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告白?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弱颜 书名:最妖娆
    “聚宝儿,蛋壳那?”阿娆捏捏小肥蛇,压低声音问。

    小肥蛇听见阿娆问他,张了张嘴,两只爪子挠了挠,扭头左看右看,也是一脸茫然。

    难道是刚才太专注看容宣和敖贝,把蛋壳给丢了。阿娆前前后后的找了一圈,结果连蛋壳的影子都没找到。

    “聚宝儿啊,这是怎么回事?”小肥蛇的名字可不是白叫的,他只会招来宝贝,从来没丢过宝贝。

    小肥蛇呆了半晌,下意识地用小爪子摸了摸自己的肚皮。仔细看去,小肥蛇的肚皮有点鼓。

    不会吧!

    “聚宝儿!”

    小肥蛇的体抖了抖,僵硬地扭过头来。

    “阿、阿姐,刚才,聚宝儿好紧张,怕……会被抢走,好像、好像……给吞了。”小肥蛇惊魂未定,他真的不是有意吞了蛋壳,是敖贝方才太可怕了。

    “啊……”阿娆抓狂。

    “阿姐你知道,聚宝儿一紧张,就会忍不住……”吃东西,吃任何手边能够找到的能够吃的东西。

    吃货害死人啊。阿娆摸着小肥蛇的肚皮,和他商量,“试试,看能不能吐出来。”

    小肥蛇心虚理亏,眼泪巴巴地扭着子,“阿姐,你知道,不行的。”

    阿娆抚额,她怎么会忘记,小肥蛇的习就是吃下去的东西绝不会吐出来,就算是他想吐,也吐不出来。要不然他就不是聚宝蛇了。

    “算了,吃了就吃了吧。”容宣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说的轻松啊,你还有剩下的蛋壳吗?”阿娆把火发向容宣。

    “没有。”容宣答。他自然是想拿回自己的哦,蛋壳,不过被聚宝儿吃了,想想聚宝儿说的自家人的话,他也就不想追究了。“阿娆,你不用太放在心上,我不……在意的。”

    “既然没有你还这么说,……我很在意的。”阿娆心疼的皱了皱鼻子。

    “你,想要我的蛋壳?”容宣看了一眼阿娆,立刻转开眼睛,耳朵根子有些发红。“蛋壳没有了,别的……”

    容宣的话还没说完,小肥蛇已经跳到地上,化作人形,哇地大哭了起来。

    “怎么了?”阿娆见聚宝儿突然哭的这么伤心,也顾不得心疼蛋壳了,赶忙问聚宝儿是怎么了,“不会是吃了龙蛋壳,有什么后遗症吧。”

    “聚宝儿不要变龙,聚宝儿是蛇,聚宝儿不要变丑八怪。”聚宝儿指着半龙半鱼的敖贝冰雕,哭的天都要塌下来了似地。

    聚宝儿毕竟是小孩子,心思简单。他看到敖贝半龙半鱼的样子,就是因为用了容宣的蛋壳。现在他吃了容宣的蛋壳,他怕自己也会变成敖贝那样。

    容宣和阿娆同时黑线。

    “小胖子,你不要得了便宜卖乖。”飞羽不知从哪飞过来,冲着聚宝儿怪叫道。

    聚宝儿不理飞羽,又扑进阿娆怀里,抽噎着,“阿姐,怎么办?”

    聚宝儿吃了龙蛋壳会怎么样,阿娆也不知道,因而看着容宣。容宣揉了揉聚宝儿的头,“你应该不会变龙的。”

    “真的吗?”聚宝儿抬起泪汪汪的大眼睛期待地看着容宣。

    容宣点头,“据我所知,若是不按专门的法门修炼,你上只会有龙气,不会变龙的。”

    聚宝儿松了一口气,阿娆却想着以后要督促聚宝儿修炼,不为化龙,而是为了充分利用蛋壳,增加修为。

    “这个,怎么处理。”安抚了聚宝儿,阿娆指着敖贝冰雕和容宣商量。

    “吃掉它。”聚宝儿终于从惊吓中恢复过来,想起敖贝方才要差点掐死他,对着冰雕拳打脚踢。冰雕很脆,在聚宝儿的拳脚下,冰渣子就落了一地,其中包括敖贝鱼头上垂下的一条须子。

