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造化残玉衍天机 第一百九十八章 天火照动白云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误道者 书名:大道争锋
    张衍回得门中未久,就被掌门唤去了正,一番长谈之后,他就出了浮游天宫,往天外而去,很快到天青中,挥退上来拜见的一众侍婢,他来至一处宫观前,言道:“荆仓道友可在?”

    光华一阵闪动,出来一个容颜苍老的灰袍老道,稽首道:“道友何事唤我?”

    张衍还了一礼,道:“此回有一事,想请道友出手帮衬。门”

    荆仓祖师言道:“上回多蒙道友相助,老道得以避过一难,道友有甚所求,凡我所能,定当相助。”

    张衍把平都教请溟沧派相助之事先说与他知,随后又道:“据戚掌门所言,要炼合这座宝塔,需得接引月精气,但却怕人起法力遮断天穹,贫道思之,真人那辰火六御真法有贯穿天地之能,故想请真人出手,以打开局面。”

    休看荆仓祖师先前避开天魔,那是因为其本就只一个神念分魂,先天之上便被克制,可其本毕竟是飞升真人所遗,凭了惊辰天空,手段也是不弱,要不然也不敢放言对付玉霄派。

    荆仓祖师若有所思道:“原来是平都教已是找到了那镇塔之物了。”

    张衍言道:“听真人语气,似是知道那宝物底细?”

    荆仓祖师摇头道:“要说底细,我其实也是不知,只是曾听师长提过一句,有这么一件宝塔在东华洲上,只是任谁也得之不去,且其每过数年。必会挪去他处,后来有人发现此宝缺得一枚镇塔之珠,已是残缺之物,便就渐渐对其失去了兴趣,未想后来平都教那位开派祖师倒是得了机缘。”

    张衍点头,荆仓祖师此话当不是虚言,此人一修为也没可能自己凭空得来,有人传承乃是正理,极可能也是原来西洲某个修士门下。

    荆仓祖师抚须想了一想。道:“只我有一处不解,我虽不知你溟沧派底细,但想来贵派掌门想不难解决此事,由他出手岂不是更好?为何要我出手?”

    张衍道:“掌门真人出手,那便会被敌对之人借以窥看虚实,不利后行事。”

    一派掌门。不到门派兴亡之际,通常不会直接出手,便是要对付敌手,也不会用上太过直接的手段,尤其是有外敌的形下,更是不能轻动。

    溟沧、玉霄两家现下互相敌对。对手到底到了哪一步,甚至连自家人也不清楚。更休说外人了,故彼此之间也只有所猜测,难以真正看清,而哪个人只要稍稍一动,有极大可能被对手窥看出来底细来,那么就可以被针对布置了。

    前次灵崖上人虽曾一符诏驱赶天魔,但未必是其此刻真实法力。很可能是以往炼制一道符箓,抛了出来更可能为引得溟沧误判。

    荆仓祖师表示了然。他谨慎言道:“只是其中有一个不妥,此辈灵崖还不知我在此处,我若出手,不定叫他察觉了,恐后再难出其不意。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张衍言道:“不错,道友存在,确实在紧要时刻能起得大用,不可随意暴露出去,不过惊辰天宫在空也是世人皆知,此次我会带得弟子前去沟通天宫,他人望见,也至多以为其与这真器有缘,故能驾驭,而有我相助,也不怕他法力不济。”

    荆仓祖师笑道:“如此做,道友那位弟子可是能得了大好处的。”

    张衍淡然道:“这也要他心志足够坚凝,抵御住邪火心魔,否则非但得不了任何益处,反是有害。”

    荆仓祖师道:“还有一个疑难,若一人出手,我能透穿重天,可就怕出手之人,不止一个,那时就时白白作为了。”

    张衍淡声道:“真人只需抵住一人即可,余下之事有我溟沧派料理。”

    荆仓祖师看了看他,正容道:“好。”

