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发财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弱颜 书名:最妖娆
    {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

    ()

    第七章发财了

    只听说过打死,还没听说过死后能被打活的。{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_客@居!不过已经习惯了阿娆的出人意表,容宣只是哦了一声,表现的很淡定。另外几只就没他这么淡定了,呼啦一下都围了过来。他们睁大眼睛,要看阿娆怎么打活玉机子。

    阿娆将绿色大龟翻了个个,又是一掌拍下。大龟依旧一动不动。

    “真的死了呀?”阿娆道。

    当然是真的,鹤机子已经看过了,哪怕只有一线生机,鹤机子也会尽力救治的。

    “真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阿娆抓着绿毛龟的一只脚,将它提了起来,那样子似乎绿毛龟就是活着的。“你现在还有机会活过来的。”

    容宣终于看不下去了。

    “阿娆,师伯已经死了。”

    阿娆看了一眼容宣,真的将绿毛大龟放了下来,然后皱着眉,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难题。半晌,阿娆长出了一口气,似乎是想通了。

    “我可给过你机会了,哼。”

    阿娆站起,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哎,当真是死了。真是让人心痛。”

    这么说着话,阿娆衣袖微拂,将绿色大龟收入乾坤袋。

    “阿娆,你这是要……”

    “师伯将掌门之位传给了我,安葬他老人家的活,自然应该我来效劳。”

    阿娆挥挥衣袖,走到大上。无尘、鹤机子、紫曜真人,还有大部分弟子都在。

    “阿娆,你是掌门。你看该怎么处置?”紫曜真人指着那两个跟随怀乾的弟子问阿娆。

    “就废去灵力,逐出师门吧。”阿娆道。这两个人浑浑噩噩,被人利用,只要灵力被废,就再也不能兴起什么风浪来了。

    无尘等人都点头,觉得阿娆这样处置的很是妥当。

    舜华站在无尘的侧,半低着头。

    阿娆走到舜华跟前。

    “舜华师姐。”

    “阿娆,我……”舜华抬起头,苍白的脸上泛起红霞。

    “舜华,你恨我,因为怀真?”阿娆很直接的问。

    “阿娆,我只想让你离开上昆仑。我不想伤害任何人,只是想……”舜华摇了摇嘴唇,眼神又飘向怀真。

    怀真皱着眉,缓缓走了过来。

    “阿娆,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舜华飞快地问。

    如果她和舜华易地而处,她会怎么样?

    完全想象不出,阿娆也不打算将精力放在这样无谓的事上,因此……

    “六界之中,都不存在如果的事。”阿娆道,所以她就从不会去想如果怎样怎样的。

    舜华愣了一下,继而苦笑。

    “是啊,阿娆,你是不同的。{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我……很羡慕你。”

    “阿娆啊,舜华她是一时糊涂……”无尘叹气道,这是为舜华说

    “舜华师姐,今天的事,我心里很难过。师父说你是一时糊涂,我也不相信你真的会伤害我、或者聚宝儿,更不要说玉机子师伯。”阿娆道。

    无尘松了一口气,阿娆这是打算放过舜华了。

    “舜华,这已经不是你我的私人恩怨。你暂且去思过崖,好好将事想清楚吧。”阿娆接着道。这是要将舜华关到思过崖去。

    大内没人说话。阿娆说的没错,舜华要对付阿娆,这里面的对错暂且不提,却万万不该在今天这种关系到玉机子的死因,还有上昆仑的命运的境下动手。阿娆要将舜华关到思过崖,处置的很是妥当。

    “怀真,你这就送舜华过去吧。”阿娆对怀真道。

    “好。”怀真点点头,带着舜华走了出去。

    阿娆在大内最上首的白玉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上昆仑一切照旧,大家先散了吧。”阿娆道。

    “阿娆,你师伯的尸壳……”鹤机子留在最后没有走。

    阿娆哦了一声。鹤机子对玉机子的尸壳还真是执着。“阿鹤师叔,玉机子师伯的尸壳,你就不用再心了。”

    “阿娆,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成,这件事是师兄他亲口托付给我的。”鹤机子道,脑门上微微见汗。

    “怎么师叔你对师伯的尸壳这么紧张?”阿娆看着鹤机子,鹤机子现在的样子,好像比玉机子死了的时候还要紧张。

    “怎么会,……哦,我当然紧张,这可是大事,我不能辜负师兄的嘱托啊。”鹤机子忙道,“阿娆,你把师兄的尸壳收起来了是不是?”

