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比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弱颜 书名:最妖娆
    第七章比剑

    “今天中午有生爆盐煎,还有荷叶粉蒸鸡。(读看看小说网)”怀艮一脸向往地说道,“去的晚了,可是会都被别的师兄师弟们抢走的。”

    上昆仑的修仙法门并不讲究辟谷,也没有必须茹素的规定。上昆仑的饭堂,饭菜都是免费供应的,而且据说掌勺的大厨还都颇有些来历,饭菜十分美味。这或许也是众多修士对上昆仑趋之若鹜的原因之一(阿娆私底下认为,这是很重要的原因)。

    虽然是免费供应,但是也不是每道菜都不限量。那些好吃的菜肴,自然会被先抢光,所以要早些去,所谓先到先得。

    “小师妹,我带你过去。”怀艮示意阿娆跳到他的剑上。

    阿娆眼角瞥见映雪和几个弟子正从偏往外走,似乎也要御剑往饭堂去。

    “舜华,你不是要给师父送饭,那快些去吧。”阿娆让舜华先走,又对怀艮和怀坎道,“怀艮师兄,怀坎师兄,我有东西忘在偏了,你们先走,我随后就到。”

    女孩子总是事比较多的。

    “那小师妹,我们先去排队,你快点过来。”怀艮和怀坎御剑,化作一道飞虹,向饭堂奔去,转眼就成了两个小黑点。

    见人都走的差不多了,阿娆走到映雪面前,亲切地招呼。

    “映雪师姐。”

    映雪板着脸,那几个弟子见阿娆过来,脸上也都露出戒备的神。不过,等他们看到阿娆只一个人,胆气又壮了起来。

    “映雪师姐这是去思过崖,还是去饭堂啊?”阿娆笑眯眯地问映雪,“看来是去饭堂了。我也觉得映雪师姐还是先去饭堂吃饱了肚子的好。听说,思过崖那边可是没人给送饭,要饿上三天,映雪师姐子怎么受得了那。”

    “要不然,映雪师姐干脆就不要去什么思过崖了。方才映雪师姐那些话,就当做没有说过吧。”阿娆笑的眉眼弯弯。

    映雪怒目看着阿娆,她当然听的明白,阿娆是要挤兑她马上去思过崖。

    “小师妹,我的事还轮不到你管。”映雪道。

    阿娆挑眉,“映雪,去思过崖的话是你自己说的,你要反悔,难道就不许别人说话。”

    “思过崖我会去,不用你提醒。”映雪咬牙说道。

    “映雪师姐有什么错,凭什么要去思过崖。”映雪后一个弟子道。

    “是啊,明明是你犯错,去思过崖的应该是你。(读看看小说网)”另一个弟子指着阿娆附和。

    这几个人说着话,慢慢地围了过来。

    “小师妹,你还不快给师姐道歉。”

    阿娆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目光在映雪几个人上扫过。

    “聚宝儿和桂花糕,都是我的家人,什么兽宠之类的话,我不希望再听到。若是谁敢欺负到我上,我一定十倍奉还。若是一丝丝涉及我的家人,哼,定然百倍回报。”阿娆一挥手,映雪后的一只石臼顿时化为齑粉。

    映雪与这几个弟子都吓的变了脸色。

    阿娆淡淡地看着映雪。她虽然刚入门,但是过程特殊。聚宝儿和桂花糕是什么份,这山上只怕没一个人不知道。可是映雪,却当众说出那样的话来。这不会没有缘故。

    “小师妹她先动手了”一个弟子醒过神来喊道,声音并不是很大,显然不是真的想招人过来。

    “不过是过了天门,被执剑长老收为弟子,就这么嚣张。以为我们上昆仑没人了吗?。”

    “可是她先动手,咱们这些做师兄师姐的,也该教教小师妹规矩。”

    阿娆扑哧笑了出来,“我说怎么几位师兄师姐看着我这么不顺眼,原来是嫉妒。嫉妒我过了天门,做了执剑堂的弟子。”

    “一只小妖,机缘巧合进了上昆仑,谁会嫉妒你。”明显言不由衷。

    几个人说着话,就要动手。

    “要动手,我奉陪。不过我有言在先,谁要是输了,便自动离开上昆仑。你们觉得如何?”阿娆道。

    那几个人都巴不得阿娆这一声,纷纷说好。

    阿娆暗自点头,就这么一拨拨地将上昆仑的弟子打发干净,似乎也是个不坏的法子哦。

    这几个都已经听说了阿娆的事迹,心中虽然不服气,但是手下都谨慎了些,纷纷抽出宝剑、祭出符纸,就要动手。阿娆哪里会等他们先出手,早飞跳起,祭起一条赤色炎龙。炎龙卷着巨大的火球,眨眼间就将映雪几个裹了进去。这几个人被烈焰围住,有的舞剑、有的念咒、有的祭出水龙符,想要将火灭掉。但是炎龙威力巨大,几个人的头发和道袍都燃烧起来。

    一道剑光闪过,漫天雪花飞舞。

    阿娆笑了笑,将炎龙收回。几个男弟子的头发已经被烧焦,上的道袍更是完全被烧光了,光溜溜地站在那里,惊魂未定。其中一个回过神来,惊叫了一声,用手捂住要害,另几个也反应过来,也忙捂住了下

