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踏破乾坤拿日月 第一百八十四章 心行照神入往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误道者 书名:大道争锋
    

    

第二卷 造化残玉衍天机 第一百八十四章 心行照神入往见



    

    


    


    


    


    孔赢上放出阵阵光亮,气机也是逐渐强盛,这是过往之在汇聚了更多神意之后,逐渐向着正完满状态迈进,实力自然也是不可避免的壮大起来。

    张衍冷静看着,对方神意愈强,他推算起根果来便愈是容易,他能感觉到,至多还有半刻,就能再一次找到其落处了。

    这时他一晃肩,却把散在外间的分一个个收了回来。

    方才只需攻袭,可以放出分助战,现下孔赢有根果守持,再多人出手也无用处,若一不小心被法力击散,反还会多耗损一分元气。

    不多时,孔赢气机一定,终是不再上涨,他往前看来,就在同一时刻,悬浮在外的四件法宝似得驱令,各自冒出光华,微微一震之下,就一起急骤飞出。

    玉梁教在钧尘界征伐四方,数千年下来攻灭了不少大派,着实收缴了不少真宝,只是愿意降伏于此教的却也不多,绝大多数真灵宁愿被封镇毁去,也不肯背主投敌,最后到得孔赢手中的攻杀之宝,也不过就是两件而已,还有两件,包括在“仙御离”在内,都是玉梁教原先便有之物。

    这四件法宝,张衍先前只领教过“仙御离”,其余没有见过,因不知其用处为何,并未贸然祭动神通,毕竟真宝本就威能不俗,在有了凡蜕修士神意灌注,更会多出许多玄异变化。

    他伸手一探,虚空之中立时化变出一只玄气凝成的大手,遮天蔽,无边无际,其五指大张,向前一把拿出,顿将那四宝都是罩落在内。

    此门神通算得上是气力相合之法,不懂破解之道,根本无法破去,眼前用来试探,那是正好。

    三件法宝与此手迎头相撞,顿时光芒四溢,虚空之中虽无声响,但却生出一道道瑰丽耀光,闪烁不定,显然碰撞也是极为激烈。

    只其中一宝却是忽为烟气一缕,居然轻易透掌而过。

    张衍微微眯眼,他看得清楚,此宝似本为虚幻,无有实质,近乎那无形之变,不是寻常手段可挡,心意一引,将“玄转天罗璧”使出,上立便浮起一层形如琉璃的壁障,那烟气过来,一头钻入进去,却是半天不见出来,好似被挪去了另一个界域之中。

    孔赢见大手阻道,当即起神意界空之中推算此术弱处,下一刻,他对着前方神手一指,那太玄大手之中竟被一股无形之力轰然洞穿,三件法宝前方再无阻碍,立时穿行过去。

    先前他分神多处,无法使出全力,现在只用专心对付一人,却是显出真正本事来了,无论交战对手使得什么神通道术出来,只要起得神意推算,便能窥得其中一些破绽和弱处。

    实则这非是他独有本事,世上并无不破神通,修士见过一次之后,只要回去寻思一段时,总能找出应对之策。

    而凡蜕修士神意之中纵然过去长久,外间也只是一瞬,这就等若给了他们足够时间去准备,故是此辈修士交战,神意满盛之人更胜一筹。

    孔赢自为三重境修士,神意可谓充盛无比,对比那些功行不及他之人,优势之大,不是一点半点。

    张衍先前以大手阻挡,已知这三件法宝皆为纯粹的攻杀之器,故是这回没有再客气,仗着力道之,任由其中两件法宝打落在,意念一转,放了一道水行真光出来,顷刻水浪崩腾,只是下来一冲,就将那“仙御离”卷了进去。

    至于另外件,之所以不一起卷了进来,那是怕镇压不住,若被强行挣了出去,反而不美,只要还有机会,大可一件件分头收摄。

    孔赢见“仙御离”被收了去,察觉自己与此宝之间的心神联系忽然变得无比微弱,好似随时可能断去一般,于是起意一召,却是无法唤得回来,知是此门神通不简单。

    这回他并未再做什么推算,便从表面上也能看出,只消法宝遁速够快,就能从水光之中躲避过去,便传了一道谕令过去,那两件法宝立刻远远避开,化光在外绕走,看去不得上好时机,是不会再轻易靠近了。

    张衍这时目光一闪,把袖一抖,成百上千道“清玄凌空雷震”霎时在孔赢护宝光之上爆开,就在方才那一刻,他再度算出了根果所在。

    孔赢法在雷芒之中碎而又聚,他能窥见一线未来,事先已是有所察觉,但这回他却并没有提前转改根果,因为先一步避开虽可保得自无恙,但对方推算时所用的神意同样也是变少了,那就意味着对手会拥有更多时间与他周旋。

