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造化残玉衍天机 第一百六十章 敕符问罪正门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误道者 书名:大道争锋
    三天之后,守名宫中有一道灵光飞起,直往昭幽天池中来,到了门前,自有镜灵开了阵门,放其往洞府深处去。

    景游得了张衍关照,这几来一直留意小魔形,每一书一回,不敢有丝毫懈怠。见灵光飞入,知是今书信到了,取过一瞧,却是吃了一惊,急匆匆转入洞府中,躬道:“老爷,海眼那处值守**有报,昨夜入魔修行的**,有二十余人忽然不知所踪。”

    张衍一听,眼中微露寒意,魔中有魔头勾动人心,**要是心不坚,被害也是难免,可一夜不见二十余人,这却是非是寻常理由说得通了,沉声道:“拿来我看。”

    景游忙把书信递上。

    张衍看过之后,把书信往案上一抛,冷声道:“月前巡查魔一事,为何人肩责?”

    景游忙道:“是彭真人**薛嵩。”

    张衍冷笑一声,因开海眼非是小事,他唯恐内中魔宗修士未曾清剿干净,是以又曾命**前去查看,只彭誉舟信誓旦旦,言称有其门下看护,必定无事,把他派去之人挡了回来。

    此人昔年也是十大**,若说连这点事都曾办不妥,那却是笑话,十有**是其未曾把门中**命放在心上,便道:“传我谕令,命子宏去往魔之中护持那班**。”稍稍一顿,又道:“再把采薇、采婷二人唤来。”

    景游立刻下去传命。

    不多时,汪氏姐妹入得洞中,到他跟前参礼拜见。

    张衍在榻上一甩袖,扔下一枚牌符,道:“你二人拿好这枚首座令符,去把彭誉舟**薛嵩拘来,若是有人阻拦,不必顾忌,尽管出手拿下。”

    汪采薇起双手接过符令,她转念一思,欠问道:“敢问恩师,若是彭长老出面相阻,**该当如何?”

    张衍言道:“为师自会有所安排,你二人放心去就是了。”

    汪氏姐妹不再多问,一礼之后,就退了下去。

    张衍坐有片刻,便一抄袖口,自案上提笔起来,刷刷写了两封书信,再运法力一点,就化两道灵光飞起,齐往府外而走。

    看那飞书出去,他目光微微闪动,昼空乃三大上之一,彭誉舟为中长老,门中地位颇高,他是管束不到的,不过并非说无人可以制得此辈。

    龙渊大泽之上,彭誉舟乘于飞车之内,由一辆双头赤翼朱鸟拉拽,驱云风,往守名宫行去。

    他脸上带有些许笑意,这一月之间,他接连拜访了门中数位世家族长,已是有数家答应为自己造动声势,不少族门因看重他昼空长老的份,还把自家**送过来以供驱使。

    他自觉这数百年中,似眼下这等有利局面,却还从未有过。

    杜德一去,张衍登位十大首座,可以想见,未来百数年内必是世家被师徒一脉牢牢压制,而此时他站了出来,可谓掐准了关节,因为除他之外,世家之中几无一人能出来一争短长了。

    他冷笑一声,别人畏惧张衍,他却不怕。

    齐云天为十大**首座时,已然是三代大**,自道行又高,还在斗剑法会上为门中立下大功,其背后有掌门及整个师徒一脉洞天真人支持,可以说无人敢有所不敬。

    而霍轩为登上此位,却是有四大族门为依仗,到得后来,杜德也是同样如此。

    可在他看来,张衍虽修至元婴三重境,又是十八派斗剑第一,同辈中的确无人能与之相较,但与齐、霍二人相比,却有一个大大缺陷,那便是无有洞天真人在上面照应,似他这等昼空长老的份,其就无有办法拿捏。

    如今魔现世之,他若是能为门中立下大功,重获世家青睐,继而压张衍一头,之后挟功而上,到时便可与霍轩争一争那昼空主之位了。

    想到此处,他不觉踌躇满志,这时眼角余光一瞥,却见有一道遁烟飞来,看去正是自家徒儿薛高,便命前方**把飞车缓住,待其迎了上来,便问道:“我不是嘱咐你这几在洞府用心修持么,跑这处作什甚?”

    薛嵩面上有些慌张,跪下道:“恩师,**恐是犯了事,是来求恩师求托庇的。”

    彭誉舟皱眉道:“何事?”

    薛高低头道:“昨小魔中,一夜之间不见了二十多名**,**心下惶恐,怕门中怪责,只有来寻恩师。”

    彭誉舟看他几眼,道:“便是为了此事?”

    薛高惴惴道:“就是此事。”

    彭誉舟嗤了一声,不悦道:“我还当出了什么大事,”摇了摇头,“那魔之下,你不是前去查看过了么?”

