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师兄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弱颜 书名:最妖娆
    第六章师兄

    阿娆已经说了要在半年之内练成剑法,当晚回到宿舍,就真的将那帛册展开,开始细心揣摩,拿着那把笨拙的铁木剑比划。(读看看小说网)这铁木剑比一般的刀剑都要重,而那些剑招看似简单,真正动起来却总觉得灵气运转凝滞,让阿娆有些心浮气躁。

    第二天,阿娆早早起了,到竹林来找容宣。

    竹林内静悄悄的,半个人影也没有。阿娆正想上竹楼上去看看,便听得前面飞瀑那边传来龙吟之声。容宣在天河飞瀑。阿娆隐匿了气息,往龙吟之处飞快地奔了过去。

    清晨的飞瀑,还没靠近,就已经觉得凉意透骨,龙吟的声音是从飞瀑下面传上来的。阿娆在岸边探了探头,发现容宣整个人站在飞瀑中,正在舞剑。为了看的更清楚,阿娆使了个隐法,攀援着崖壁上的藤蔓,往下走,直到感觉到了容宣的剑气,才停下来。

    这峡谷内云雾缭绕,瀑布飞冲下来,溅起无数水花,两边的峭壁上长满了各色草木,郁郁葱葱。空气中有清新的水汽,还有不知名的草木香气,让人心神宁静愉悦。

    阿娆正想着容宣很会找地方练剑,双眼就一下子被瀑布中的影吸引住了。容宣手中握的是那把黑沉沉的大剑,在迷踪谷外的时候,她已经觉察到这宝剑不是凡品。现在宝剑出鞘,虽然颜色暗哑,又厚又重,仿佛是一块顽铁,但是舞动间却散发出宏大内敛的龙之气息。

    容宣手中握着宝剑,似乎与宝剑融为了一体,在清亮的飞瀑中,宛如出水游龙。初升的太阳照进峡谷内,容宣的脸庞上也染上了一层朝晖。阿娆看的有些发呆,心说这拽龙还真有几分本事,而且认真舞剑的样子,竟然有几分……迷人。

    飞瀑下,容宣的剑势一转,又舞起另一剑法。阿娆看了一会,发现竟然就是帛册上的那入门剑法。只是由容宣手中使出来,便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容宣在清啸声中,使出最后一招,剑气竟然将飞瀑流水斩断。

    容宣站定,収剑,飞瀑才又一泻而下。

    “出来吧。”容宣背对着飞瀑,沉声道。

    好一会没人吭声,阿娆左右看了看,这峡谷内除了她再没别人,容宣已经发现她来了。阿娆就解开隐术,虚空几个跳跃,落在容宣面前。(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www.dukankAn.com)

    容宣虽然一直站在飞瀑内,但是从头到脚,没有沾上一滴水珠。阿娆这才意识到,那看似简单的剑法,竟是没有丝毫破绽阿娆摸了摸怀里的帛册,要练好剑术的心思更加坚定。

    “刚才的剑法,你来练一遍。”容宣道。

    “什么?”阿娆提着铁木剑,不解地问。

    容宣没有说话,只是侧让开,示意阿娆到飞瀑内站好。

    原来容宣早发现了她,故意使那剑法给她看。……而且那入门剑法要在飞瀑中练?

    现在是半空中,并没有任何踏足的地方,而且在练剑的过程中,还要避开飞瀑的水。这需要充沛的灵力还有对灵力的精确控制,很难。但是容宣能做到,她也能。

    阿娆运气周灵力,站到飞瀑内,执剑当做了个起势,心中将昨天记住的剑招与方才看容宣的演示描摹了一遍,开始……挥剑。

    一旦真的挥动铁木剑,心神不由得被牵引。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变得遥远了,但是同时,周围那些微弱的气流变化、甚至崖壁上细小的虫鸣,不是通过眼睛或者耳朵,而是通过周的毛孔反馈到脑袋里。

    阿娆心神一震,她还没有自大到将这一切归功与自己的修为,她明白,是这剑法。只是入门的剑法,刚一入手,就有如此的效力,上昆仑的实力,还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想。

    等将这剑法使完,阿娆停下来。她这才发现,自己的体已经下降了约一丈有余,头发上更是湿漉漉地,滴着水珠。不过,昨天还凝滞的无法连贯使用的招式,今天已经能顺畅地使出来,虽然还谈不上得心应手,但这其中的进步显而易见。为什么,是因为看了容宣的演示,还有就是这飞瀑。

    “只有剑势,没有剑意。”容宣冷冷的声音评判道。

    阿娆感觉自己火的心上,被浇了一盆冷水。

    “你没有用过剑。”容宣走到阿娆面前。

    “嗯。”阿娆点头,她不想在这上面隐瞒,也不觉得没用过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她是妖,生来便有三昧真火,可以幻化各种武器,而且还有利爪。就算是龙或者是人不也是一样吗,谁生下来就会使剑。阿娆敢打赌,不管是谁,首先学会运用的一定是自己的牙齿和手爪。