    至于法被神通轰击,这点元气损折他还承受得起,他所拥有得就是比寻常凡蜕修士更为庞大的本元精气,以及从中衍生出的浩大神意,只这一点,就是占据了无比巨大的优势,哪怕不用什么策略计谋,一样可以凭此磨死对手。

    张衍攻袭只是持续两三呼吸,就见得孔赢法恢复完整,已再无任何波动,知晓其根果又是避去了。他停下手来,心下再一次试着推演。

    孔赢眸光动了动,张衍此举他自是能察觉的,不过对于这名对手这般锲而不舍的举动,却是微感诧异,与他比拼神意无疑是不智之为,若耗尽此物,修士就是有根果也无用处了,对上敌手也就只能等死而已。

    只是念至此处,他忽是意识到,张衍乃是气力同参,有坚躯护法,就是神意用空,没有根果可持,一样可以保住自命。

    不但如此,只要有补益本元之物,诸如紫清灵机这等外药在,神意可以再度温养出来。而九洲修士既然跨界来攻,必是做好了万全准备的,上所携带的清灵恐怕不在少数。

    “这便是你的依仗么?”

    他神变得愈发冷漠,要杀死力道修士,则必要攻破,否则拿其毫无办法。当年为了对付龙君,上着手准备了许多宝物,却一些用尽了,有一些却还是留着的。他心念一转,一根根高长的银桩飞了出来,乍看似玄冰筑就,幽冷坚硬,寒气浸人,上有道道细链。

    此是“寒霄缚龙桩”,可用来困锁力大体坚之辈,本来共有百零八对,与龙君一战之后,损毁大半,如今在手中还剩下三十六对。

    不过在他眼里,张衍并不见得比龙君更好对付,故是大袖一抖,又是托出了一物,看去一手可握的小球,其有若雷光汇成,耀眼刺目,电光霹雳跃走不停,似随时可以爆发出庞大威能,只是被法力拘束在了一起,在那里飞速旋动,看去并非偏向一面,而似在往各个方向游走,十分矛盾古怪。

    此是“泰易雷珠”,只要追逐到了对手气机,自不耗尽,就绝不会停下,本来是给那龙君准备的手段,不过最后并未用到,此刻正要用在这里。

    他并未立刻用出,修行力道之士,拥有同辈难及的恢复之能,在此之前,他要尽可能对其进行削弱,一拿法诀,眉心之中飞出一道光亮,虚空之中尽是灵光飞舞,却是使了一个“玄重太息”之术。

    张衍领教过这门神通,明白对手还有一门手段可以阻住自己遁走,因此不闪不避,外精煞往外一扩,如火焰一般张扬飞腾而起,将灵光挡下。

    孔赢见他在守在原处抵挡,挥袖一振,撤了那那“尺虚之术”,随后目中光芒大盛,对着张衍望去一眼,同一时刻,一股庞大神意也是对其罩落下来。

    张衍被他这么一望,一霎之间,顿感眼前一晃,随后放目望去,却见自己立在虚空之中,四周有无数星云旋动,一座座玄洞生而又死,死而又生,更有先天混灭元光自莫名之处来。

    看这模样,自己竟然是离了钧尘界,来到了虚空元海之中,只是转念之时,便有一股神意与他交汇,顿时明白,这是孔赢过往所经历过的场景。

    孔赢在入了三重境后,他在神意利用之上,远超二重境修士。

    此为“心行照神”之术,将过往所历强照入对手神意之内,被神通罩定者,唯有寻得正确出路,方能从中解脱出来,若是功行不济,则自害自亡。

    因是用过往经历为依凭,故里间同样夹杂着不少他至对大道的认知,乃至一些修道途中的心得体会,境界不如他者若能从中领会参悟,对后修行无疑有极大好处。

    不过被神通照中的修士只会想尽一切办法从此中解脱出去,对于这些显然是顾不得理会的,若是刻意贪求,反而正中孔赢下怀,彻底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最重要的是,他演化这门神通只需一缕神意,而被照入之人想要破局出去,却需付出更多,要是每一次都是走对,不定还可少用一些,但若稍有偏差,就需好用十倍甚至百倍,这看上去没有道理,但这正是道行高者所占据的优势,恰如是江河奔流,支径之水进来,只能随波而走,不得自主。

    ………

    ………(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大道争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