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踏破乾坤拿日月 第两百零二章 星河波涛不见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误道者 书名:大道争锋
    一月之后,九洲众真在补天阵图之上再度齐集。

    因界内所有一切事宜都已是在上次征伐时安排妥当了,不必再多做吩咐,是以这回并未曾耽误多少时间,只是一个时辰之后,大鲲赢妫便载得众真撞开天地关门,往天外遁走。

    而在六位凡蜕修士离去之后,各派洞天真人也是进入了征战准备之中。

    这次行事若是顺利,钧尘界上层战力将会被清扫一空,那么接下来就需得他们来上场了,那里修士众多,实力也是极强,需得早些做好准备。

    虚空元海之中,张衍负袖站在大鲲背上,望着那些旋生旋灭的玄洞,目光幽深无比。

    薛定缘走了过来,问道:“张真人看什么?”

    张衍道:“在入得山海界那时,我曾望见一处似与九洲相近的界空,只是虚空元海时时刻刻都在变化,那时所见,今朝再想观得已是不能。”

    薛定缘道:“记得真人说过,今朝不能,未必来不能。”

    张衍笑了一笑,望了一眼后虚空,道:“的确如此,若有机缘,终能再见。”

    杨传望着玉梁教天域图,年前他曾得密报,公常与公肖一般忽然失踪不见,整个玉梁教,只剩下了贝向童一个帝君了。

    在知晓此事之后,他曾试着去书拉拢贝向童,若是后者同意,那么兵不血刃就可顺利整合钧尘界内所有力量,但是很可惜,此议却被对方婉拒了。

    下来他未有任何犹豫,立刻派遣了蒋参、商昼二人前往玉梁教所在天域,决意抓住这个机会一举迫降玉梁教。

    如今过去已有六个多月,一月前传来消息,已是成功将玉梁中天域拿在了手里,并控制那里的制阵法,下一步,就是正式对此人动手。

    在他预想之中,只要再有一年半载时,若无意外形出现,就可解决此人。

    要是公肖、公常突然出现,他也可通过阵道赶去对付。

    不过因这两人下落不明,公常此前又有投靠之意,是以他一直留着公氏兄弟执掌的那几处天域未曾动,但他不会等得太久,待处置完贝向童后,若还不见这二人现,却也不介意将那些地界转头吞下,等这些事处置完毕后,就能集中全部力气应付九洲修士了。

    正在思考之时,忽然间,心头感得一阵悸动,不觉皱起眉头。

    自从坐上积气宫宫主之位后,或许是那宝物的缘故,有时能感得自吉凶祸福,而这一次却是强所未有的强烈,登时意识到,这定是有涉及到自己安危之事即将发生了。

    孔赢和那老龙死后,钧尘界中现下几乎无人可以对抗他,那么威胁很可能是来自天外。

    他下意识看了一眼天中,目中露出了深深忌惮,“莫非是此些人又要到来了么?”

    他本以为九洲修士至少还要再过数十载才至,却未想到如此之快,思量了许久,便来至一座看去由数条晶链绕旋而成的法器之前,并起手往上一按。

    此是一架积气宫炼造的两界仪晷,玉梁教中天域与这边相隔极远,哪怕有阵道往来,通传很是不方便,为了不致耽搁大事,才用上了此物。

    只是这等法器炼造不易,短时间内也就够用个两三次,不只是积蓄灵机的缘故,还有打造所用的宝材极可能承受不住,不是十分紧要之事,他也尽量不动,只用灵讯传递消息。

    仪晷之上有光华闪过,不一会儿,商昼模糊影便就在里出现,稽首道:“宫主可是有什么吩咐?”

    杨传沉声问道:“你等进行的如何了?”

    商昼回道:“玉梁中天域内,玉梁教众无一反抗,俱是向我投诚,可谓十分顺利。”

    杨传冷笑一声,道:“孔赢能以识玉制人,但却难制人心,这也是预料中事。”

    商昼道:“宫主说得是。”

    杨传道:“贝向童如今是何反应?”

    商昼道:“贝向童仍是龟缩不出,也不知在作何打算。”

    杨传沉默了一会儿,加重语气道:“你等要尽量在年内拿下此人。”

    商昼有些诧异,按照原定计划,先占住中域一部,再一步步侵占贝向童辖下地界,试探其底线,最好是能将其从自己老巢之中了出来,这样做好对付许多。

    但这是一个漫长过程,可能要数年乃至十数年,而现下直接攻了过去,很可能会面对无数制和阵法,那么他们两个人所占的人数优势无形中将会被削弱许多。

    他如实而言道:“宫主,这样只靠我二人,胜算着实少了许多,未必能拿下此人,将来还会有更多麻烦。”

    杨传道:“我会把段护法派过去相助你等,可还有问题么?”