    平心而论,他是极愿看到溟沧此次能够成功,玉霄派为他们共同之敌,便只为自家解脱,他也会出尽全力。

    张衍安排好此事后,就下了天青,回至渡真中,他把姜峥唤至前,道:“你心志坚毅,纵受限资质不足,求道之心也未有任何改换,有如此弟子,我心甚慰,当给你一个机会。”说到此处,话声顿了顿,言道:“此次你随我前往平都教,望你能把握好机缘。”

    姜峥不知这回要做何事,他只知晓,若无师长领入门中,自己也无法走至今天,或许早已成了一堆枯骨,正声道:“一切听凭恩师安排。”

    平都教这边,在准备有一年之后,已是祭炼得有两百余枚昭易珠,其中一百枚提前收入了月精气,并将之藏入了藏相灵塔之中。

    武真人看着几名弟子把一枚枚宝珠往阵位之上摆去,不由叹道:“只可惜月之光不能全数用此珠收取,否则也无需打开山门大阵了。”

    赵真人言道:“莫要贪心,能借用到这些已是不错了,毕竟精气经珠中一走,必会沾染尘垢,比不得原先精纯,便眼下所见,也已是最大受限了。”

    这毕竟是借取手段,纳入珠中的精气难免不纯,若把自天直引而来的气机比做大河,那么清水之中沾染少许污浊还无有大碍,但若都是浊流,可是炼不成宝物的。

    说话之间,所有宝珠已是在阵位之上摆好。

    伍真人挥了挥手,那几名弟子放置昭易珠的弟子对他二人一个躬,就化一道灵光飞起,各自入了一座龛座之内坐定。

    这时一道又一道灵光自山门外飞来,入了塔中之后,先对二人一揖,也是飞入龛座之中。

    此一回为防意外,他们把三百余名得了法灵的弟子都是召回,这些弟子才是真正撑起平都教的枝干。到了塔中后,就是外间有什么变故,也不怕损了根基。

    只是其等平都是坐镇各处,开设法坛,并威慑教下数十小宗和西南上百诸侯国。如今全数换了回来,有可能使得这些人蠢蠢动,甚至更可能令魔宗弟子混入山门。

    不过此番炼合宝物却是涉及到山门未来气数,所有无关大局之事皆可先抛在一旁了。

    好在教中除了此些人,也不是修习别种功法的修士了。此一回就要暂且放权下去,靠其震慑四方了。

    数个时辰之后,所有藏法灵的弟子俱都归来,两名真人躯一晃,到了塔顶之上,见掌门戚宏禅坐在正位之上。却是在翻看一卷玉册,便立刻上前行礼。

    戚宏禅抬起头来,道:“可是准备妥当了?”

    伍真人躬道:“回禀掌门,诸弟子皆已归位。”

    戚宏禅道:“还有七天便是约定之期,溟沧派道友必在近到得,定要招待好了。”

    伍真人道:“是。不敢有所疏忽。”

    戚宏禅看了看二人,沉声道:“此为我平都教开派以来最大机缘。但同样藏有万般凶险,望两位与我同心合力,共渡此关。”

    赵、伍两人都是一齐肃容称是。

    戚宏禅点点头,语气放缓,道:“有先前布置,再加上溟沧派道友相助,只要我等自家不出变乱。便不难闯了过去。”

    伍真人道:“只不知溟沧派此回来得是哪几位真人?”

    戚宏禅此先一直未曾明说,此刻时机已至。便道:“此回来得共是四位真人,秦师妹最是念旧,她定是回来的,还有渡真主也在其中。”

    赵、伍二人一听,心下登时一阵放松,有溟沧派渡真主到此,那么多半不会出得什么问题来,其余来人也不必问是谁了。

    伍真人笑道:“掌门,等我平都这宝塔炼成了,便成不了三大派那等宗门,当也不弱于南华、太昊等派了。”

    戚宏禅摇头道:“可无有这么简单。”

    作为掌门,他还是看得十分清楚的,这天下十六宗门,除了骊山派,哪家没有镇派之宝?似魔宗六派,冥泉宗有那一口诡异莫测的冥泉,血魄宗有血神瀑,九灵宗则有万灵幡,没有这些法宝,早就被人取而代之了。

