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造化残玉衍天机 第两百五十二章 安知落子隐妙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误道者 书名:大道争锋
    ps:3号还有两更

    一月之后,琳琅洞天。

    秦真人披皓月玉紫衣,手抚半截青竹,安坐于碧莲宝座之上。

    钟穆清正是毕恭毕敬站在她前水池之侧,此刻他眼神深处,却是暗含一抹喜色。

    他已是收到飞剑传书,因平都教胡长老被斩杀一事,教中一名赵姓洞天真人亲赴溟沧派,拜见掌教秦墨白,也不知二人说了些什么,半个时辰后,便自浮游天宫之中传出法旨,命张衍闭门五载,且派内诸事,不得与闻。

    区区五年对修士而言算不得什么,然而关键却在“派内诸事,不得与闻”这八字上。

    来年便是门中大比,这便意味着张衍错过了最后扭转局面的机会,再也无法去往斗剑法会了。

    钟穆清有些得意,道:“真人,张师弟若是此次隐忍不发,到得大比之上再行发力,再有掌门真人在后扶持,不定能促成此事,只是他太急了。”

    秦真人微微点头,浣江夜宴虽是不欢而散,但张衍在宴席之上,只一剑便将平都教胡长老斩杀,此事一经传出,却是使得举派弟子为之震动。

    张衍丹成一品,本在溟沧派中本已是名声极盛,然而修道不足百年,却又已是晋入元婴之境,让人知晓了何谓惊才绝艳,经此一战,更是声威煊天,门中十大弟子,一时竟无人可与之比拟。

    要是他挟此声势,到大比之上与钟穆清相争,加上掌门出手相助,那还真有几分可能打乱她的布置。

    只是见得钟穆清如此欣喜,秦真人却是蹙眉而起,盯他一眼,道:“穆清,你可是以为自家不是张衍对手么?”

    钟穆清愕然道:“真人,弟子自是不惧的。”

    秦真人凤目含威。喝道:“那你为何如此窃喜?”

    吃了这一呵,钟穆清一惊,背后顿时泌出冷汗,伫立半晌,他呼出一口气,躬道:“多谢真人助弟子解此心魔。”

    他先前听过不少张衍在外屡屡杀败强敌的传闻,纵然并不全信,其实心中不知不觉将其视作了可堪一战的对手。因此深心之中不觉已在竭力回避与其正面相斗,这却是偏离了正道,未战先怯了。

    秦真人脸色缓和下来,抬起纤手。指了指心口,道:“道途之争,本就是各出手段,你此次借平都教之手一举剪除对手,做得不差。但你需明白,我辈修道之人,唯有自道行才是根本,其余一切,皆是虚妄。在我溟沧派中,你若能堂堂正正胜得张衍,哪怕他有千般算计,你又有何惧之?”

    钟穆清惭愧道:“是,真人教训的是,弟子知错了。”

    秦真人颌首道:“你能明白便好,你且去吧。回洞中安心修持,此次斗剑,切莫让我失望。”

    钟穆清深施一礼,道:“是,弟子告退。”

    微光化定大名洞天。

    颜真人看罢手中书信,却是一笑,道:“这张衍倒也是好算计,此不过是以进为退之举。”

    见立在座下的洛清羽露出不解之色。颜真人又笑言道:“徒儿,张衍离门三十余载便已成婴,这定是掌门老师做得布置,为师虽不知老师他弄了什么手段,但代价定是不低,既是在这一枚棋子上花了如此气力。又岂能弃而不用?为师若是猜得不差,这张衍那多半是老师用来对付钟师兄的,好设法打压秦真人。”

    洛清羽琢磨片刻,有些不确定道:“恩师是说,张师弟是见得门中已是定下斗剑大比人选,自觉难以破局,便心存退意,但又怕掌门真人不,是以故意做出此一招,这便不用与我三人相争了?”

    颜真人点头笑道:“然也。”

    洛清羽听得颜真人之说,细细一想,也认为事实当是如此。

    他不由叹息道:“张师弟自入门以来,勇猛精进,从无退缩之举,不想却会在此事之上望而却步。”。

    颜真人手中拂尘一摆,淡淡笑道:“这又有何奇怪,当年若不是彭真人顶力相助,张衍又怎可能坐上十大弟子之位?而今彭真人有了自家徒儿,哪里会再来顾忌于他?张衍于此刻退出,乃是明哲保之道,可见他非是一个蠢人。”

    洛清羽默默点头,他也能理解张衍作为,前方就是万丈深渊,一不小心,就可能摔得粉碎骨,换做是他,也没有这等勇气,反而佩服张衍竟能想出此法以解脱困局。

    颜真人捋须道:“清羽我徒,你那阵图待为师助你重新炼过,其威当可再增一筹,此次十六派斗剑,你务必要将那物什夺一份回来,此涉及你后成道之关键,万万不可轻忽了。”