    敖贝似乎还有意识,一双鱼眼睛中满是惊恐。如果聚宝儿继续踢下去,他就要化成冰渣子,神魂俱灭了。

    “手下留!”随着说话声,映雪和怀鲵一前一后飞奔而来。

    因为敖贝被冻住,他留在大上的分也就随之消失。众人发现异样,映雪忙找了出来。

    “容宣师兄,阿娆师妹,求你们放过我父王吧。”映雪看到敖贝的样子,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扑通一声跪下,向容宣和阿娆求

    “你知道敖贝都做了什么,就让我们原谅他。”阿娆不耐地问映雪。

    “我知道,父王他对不起你们。”映雪满面通红,“现在,他已经成了这个样子,就算想做坏事,也做不成了。容宣师兄,好歹看着过去的分,饶他一命吧。我,代表贝影湖所有人保证,以后绝不会再做危害你们的事。”

    映雪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只小红色的珊瑚匣子,“父王当初能炼出半个龙,多亏了这件宝贝。这是当初交托父王照顾容宣师兄的人留下的,父王又交给我,让我……”

    映雪抿了抿嘴,没有把话说下去。不过阿娆却明白,敖贝一定是想让映雪利用容宣,加上宝贝的辅助化龙。

    “现在,我把这宝贝交出来,希望能替父王将功赎罪。”映雪隔空将珊瑚匣子递了过来。

    会是什么宝贝,阿娆与容宣对视了一眼。容宣稳稳地接住珊瑚匣子,将匣子盖打开。里面是一块鸽子蛋大的石头,黄澄澄的,光洁如玉。

    “是女娲石。”阿娆道。

    容宣看了阿娆一眼,就把珊瑚匣子递给阿娆。阿娆接过来,正要拿出女娲石来细看,就见红光一闪,女娲石就不见了。

    阿娆深吸一口气。

    “不是我。”聚宝儿忙道。

    这一个两个都学会不经过她的同意,就私吞宝贝了。

    “妖魂,小叶子。”阿娆咬着牙唤道。

    妖魂玉上亮光闪了闪,豆丁小蛇终于冒出头来。它磨磨蹭蹭地落在阿娆的手上,小小的子卷着三枚女娲石,用小脑袋讨好地蹭着阿娆的手心。

    “你想要这女娲石,一定要?你保证,有了这个,你的修为会提升的很快?”

    豆丁小蛇连连点头,更谄媚地吐出蛇信阿娆的手指。

    阿娆再次抚额,“上次你就这么说,可你看看你现在,还是这么……豆丁。”

    豆丁小蛇似乎有些羞愧,不过却将女娲石缠的更紧了。

    容宣走到冰雕旁边,抬手按在敖贝的鱼头上。冰雕顿时化作淡淡的白雾,鱼头龙的敖贝在空中停顿了一会,子缩小了数倍,变作一只普通鲤鱼大小,半截龙和龙尾全都化作鲤鱼的模样,接着就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

    红色鲤鱼嘴巴开合,拼命翘起尾巴,在发现失去了半条龙后,鲤鱼绝望地扭动起来。

    “不属于你的东西,我已经收回了。”容宣道,将一小屡白色的灵气吸入手心。

    容宣竟然能收回敖贝那半个龙的修为?

