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送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弱颜 书名:最妖娆
    “思过崖不简单?”阿娆问怀真。

    “那里气候恶劣,白天酷,晚上则是酷寒。一切法术到了那里,都会大打折扣。所以……”怀真说着话,手里已经托了一件皮裘,“这是火鼠皮裁制的大衣,穿上它,可以不畏寒暑。”

    怀真很贴心,阿娆接过皮裘,同时心里想,自到了山上,她似乎就没怎么去找过怀真,但是怀真对她却没有疏远。其实回想起来,她也很想常去找怀真的,但却总有别的事绊住了脚。

    “对修炼的人,也许这还不算什么,但是思过崖还有另外一样,”怀真又道,“它是上昆仑所有煞气、晦气、尤其是污浊之气的汇聚之处,对于修行的人来说,这一点尤其难过。阿娆,你要有思想准备。”

    “我知道了。”

    “阿娆,可惜不能帮你更多。等过两天,我会试着再向师父求,争取早点放你出来。”怀真说完,俯和聚宝儿商量,“聚宝儿,你们跟我一起回去好不好?”

    阿娆被罚来思过崖,白虎、聚宝儿和桂花糕都表示要和她共患难,因此阿娆可以说是拖家带口来思过崖的。

    “不了,怀真哥哥,聚宝儿要陪阿姐。”聚宝儿很坚决,“难过也要陪。”

    白虎和桂花糕也都点头,表示他们不会让阿娆一个去受苦。

    怀真无奈,“阿娆,我开门了。”怀真从袖中取出钥匙,对着虚空默念了两句咒语。一扇巨大的石门凭空浮现出来,咯吱咯吱地打开了一条缝隙。

    这就是思过崖的大门了,虽然只开了一条缝,但是已经有浓浓的浊气扑面而来。

    “怀真,你回去吧。”阿娆走入门内,向怀真挥手。

    等阿娆一迈进石门,石门就自动关闭了,这是为了不使这思过崖的浊气散到山上。

    阿娆转过,她的面前是一座小小的石桥,直通向对面的峭壁。峭壁光秃秃地,只有一处不足三尺宽的石台。阿娆走过石桥,来到石台上。石台后面的山壁上有个小小的石洞,不过一人高,里面非常狭窄。这就是她以后十天的居所了。阿娆四下张望了一眼,头顶是灰蒙蒙看不到天,下面也是如此,看不见底,四周都是光秃秃的石头,与外面的世界截然两个天地。

    “先休息吧。”阿娆在石台上坐了下来,从怀中取出只小小的玉瓶,正是拜师的时候天玄仙帝送她做见面礼的甘露。这里浊气果然浓重,不过有这甘露也足够应付了。阿娆让白虎、聚宝儿和桂花糕将一瓶甘露分着喝了下去。

    白虎打了个哈欠,挨着阿娆趴下,他昨晚上喝多了,要好好睡一觉。思过,在他看来就是在没人的地方睡个昏天黑地。

    “阿姐,阿宣哥哥……以后是不是都不理咱们了。”聚宝儿小心翼翼地问。

    “他凭什么不搭理咱们?”阿娆挑眉。

    “哦。”聚宝儿马上不吭声了。

    都是一晚上没睡,聚宝儿和桂花糕撑了一会,也都睡着了。阿娆将他们两个放在白虎的肚皮上,又将火鼠皮大衣给他们盖上。她自己慢慢靠在山壁上,打算休息一会。

    她一直维持着理直气壮的样子,但是一闭上眼睛,眼前就出现了小黑龙口那块伤疤,还有小黑龙金色的大眼睛,那里面的绪,她说不清是什么,却让她心中有种难言的滋味。似乎是难过,可却与她记忆中少的可怜的难过有些不一样。

    果然这拽龙就是来克她的!阿娆恨恨地想。阿娆一拳捶在崖壁上,才发觉崖壁上的温度已经快要烫手了。现在是白天,气温应该会越来越高的,可是她却丝毫没有察觉,更没有难受的感觉。

    这是因为……,阿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口。那片小小的鳞片紧挨着她口的肌肤,沁凉之气丝丝渗透。那是容宣送给她的鳞片,后来竟然又想要回去。哼,送给了她,自然就是她的。

    她才不会还给他。

    阿娆抱住膝盖,思绪幽幽,想要容宣做龙宠,她并不觉得有什么错。但是这片护心鳞,让一切变了味道。

    …………

    思过崖外的上昆仑,自然是风和丽。

    竹楼上,飞羽站在窗台上,担心地看着容宣。容宣正在脱衣服,露出来的子上有很多的牙齿印,爪子印,还有大大小小的淤青,真算的上是伤痕累累。

    “阿宣。”飞羽说话带了哭腔,在他记忆中,容宣从来没有受过这么严重的伤。

    “……都怪我。”飞羽一只爪子踩着另一只爪子,将头垂的低低的。如果他没有贪酒,而是留在容宣边,那么也许就没有后来的事了。

    “我没有怪你。”容宣已经换好了衣服,“都是皮伤,不碍事。”

