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踏破乾坤拿日月 第一百零四章 取夺一界炼天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误道者 书名:大道争锋
    大巍云阙穿去气障之外,徐徐往通天都御宫城挨近。

    郭昌禾立在云阙之中,边与孟、婴两位真人说话,边是打量前方宫城。

    钧尘界中诸位为在星辰之间飞渡,也有行渡虚空的法器,而他本是擅长机巧之术的宗匠,眼力自是极高,从这些飞渡法驾之上也是看出了不少东西。

    “这九洲界中炼器手段倒也高明,法器炼造得宏广精丽,坚稳异常,怕是用上个万载也是可以,与我钧尘界如今却是大为不同。”

    钧尘界中法器,常常一次就炼造得成千上万,并未经过精雕细琢,自然粗糙易损,往往一次征战,就要坏去八成以上。

    自然,这也并非是说钧尘界修道士炼器本事不高,而是双自用途各有不同。

    钧尘界中征战频繁,还多是局限在开常之下,而所有法器皆是由帝廷之中的抱守使处分拨,战过之后,不管损毁与否都要收了回去,不得私藏,唯有到了尚御这一品阶,才能自行炼造。

    这般形下,自然只以数目取胜,优劣便就无人在意了。

    不过郭昌禾一直在猜想,这些九洲修士到底是利用何物穿入天地关中的,他到来山海界时可谓九死一生,差一点就亡在虚空元海之中了,可方才略略一阵感应,至少有二三十股清盛气机,放在钧尘界中,也俱是真君这等人物,能把这许多人一齐带来,可着实不简单。

    转念之间,只觉脚下倏尔一顿,却是这云阙已然在宫城前的大台之上降下。

    孟真人道:“郭道友,已是到了地界,请随我来。”

    郭昌禾落后一步,随他下得云阙,踏上阶台,往前而行,很快入到大之中。

    他目光飞快一抬。见得玉台之上似是坐有三人,只是一感那浩瀚宏大,仿如潮涌而来的气机,就知晓对方是修为到了那一等层次之人。

    不过他心中早有所料。天鬼族中可是有数位鬼祖的,若无这等人物,怕也无法攻到惊穹山来。

    他是见过恒帝之人,知晓厉害,不敢多看。立刻把头低下,上来躬行礼,道:“宝桓宫修道士郭昌禾,参见三位上真。”

    秦掌门坐于玉台正中,他目光一落,已把郭昌禾修为功行看了个分明,他语声温和道:“郭真君上内气不足,法体亏虚,心神亦是有些不稳,看来是被天鬼部困锁千载之故。”

    郭昌禾躬道:“惭愧。在下一朝不慎,遭那天鬼擒拿,其等自不愿看到在下法力得复,那炅蛰又把四周灵机隔绝开来大半,只留下些许吐纳,这千年下来,功行不但未有长进,反还倒退了不少。”

    秦掌门拂尘一摆,一道灵光落下,道:“这一瓶辅气清灵丹。便赠给郭真君调理元气。”

    郭昌禾知这般人物所赐丹药,那定是珍贵无比,接过之后,深深一揖。感激言道:“多谢上真赐丹。”

    早在山海界中时,孟至德、婴秋也是看出郭昌禾气息不振,应是虚弱已久之故,那时二人上有几瓶上好丹药,但他们不知郭昌禾所修功法为何,故是不曾拿了出来。

    岳轩霄言道:“听闻郭真君有要事要与我等言说。不知是何事?”

    郭昌禾把容色一正,道:“我钧尘界正面临大灾,短则百载,长则千数年,钧尘界中定会有修士跨渡虚空元海,来犯山海界。”

    岳轩霄问道:“不知是何等大劫?”

    郭昌禾神沉重,道:”我钧尘界有一下界,名唤‘烟阑界’,此界之中万年前闯入一名真阳大能,这一位手段通天彻地,可吞尽一界之灵机,而这方下界灵机稀少,势必难以满足其胃口,到时定来我钧尘界中,我界中诸国众派知晓此事之后,为避劫数,皆是开始祭炼渡空法器,好往他界避祸,而贵方所在这处山海界便是最好选择。“

    “真阳修士么?”

    秦、岳两位掌门都是神凝重起来。

    张衍目光也是变得幽深了几分,此等修士,传言有抓拿周天星辰,炼合天地之能,说吞尽一界灵机,并不为过。

    他在九洲之中时,曾深入虚空,那时并未发现有一座星辰,唯有不知多少万年前留下来的星光残影,后来看了太冥祖师所留道书,才是知晓,那是被此等大能给采去了。

    那一位先辈大能不知是谁,不过其至少未曾做绝,至少九洲仍是保全下来。

    秦掌门沉思一下,问道:“不知你钧尘界中修士,可曾与这位大能修士有过交言?”

