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思过崖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弱颜 书名:最妖娆
    能够阻止阿娆和容宣的那个人,自然是无尘。当玉机子赶到后山菜园子的时候,无尘已经站在小院子里,舜华站在旁边扶着他。

    玉机子看到无尘的脸色,就将要出口的话都咽了回去。

    “哎。”无尘长叹一声,“你们都退开一些。”

    “这……太勉强了吧。”玉机子开口道,他看的出,无尘是打算用大金圆光术,可无尘的脸色晦暗,显见是体不佳,大金圆光术又极为耗费精力。

    “难道还有别的法子吗,总不能真让他们将昆仑山给毁了。”无尘道。

    方才玉机子等人也试图阻止阿娆和容宣,甚至有几个弟子自告奋勇上前去,打算用武力将那两只分开。但是那两只打的难解难分,根本不容人靠近。

    “你毕竟是他们的师父,喊话劝阻的话……”

    无尘摇了摇头。现在那两只的状态,他开口对容宣或许有用,但是加上阿娆,那是肯定不成的。只能用真本领,让那两只停手。

    玉机子心中也觉得无尘想的不错,便不再说话。

    月影西斜、东方已经现出第一缕鱼肚白,小黑龙和小白蛇完全忘记了时辰,正你咬我一口,我抓你一爪,打的十分认真,也就格外幼稚、闹。两只突然觉得一股宏大的灵气侵入他们的战圈,同时耳边听见无尘的声音。

    “徒儿们啊,你们真要毁了上昆仑吗?”

    小黑龙和小白蛇都是一震。

    大金圆光术,师父又用大金圆光术了,小黑龙低头瞧见无尘瘦小的影,不觉先松了口。

    小白蛇趁机在小黑龙的尾巴上又咬了一口,然后也停了下来。毁了上昆仑?不,她可不想毁了上昆仑。上昆仑将是她未来的府邸,好好保护还来不及那。发现自己无意间造成的损失,小白蛇后知后觉地心疼起来。

    小黑龙最后被小白蛇咬了一口,只是狠狠瞪了小白蛇一眼,而没有还击,小白蛇冲着小黑龙龇牙,也没有再进一步的攻击举动。两只虽心思大不相同,却也还算默契地停止了战斗,从云头缓缓落在小院子内,化作人形。

    玉机子先是松了一口气,转头就看见无尘的面色犹如金纸,已经被舜华扶在竹椅子上坐了。玉机子心中叹气,从袖子里拿出一只小小的瓷瓶,倒出两粒丹药递给无尘。

    无尘竭力压住涌上喉咙的甜腥,将两粒丹药吞下,这才抬眼打量阿娆和容宣。

    容宣一黑衣破了许多口子,脸上也有好几块青肿。阿娆的样子稍微好一些,袖子却被撕破了,头发也纷乱地披散在脑后,嘴角还挂着几缕血丝。

    无尘叹气,“你们两个,是为了什么事打的鼻青脸肿的?”

    鼻青脸肿!阿娆和容宣互望了一眼,都哼了一声各自扭开头去。

    “说说吧,究竟是怎么回事?”无尘继续问。

    “是他欺负人。”阿娆先开口。虽然有些底气不足,但是所谓输人不输阵。阿娆已经打定了主意,她才不要承认设计要收服容宣的事

    “你!”容宣扭过头来怒视阿娆。

    阿娆冷哼一声撇开脸。

    “阿宣你真的欺负阿娆了?”无尘问。

    容宣咬了咬牙,沉默。

    “阿娆,阿宣真的欺负了你?”无尘看着阿娆。

    “我……”阿娆抬头打量了一下,无尘和玉机子脸上的表太过明显地写着他们不相信,就是平时与她最亲近的舜华,现在看她的神也似乎在说“不可能,容宣不会欺负阿娆,阿娆欺负容宣还可能。”再看看那边的容宣,阿娆心中一动,这条拽龙没有争辩,也没有告状。

    阿娆说了个我字,便说不下去了。

    “你们也无需说了,”无尘摆了摆手,“真当师父和你师伯都是聋子瞎子吗,怎么回事,我已经清楚了。”

    “那还问我做什么?”阿娆小声哼道。她当然明白,以玉机子的神算,还有无尘的修为灵通,若是他们想,那么这山上是没有什么事能瞒得过他们的耳目的。

    “阿娆啊,这件事,闹的太不像话。师父也不能袒护你。”无尘的语气第一次带上了些许严厉,“罚你去思过崖,思过十。”

    “思过崖?十天?”阿娆顿时炸毛。

    “若是觉得不够,那你大可以多在思过崖住上几天。”无尘道。

    “师父罚的很是,阿娆认罚。”阿娆道。事因她而起,上昆仑被他们这一闹腾,几乎像经历了一场浩劫。就算无尘不追究,可不给她写处罚,是没法子服众的。说起来,她还不仅能够审时度势,还是只很通达理的妖。