    商昼打个稽首,道:“若是三人,那便够了。”

    段护法名为段粟,乃是玉梁、积气两家联手扫钧尘界时被迫臣服积气宫的帝君,因是与宫中签立了法契,故是杨传对其极是放心,上回他带着蒋、商二人往玉梁教来时,便是由其负责镇守宫门。

    待得仪晷之上光影散去,商昼这边也是抚平了灵光,他回过来,对站在一旁蒋参言道:“不知为何宫主改了主意,莫非是公氏兄弟又出现了不成?”

    蒋参一思,道:“不会是公氏兄弟,如是有这等消息出现,我等当第一个知晓,因是有什么意料变故,宫主才会这般急着下手。”

    “变故?”商昼惊疑道:“莫非是九洲修士么?”

    蒋参冷声道:“九洲修士当还没那么快到来,也许是宫主感应到了什么,既然宫主吩咐了,那我等这边照做就是了。”

    事实他们现下所做一切正是为了与九洲修士抢时间,容不得慢慢计议,哪怕一些地方明知道有不少疏漏,也只能先做了再言。

    百多天后,顾栗在阵道相助之下到的中天域中。三人商议了一下,便就乘渡法驾,往左天域而来。

    贝向童虽然自不动,但并不是说不曾关注中天域中形势,也是留有不少耳目在那里,三名帝君往左天域来,这动静怎么也是掩饰不了的,他立刻便知道了这个消息。

    若是两人,他还能凭籍地利稍作周旋,而三人却怎么也是挡不住的,需得找寻盟友方能对付。他思量许久,就把神意向外一放。

    同一时刻,正在持坐之中的饶散人生出感应,把神意与之相合,霎时之间,两人便在一处浑噩界空之中会面了,

    饶散人打个稽首,道:“不知道友寻我何事?“”

    贝向童回了一礼,道:“积气宫已来寻我,此次来得蒋、商、段三人,我一人独木难支,但若是道友愿意相助我,凭我二之力,再配合以制阵法,挡下这三人当不在话下。”

    饶散人却是未有立刻做出回应。

    贝向童神倒显得很是平静,道:“道友可是不愿么?”

    饶散人摇摇头,道:“道友此前将所有有关饶某的消息都是抹除干净,未有使得蒋参二人发现饶某行踪,对此饶某十分感激,算是欠了道友一个人,这个忙定是会帮的,只是饶某心下却有一个顾虑。”

    贝向童道:“可是因为杨传么?此人若来,的确不好应付,不过饶道友当时知晓公氏兄弟所在,若得他们相助,挡住杨传不是难事。”

    饶散人望去一眼,难怪对方先前几次主动接近自己,原来是在打这个主意。不过公氏兄弟要是现在放出来,弄不好就要先转头对付他,是以万万不会如此做得。

    他呵了一声,言道:“怕要让贝道友失望了,饶某确实知晓公氏兄弟在何处,但是因约誓之故,现下他们还不方便在人前露面。”

    贝向童点头道:“那却不知要等到何时呢?”

    饶散人回道:“至少也是在百年之后。”

    对此他并未隐瞒,那是因为在他估测之中,等不了百年,钧尘界就会发生大变了。

    贝向童沉吟道:“要是这般,仅仅凭我二人,的确是无法对敌杨传了,不过在下仍是想邀道友与我一道打退蒋参等三人。”

    饶散人十分意外看着了他一眼,道:“道友可是还有什么筹划么?”

    贝向童道:“积气宫先前曾招揽我,但我不曾应,那是因为主动投顺,其未必有会多会看重不说,不定还会迫我签那契书,可若待击退蒋参三人之后再与其做此商量,杨传心存顾忌之下,就有极大可能做出让步。”

    饶散人点了点头,他想了一想,道:“既然道友如此坦承,那饶某亦说一说自家打算。”顿了顿,他才道:“我本是魔宗修士,于我而言,积气宫与九洲修士也并无什么太大分别,如此说,道友可是明白么?”

    贝向童怎会不明白,他眼眸微凝,“原来道友还有这等想法,不错,对道友来说这也未尝不是一个出路。”

    饶散人好整以暇道:“我若答应与道友同进同退,到时道友若不愿做此事,碍于誓言,那么便可能断绝这一条路,但若道友愿意,那饶某可立刻与道友立契定约。“

    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大道争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