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意外的丝帕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弱颜 书名:最妖娆
    阿娆回头瞪了一眼聚宝儿,这个时候提什么水晶肘子,简直是添乱。聚宝儿吐了吐舌头,躲到白虎后去了。

    “喂,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胖了?”阿娆怒问。

    容宣并未理会阿娆的怒气,反而背了手,又扫阿娆一眼。

    “阿娆,你好生练剑,我会来检查的。”

    阿娆更加气闷了,是容宣一直在教她练剑,可是那个老气横秋的语调是怎么回事?容宣不等阿娆有什么反应,已经带着飞羽后退,伸手一拂,结界的缝隙瞬间闭合。

    “啊……”阿娆对着天大吼,拽龙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难道那天打架不小心打到头了。

    郁闷了一会,阿娆终于打开卷轴,仔细揣摩起来。这剑法,与前面学过的几截然不同。在这里练习,会事半功倍?阿娆想着方才容宣说过的话,拿起铁木剑比划了起来。等一剑法练完,阿娆陡然发现,周围的浊气似乎稀薄了一些。

    “咦,原来这剑法竟然有吸收净化浊气的功效。”阿娆心中想道,怪不得方才容宣说,在思过崖练这剑法会事半功倍。

    阿娆既然发现了这剑法的奥妙,当下更是用心练习起来。

    飞羽依旧每天来送饭,容宣每天也会过来一次,检查阿娆剑法的进境。因此,阿娆虽然是困在思过崖上,也并没觉得如何气闷,反倒更心无旁骛,这剑法学的格外快了些。

    十天的时间,本来就不算长,再加上她专心练剑,转眼就过去了。

    这天,是怀真和舜华来打开了思过崖的大门接阿娆回去。

    聚宝儿大叫怀真哥哥,飞扑进怀真怀里。

    怀真接住聚宝儿,后退了一步。他托着聚宝儿的小股掂了掂。

    “怎么好像更重了。”怀真笑道。

    聚宝儿嘿嘿了两声,其他几个也都跟着笑。这些天,他们的一三餐都有飞羽和容宣按时送过去,饭堂的胖厨娘怕聚宝儿受委屈,将饭菜做的异常丰盛。这还不算,怀真、舜华、怀艮、怀坎几个平时要好的师兄们,也怕阿娆在思过崖上挨饿,得空都会偷偷地去送些吃的。而思过崖上,地方狭窄,玩耍不开,聚宝儿除了吃就是睡,不长胖才怪咧。

    “还怕你们受思过崖上浊气影响,不过我看,阿娆的气色似乎更好了。”舜华笑着道。

    阿娆、聚宝儿、桂花糕和白虎,都是神采奕奕的,并没有半点吸进浊气的样子。

    “多亏天玄仙帝送的甘露。”阿娆道,当然还有她新学的那剑法的缘故。

    “阿宣哥哥和飞羽怎么没来?”聚宝儿问怀真。

    “那边山头还有些修复的活计要做,怀艮、怀坎他们过去帮忙了。……估计今天也能做完了吧……”怀真解释道。

    众人一路说说笑笑回了宿舍。

    “还是聚宝儿自己的小舒服。”聚宝儿搂着桂花糕跳上自己的小,开始打滚。

    众人都笑,舜华将早就准备好的香茶点心端上来,大家又说了一会话,怀真就让阿娆好生歇一歇,和舜华告辞走了。

    阿娆送走怀真和舜华,马上回到自己的卧房,从底下将那本厚厚的书册拖了出来。

    她想知道,和容宣的契约要怎么继续下去。这是她在思过崖上一直都在考虑的问题。

    “阿姐还要阿宣哥哥做龙宠哦?”聚宝儿从门口探进头来。

    “嘘。”阿娆示意聚宝儿不要声张。

    聚宝儿点点头,表示他明白了。

    “不能继续的。”书虫被阿娆弄醒,回答了阿娆的问题。

    “怎么不能继续?”

    “……契约仪式必须是一次连续完成,如果哪一个步骤出错,那仪式就算是失败了。如果还想订立契约,必须要重新开始。”书虫仿佛背书似地一板一眼地答道。

    “重新开始?”

