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迟到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弱颜 书名:最妖娆
    第七章迟到了

    阿娆认为容宣吹牛,他不可能一天之内就练好这一剑法。(读看看小说网)

    “那之前,我每天在飞瀑下练习挥剑一万次。”

    “一万次?”

    “嗯,我入门的第一年,每天如此。”

    这就是说,容宣用了一年的时间练习基本功,然后才开始学整剑法。

    “你如果愿意,也可以这样。”容宣道,对于如何教授阿娆剑法,无尘是和他商量过的。他们都认为,以阿娆的,如果先让她练基本功,阿娆根本就不会真心去练。

    “不。”阿娆赶忙道,如果那样,她就没法在半年内练好剑,“我说过,我一定会超过你的,容宣。”

    容宣不以为意,一副早知道你会这样说的表

    “你的卜算课,不要迟到。”容宣又说了一句话,闪没了踪影。

    “啊……”阿娆惊叫,她几乎忘了已经到了去上公共课的时辰了。

    “阿姐,快,要迟到了。”

    “咩、咩,阿娆、快点。”

    聚宝儿和桂花糕站在飞瀑的石桥上,聚宝儿一鹅黄色的小袍子,衬得肥嘟嘟小子更加圆滚滚,他手里提了一个食盒,正朝着阿娆招手。旁边的石板上,桂花糕抬起了两只前蹄,只用后蹄站着,毛茸茸的脖子上挂了个火红色地绣着白色小羊的小书包。

    这两只是提醒她去上课的,阿娆忙收起铁木剑,跳到石桥上。为了赶时间,阿娆干脆祭起一道小旋风,将三个裹在一起,朝神机飚去。

    ………

    “是这里,阿娆。”桂花糕在阿娆怀里,两只前蹄翻着小册子,告诉阿娆前面的东侧就是上课的地方。

    旋风冲开侧的大门,将阿娆、聚宝儿和桂花糕裹了进去。侧内已经坐满了上昆仑的弟子,听见动静,都扭过头来看。玉机子坐在大上方,也转过脸来,见是阿娆,温和地笑了笑。

    即便是赶的这样急,还是迟到了。第一次迟到,阿娆有些不知道该用何种态度。她于是抬了抬手,向着众人打招呼。

    “呦”

    众弟子呆呆地看着阿娆。新来的小师妹,第一天就迟到了。迟到就迟到吧,怎么还这么有气势,卷着龙卷风就进来了。而且,为什么小师妹来上课,还带着两个小跟班?还有,那小娃娃提着食盒,是什么意思。那只小羊羔脖子上的书包,又是做什么地。

    但是,但是,小师妹和两个小跟班,都好可。好些弟子星星眼了。

    “一定是去飞瀑下练剑了吧。”玉机子看着阿娆背后背的铁木剑,还有没来得及烘干的头发,很善解人意地说道。

    阿娆点头。

    众弟子了然,看着阿娆的神色有的羡慕,有的同

    “那是很辛苦的,不要急于求成,慢慢来。阿娆啊,快去坐下吧,课马上开始了。”玉机子道。

    这么说就是不算她迟到了,阿娆心中一喜,心想玉机子这老头为人不错。她飞快地四下望了一眼,想找空位子,就看见舜华在悄悄向她招手,见她望过去,便用手指指了指旁边一个蒲团。

    阿娆快步走过去,聚宝儿和桂花糕亦步亦趋地跟过来,三只就在舜华旁边坐了下来。(更新最快www.dukankan.Com读看看小说网)

    玉机子咳嗽了两声,“下面开始……”

    “师伯,”一个弟子站起来,打断玉机子的话。

    “什么事啊,映雪?”

    “师伯,上昆仑素来讲究尊师重道,课堂更是清静之地。阿娆师妹第一次迟到,师伯看在她刚入门,原谅了她。可是,她携带兽宠听课,不和规矩。”

    阿娆觉得映雪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哦,对了,昨天舜华说过,上昆仑还有唯三的女弟子,就叫做映雪,是执法长老的亲传弟子。从阿娆的位置,只能看见映雪的背影。映雪的发式与材,与其他男弟子没有什么差别,不过说话声音倒确实是女声。