    阿娆认下了处罚,就一眼一眼地瞟容宣,又看无尘和玉机子。破坏东西,那条拽龙也有份,她倒要看看无尘怎么罚那拽龙。

    “那场冰雹,不知有没有对周围的百姓人家造成影响,阿宣,这后果你去负责收拾。”无尘对容宣道。

    “是,弟子一时激愤,若对百姓有所损伤,弟子愿意一力承担。”容宣躬道。

    无尘满意地点点头,“还有山上那些损坏的东西,也由你来负责修复吧。”

    “是。”容宣痛快地应了。

    “那就这样吧,掌门师兄,你看我这样处置,可还妥当?”无尘转向玉机子。

    玉机子并没有异议,只让无尘好生休息,便离开了。

    为什么只有她去思过,拽龙却可以在外面逍遥?阿娆正要说话,无尘已经先开口。

    “阿娆啊,你要是觉得师父偏心,你可以和阿宣换一换的。”无尘道。

    换,换什么换,换她去修理被掀翻的大屋顶,将撞塌的山峰再搬回来,那么多的事,只要想一想,就觉得琐碎的要死,她才不要咧。

    “我对师父的安排,没有丝毫意见,我去思过崖好了。”阿娆说着,就向无尘陪笑,“师父,十天,能减几天吗,三天好不好?”

    无尘也不知是气,还是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阿娆啊,不要想着讨价还价了。这件事的因由,你自己明白。你好好去给我思过,回来跟阿宣道歉。”无尘说完,咳嗽了起来。

    “师父,您没事吧。”容宣走到无尘跟前,关切地问道。

    “我没事。”无尘有气无力道。

    阿娆见无尘神色委顿,也忙走上前去。

    “师父,您生的到底是什么病?”阿娆问,她上山也这么多天了,无尘几乎每天都病怏怏地。她入门拜师那一天,就算是无尘最康健的时候了。这样的无尘,刚刚又用了大金圆光术,不知道这次要养多少天。

    无尘见阿娆问他病,脸色柔和下来。

    “我这病,只怕要跟到我寿终之时了。”无尘神色有些复杂,缓缓地说道。

    “师父,阿鹤师叔治不好你吗?若是需要什么仙丹灵药,尽管和我说。”阿娆道。

    无尘晦暗的脸上露出一丝由衷的笑意。

    “我知道,我有个财大气粗,无所不能的徒弟。”无尘笑,“阿娆啊,你先少给我惹些祸,师父我就是烧高香了。”

    这边正说着话,就听见吵吵嚷嚷的声音由远及近,先是飞羽歪歪斜斜地飞来。

    “阿宣,阿宣,你还好吧。”

    紧跟在飞羽后,白虎背着聚宝儿和桂花糕也赶了过来。

    “阿娆……”

    “阿姐……”

    “谁喝酒了?”无尘问。

    飞羽和白虎都是一嘴的酒气,再看看聚宝儿、桂花糕几个的神,容宣狠狠地盯了阿娆一眼,随即转开视线,不再理会阿娆。

    无尘显然也看明白了。

    “阿娆啊,你不去思过崖,还等什么?”

    “小师妹,我来领你去思过崖。”怀真飘然而至。

    玉机子的效率还真高。

    阿娆哦了一声,拿眼去瞟容宣。容宣扭过脸,避开阿娆的视线。阿娆虽不愿,但还是跟着怀真一步一步慢慢出了小院。到了院门口,阿娆忍不住回头。容宣正一边低头说着什么,一边扶着无尘往屋子里走去,依旧只留给她一个背影。

    …………

    思过崖远离上昆仑各,其实是一座独立的偏矮的山峰。上昆仑是神仙宝地,灵气充沛,但即便是灵气再充沛的地方,也总会有些不足之气,甚至夹杂了些煞气。上昆仑前人中有精于风水阵法的,因形就势,将上昆仑那些煞气全都抽出来,使上昆仑的灵气更加纯净。而那些被抽出来的煞气、晦气等等,都被引导到一处,作为惩戒门内弟子的所在,就是这思过崖了。

    “阿娆,你怎么与容宣师弟打起来了?”怀真一面在前面带路,一面问阿娆。

    “说不清楚,说的不开心,就打起来了。”阿娆道。

    怀真微笑,明白阿娆是不想说,也就没有继续追问。

    “可受了伤?我这里有上好的伤药。”怀真取出一只瓷瓶,递给阿娆。

    “我没受伤,不过还是谢谢你,怀真。”阿娆说着话,却还是接过了怀真手中的瓷瓶。她虽对上昆仑的事务并没有十分留心,但却知道,押送犯错的弟子去思过崖,都是紫曜真人座下弟子的差事。怀真一定是主动要下这差事,为的是给她带来伤药。

    怀真总是这样贴心周到,让人如沐风,如果那只拽龙能有怀真的一分……

    转眼,便到了思过崖前,怀真停住脚步。

    “这次的事,我和怀艮、怀坎几个替你求,师父没有答应。”怀真道。

    “没关系,不就是在思过崖上过十天吗,转眼就过去了。”阿娆并不在意道,不就是孤单啊,无聊啊,大不了就是十天不给饭吃。

    “阿娆,思过崖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重要声明:小说《最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