    纵然此次藏相灵塔威能可得再上一层,但平都教宗门底蕴仍是稍弱,要能再给个数千年,倒是不难做到这点,可眼下缺得便是时间,大劫将临,也只能竭力提升自保之力。

    七胜阁,此是平都教下一个小宗派,掌门仇西华忽然自定坐中醒来,目光之中闪过一道黑芒,躯表面似有一只魔头虚影闪过,他道:“该动了。”

    占据此道乃是司马权一个分,数个时辰之前,他收得信报,平都教召集所有弟子回得宗门,并言各派掌门同至去山门观礼,他立刻察觉到机会来了,决定侵占一人神魂,以方便混入进去。

    本来夺一个平都教真传弟子的躯最是合适,怎奈似这般弟子都有法灵护,一旦侵入其神魂之后,法灵未避免污秽,会立刻脱体而去,他也无从阻止,那么几乎立刻就会被其门中看出问题来,是以他干脆放弃此念。

    他神如常出得山门,并不带得一个随从,纵光而起,路上遇着不少“熟人”,也是从容打招呼。

    为天魔,他并不需要此具躯体任何识念记忆,只消稍稍一窥,就能得知对方心中所思所念,甚至比仇西华本人更是了解这些人。

    很快他与几名交好之人说说笑笑到得平都教山门之前。只是令他奇怪的是,过得护山大阵之时,检视也是不严,几乎未曾遇到什么任拦阻就入到门中中,这令他觉得十分诧异,同时也提高了一份警惕。

    在教中弟子安排之下,他十分顺从的去了馆阁之内住下,如其余修士一般,修持打坐,并不四处乱走,极有耐心的等待下去。

    与此同时,张衍已是与另三位真人一同启程往平都教而来,虽是被遣来相助友盟,但所有人都是脸容平静,无一人心怀不满。

    此回平都教请动他们,也非是不出任何代价,实则是奉上不少丹玉的。

    平都教虽是小派,可法灵才是根本,所有源头皆是来自藏相灵塔,对丹玉反而不如他派弟子那么在意,是以还是有一些家底的。

    就如当年,其开派祖师踏峰真人得溟沧派相助,从旬虚门中抢来灵,为作还报,几乎把得来七成以上的丹玉都是交给了溟沧派,要知这可是旬虚门数千年积攒,数量着实不小,令当时掌门秦清纲极是满意,这才选了一名平都教长老做了道侣,自此结为同盟。

    他们此行并未遮掩任何气机,所有修为高深之人都是一眼瞧见,自能从方向上辨出四人是往平都教而去。

    多数人反应皆是平常,在外人眼中,溟沧、平都既是姻亲也是友盟,彼此往来也属于寻常,许是平都教中哪位长老寿辰也有可能,唯有少数人不曾放松,暗中猜测这两家到底在弄什么玄虚。

    七之后,张衍一行人到得平都教山门白云台前,他坐于蛟车之上,目光往下一投。

    此刻正值夜间,平都教已是点了火塔,方圆万里之内,点点焰光,处处流霞,闪烁如星,好若天屏倒转,在夜空之下极是壮观瑰丽。

    姜峥侍立张衍后,见了此景,也是下赞叹,道:“好气象。”

    张衍点头道:“看这山形地势,当是出自原来旬虚门派修士的手笔,不想这也留下来了,踏峰真人倒是好气度。”

    旬虚门本是西南大派,数千年前,也是有过一阵兴盛,不过后来与西河派因故相争,逐渐衰败了下去。

    平都教开派祖师踏峰真人原是西南泯国宗室,国中本就是有不少修道人,得了藏相灵塔之后,他借此修成洞天,并向旬虚门中最后一名洞天真人邀斗,一战败得对手,就此夺了灵过来。

    因他是堂堂正正的挫败敌手,是以并未灭绝此派功法传承,只是将其中一部分修士融入了平都教中,时至今,此辈皆是把自家视作了平都教弟子。

    此时平都教门内,戚宏禅也是感应得天中灵机变动,他望向天空,站起道:“溟沧派道友来了,两位真人,且随我一同出迎。”

    ……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手机请访问:m

    ...

重要声明:小说《大道争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