    薛嵩道:“是,依**当时所见,确是未曾探得异状。”

    魔地域广大,遍布魔头,他不过一个化丹修士,又怎敢轻易深入?况且彭誉舟早已说过不必太过认真,便就随意应付一番,哪想得好似真有魔宗修士躲藏其间,彭誉舟可以不理会昭幽天池一脉,他却是有些畏惧。

    彭誉舟不以为然道:“既是如此,那便与你无关,不过是死上几个低辈**而已,弄得这么慌慌张张,为师这要去守名宫议事,若是真有人来问罪于你,尽管让他来寻我就是。”说完,便就命前面**拽动朱鸟,重又上路。

    薛嵩听了这句话,心下大定,恭敬拜了一拜,站在云上目送飞车远去,而后一踏烟煞,便往洞府转回。

    可他还未行出多远,忽然有两名相貌相肖似的少女驾烟煞过来,其中一女上来,手托一物,道:“可是薛嵩么,奉恩师之命,带你回去问话。”

    薛嵩一看那令符,不由大惊,后退几步,强作镇定道:“不知张真人何事找我?”

    汪采婷呵的一笑,道:“姐姐,何必他多说,他心中明白的很,正装糊涂呢。”

    薛嵩厉声道:“我乃彭师门下,他老人家乃昼空长老,你们敢来拿我?”

    汪采薇肃容道:“薛师兄,你师父是昼空长老不假,但你只要一还是我溟沧门中**,便要受我恩师一管束。”

    薛嵩自忖一人斗不过二人联手,要是反抗,难保不被其捉了回去,因而脚下一纵,就往云中遁走,只要能到彭誉舟中,二女就不能把自己如何了。

    汪采婷看他目光闪烁时就有防备,此刻见他耸逃去,立时拿出一条罗带,轻轻一挥,闪出七彩霞色,化条条虹光追逐过去,同时道:“姐姐拦住他。”

    汪采薇法诀一拿,已然遁入戮刀中,刀光一折,霎时闪去天中,一个呼吸便就赶在了薛嵩前方,纤手一挥,一一阳两道离元刀光迎头劈下。

    薛嵩不得已往旁处躲去,避开刀光,只是经由这么一阻,去势却也缓了,只得停**来迎战,嘿了一声,顶上飞起一只酒爵,旋了一旋,洒下红芒罩,再把双手一拨,抖了抖肩膀,后腾起一股烟煞,汇聚成无数金光飞刃,向汪氏姐妹二人杀去。

    汪采婷轻哼一声,把手暗藏袖中,起指一弹,一枚玉珠飞出,前方汪采薇与她心意相通,几是同时起手向下轻轻一按,周遭忽起阵阵幽香,一缕缕飘渺青烟洒下,凡那金刃上来,都是一一消去。

    薛嵩一看不好,正待再施手段,此时那玉珠已到,忽然一窜,朝那酒爵撞去,只闻一声震响,他上红芒竟被破去,不觉前一闷,浑酸软,几是要从云上掉落,骇得他赶忙稳住形,可如此一耽搁,汪采婷手中霞带飞至,晃眼间就将他困了个结实,再也无法动弹。

    薛嵩挣了一挣,见无法脱去,心下不又惊又慌,嘴上却不认输,叫嚷道:“好,你们尽管捉我回去,我恩师乃昼空长老,看你等到时如何收场。”

    汪氏姐妹不来理睬他,又在其上贴了几道符纸,这才起了烟煞,腾往北纵去。

    同一时刻,彭誉舟已是到了守名宫中,琴楠出来相迎,到了中坐下,寒暄几句,便问道:“琴师妹,唤书找为兄来,可是彭真人有事相召?”

    他意图出来一争,也不是未曾想过求得彭真人支持,自己好歹也是彭氏族人,只是几番去书,都是未得回应,而琴楠对他向来冷淡,今次忽然有书前来,他便联想或许是此事有了回应,心下微微有些激动,这才立刻放下手边事赶了过来。

    琴楠道:“非是恩师请师兄前来,而是另有其人。”

    彭誉舟诧异道:“谁?”

    这时听得脚步声起,转目看去,见张衍自后缓步踱出,到了近前,稽首道:“彭长老有礼。”

    彭誉舟眉毛耸起,看了看张衍,又望了望琴楠,登时明白了过来,冷哼了一声,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张真人,不知唤本座来此,有何见教?”

    张衍目光投来,望着他道:“昨小魔中,无故折了二十余名**,彭长老可是知晓?”

    彭誉舟听得又是这事,便有些不耐烦。道:“有所耳闻。”

    张衍点点头,道:“我之前有言在先,清剿小魔一事,涉及我溟沧**安危,若出差池,要拿人问罪,既然彭长老已知此事,那休怪贫道不讲同门谊了。”

    彭誉舟警惕起来,道:“你待如何?”

    张衍淡声道:“我已命人去把薛嵩拘拿,到时便要按罪论处。”

    彭誉舟霍地起,脸上现出怒意,随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却又强压下来,道:“张真人,你为十大**首座,怎得自降份,为几个低辈**出头?”

    ……

    ……(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大道争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