    “哦……”玉机子沉吟。

    “师伯,请将那两只兽宠赶出去。”映雪高声道。

    “师伯、众位师兄,桂花糕是遗玉,这个大家都知道。上昆仑的清规戒律,哪一条说了,上课时不准带玉的。”阿娆站起

    玉机子点头,好多弟子也点头。即便是修仙之人,上也不是毫无装饰,侧内好些弟子上也带着金玉的配饰。

    “聚宝儿,是我弟弟。映雪师姐说的兽宠,我可是一只也没看见。”阿娆道。

    映雪气的皱眉,可是阿娆的话毫无破绽,她无法反驳。

    “即便不是兽宠,也不能带小孩子来上课。”映雪又道。

    “是啊,如果大家都把家里的娃娃带来。咱们上昆仑可就不是天下第一修仙门派,干脆改成育婴堂吧。”不知哪个弟子跟着附和了一句,引得一阵笑声。

    聚宝儿气鼓鼓的攥起了小拳头,四下找寻刚才的话是谁说的。

    “我就聚宝儿这么一个弟弟,相依为命……他年纪小,怎么忍心扔他孤零零一个……”阿娆抬起衣袖遮住眼睛。

    聚宝儿立刻也捂住眼睛。“聚宝儿害怕,聚宝儿不要离开阿姐。”然后,又跑到映雪跟前,可怜巴巴地道,“大姐姐,你别讨厌聚宝儿。你打聚宝儿吧,你打了聚宝儿就能消气了。”

    聚宝儿说着话,开始脱小袍子,露出粉嫩嫩滚滚的小子。聚宝儿的皮肤嫩的能掐出水来,看上去,别说打,就是轻轻一按,都能按红了。

    “聚宝儿,有怀艮哥哥在,没人打你。”怀艮离的近,跑过去抱住了聚宝儿。

    舜华眼泪汪汪地将聚宝儿抱回来,又帮他把小袍子穿好。

    “聚宝儿很乖,上昆仑有规矩,也不能没有人味啊。”舜华道。

    “聚宝儿跟来,我们都没意见,要罚,干脆就罚我们吧。”怀坎道。

    好多弟子纷纷附和。

    映雪脸色气的发紫,这么一会功夫她在众人眼中就成了十恶不赦的恶人了。

    阿娆见火候差不多了,又对玉机子道,“师伯,您是最清楚的,这次试炼,多亏聚宝儿出生入死,千丈崖、鬼车、迷踪谷、沼泽,……”

    聚宝儿出生入死?桂花糕歪了歪脑袋,为什么她没看到。

    玉机子忙咳嗽了两声,不让阿娆继续说下去。“聚宝儿,是上昆仑的预备弟子。不用遵守上昆仑的规矩,但是享受正规弟子的所有待遇。”

    “哦也。”聚宝儿笑的眉眼弯弯。

    早就该这样了,阿娆暗自点头,玉机子还算上道。

    玉机子这样说,下面的弟子更无异议。

    “是这样,那么弟子就没什么说的了。”映雪脸色有些难看。

    “多亏映雪师姐,把话说清楚了,也免得大家误会小师妹,师姐是一片好心。”又不知哪个弟子道。

    映雪脸色好看了一些,就要坐下。

    “等等,”阿娆突然开口,走到映雪跟前。

    面对面一看,映雪不过双十年华,模样也不难看。只是嘴角有些下垂,应该是总抿着嘴的缘故。看那整体的感觉,竟有几分紫曜的神韵。

    “师姐方才说尊师重道,我无比赞成。”阿娆笑道,“师姐,你在课堂上,故意打断师伯讲课,这就是师姐所谓的尊师重道?”

    方才映雪是打断了玉机子的话,冲她发难的。

    “这……”映雪语塞。

    “映雪师姐这样清楚上昆仑的规矩,那么请映雪师姐说说,这样的行为,应该如何处罚?”

    “后山思过崖,面壁三天。”映雪咬着牙道。

    “那映雪师姐还等什么那?……弟子们有没有犯规,作为掌门的师伯,难道不比映雪师姐你更清楚。映雪师姐将师伯到刚才的程度,真真让我大开眼界。”

    阿娆轻轻鼓掌。

    “你……”映雪被气了个倒仰,可是阿娆的话却句句在理。

    “是弟子僭越,弟子这就去面壁。”映雪垂头道。

    “罢了,罢了,听完这堂课再议吧。”玉机子道。

    “师伯大人大量,我和众位师兄也不会去监督的,师姐可以不去哦。”阿娆留下这句话,飘回到座位上。

    一场风波平息,侧内又安静下来。

    “下面开始讲课,打开第三百六十五页。”玉机子终于再次开始讲课。

    阿娆坐在蒲团上,左手桂花糕,右手聚宝儿。桂花糕前蹄搭在阿娆腿上,高高地仰起头。阿娆伸手,从桂花糕脖子下的小书包中取出一本厚厚的书册。昨天她去无尘的菜园子后,怀真就帮她将要用的书册都领了。她回到宿舍,还让舜华拿一块云霞锦做了个小书包。