    “我的东西,若我不愿意,谁也休想拿走。不知道你从哪里听说的,以为那蛋壳能克制我,真是可笑。它是认主的,只会为我所用,怎么会反过来克制我。”容宣淡淡地道。

    “哈,敖贝,这么些年你都白修炼了。是你得寸进尺,可怪不得阿宣。”飞羽昂着头道。

    映雪用一只瓷瓮将鲤鱼收起。

    “多谢容宣师兄,多谢阿娆师妹。父王他,一定不会再做错事了。”映雪道。

    阿娆点了点头,那条鲤鱼,多说只剩下两三百年的修为,就是化形都很困难,当然是不能出来做坏事了。

    映雪和怀鲵带着变回鲤鱼的敖贝走了,阿娆瞧瞧天色,带着几只回去吃午饭。

    宿舍里,白虎和桂花糕正在摆饭。

    “阿娆,有只小猪找你。”白虎告诉阿娆。

    “什么小猪,在哪里?”阿娆问。

    一团白色的球应声从桌子底下滚出来,一直滚到阿娆的脚边才停下来。原来是只白嫩嫩的小猪,不过和桂花糕一般大小,长的圆滚滚的,十分喜气。

    “阿娆。”小猪望着阿娆两眼冒着红心,口吐人言。

    “好像有点眼熟。哪抓来的。”阿娆瞧了一眼小猪,漫不经心地问道。

    “不是抓来的,是他自己跑来的。”白虎道。

    “阿娆,我叫白术,你可以叫我猪猪。我喜欢你,第一眼看见你,我就喜欢你了……”白皮小猪扒着阿娆的鞋子,絮絮道。

    “啊,告白!”飞羽在容宣耳边惊叫。

    “对,就是告白。”白皮小猪带着有人识货的骄傲,承认道。

    飞羽一眼扫见容宣黑了脸色,马上飞离容宣的肩头。

    “圆圆的,肥肥的,嫩嫩的。”阿娆打量着小猪评价道。

    白术认为阿娆是在夸他,美的将贴在滚圆股后面的小尾巴甩了甩。

    “阿娆,你也喜欢我是不是?那么,做我的女朋友吧。”白皮小猪继续心心眼。

    “午饭加一道烤猪。”容宣突然道。

    阿娆歪头想了想,“也好。”忙了一上午,她也饿了,这跑来的小猪看着应该不难吃。

    白皮小猪石化了,直到飞羽扑过来抓他,他才反应过来。

    “救命,救命。阿娆,我喜欢你啊,快来救命啊,浩……”

    飞羽飞快地塞了个苹果在白皮小猪的嘴巴里,堵住了小猪的呼救,又三下五除二地将小猪捆好。

    “阿娆,直接烤吧。”飞羽看到容宣投在白皮小猪上的眼神,欢快地建议道。

    …………

    隔了几座山峰的大内,如今只剩下玉机子和浩德星君。北海龙王敖瑑和贝影湖的龙君敖贝出了大都没有回来,只让人捎信说是有事先走了。浩德星君素来心宽,也并不在意,玉机子留他吃饭,他就答应下来。

    “说到用饭,道兄,可看见我家的白术?”浩德星君抖了抖衣襟,又四处看了看。

    “就是星君养的那只白皮小猪?”玉机子问。浩德星君历来随和,只是养的仙宠却是仙界的独一份。别人养的都是麒麟、仙狐、最差的也要养仙鹤、神鹿,偏他只养了只小猪,还当宝贝疙瘩一样,时刻都带在边。

    “正是。”浩德星君点头。

    “哦,”玉机子沉吟了一下,他记得是看到那只小猪从浩德星君的袖子里露出头来。

    “不管他去哪里,吃饭的时辰总会回来的。”浩德星君道,接着又笑了起来,“我这小猪,很是喜欢阿娆那小姑娘,可能是去找她玩耍了吧。”

    玉机子的眼皮子跳了一下。

    “星君是说,他可能去找阿娆了?”

    “十有**。”浩德星君道,又想了想小猪的脾气,重重点头,“应该肯定是了。”

    玉机子沉默。如果那小猪是去找阿娆,而且不幸还找到了,那么结果……

    “道兄,你脸色有些不好。可是有什么事?”

    “哦,没事,没事。”玉机子忙笑道。他有些进退两难,要不要告诉浩德星君那,如果还来得及救回那小猪就罢了,如果那小猪已经被吃掉了该怎么办?

    “道兄,你的脸色,真的没事?”浩德星君看着玉机子,关切地问道。

    “贫道只是忽然想到,贫道的头发最近似乎是越来越少了。”玉机子只得解释道。他没撒谎,他的头发是少了,那都是阿娆来了之后,愁的。

    “原来是这样,我这有个防脱发的方子,道兄不妨试一试。”

    一会功夫,小弟子们端了饭菜摆上来,玉机子请浩德星君入座用饭。

    浩德星君起刚迈了两步,就打了个趔趄。

    “不好,猪猪出事了。”浩德星君变了脸色。

    玉机子顿时额头冒汗,“……”