    洛清羽抬手一揖,肃容道:“恩师法谕,徒儿定当谨记在心。”

    此刻距离溟沧派数万里之遥的半河山中,有一处破落道观,自外间看来,无有半点奇异之处。

    但谁也不知,在山腹千丈深处,却有一处浑成教分坛,此处弟子专以负责打探玄门大派的消息,哪怕细碎小事也是无有漏过。

    此时坛主余节高却是忽然收到一封飞书,打开阅过之后,面上泛出喜色,站起来来踱步不停,随后自袖囊之中拿出一沓卷宗,想了一想,便提笔起来,写了一行字上去。

    脚步声起,他同门师弟赫连卫踏入内室之中,见其兴致颇高,不由打趣道:“师兄可是遇上了什么好事了?可别缺了小弟。”

    余节高笑了一声,将那飞书递出,道:“确实称得上好事,师弟,你且看来。”

    赫连卫顿时来了兴趣,他把书信拿了过来,扫了几眼,诧异道:“这张衍有什么特别之处么?”

    余节高将手中卷宗递了过来,道:“师弟方来未久,不知此人底细,看过之后,你便晓得此人的厉害了。”

    “哦?”

    赫连卫狐疑接过,展开看去,只是不一会儿,他便眼角直跳,双目瞪大,越看越是动容。

    此人岂至是“厉害”二字可言?

    修行不到三十载,便已凝炼一品金丹,入道百载,就已步入元婴之境,又擅长飞剑斩杀之术,这等卓绝天资,就算放在六大魔宗之中,又有几人可比?

    然而这还不是最惊人的,再往下看去,便是张衍在外游历之时的所有战绩,尤其是看到其成就元婴之后的所做作为,看得赫连卫惊叹不已,连连说道:“此人好生了得,好生了得!”

    张衍于中柱神州游历之时,接连斩杀列玄教九名元婴真人,其中双月峰一战,更是战果惊人,在七名元婴真人联手围攻之下,非但不败,反而将这七人一一杀死。

    东海之上,他覆灭壁礁府卢氏满门,其三十余万妖兵更是一战尽墨;崇越真观长老元婴沈林图法被斩,而后又降伏千年龙鲤,擒去当了坐骑。

    赫连卫看到这里,已是两鬓生汗,要知这后二者可是道行深湛,已修至元婴三重境地,却依旧败在此人手下,可想而知,这张衍战力何等强横!

    余节高看他表,笑道:“近这张衍更是一剑斩杀了平都教一名元婴长老,赫师弟怎么看?”

    赫连卫长长呼出了一口气,他放下卷宗,晃了晃脑袋,坐下思索了一番,十分肯定言道:“这定是那张衍几经厮杀之后,飞剑之术趋圆熟完满,以至于战力比原先更上层楼,否则不足以解释此事。”

    余节高赞同点头道:“不错,为兄也是如此想的。”

    在他们心目之中,张衍真正战力已经拔高到了比霍、钟、洛这三人更为可怖的程度,虽只是一名元婴一重修士,但绝然不敢小视

    赫连卫又翻了翻卷宗,忽然问道:“师兄,怎上面未写此人修得是何种道术?”

    赫连卫摇头道:“此人道法奇异无伦,前所未见,我教弟子几番查探,却还是打听不出底细来。”

    赫连卫叹道:“溟沧派不愧万载玄门,此人若是来十六派斗剑法会,必是我辈劲敌。”

    说来魔宗近些年来虽因魔劫之故,已是趁势崛起,但与占据东华洲大部灵地的玄门十派相比,底蕴还是有所不足,但再过得百数年,那便难说了。

    余节高哈哈大笑道:“索此人已无法去得斗剑法会,想来几位师叔可安心矣。”

    赫连卫看了看那封书信,摇头道:“这人这般厉害,也不知溟沧派为何自毁长城?”

    余节高玩味一笑,道:“这张衍并非世家大族出,师承也并非出自那溟沧派十位洞天真人,师弟可是想明白了?”

    赫连卫恍然大悟,道:“原是如此,难怪了。”

    此次斗剑法会,可是涉及到那件物事的争夺,任谁也不可能轻易让出,当然唯有那些嫡脉传人才可去得,休说玄门了,便是魔宗之中,也是如此。

    余节高又正色道:“师弟,此事理应已成定局,但我等也不能掉以轻心,如是出了茬子,你我可是命难保,需命人盯紧了,免得届时生变。”

    想起门中那些手段,赫连卫浑一个激灵,哪敢大意,站起道:“小弟明白。”

    正在溟沧派内外为张衍之事议论纷纷之时,他却负手站在了溟沧派浮游天宫之前,看着那飘来浮去的罡风云气,脸上神从容淡定,并无半点忧愁。

    不一会儿,一名道童从里步了出来,到他面前深深一揖,道:“张师叔,掌教真人唤你入相见。”

    ……

    ……

重要声明:小说《大道争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