    阿娆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阿鹤师叔,今天大家都累了。这样,明天早上你再来吧。”

    “那,阿娆你说要要算数啊。我明天早上来取师兄的尸壳。”鹤机子道。

    “嗯,肯定的。”阿娆点头。

    鹤机子听阿娆这样说,虽然心里没底,还是慢吞吞地走了。他总不能动手和阿娆抢,而且就算抢,他很可能也抢不过阿娆。

    “老天保佑吧。”鹤机子低声祝祷。

    大

    阿娆摸着下的白玉椅子,这么快,她就当上了上昆仑的掌门,还是以这种方式,真是让人心复杂啊。阿娆感慨着,送上门的好事,没有道理推出去的。既然做上了掌门,那么她的计划算不算成功了那?

    远远没有,还有许多事需要做。

    那么第一件事,该做什么那?

    “阿姐,不知道上昆仑有没有藏宝库,嘿嘿。”聚宝儿在大里跑了一圈,最后爬到阿娆腿上,胖乎乎的小脸笑的见牙不见眼。

    阿娆的眼睛一亮,聚宝儿说到了事的关键。上昆仑并非不食人间烟火,每天的开销不说别的,饭堂那边的开销就不小。那么上昆仑的金库在哪那。

    “我知道,我知道。”飞羽飞到椅子扶手上站住,“阿娆,上昆仑的藏宝库就在神机下面。掌门令牌就是钥匙。饭堂的大婶每月都来领钱,我有看到过。”

    阿娆曾经听聚宝儿和白虎说过,飞羽行踪诡秘,经常半夜不睡,诡异地出现在一些意想不到的地方。阿娆早就怀疑,飞羽这家伙之所以现在还不能化成人形,完全是因为他将本来应该用来修炼的时间,都用在偷窥上了。

    不过,飞羽这点小好,有的时候还是有用的。

    阿娆抓过飞羽,笑道:“飞羽,你知道的还真多。”

    “那是。这么多年在上昆仑,本大爷可不是白混的。这上昆仑里里外外,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事。”飞羽脯,抬起一只翅膀,用翅膀尖理了理额头那一撮灰毛。

    “飞羽,跟着我,我不会亏待你。”阿娆道。

    一人一鸟相视而笑。

    容宣在旁边抚额,遇到阿娆,飞羽就会变得非常狗腿,完全忘了他才是他的主人。

    很快,阿娆已经站在上昆仑地下金库内。金库的空间,比神机宽大了不知多少倍,而且安排的井井有条。这些金库用石墙隔开,每个房间都是按照天干地支来命名。还有详细的账册记录。天字号库内,堆满了金银锭子和金银器皿,各色宝石珍玩,还有几个天字号的库房内,专门摆放兵器,都是镶金嵌宝,虽然不能与剑冢内的宝剑相比,但是也算的上是难得神兵,可以说每一把都价值连城。

    而地字号的库房内,则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箱柜,里面是用法术保鲜的珍惜药材、仙草、甘露等,有些如果不是对照账册,就是阿娆也叫不出名字来。

    大家都看的两眼放光,其中最开心的是聚宝儿。小胖娃一进门就化出原型,钻到宝贝堆里去了。然后,不出意外地,就看见宝贝堆以眼可见的速度矮了下去。

    这些全是上昆仑从创始至今积攒下的家当,怪不得玉机子对她们那样大方,这个宝库里的东西,真是千百年都花用不尽。

    阿娆摸着已经化成她的鳞片形状的令牌,飞快地盘算着。就算是还有些疑虑,但是仅凭这一点,她就要将这掌门令牌抓紧,好好地把这掌门做下去。

    …………

    已经是入夜时分,神机的大依旧灯火通明。有巡视的弟子从大前走过,就看见里面人影瞳瞳,噼里啪啦的声音不断地传出来。大的门口,一只通体雪白的老虎正威风凛凛地踱来踱去,看见巡视的弟子,就张大嘴,露出森森的白牙,显然是不想让他们靠近。

    “小师妹做起掌门来还有模有样的。”一个道。

    “是啊,还这么勤奋,听说午饭都是饭堂的人送过来的,一直在忙到现在。”

