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各个击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弱颜 书名:最妖娆
    第九章各个击破

    “师父你问九莲啊?”阿娆单手托腮做思考状,“让我想想……哦,想起啦了。”

    阿娆举起腰畔的妖魂玉让无尘看。就见红光一闪,九莲从妖魂玉中钻了出来,衣摆飘飘地落在阿娆侧。

    “阿娆,有什么事啊。”九莲一副没睡醒的样子问。

    “差点忘了。”阿娆笑,“九莲也跟着忙了一晚上,我让他回妖魂玉里休息去了。”

    “聚宝儿也好累哦。”聚宝儿在旁边伸了个懒腰,气地道。

    无尘的嘴角不抽了抽。

    阿娆若无其事地走到无尘边,问道:“师父,你找九莲有事啊?”

    “没事,为师就是随便问问。”无尘只得说道。他就不该问那个问题,阿娆是谁,既然要做,肯定是早就算计安排好了的,怎么会留下把柄给他抓。不过,他那茅屋也并非一般,绝不可能无缘无故地起火,事十有**还是阿娆和九莲做的。他刚才还是疏忽了,没有察觉到九莲是什么时候离开,又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哎,为师老了。”无尘走回到大中坐下。阿娆已经赶走了紫曜真人,看来接下来要对付他了。烧了他的茅屋,只是想给他一个下马威那,还是有别的打算?无尘仔细地回想,自从阿娆上山以来,他应该没有得罪过阿娆。而且他历来都不管事,阿娆不会觉得他碍事吧。况且他终究是阿娆的师父,是执剑堂的长老,阿娆应该不会将他怎么样,至少现在不会。

    无尘半眯了眼,打算以静制动。

    一会功夫,容宣裹着寒气从外面回来。

    “火已经扑灭了。”容宣似乎不经意地瞟了阿娆一眼,才又继续说了下去,“是师父的茅屋不知为何着了火,现在虽然火是灭了,但是茅屋也完全烧毁了。”

    “哇,好可怕。”聚宝儿捧脸道。

    九莲和白虎也跟着点头。

    无尘的眼皮略微撩起,是他眼神不好吗,怎么他觉得九莲和白虎都是事不关己,聚宝儿那小胖娃却是一脸的好玩和喜悦,根本和他语气中的恐惧不沾边。

    无尘深吸一口气,又眯起了眼睛。

    “哎呦,真是祸不单行,肿么这么不巧,竟然将师父的茅屋给烧了。”阿娆顿足道。

    “师兄的屋子被烧毁了,那师兄要住哪里?要不然,就请师兄暂住到丹芷去吧。”鹤机子忙说道。

    “那怎么能行?”阿娆不同意,“上昆仑这样大的门派,师父作为执剑堂的长老,住的可不能马虎。”

    “无妨,我不挑剔,住在哪里都好,只要有片瓦……”无尘终于缓缓地开口道。

    “师父的要求,自然要满足,那就请师父搬到片瓦居去吧。”阿娆非常及时地接住无尘的话,笑颜如花道。

    “片瓦居?!”众人都惊讶道。

    无尘终于睁开了眼睛。他只不过是想说,只要上有片瓦可以安就可以,结果阿娆就能诌出一个片瓦居来堵他的嘴。

    “片瓦居就在小寒山中,山里四季冰封,比上昆仑更适合师父养息。”阿娆解释道,“那可是我好不容易为师父搜寻到的呦。”

    “小寒山,怎么没听说过?”鹤机子道。

    容宣也怀疑地看着阿娆。

    “天下之大,有几处地方没听说过,也不稀奇。阿鹤师叔如果舍得丹芷中那些丹炉、丹药,也不妨跟去看看。”阿娆笑着看鹤机子。

    鹤机子立刻闭上了嘴。

    “小寒山,在哪里,离这里有多远啊?”无尘问。

    “就在昆仑山西北,离此并不远(几万里,不能算远)。对师父来说,不过是一眨眼功夫,呵呵。”阿娆笑眯眯地道。

    原来阿娆是要赶他下山啊,他竟然和紫曜真人同样的待遇?不,还是有不同的,紫曜真人是要流落江湖了,而阿娆起码给了他一个片瓦居不是吗。

    只是小寒山,片瓦居真的存在吗?

