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迷踪谷(十四)幕后的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弱颜 书名:最妖娆
    甜甜的桂花香气,果然是桂花糕。(读看看小说网)阿娆俯将小羊羔捞在怀里,小羊羔欢快地摇着短短的小尾巴,往阿娆怀里蹭,看样子很高兴见到阿娆。

    “桂花糕,你不会一直在这里等来着吧?”阿娆揉了揉桂花糕的头,问道。

    桂花糕咩了一声。

    耽搁了这么一会功夫,周围的雾气竟然渐渐地散开了一些,天也跟着放亮了。

    “没人勉强你哦,你要愿意跟,就把你当备用粮带上吧。”阿娆打量着小羊羔道,她总觉得这小家伙古里古怪。

    小羊羔听到备用粮,小不住哆嗦了一下,不过它没有挣扎,反而又咩了一声,似乎表示同意。阿娆见它这样,干脆将它塞到随带的袋子里,只露出来一个小脑袋。桂花糕在袋子里蹭了蹭,似乎还很喜欢。

    因为记得午正时分要赶到上昆仑山门,阿娆确定了方向后,便加快了速度,向着南面飞奔。越往南面走,道路越发难走,水洼和沼泽则多了起来,有一两次她甚至瞥见沼泽中露出森森的白骨。好在阿娆形轻盈,就算不能驾云,也能走的飞快。

    “哎,这河里的水那?”阿娆在一条河旁边停住了脚步,依她的判断,这应该就是迷踪谷的腹地,本来应该有一条小溪的。可是她面前的却只有干枯的河。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她误会了?

    阿娆正要仔细查看,就听旁边的矮林中传来奇怪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什么人?”阿娆警觉地转过

    一个人影踉踉跄跄地从矮林中跑了过来。

    “仙子恩人……”

    “是胡里?”阿娆吃了一惊,来的人竟然是胡里。自打在迷踪谷口失散,就没看见他了,别看这家伙修为那样弱,竟然活到了现在。不过,也似乎只能活到现在了。

    胡里面如金纸,半边衣衫早都被血迹浸透。

    胡里似乎没想到会看见阿娆,眼睛中露出惊喜和希冀。

    “胡里,出了什么事?”阿娆上前扶住了胡里。

    胡里依旧支撑不住,慢慢地倒在地上。他脸上露出凄凉的笑意,“仙子恩人,你、你快逃。这谷里,人都疯了,都在杀人。”

    聚宝儿紧紧抓着阿娆的衣襟,小羊羔在袋子里,也动了一下。听了这个消息,两个小家伙看来都有些不自在。(读看看小说网)

    阿娆向胡里的背心注入灵力,让他能够支撑下去。

    “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事?”

    “是、是上昆仑,他们传下指令,说是,只会在参加试炼的修士里,收一个弟子进门。他们说,谁能活到最后,拿到的木牌最多,谁就能入门。所以大家,都在杀人、抢木牌。和胡里一起进来的几个,都被杀死了,胡里拼命逃,逃到这里……”

    阿娆皱起了眉头。她想起昨天看见的尸体,上面都有翻找的痕迹,原来那个时候大家就已经在自相残杀,夺取别人的木牌。

    “上昆仑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几乎是下意识地问出这样的话,可随即想想,为什么不会那?千丈崖上的鬼车群,难道不是已经开了先例,将上昆仑的态度表露的清清楚楚。现在出现这样的规则,也不奇怪。

    “怪不得木牌上的地图一进谷就没了,看来都是上昆仑搞得鬼。说什么招收弟子,分明是要大开杀戒。”阿娆挑眉。

    胡里得了阿娆的灵力,脸色好了一些。他呆呆地听着阿娆说话,眼中露出困惑的神色,不过一闪即逝。

    “那么,是谁伤的你?”阿娆又问。

    “那个人,胡里不认识。仙子恩人,胡里不想报仇,在临死前,还能看到仙子恩人,胡里很满足。还有小雪,胡里……放不下小雪,胡里求仙子恩人……”

    即便是有阿娆的灵力,可是胡里受伤过重,脸上依旧泛出了死气。胡里伸出手,他还有一个心愿,拼命也要求阿娆。

    如果不是为了兔子小雪,胡里现在应该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这只狐狸,不仅老实,还是个种。

    阿娆心中一软,扶住了胡里的手。

    胡里颤抖地抓住了阿娆的手。

    就见一道红光乍起,胡里的子突然飞起来,像断线的风筝一样落下,将河砸出一个大坑。

    “演技不错。”阿娆直起,拍了拍手手并存在的灰尘,“不过在我面前还不够看,没死的话,就露出你的真面目吧。”

    “你,小丫头,你是怎么发现的?”