    容宣这样说,飞羽更加内疚了。或许他不该总在容宣耳边说,阿娆如何如何喜欢他的话。那样容宣应该就不会把护心的鳞片都给了阿娆。他也没有想到阿娆的心那样大,竟然想收神龙做龙宠,还精心安排下圈,被容宣揭穿后,不仅没有反悔,反而恃强行凶。

    “……阿娆她这么坏。以后咱们再也不要理她了,咱们和她一刀两断,恩断义绝,老死不相往来,不共戴天……”飞羽愤愤地道。

    “好了,”容宣打断飞羽的话,“吃午饭去。”

    “好,我也饿了。”飞羽马上道。

    容宣带着飞羽走进饭堂,这时已经过了午饭的时辰。饭堂的胖厨娘一眼看见容宣,马上带着人捧了几个大食盒出来,显然是早就准备好了。

    “这么多。”飞羽看着摆满了整张桌子的食盒,竟然和平常一样的量,似乎还多。难道饭堂的人不知道阿娆被罚去思过崖面壁去了?不会啊,他是知道的,饭堂的消息最灵通了。

    “他们不会是想让咱们给阿娆送饭吧?”飞羽的小眼珠转了转道。

    “哦,是这样?”容宣应了一声。

    “菜不给她送饭,这些我都要吃掉。”飞羽伸出爪子去揭食盒,他打算放开肚皮吃,哪怕是吃撑到,也要将这些饭菜全部吃掉。

    容宣挥手将飞羽去揭食盒的爪子拍开。

    “吃这两个就好了。”容宣指着已经打开了的食盒道。

    “为什么?”

    “因为我说的。”容宣低头扒饭。

    容宣和飞羽坐在那吃饭,饭堂的几位大师傅不时探头探脑地。

    “胖婶,小龙和小蛇刚刚闹翻,就让小龙给小蛇送饭,这样真的没关系吗?”

    “小孩子家,打打闹闹是常事,还真记仇了不成。我看啊,容宣那孩子不是个小心眼,阿娆那小丫头,看着有些蛮,可那孩子心思不坏,做不出太心狠手辣的事来。她又是个鬼精灵,做事有分寸。我看好他们两个,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事。”胖厨娘一副我是过来人的姿态道。

    “信胖婶,没错的。”一个大师傅嘻嘻笑道,其余几个也都跟着笑了。

    “别只顾着笑,”胖厨娘唬下脸,“去把那上等的虫草、雪莲多准备些出来。你们也知道思过崖是什么地方,阿娆还好说,聚宝儿那小胖子怕是受不了。你们给我听好了,这几天的饭菜,要格外精心,谁敢偷懒,我和他没完。”

    “明白,明白,”众师傅纷纷点头。这饭堂的事,历来是胖厨娘说了算。胖厨娘是聚宝儿的铁杆粉。何况昨天晚上别的大都有损失,只有饭堂毫发无伤。阿娆那么讲义气,他们当然要投桃报李。

    …………

    “飞羽,吃完了吗?”容宣问对面的飞羽。

    “阿宣,我还可以再吃一点的。”飞羽瞄着那几个没打开的食盒。

    “吃完了就好,你可以去思过崖送饭了。”容宣道。

    “去思过崖送饭,为什么给他们送饭,为什么是我去?”飞羽炸毛道。

    “是师父的吩咐。”容宣道,“我回竹楼去,你快一点。”

    “啊?”飞羽想反抗,可是看到容宣的目光,立刻就蔫了。

    “哦。我去,我去还不行嘛。”飞羽一边答应,一边腹诽。无尘那老头,昨晚上逞强用大金圆光术,现在只剩下半条命,才不会想起这些事那。

    为什么容宣还对阿娆这么好,果然都是他的错吗。

    …………

    “阿姐,聚宝儿饿了。”思过崖上,聚宝儿揉着眼睛爬起来。

    时间过的这么快,阿娆从冥想中睁开眼。

    白虎这时也醒了,用前爪支撑着子爬起来,肚子里咕噜噜叫了几声。

    “我,我还不饿。”桂花糕乖巧地道。

    阿娆揉了揉桂花糕毛茸茸的小脑袋,她是从无尘的小院子直接来思过崖的,完全没有想到吃饭的问题。要在思过崖住上十天,这周围什么都没有,吃饭真的成了大问题。

    “忘了跟怀真说,让他给咱们送饭的。”聚宝儿抱着瘪瘪的小肚子后悔。

    怀真,即便是她不说,怀真也会想到吧。阿娆正在想着,就听见头顶上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雾蒙蒙的天空,慢慢地裂开了一条缝隙。

    “有人送饭来了。”聚宝儿喜得跳起来道。

重要声明:小说《最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