    “阿娆啊,为师体不好。”无尘道。

    “阿宣,后面静室有甘露,快去拿一瓶给师父来。”阿娆忙对容宣道。

    “阿宣哥哥,我带你去吧。”聚宝儿拉着容宣的手。

    容宣被聚宝儿拖着,后面又有九莲、白虎还有飞羽簇拥着去了后

    阿娆这才走到无尘边坐下。

    “就因为师父体不好啊,所以我特意寻了这么个地方,虽……”阿娆以只有无尘能听到的声音道,“也许比不上阿宣的寒冰龙气,不过对师父也是极难得了。”

    无尘怔了怔。

    “师父,同样是弟子,师父也该让我为师父分分忧,不要总偏着阿宣哦。”

    无尘半晌说不出话来。

    “是我拖累了阿宣……,”无尘言又止,“我不是不愿意去,只是门内,我放心不下。”

    阿娆笑了笑。

    “师父要是不放心,不如将执剑堂长老的位置交给阿宣啊,让阿宣留下来帮我。这样,若是我们遇到什么难事,自然会去请师父,师父也不会袖手旁观不是。”阿娆道。

    容宣从后走回来,因为后面的话,阿娆并没有故意压低声音,所以被容宣听到了一些。

    “阿娆你在说什么?”容宣问。

    “师父正和我商量,要去小寒山隐居,要你接任执剑堂的长老。”阿娆道,“我已经同意了。”

    这拽龙对无尘有些愚孝,无尘去小寒山,拽龙很可能会跟过去。所以要让拽龙没有负担地留下来,就要无尘亲自开口。

    “小寒山果真四季冰封?”无尘问道。

    “当然。”

    “那极好,我就搬过去吧。”无尘道。

    无尘竟然这么痛快就答应下来了,阿娆暗喜。

    “师父何必去那么远,留在山上,我……”容宣道。

    “我正要闭关,那里却比山上好多了。何况,不论在哪里,对咱们来说,不过是瞬息之间的事。阿宣,我去小寒山闭关,你留下来,帮着阿娆料理山上的事吧。”

    “好啊。”阿娆道。

    “师父,您一个人,我不放心。这件事咱们再商量吧。”容宣看向阿娆。

    “我会安排人陪师父的。”阿娆忙道。

    “阿娆,执剑堂的事务,我早都交给了阿宣。他留下来帮你,我也算放心了。你们遇事多商量,上昆仑就交给你们了。”

    无尘站起,容宣赶忙扶住无尘。

    无尘没有说话,只是握了握容宣的手,容宣则点了点头。

    “恭送师父下山。我和阿宣会去看师父的。”阿娆招手唤出两个小弟子扶住无尘。

    “我去送送师父。”容宣陪着无尘走了出去。

    这边接连送走了紫曜真人和无尘,鹤机子就有些坐不住了。

    “阿娆,那我……”鹤机子最后站了起来。上昆仑老一辈的几个都被赶走了,最后该轮到他了吧。

    “阿鹤师叔,你可以回去继续炼丹了。”阿娆道。

    “啊?”

    “阿鹤,阿姐要你回去继续炼丹。”聚宝儿笑嘻嘻地道。

    鹤机子这才相信,他没有听错。阿娆不打算赶走他,真是太让人感动了。

    “我这里有一张单子……”阿娆从袖子里取出一张清单递给鹤机子,“这是目前六界中最紧俏的丹药排名,阿鹤师叔回去,就按照单子上的数量开始炼丹吧。”

    鹤机子看着清单,脸上又是喜又是忧。

    “阿娆啊……”

    “阿鹤师叔是担心炼不出来这些丹药?”

    “不是,师叔我别的不敢说,炼丹上还是有几成拿手的。”鹤机子赶忙道,“只是,这几样丹药,需要药材较多,有几种极为稀有,我那里的药材数量不够,还缺了几样关键的药材。”

    “这没关系。阿鹤师叔,你那边缺什么,尽管开了单子给我,我保证足量供应。另外,阿鹤师叔要是有什么新奇的丹药要炼,我也全力支持哦。”阿娆痛快地道。

    鹤机子喜出望外,“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是这样打算的,以后要以上昆仑的名义,定期举办一个大会,邀请六界的仙友们来参加,大家可以多交流交流,关键是……互通有无。阿鹤师叔,你懂的,呵呵……”