    郭昌禾摇了摇头,道:“曾也有一位神通不小的先辈前去问询,只是未到近前就被吞了,这一位视我辈如蝼蚁,真也是不明,出极可能是妖魔。”

    张衍点首言道:“难怪万年以来陆续有修士到来这山海界中,原来是有这等缘故,不过道友说钧尘界修士进犯在即,而先前却不曾大举来攻,想必那时是有什么难处,而现下已然解决了。”

    郭昌禾连连点头,道:“上真法眼无差,我界修士,要前往山海界,却有两个难处,其一是需那‘通天晷’指引,或是设法炼化出接引法符,否则必会因此而迷途。故在下方才一脱困,便要先去查看此物。”

    说到这里,他叹了一口气,道:“本来在下是想将此物合闭了,那钧尘界中之人便再也无法过来了,可惜的是,方才查验过后,却是发现,此晷落在一家势力手中至少已有千多年了,已足够其等凝化接引法符了。”

    婴秋开口问道:“此二物落在山海界中已有万载,莫非此前不曾有人炼出过法符么?”

    郭昌禾道:“道友有所不知,那‘通天晷’和‘两界仪圭’皆是我宝桓宫前辈先人所打造,这一位当年游渡虚空元海之时,无意中发现了山海界,便将这两物投入了其中,正被那天鬼部族拾了去,那时我宝桓宫与其交换了不少宝材外药,使得此部得以崛起,我也得了不少好处,不过后来被人得知此事,屡屡过来相,不得已交出了此物制御之权,但却也因此躲避了大灾,后来时之中,这两物经历了三十几位主人,故长久以来,无人有足够时祭炼法符,不想如今一任主人却是执掌此物千年。”

    孟真人沉声道:“那第二个难处,可是那飞渡虚空之事么?”

    郭昌禾点头道:“正是,来往山海界,便是一切顺利,也至少要在虚空元海之中行渡数十上百载,似在下这等修为,为抵挡那“先天混灭元光”,便需采摄一种名唤“天母”的宝物,并将之炼化为法器,只是此物甚是稀少,我钧尘界中为了此物和这等宝器,万年来相互攻征不断,不知死伤了多少修道人。”

    “千数年前,经过万载攻伐,界中只剩下寥寥几家势力尚存,其中势力最大的便是玉梁教,教主孔赢,一修为惊天彻地,达到前人未有之境,钧尘界中无人能挡,我宝桓宫也曾归附其教下,只是后来在下忍受不了其门中规矩,故一人乘渡法器,遁破天地关,冒死闯入虚空元海,最后侥幸才来至这山海界中。”

    “听闻那时孔赢已是收缴了上千宗门的飞渡法器,又得了许多‘天母’,在炼造一座渡空大舟,如今恐差不多已是炼成了,那接引法符想必就落在其等手中,其为躲避灾祸,广大教门,必来会来攻打山海界。”

    张衍这时道:“不知那玉梁教是何模样?致道友不惜以涉险?”

    提到此教,郭昌禾脸上却是露出痛恨之色,他道:“玉梁教认为天地皆有法度,认为天下无不可规矩之人,无不得称量之物,教中规矩森严,凡俗中人,饮食着衣,步马行车,皆有规矩,如一顿饭食,必在半炷香内用完,多一息不可,少一息亦是不成,你出外一,可言多少句,几问几答,何时可言,何时闭口,都有布告明示,甚至连那夫妻私密之事,亦在其管束之内,稍有逾矩,立遭重罚,全家受连坐之罪,天长久,其治下之民皆是如牵线木偶,毫无人可言。”

    孟真人皱眉道:“对修士也是这般苛待么?”

    郭昌禾道:“以往对修道人倒不如此严苛,小节不理,只问教规,其实只如此,倒也能忍受,但自从换了那孔赢为掌教后,一切却又不同了,渐渐便多了许多约束,而至后来,更是到了规限寿数的地步。譬如在下受敕封为真君,寿有三千秋,若他判定根底潜力非在一等,则不可长寿,二千寿时便来杀你,若再次一等,寿过千五便就夺去命,若你敢反抗,族亲后裔,门人弟子一并杀了。“

    婴秋道:“如此做岂非自毁根基?”

    郭昌禾摇了摇头,道:“若是入教之人,肯吞下一枚灵识法玉,他便不来管束你,可一旦这等物事到了上,你一举一动皆可为其所察知,再无任何**可言,试问这怎能忍得?”

    说到这里,他更是愤愤言道:“我辈修行之人求得本是逍遥超脱,岂能受得这般拘束?我宁可丢了命,也要与其拼斗到底!”

    ……

    ……(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大道争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