    “你拿剑的方法不对。”容宣打量着阿娆道,“应该这样……”容宣说着,手执宝剑给阿娆做了一个示范,“对,要沉肩,腰背不能驼……,剑不是工具,它应该是你的手臂,你体的一部分。”

    “肩膀再抬高一些,对,手腕再压低一些……”容宣认真地纠正着阿娆的姿势,“好,你自己感觉一下,这样,是不是气息更流畅。”

    阿娆闭上双眼,感觉周灵力运转,从手臂传到铁木剑上。“让铁木剑成为你体的一部分,而不是工具。”阿娆睁开眼,再次挥剑,果然更加流畅。

    容宣点了点头,又退到一旁,让阿娆练习。他的一双眼睛始终没有离开阿娆,将阿娆的一招一式、一呼一吸都收进眼内。他能看出来,阿娆练的很认真,因为初学,又不善于应对飞瀑,因此弄的一头一脸的水,但是阿娆却没有丝毫的停顿。那飞瀑打在人上的力道,没人比他更清楚,但是阿娆却毫不在意,没有抱怨,没有叫苦。

    这入门剑法,在飞瀑中练习,是可以事半功倍。但是,对于初学者,尤其是以前根本没拿过剑的初学者,还是有些勉强了。不过,不得不说,阿娆悟极佳,而且那般不肯服输的劲头让他……,容宣的眸子暗了一暗。

    阿娆在飞瀑内练剑,心中却也在想着容宣。容宣沉默少言,又和她结下了梁子。她原本想,容宣一定不肯好好教她,或者根本就不会教,为此,昨天晚上她特意晚睡,想了好多个应对的法子。可是出乎她的意料,容宣教的很认真,而且还颇和她的心意。

    “或许比那个病恹恹的无尘好多了。”阿娆如是想,继而惊觉,她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阿娆摒弃杂念,手中铁木剑使得越来越连贯,感应到飞瀑的水势随着剑势而微微变化。按照容宣的说法,这应该就是剑意了。

    阿娆心中愉悦,一抬眼正看见容宣低头看她,一双漆黑的眸子恍若墨玉,深不见底。阿娆不心中一动。头上瀑布飞冲而下,阿娆才觉有些脱力。原来这剑法这样耗费精力,阿娆脚下一晃,再也站不稳,抱着铁剑直直朝飞瀑下坠落。

    两边峭壁上的草木飞速的倒退,寒之气越来越重,下面是黑黝黝无底深渊。不管下面是不是地府,这样掉下去,只有一个结局,粉碎骨。

    阿娆惊叫出声。

    容宣吃了一惊,忙借飞瀑下冲之势追了下去。这样的锻炼方法,对于一个只知道凭本能战斗的小妖还是太勉强了吧。

    “不要怕。”不过眨眼之间,容宣已经到了阿娆边。他一手揽住阿娆的腰,才发现阿娆两眼紧闭,似乎被寒气所伤。容宣皱眉,双手将阿娆抱起。他知道阿娆体内有三昧真火,怎么会被寒气所伤。

    “哈哈。”只听得两声轻笑,容宣发觉手中一空。他顺着笑声抬头朝崖壁上望过去,阿娆好端端地站在紫藤花丛上,笑的眼睛弯成两道弯月,湿漉漉的头发上水滴飞溅。

    容宣顿时黑了脸,他竟然被阿娆这样的小招数给骗了。

    “哎呦,容宣师兄生气了,好可怕。”阿娆扭踩在藤蔓上,朝山崖上跃去。那语气中带着笑意,哪有半分害怕的成分。

    容宣宁了宁心神,踩着飞瀑,转瞬就到了阿娆的前面。

    阿娆看容宣拦住她,一双眼睛怒火熊熊,却一言不发。

    “开个小玩笑了,干嘛那么生气。”阿娆道。

    “玩笑,很有趣吗?”容宣盯着阿娆。

    “看你板着脸吗……”

    “据说这飞瀑直通地府幽泉,深不见底,大罗金仙下去,也是有去无回。”容宣一字一句道,“以后再这样,休想我会去救你。”

    说完话,容宣立刻转离开。

    阿娆撇嘴,这家伙生起气来还真是吓人。无巧不巧,容宣此时转回头来,正看见阿娆做鬼脸,顿时气的脸更黑了几分。

    “……能够斩断飞瀑,不沾一滴水珠。这剑法就算练成了。”容宣冷冰冰地道。

    “我会好好练的。”阿娆道。

    “这入门剑法,我只用一天工夫,就练成了。”容宣飞跳回到岸上。

    “一天?”阿娆跳起来,“拽龙,你是吹牛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最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