    “哈哈哈,”阿娆笑的几乎直不起腰来。

    几个人都是又怕又气,怕的是,阿娆的炎龙威力超过他们的想象。气的是阿娆让他们出丑。他们忙一边弓着子找地方躲藏,一边各使出法术蔽体。

    阿娆却不让他们如愿,右手一翻,几只牛毛针悄无声息地出。那几个弟子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觉得上一麻,便相继扑通扑通倒地,再也动弹不得分毫。

    “小师妹,你这是什么意思?”映雪手中握着一把宝剑,怒问道。几个人中,只有她的衣衫是完好的。

    阿娆的目光从映雪的脸转到她手中的剑上,那是把细长的剑,剑泛着冷光。

    “这话,该是我问你啊,映雪师姐。”阿娆故意道,“映雪师姐这把剑十分了得,我的炎龙不是对手。可映雪师姐只护住几个师兄不被烧伤,却偏偏烧光了衣服。映雪师姐的意思,还真让人难懂啊,呵呵。”

    这是嫁祸,红果果的嫁祸,映雪气的头顶生烟,偏偏又无法解释,方才她只是护住了自己,根本没去管那几个弟子。

    倒在地上的几个弟子体虽不能动,但是一切意识尚在。听了阿娆的话,不免咂摸起来,再看向映雪的目光,便有了一丝别样的意味。

    映雪自然看到了,脸腾地红了起来。

    “看、看什么看,你们自己不争气。”

    “映雪师姐可以看脱光了衣服的他们,他们自然也可以看还穿着衣服的映雪师姐。”阿娆道。

    这句话无异于火上浇油,让映雪的脸红一阵白一阵。

    “也怪不得映雪师姐会这样,仔细看来,几位师兄的体……还颇有些看头。”阿娆歪头道。

    被……调戏了。几个弟子动弹不得,都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

    “你这妖女,我跟你拼了。”映雪挥着剑就扑了上来,局面完全失控。

    阿娆闪躲避。映雪的每一道剑风,都带着无比的寒意。雪越来越大,一会功夫,阿娆的影便被漫天大雪罩住。

    “妖女,见识见识师姐的新雪剑吧,看你还嚣张。”一个弟子颇为镇定,这个时候还不忘给映雪造势。

    阿娆看了看周围的大雪,知道都是映雪的新雪剑的缘故。她想了想,抽出了背上的铁木剑。无尘、容宣和舜华都说这铁木剑如何如何,正好借此机会试一试。

    映雪在雪花飘舞中看到阿娆拿出了剑,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如果阿娆依旧用炎龙,她还有些担心,但是阿娆用剑,正合她的心意。

    出自剑冢的神兵新雪,对上只是用来练习的木剑,浸yin剑术数年已有所成的她,对刚刚学剑的阿娆。她有完全的胜算。

    阿娆在雪中,感到无数剑光带着巨大的杀气从四面八方袭来,忙运起铁木剑招架。两道剑光交汇,铁木剑上燃起熊熊赤焰,不仅挡住了新雪,竟将周围的雪花气化的无影无踪。

    映雪大吃一惊,她方才这一招玄妙无比,杀招隐在无数道杀气中,寻常人根本无法辨识,更别提招架。可是却被阿娆简单地识破了。

    阿娆却是一喜。这入门剑法,看似简单,其实威力惊人。而且她不过意念转动,要将火炎传到铁木剑上,破解映雪的寒雪,竟然真的成功了。

    火炎大盛,雪化冰消。

    映雪心中惊惧,却不想在众师弟们面前再丢脸面,手上就用了十成的力道,再次下落。

    “雪斩,映雪师姐的雪斩。”一个弟子兴奋地喊起来。

    阿娆耳边听得一声龙吟,漫天的风雪顿时消弭无踪。容宣落在映雪跟前,一手握住了新雪的剑刃。新雪剑上顿时附上一层龙鳞状的寒冰。

    “雪斩,很好。”容宣冰冷的面容上毫无表,说出的话更没有丝毫的温度。

    “表哥,我……”映雪的手抖了抖,新雪剑当啷掉在了地上。雪斩是必杀的绝招,对着刚入门的阿娆使出来,确实过分。

    “表哥,我是迫不得已。表哥你看……”映雪并不回头,只用手指着地上躺着的几个果弟子。

    “你学了五年,她今天却是第一次拿剑。”容宣并不看那几个弟子,依旧冷冷地说道。

    映雪眼圈顿时红了,几乎要滴下泪来。

    “容宣师兄,是那妖……,小师妹先动手的,映雪师姐没错。”

    “对与错,自有执法长老去管。”容宣无动于衷,“映雪,你以后不必再来竹林学剑。”

    “表哥,这是为什么,如果……我、我愿意道歉。”映雪的眼泪从眼角滴落。

    映雪管拽龙叫表哥哎,原来他们是亲戚。阿娆在旁边看的睁大了眼睛,转念想到,原来映雪的剑法也是容宣教的。

    “阿宣不肯再教你,原因很清楚啊。”阿娆收起铁木剑,走到容宣旁,“自然是嫌你学的不好,丢他的脸。”

    ————!网

    第七章比剑是

重要声明:小说《最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