    巡视的弟子一边小声议论着,一边走的远了。

    神机

    一张巨大的桌子摆在大正中,桌子上空吊着十来颗夜明珠,每一颗都有成人大拳头大小,将整个大内都照的犹如白昼。桌子上,则是堆满了小山一样的各类账册卷宗。

    桌子的一头,聚宝儿盘膝坐在账册堆里。他面前的一本账册正在哗啦啦自己翻着页,聚宝儿怀里抱着一架赤金小算盘,一边看账册,同时两只小胖手上下翻飞,将算盘珠子拨弄的哗啦啦作响。

    账册翻到最后一页,就自动合上了。

    “呼,又算完一本。”聚宝儿将合上的账册扔到左手边的账册堆里,右手拿起旁边的笔,在怀里一个册子上写下几个数字。然后一边放下笔,一边小手一挥,将算盘珠清零,又从右手的账册山中拿出一本账册翻开,再次噼里啪啦算了起来。小家伙干活十分专注,嫩白的小脸上沾上了几点墨迹,他都没有发觉。

    聚宝儿不远处的桂花糕也和聚宝儿一样,不过怀里的算盘更小一些,是用碧玉雕成的。她算的比聚宝儿慢一些,一边嘴里念念有词,雪白的毛毛上东一点西一块,都是墨迹。在她前面,有两条嫩绿的桂花枝条,正在帮她翻着账册。

    桂花糕对面是一堆几乎霉烂的卷宗,一条肥肥白白的书虫,正费力地在卷宗中爬着。对了,这就是那只书虫,也被阿娆抓来做苦工,让它记住所有卷宗上的内容。一定要做到阿娆问什么,它都能答的出来,否则,就会被拿去做书虫干。

    在桌子的上首,坐着的是阿娆。她也没闲着,手里正捧着上昆仑的花名册,一只朱笔不停地在上面圈圈点点。

    大内,弥漫着一股人的香气。这香气,是从旁边一口大锅里面散发出来的。

    “九莲,再将火弄的小一点。这汤一定要文火慢炖才行。”阿娆闻着鼻翼的香气,头也不抬地吩咐道。

    “好的,阿娆。”九莲应道。他正在大锅旁边看着火候,听阿娆这样吩咐,立刻动了动手,那大锅下面的三昧真火火苗顿时小了一些。

    当东方露出第一抹鱼肚白,聚宝儿右手侧的账册小山终于只剩下薄薄的一层的时候,外面传来白虎的吼声。紧接着,大的门被从外面推开。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带着上昆仑特有的花草芬芳,还有一股淡淡的海水的味道。

    “阿宣哥哥和飞羽回来了。”聚宝儿扭头道。

    容宣迈步走进大,飞羽随后也扇着翅膀飞了进来,在飞羽脖子上还吊着两条长着翅膀的大鲤鱼。

    “阿娆,你要的文鳐鱼。”容宣道。

    “这鱼可真难抓,多亏有我。”飞羽炫耀道。

    “回来的正是时候,就差这最后一味。”阿娆抬起头微笑。

    飞羽直接飞到大锅旁边,九莲就从他脖子上将那两条怪鱼取下,扔进了大锅里,然后打了个响指,大锅下的火苗一下子窜起老高。

    飞羽选择了一个距离大锅最近,又不会被火苗伤到的地方站住,目光胶着在大锅上。

    “里面都是些什么东西,怎么这么香,什么时候能吃啊?”

    容宣走到阿娆边坐了下来。

    “你……忙了一整晚?”

    “嗯。掌门不是那么好做的,好累。”阿娆点头。

    容宣见阿娆果然有些倦容,想了想,便伸出手,却被阿娆反手抓住。

    容宣略微吃惊,想要挣脱阿娆,最后却没有成功。

    阿娆握住容宣的手腕。

    “怎么损失了许多的灵力?”阿娆的眉头微微皱了皱,她有些吃惊。容宣的灵力竟然损失了足有三分之一,就这样还想输灵力给她,真是……“可不要说是因为下海去抓鱼,飞羽做别的不行,抓鱼还是可以的。”

    阿娆看着容宣。

    “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七章发财了

    第七章发财了是 由会员手打,更多章节请到网址:

    ()

重要声明:小说《最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