    有阿娆为他提供各种药材,还可以和六界的仙友们交流经验,鹤机子觉得自己的炼丹前途无限美好。

    “阿娆,你这个想法太好了。”鹤机子高兴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聚宝儿拿胖手捂住嘴,在旁边偷笑。阿鹤是药痴,竟然没听出来,阿姐是打算让他炼丹赚钱。哎呦,阿鹤炼的丹药真是没话说,那以后他只要等着金子宝贝像下雨一样地落下来就行了。真是太美好了。

    聚宝儿吃吃地笑了起来。

    鹤机子得了阿娆足量供应丹药原料的承诺,他本就痴迷炼丹医术这些,有了这些,就把其他的都忘了,就赶忙告辞,打算回去立刻开炉炼丹。

    走到门口,鹤机子又退了回来。

    “阿娆啊,你师伯的尸壳……”

    “师伯的尸壳?”阿娆眼珠转了转,被她忽悠了半天,鹤机子竟然还记得这件事,可真是不容易。

    “是啊,阿娆,昨天咱们说好的,让我今天过来拿。”

    “阿鹤师叔,你不是已经拿到了师伯的尸壳吗,怎么还找我要?”阿娆惊讶地道。

    鹤机子有些猛,他转了个圈,又摊开双手。

    “没有啊,阿娆你什么都没给我。”鹤机子道。

    “阿鹤师叔啊,师伯的那个……哦、尸壳,不是已经被你吃进肚子里了吗?”。阿娆抚额,无奈地说道。

    “啊……啊?”

    鹤机子仿佛被雷劈了似地,呆愣了半晌,最后将呆滞的目光转向桌子上的空碗,还有旁边那口大锅。他刚才喝了汤,那汤里,他吃出来是放了龟甲的,应该还是超过千年的龟甲,难道竟然是……

    “阿娆,你是说,这汤……”鹤机子的声音有些发抖。

    阿娆点头,“是啊,阿鹤师叔,你不是也吃出来了,味道不错吧。”

    “师兄啊……”鹤机子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师兄啊……,阿娆,你怎么可以……”

    “阿鹤师叔,浪费是可耻的。而且我问过师伯了,师伯他同意了。”阿娆漫不经心地道。

    “师兄他同意了?他……他和你说的?”鹤机子不可置信地张大了眼睛。

    “阿鹤师叔你认为那?”阿娆嘴角含笑,紧盯着鹤机子问道。

    鹤机子略有些慌乱地移开了视线。

    “师兄他已经死了,怎么会和你说话。”

    “我是问过师伯,师伯他默许了。”阿娆道。

    飞羽趴在大的窗台上打了个哈欠,死人难道会开口说话,不说话难道就是默许。可怜的玉机子,可怜的鹤机子。不过,那汤是真好喝,还想再喝一碗。

    “难道阿鹤师叔认为,师伯死后还能和我说话,或者是,师伯他根本就没死?”阿娆站起,走向鹤机子。

    “怎么会,怎么会。”鹤机子从地上爬了起来,干笑道。

    阿娆见鹤机子这样,又坐回到椅子上。

    “只是,阿娆,那怎么说也是你师伯,你……”鹤机子终归还是忍不住抱怨道。

    “阿鹤师叔,你也吃了的。”阿娆只是简单地道。

    “我、我并不知道……”

    “那我有什么关系。”阿娆道,“总之你吃了,师父和紫曜师叔也吃了。要不要这样,师父和紫曜师叔应该还没有走远,阿鹤师叔你现在就去告诉师父和紫曜师叔,你们一起来找我算账好了。”

    “我,不,我不会说的。”鹤机子想了半晌道,“这件事,我一个人知道就够了,不需要……再让他们也……知道。”

    他能想象到无尘和紫曜真人,尤其是紫曜真人知道真相后的感受。事已经不能挽回,只能算天命注定,就像玉机子当时说的那样。这件事的痛苦,就让他一个人承受吧。

    “阿鹤师叔,你还真是好人喏。”阿娆看着鹤机子道。

    鹤机子的脸红了红,落荒而逃。

    “阿娆……”容宣站在大门口,侧让过鹤机子,脸色铁青地看着阿娆。

    “你都听到了?”阿娆挑眉。

    阿娆她不是坏人哦,她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当然,私心也是有的,呵呵。

    第九章各个击破【啦啦文学www.llwx.Net

    第九章各个击破*

重要声明:小说《最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