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踏破乾坤拿日月 第三百三十四章 借得灵甲遮天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误道者 书名:大道争锋
    林简奔入页海天中,远远跟随着前面那道影,他手中一直持拿着那件法器,自能追摄修士气机,凭此他方能紧紧跟在后面。

    前方那影一个折,驾起运光,不疾不徐往西面遁走。

    林简起初没感到什么,可跟了一会儿,不有些奇怪了。

    他能被派遣过来负责盯人之事,也是有几分机敏的,事先也设法也了解过一些况的。

    据他所知,这位张道人与冺觉派有几分关联,此回也该是到这里找寻这家宗派,可这方向却是有些不对,西边只是一片茫茫大海,什么都没有。

    “莫非这里有那位太冥老祖曾经留下的洞府不成?“”

    他倒未曾多想什么,因为无论怎么看,一位凡蜕上真犯不着为他一个小辈设局,直接抓起来问话不就行了?

    只是他在担忧,前方地形空旷无边,旁处再无一个修士遮掩,自己再跟着会否会被察觉?那可不是玩笑之事,这等大能,翻掌之间就能打得他神魂皆灭。

    念至此处,心下变得有些忐忑不安,但见前方那影仍是不停,只得连拍了几个法符在,咬着牙追了上去。

    而侏儒修士和那女道人收到消息后,就一刻不停,往页海天赶来,可方才穿过阵门,却是遇到了麻烦。

    只见一道光亮落在两人前,邵闻朝自里踏步出来,言道:“两位道友要往何处去?”

    侏儒修士知晓这位份足可代表龙府,不敢小瞧,上来一礼,道:“我等此回要来找一人,还请邵真人通融一二。”

    邵闻朝道:“那也容易,只是两位万一与人动手,对我页海天也是一场灾劫,若不拿些好物出来作保,我却也不放心让两位进来、”

    侏儒修士转过,道:“棠真人,你看如何?”

    女道人很不耐烦,“他要什么你给他便是了。”

    侏儒修士点点头,这么问上一句,那后巨驭追问起来,便与自己无关了,他也是早有准备,自袖中拿出一物递去,道:“棠上真,你看此物如何?”

    邵闻朝拿了过来,也是一讶,道:“两位倒也舍得。”他将此物收好,让开一步,道:“两位请吧。”

    女道人早已迫不及待了,立刻化遁光纵去,侏儒修士也是追去。未有多久,就找到了那林简了所在,只是往周围看去,却未发现任何人影踪,不觉有些诧异,便一同落下来。

    侏儒修士问道:“林简,那张道人何在?”

    林简捧起法器,道:“弟子一直在跟着……”说到这里,他瞪大双目,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怪了,怎又无有了?方才明明还在此处。”

    侏儒修士觉得不对,详细问了一下,摇头道:“罢了,中计了。”

    他倒未曾想到张衍是要把他们一网打尽,只以为是想诓骗他们来此,然后自己跑去别处地界。

    女道人闻言,十分懊恼,一名凡蜕层次的修士,要是执意躲藏起来,那休想再轻易找了出来,不由骂了一声,“该死!”

    侏儒修士也同样是如此认为,但心下却觉反而有些放松,毕竟是事不关己,张衍斗战之能也是强悍无比,自己两人就算压过要不知道要付出多少代价,如能不战那是最好。

    他道:“棠真人,既无收获,那便回去吧,只要此人在余寰诸天之内,那就还有机会,在不拿到玄石之前,其人是不会离去的。”

    张衍此刻仍是在封敕金之内,那虚影有任何变化他都会有所感知,那时便能确定针对自己的究竟是谁了,心下判断,终归不出那几人。

    此次窦道人没有再现,因为此人同样也望不到他,自不会出来打招呼。

    他来至琉璃玉璧之前站定,神意观照入内,随着善功被削,开始浏览起青碧宫关于渡觉修士的诸多记述。

    出乎意料,这里记载十分详细,而且观览所需善功也是不多,似是在鼓励修士去探究其中隐秘。

    他笑了一笑,并不去深思这里内,而是继续往下看。

    能成渡觉之人,起始无一不是斩去过去未来之的修士,达至这般层次,只要有足够外药,就不会自行消亡,但是此辈因无法攀升到真阳之境,或根本是找不到通向上境的道途,才不得已走入这单纯增长法力的门庭内。