    “对,全部从头开始。”书虫点头。

    阿娆坐在地毯上,微微蹙起了眉头。经过这么一次,容宣肯定会防备她的,要重新进行仪式,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

    难道要放弃和拽龙结契?可是,她还是很中意拽龙的。

    “仪式只能进行三次,如果三次都不能成功,就再也没有机会。”白白胖胖的书虫小心地提醒阿娆道。

    总之都不是什么好消息,阿娆将书虫塞进书里,赌气抬脚将厚厚的书册往底下踢去。厚厚的书册打了个滚,从书页中掉出一卷鹅黄色的丝帛来。

    这书是宣纸的,怎么还夹着丝帛。阿娆觉得奇怪,伸手将那卷丝帛拾起来。说是一卷丝帛,其实并不大,或许说是一张丝帕更准确一些。只是这丝帕之上,绣的并不是花草,而是不知用了什么染料,画了些画在上面。那画的下面,还写着几行蝌蚪似的小字。

    阿娆的眼睛一看见那画,便挪不开了。

    “书虫,”阿娆将书虫从书册中再次揪出来,指着那方丝帕,“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我的单。”书虫探过子来道。

    阿娆的眼角抽了抽,一只书虫,睡在书里也就算了,还用什么单。

    “我问你这是哪里来的?”阿娆问。

    “我记不清楚了,”书虫道,看见阿娆的神色,白胖的子抖了抖,转着小眼睛开始努力地回想,“我只记得,我有了灵识以后,就发现这张帕子夹在书页里。因为它软软滑滑的,上面的气息我也很喜欢,就用来做单了。”

    “也就是说,你不知道这帕子的来历?”

    书虫摇摇头。

    阿娆有些失望。

    “你是书虫,那这些字,你该认得吧。”阿娆指着画下面那几行小字问书虫。

    书虫看到那字,似乎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兴奋地开始摇头晃脑。

    “这是上古的文字,现在已经失传了,传说……”书虫开始掉书袋。

    阿娆一个爆栗砸在书虫头上。

    “少掉书袋,直接告诉我,你认不认得这些字?”

    书虫两眼冒了一会金星,不敢再啰嗦,“我认识,我认识的。”

    “那好,这些字都是什么意思?”阿娆问。

    “这是……”书虫终于老老实实地,挨个字向阿娆解释。阿娆听了,取出纸笔来,将那些字一个个记下来,又拿给书虫看。

    书虫点头确认,“对,就是这几个字。”

    阿娆眼珠转了转,茫茫地将书册放下,只将丝帕塞在袖子内,就往外走去。

    “阿姐,你去哪?”聚宝儿看见阿娆急着往外走,忙跟过来问。

    “你和桂花糕自己玩,阿姐去去就回。”阿娆话音未落,人早就奔出了屋外,平地卷了旋风,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阿姐去哪里,这么着急。”聚宝儿嘟着嘴不解道。

    …………

    不过是转瞬之间,阿娆已经飚进了无尘的小院。小院内静悄悄地,一个人影也无。房檐下的竹桌上还摆着些新摘下来的雪花梨和紫红色的李子。阿娆顾不得仔细看,只觉得无尘一定是在的,因此脚下并不停歇,哗的一声撞开茅屋的门,直接闯了进去。

    如她所料,无尘正在屋内。只是屋内不仅又无尘,容宣竟然也在。

    无尘正坐在榻上喝茶,被阿娆的一团旋风直垂面门,吹的他一头白发都飘了起来,差一点将嘴里的茶水都喷了出来。容宣的表现是比无尘镇定了一些,只是稍微挑了挑眉梢。

    “阿娆啊,即便是你从思过崖上回来,迫切想见到为师,你好歹进门前先敲敲门。”无尘好脾气地道,“为师那房门它不是摆设啊。”

    “师父,我有很要紧的事要和你说,等不及了。”

    阿娆盯着无尘打量,那目光似乎要盯进无尘的骨头里。

    “阿娆,你有什么事?”无尘问,“能不能不要用寻仇的目光来看为师,为师经不起惊吓的。”

    阿娆眼珠微转,也不说话,只是将袖中的丝帕取出,朝着无尘晃了晃。

    无尘只瞟了那丝帕一眼,脸色顿时就变了,手微微一抖,茶杯的水几乎倾倒出来。容宣注意到无尘的变化,伸手将无尘手中的茶杯接过来,轻轻放在一边。

    “师父……”容宣道。

    无尘充耳不闻,抬手就来拿丝帕,阿娆却飞快地将丝帕塞回了袖子里。

    果然如她所料,无尘认得这个帕子。

    无尘似乎是努力地平复了一下心,转头对容宣道:“阿宣,我这里没事了,你先回去吧。”

    容宣看看无尘,又看了眼阿娆,知道无尘有事要和阿娆单独说,只得站起

    “师父的病才刚好一些,你别再惹师父生气了。”走过阿娆侧,容宣低声道。

    等到容宣走出去,将门关好,无尘才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想不到,这件东西竟然还在。阿娆,来,坐下说话。”无尘让阿娆坐。

    阿娆走过去方才容宣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阿娆,那丝帕给为师好好看看。”无尘向阿娆道。

    “师父,丝帕可以给你看,不过……”

    “不过怎样?”

    “师父,你瞒了我很多事,现在也是时候该给我个交代了吧?”

    “哦?”

    “比如说,上昆仑、师父你,为什么一定要收我为徒?”阿娆笑眯眯地看着无尘。

重要声明:小说《最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