    …………

    宿舍内,火堆已经架好了,飞羽将白皮小猪抓到火堆旁

    阿娆提前小猪看了看,小猪被捆的结结实实,两只漆黑的小眼睛冲着阿娆眨啊眨。

    “怎么没洗剥干净?”阿娆问。

    洗、剥、干、净,白皮小猪被堵住了嘴巴,口不能言,心里却回味着阿娆说的这几个字,顿时眼中的红心粉碎,取而代之的是朦朦的水雾。他一见钟人,他的女神,不应该将他抱在温软的怀中吗,为什么会提着他在火上晃,还问为什么没把他洗剥干净。

    他只是告白,什么都没做。以他的经验,最多被一脚踢开而已。可是现在却要被烤熟吃掉了!小猪宽面条泪。

    “难道就这么烤?”阿娆完全无视了小猪丰富的面部表,提着小猪晃了晃,直接往火堆上扔去。

    一阵清风吹来,浩德星君从外面飘然而入,在白皮小猪堪堪落入火堆的一刹那,将小猪捞入怀中。

    “哈哈,阿娆又调皮了。”玉机子紧跟着浩德星君进来,见小猪还活着,就笑着道。

    阿娆无语,最近好像加餐的运气都不太好,总是被人打断,并将食物救走。

    “耗子。”小白猪顾不得在众人面前,拱在浩德星君怀里哭嚎起来,“耗子,我的心碎了。”

    众人的嘴角抽了抽。小白猪叫浩德星君耗子,这星君和仙宠之间相处的还真是……和谐,或者说是没大没小?还有,就那么一只小猪,哭什么心碎啊。

    “阿娆姑娘,猪猪他在大看见你,就生了慕之心,因此才来找你。你不喜欢他,也不要这么虐待他呀。”浩德星君抱着自家小猪,埋怨阿娆。

    慕之心?阿娆看着哭的一脸眼泪鼻涕的小猪,顿时囧了。

    “耗子,不要怪阿娆。我那么喜欢她,就是她真的吃了我,我也不恨她。真的。”小白猪在浩德星君怀里,扭过头来,眼巴巴地看着阿娆。似乎是对阿娆还没有死心。

    “一会就去抓只藏香猪来,这次,一定要抓一只白的。”容宣道。

    “藏香猪没有白色的。”自诩对所有猪家族都十分熟悉的小白猪忍不住插嘴。

    “想抓,就一定会有。”容宣盯着小白猪。

    小白猪顿时缩进浩德星君的怀里,不敢再说话。

    玉机子不愧是上昆仑的掌门,笑着上前来,几句话,将场面圆了,就邀请浩德星君回大用饭。浩德星君安慰着自家小猪,随鹤机子往外走。小白猪抽抽搭搭地,还忍不住缩在浩德星君的肘弯里,想再偷看阿娆一眼。

    不过他没看到阿娆,只看到一张巨大的龙头,露出森森利齿。

    “嗷唔。”小白猪惨呼一声,晕了过去。

    小剧场:

    浩德星君的宫内,小猪白术蔫头耷脑地坐在浩德星君的怀里。

    “猪猪啊,你不是第一次失恋了,不要这样吧。”浩德星君为自家小猪顺毛。

    “耗子,你不懂。”白皮小猪目光深沉,“这次,我是真的了。”

    浩德星君默,这话他已经听了很多次了。

    “敌什么的,太讨厌了。”小猪自言自语。那只小黑龙,将他吓晕过去还不算,后来又追上来威胁他。吓的他差点尿裤子,好在阿娆不在跟前,不然他脸丢大了。

    小猪从浩德星君怀里跳到桌子上,来回翻找。

    “要纸笔是吧,给你预备好了。”浩德星君拿出纸笔,放在小猪跟前。他家小猪每次失恋都会诗兴大发。

    小猪看着宣纸上的字,“惨绝人寰,这是什么意思,耗子,你也嘲笑我?”小猪的鼻子都气红了。

    “不,这是我写给自己的。”浩德星君忍笑,将那张宣纸拿开,另给小猪一张空白的。

    小猪酝酿了一会绪,终于抬起一只前蹄握住毛笔:

    马上就要四岁半了,

    单心疲惫,

    感觉不会再了……

    “好、好诗!”

重要声明:小说《最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