    阿娆揉了揉桂花糕的头,许是看到桂花糕得宠,聚宝儿也不甘落后。他将带来的食盒打开,小声道,“阿姐,早饭。”又拿过阿娆的书,哗哗哗替阿娆翻页。

    食盒内是食盒一打开,人的香气顿时弥漫开来。十几个小笼包,还有一碗鸡粥,都是腾腾的。

    有的弟子偷偷回头望过来,就连玉机子的目光也似有意又似无意地扫了过来。阿娆伸出去拿包子的手顿了顿。

    不该跟舜华坐过来的,阿娆后知后觉地后悔。她应该选择一个不为人注意角落,就像昨天飞羽传授的秘诀那样。而舜华这里,听课是会听的很清楚,但也容易引人注目。

    可是,她还没吃早饭。方才练剑消耗太大,她饿了。

    原来阿娆上课还带了早饭来,大家终于明白为什么聚宝儿会带食盒过来了(这很显而易见好不好)。虽有几个面色不虞,但是有方才映雪血淋淋的例子,玉机子没说话,他们也不敢说什么。

    鹤机子继续讲解书册,似乎刚才什么都没看见。阿娆趁着众人都转过头去,用衣袖掩嘴,一手在食盒上轻轻拂过,那一笼屉小笼包便不见了,再一拂,粥的碗也空了。阿娆拿出帕子轻轻擦了擦嘴角。如果条件许,她更喜欢那种细嚼慢咽的淑女吃法。不过这种吃法,她也毫无压力。

    正好怀艮转过头来,目睹了这一幕,惊的他张大了嘴巴。怀坎在旁边一抬手,一枚鸡蛋准确无误地掉进怀艮的嘴巴里。怀艮被噎的伸了伸脖子,被怀坎在背后一拍,咕咚一声将鸡蛋咽了下去。

    怀坎不出声地做了个口型,原来怀艮起晚了,也没吃早饭。舜华和阿娆都不掩嘴而笑。

    填饱了肚子,阿娆从聚宝儿手中接过书册,一边看,一边听玉机子讲解。半晌,她不出意外地发现,完全听不懂。看看旁边听的聚精会神的舜华,再看看前面正在挥笔做笔记的怀坎和怀艮,阿娆觉得有些寂寞。她低下头,就看见桂花糕团在她左膝盖上,正在打盹,聚宝儿趴在她右膝盖上,睡的鼻子冒出了鼻涕泡。这两只刚到上昆仑,兴奋的不行,昨晚应该是一夜都没睡。

    阿娆叹了口气,百无聊赖地,继续拿起书册来回翻了一遍。书上的字在她眼里,显得很抽象,只有那一幅幅图画,画的似乎还不错。阿娆托腮,在这里坐着,还不如去飞瀑下练剑。不过,第一次来听玉机子的课,中途开溜似乎不太好。关键是,她人生地不熟,没有把握可以溜的神不知鬼不觉。

    而且,听无尘的话,卜算课,还要考试的,而且考试成绩还关系到福利。这可怎么办,阿娆突然灵机一动,抖了抖袖子。

    一只不过聚宝拳头大小的灵龟,从阿娆的袖子中掉了出来。小灵龟正睡的迷迷糊糊,感觉被摔了一下,就从壳里探出头来。

    阿娆捡起小灵龟,四目相对。小灵龟顿时明白了阿娆的用意,不,它不愿意,它跟了玉机子近千年,还是只只能测测吉凶的龟,这很能说明问题的。

    阿娆弯起眼睛,轻轻敲了敲小灵龟碧绿的龟壳,友提示:聚宝儿很想吃油炸灵龟哦。

    小灵龟看了一眼旁边睡的正香的小胖子,激灵灵打了个哆嗦,败下阵来。我替你听课就是了,别让聚宝儿吃我。

    阿娆翘起嘴角,将小灵龟放在书页上。

    …………

    阿娆脑子里还在演练刚学的剑法,就听得外面钟声响起。玉机子宣布下课,众人都站起,向玉机子行礼,等玉机子转离开,众弟子才往外走去。

    阿娆走到外,见刚才还文质彬彬的众师兄们,纷纷御剑而起,争先恐后地朝一个方向飞奔。阿娆觉得很奇怪。

    “快到中午了,难道师兄们还有别的课?”

    “小师妹,”怀艮与怀坎两人手中各抱了一个硕大的饭盆,也都拿出了佩剑,“快跟我们去饭堂,去晚了,可没好饭菜了。”

    “众位师兄如此神勇,原来是去抢饭的!”阿娆恍然大悟。

    好书推荐:

    书名:秀色

    作者:月梢

    简介:夫:上联——骗人无罪,只要人入窠。

    下联——腹黑光荣,只要贤妻上钩。

    妻:横批——圈圈你个叉叉

    ————!网

    第七章迟到了是

重要声明:小说《最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