    或许在外人看来,渡觉修士每过一段时就要过劫法,而且绝了晋升之路,这分明是自寻死途,但实则不是这般。

    走上渡觉,无疑比同辈修士更是强横,你若无有与之相抗衡的实力,万一与与此等人物结怨,那么连命都未必可以保住,那就无需去谈其余了。

    没有护道之力,又谈何长生?不过是镜花水月,一场空梦。

    如今一十九天格局便是这般形成的,没有天主坐镇,那只能任人宰割,连安稳修行都不可能做到。就如戊觉天一般,原来天主一亡,便就陷入纷乱之中。

    渡觉修士与斩得未来之的修士还有一定差别的,到此境地,在成功渡过第一劫后,此辈法力会产生某种奇变,如楼叠高,如山岳重障,又如江河曲折,层层分明,同时根果也会随之扭转,那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斩断。

    而每过去一劫,就会多一种扭转,这就动若了一条命。

    譬如似避开三劫的修士,那就等若有三条命,假设与人对敌,当第一层根果被寻到,法被杀死,那么第二层法会降下来继续斗战,而且法力将会更高,要是再被杀死,将会有第三层分降下,法力又自更强,但也是由此,其等不可能将全数法力拿了出来,因这连其自家也驾驭不住。

    不过此等修士却有一个极大的优势,那就是只要不被人一气杀死,在赢得敌手后,那么根果又会衍伸出来,被斩去的法也再度化聚而出,十分不容易对付。

    张衍看了下来,要是没有深厚法力,那休要妄想与之抗衡,此辈哪怕只比拼消耗,都能将对手拖死。

    在青碧宫这些记载里,过去也不是无人无有想要直击本来,从根果尽头将之杀死,但这是不可行的,渡觉修士的根果至源已然退缩极深之处,敌手先接触到的,必是最浅显的一层,要是能轻易绕了过去,那其等也没有何要辛辛苦苦的修炼了。

    他并不去想这等投机取巧之事,不过该用的手段还是一样要用。思考片刻,伸出手来,在琉璃玉璧上点划了几下,随后便转过来,站在大之内静静等待。

    过去不久,有一座阵门在金之中浮现出来,一名青衣道人从中走了出来,其人一眼便望见了张衍,眼眸深多了一抹惊色,他上来打个稽首,道:“张上真,在下祁知远,不知上真此回寻我青碧宫是为何事?”

    他言语十分客气,他虽无法直接看出张衍究竟实力如何,但站在这里,却有一股心惊胆战之感,似心底有个念头在反复提醒着他,要尽可能远离面前之人。

    张衍微微点头,青碧宫底蕴果然深厚,这一位祁知远,同样也是斩去了未来之的大修士,这等人物可不多见,通常出现在人前现出也是降下分

    他也是还有一礼,道:“贫道需借用一件遮蔽天机的法器,在离去余寰诸天后会还给青碧宫。

    他要借用的法器不止这么一种,只是一下借用太多的话,却太过惹人注目,青碧宫一定会牢牢盯着他,不利于下来行事。

    祁知远思忖了一下,这等若是无有时限,不过这也不是没有前例,不过他却提醒了一句,道:“此宝宫中可以借出,但真人当知,借用时限一长,所需善功数目便会累而叠之,用时越长,则耗去越多。”

    此举实则为了防备有些人把青碧宫法宝借了去,再霸住不还,而一些大宗的确是有此能力的。

    且其中莫想有那等借了又还的,还了又借的好事,相同一件宝物,凡蜕修士千年之内只能借取一次。

    张衍颌首道:“多谢道友提醒,贫道此前已是知晓此事。”

    祁知远言道:“那便请道友稍待。”他当场写下一张符书,往那阵门之内投去,过有片刻,便见一道清光飞了出来,落至他手上,显出一枚古拙甲片,可见一面有经纬图文,另一面则刻有一对鱼目。

    张衍一眼见到,心下却是微动,此甲不管是形制还是气机,倒是与他手中龟甲有几分相似。

    祁知远把此物拿在手中片刻,待上面光芒消散,这才起法力往前递送过来,并道:“此宝名为,可蔽绝天机,遮掩兆由,道友且请收好了。”

    张衍接了过来,此去玄洪天,只要稍微露出一点苗头,那么玄洪天主一定是会有所感应的,那定会想方设法做好防备,而作为敌手,他自是要做出针对之策,得了这件宝物,就可将之蒙蔽了去。

    祁知远打个稽首,道:“若再无事,贫道这就告辞了。”

    张衍点首道:“道友好走。”

    在送走祁知远后,他正要去往别处,这时心下浮出一阵感应,目光微闪,却是那一缕放出气机已然回来了,同时也是知晓是何人在算计他了。

    “既然来了,那就不用回去了。”

    他冷然一笑,躯一晃,已然到了页海天阵门之前,随后一脚踏入进去。

    …………

    …………(~^~)

重要声明:小说《大道争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