他们出手施援。”

    宋真人却是面无表道:“洛山观到了今,实是咎由自取,掌门还是另请高明吧,我不会去做得此事。”

    百真人一听,立刻发言怒斥道:“宋真人,你这是何意?你敢不遵掌门谕令?莫非你以为山门亡了,你就能肚抽事外么?”

    玄洪上人却是摆了摆手,道:“罢了,宋真人既是不愿,那也不去勉强了。”

    宋真人打个稽首,道:“掌门若再无他事,那宋某便就告辞了。

    玄洪上人点点头,道:“宋真人保重了。”

    随灵光消去,仪晷之上再无了动静。

    百真人愤愤言道:“这宋真人,怎敢如此?”

    玄洪上人道:“今时非比往,不是人人都愿意与山门共存亡,宋真人终归还是我洛山一脉,而今置事外也好,就算我辈都是亡了,也可将山门道统保留下去。”

    他早就有了安排,就是宋真人这里不成,也还有龚道人那里可以完成此事,故心下并不为此过分担忧。

    张衍待万真人离去后,过不多久,就又回得洛山观神藏洞前。

    彭长老也不去问他为何放走此人,他虽有尽灭洛山观之心,可名义上终究是受张衍之邀而来,不好干涉太过。

    张衍往前一望,却是微讶,方才他离去之时,那阵势已然堪堪将破,可此刻居然又复回原来模样了,立知这里又有变故。

    这时先前下去察看阵的敖勺已是转了回来,彭长老问道:“敖府主,如何了?”

    敖勺言道:“我与几位道友商量了一下,都是认为此阵有内外两重,其以内而生外,外间那法纵能破去,可里间内阵若是在短时内打不散,则外阵还可复聚而出,又要重头来过,这布置虽是拙简,但却比那山门大阵更不易破。”

    张衍心念一转,万真人作为神物看守之人,定然是知晓这里间玄妙的,若此刻把其唤了回来,说不定可以轻松入内。

    不过再是一想,这位能献上玄石,已是殊为不易,况以这里众真之力,相信没有此人,也一样可以找到破阵之法,也就不用再去迫了。

    通广道人沉吟一下,开口道:“方才外阵破去时,我观里间阵,似与界外那大阵有几分相似。”

    郭举赢也道:“不错,郭某也同样是此感觉。”

    众人不由往张衍望来,既然张衍能带得他们穿渡玄洪天阵,想必这里也是一样可以顺利过去。

    张衍微笑一下,迎上众人目光,道:“贫道可以一试。”

    彭长老言道:“好,那便再将那阵势破开一次好了。”

    众人拿定主意之后,再次祭动神通法宝,攻打大阵,前次不过半之间就已是破开外,而这一回,因诸人对此间路数已是熟悉,只两个时辰之后,就将外间那一层制完全剥去。

    张衍此时一辨那阵机,便知晓两位掌门所言不虚,这的确是与外间那大阵同出一源,他立刻抬袖而器,将渡真主之印祭动,一道光华照落下去,顿时从重重气障拨开一条明路。

    凤览精神一振,道:“此阵一破,看洛山观这回还有什么手段可以依凭。”

    张衍却道:“诸位且慢,贫道虽能辟开这一道通途,但却也无法挪去整座阵势,内里形不明,那玄洪上人曾几番言及手中有杀招握持,诸位如是入内,需得格外小心。”

    彭长老不觉点头,此时已到最后关头,犯不着再去冒险,便道:“那诸位便以分入内好了。”

    张衍意念一动,一具分当即化出,当先神藏洞中遁去。

    彭长老等人也是纷纷遣得分跟上。

    唯有敖勺等五名天主因是正都在天外天中,本就是分到此,是以根本不做任何变化遮掩,直直就往里来。

    张衍到了里间之后,左右一望,见这里地势狭小,转折不易,故把遁速放缓,一路前行,没有遇到任何阻挡。只用时一刻,就到了洞府深处,此时却是视界一阔,见面前出现了一个大台,背后乃是一座呈半圆模样,往里塌陷的巨壁,其上端往上延伸,隐没在云雾之中,无法见得全貌。

    玄洪上人此刻则是带着洛山观余下五名真人站在此处,他自能看出张衍只是分到来,目光顿时沉几分。

    他的确是打着借助这里地势一举埋葬进犯之人的打算,虽明知这等可能其实极小,可仍是存有丁点期望,现下却是破灭了,顿知哪怕与来敌玉石俱焚的机会也没有了。

    随着不断有遁光自外而来,此回讨伐洛山观的众多大能修士也一个个是出现在了张衍侧,道道宏盛清光将这一处原本昏暗的地界照耀得亮如白昼。

    到了这时,不过殊死一搏,已不必说得什么言语了。玄洪上人喝了一声,把一晃,顿时化滔天洪潮,推山移海,席卷而来,那五名洛山真人,同样也化疾浪,是力合一处,并流向前!

    彭长老看着那过来的宏壮声势,却是冷声道:“不过垂死挣扎。”只要杀灭眼前这些人,便洛山观还有修士流散在外,也是名存实亡了,而有了这番功绩,足以使他坐稳首之位,推动下来之事也可少得一些阻碍了。

    张衍这时目中神光一闪,把袖一摆,上去一步,立在众人之前,背后似有五色光华一闪而过,而后同样有隆隆汪洋涌动之声响起,却见一道水幕自他上攀起,就朝着那洪潮罩了过去!

    …………

    …………(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

重要声明:小说《大道争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