    胡里……,此时已经不能说是胡里了。一只猴子从坑中站了起来,他全乌黑,只有额头的一撮毛发是白色的。这只猴子子一晃,化作道士打扮的老翁,头上却戴了顶白色的员外帽。

    老翁脸上露出狠的表,一步步朝阿娆走了过来。

    “猴子就是猴子,装什么狐狸?”阿娆冷笑道,她已经看出来,这是只白头灵猿,是灵兽中算是天资不错的。

    “小丫头,老夫自认没有破绽,你是如何发现的?”白猿显然对这个问题十分在意。

    “破绽百出,想不发现都难。”阿娆冷冷道,“你杀了胡里?”

    “那只小狐狸,老夫还懒得动手。”白猿答道,“你还没回答老夫的问题,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老夫不是胡里的?”

    这白猿定是自视甚高,对扮成胡里十分自信,却被她拆穿,因此很不服气。阿娆心中飞快地盘算着,既然这样就狠狠地打击他。

    “你拿着避毒草丛瘴气林走出来,我就发觉你不对劲了。”

    白猿回忆了一下,觉得那个时候并没有露出破绽。

    “你胡说,如果你那个时候就发现了,为什么不揭穿?”

    “你以为自己是很重要的人物吗?况且看着你自以为是地演戏,也算是一点小小的乐趣。”阿娆故意道。

    那个时候她是觉得胡里有些起卦,但并没有放在心上。真正对胡里起疑心,是在进了迷踪谷之后的青石阵那里。再然后王小虎被暗算,她查看了王小虎的伤势,以王小虎的格,那下手暗算的人,肯定是王小虎认识、没有防备的,甚至是忽视的人。

    扮成胡里这样没有存在感的家伙,确实能够让人疏忽大意。

    “小丫头,你故意惹老夫生气。”白猿这个时候却明白了阿娆的意图。

    阿娆垂下眼帘,瞟了一眼桂花糕,又和聚宝儿对视了一眼。

    “是你自己出卖了自己,在千丈崖顶,你送的灵芝,还记得吗?”阿娆道。

    “那灵芝……,你认出来了?”白猿愣了一愣,“那种九叶紫芝,确实是只有上昆仑才有。不过不是十分熟悉的人,是看不出来的。”白猿叹了一口气,当时侥幸以为阿娆看不出来,没想到,百密一疏。

    阿娆看着白猿恼恨的样子,她当然不会告诉白猿,九叶紫芝,她也是后来无意间知道的。

    “那时候大意了,老夫没想到,你这丫头抢钱不手软。上又没别的东西,正好还带着几株九叶紫芝,如果不拿出来给你,只怕那个时候,你就要将老夫丢到千丈崖底下去了?”

    “错,”阿娆道,“我不会把你丢到崖底的。”

    白猿不信,“阿娆姑娘,你不会想冒充好人吧。”

    “我只会将你扔在千丈崖半山腰。”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白猿明显被噎了一下。

    “你和上昆仑是什么关系,这谷里的一切,是不是都是你在搞鬼?”阿娆问。

    “老夫将是上昆仑这次招收的唯一弟子。”白猿摆了一个pose道。

    有只有在上昆仑后山灵幽涧才能采到的九叶紫芝,熟悉地形,上昆仑丢失了取自迷踪谷的宝贝-迷镜。阿娆心中又了一个猜想,她要试一试。

    “你是上昆仑养的猴子,修炼多年,一直想拜入门内做弟子,却因为资质太差,总是被拒绝。现在看到大批的修士都有机会入门,你嫉妒心发作,因生恨,想要杀掉所有的修士,那时候上昆仑就只能收你入门了,对不对?”

    “胡说,胡说。”白猿气的头顶冒烟,“老夫的资质上佳,是他们,是他们一直不肯承认。老夫怎么会嫉妒这些平庸的修士,是上昆仑有命定的弟子要进门,老夫要做唯一命定的弟子。”

    白猿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吼了出来。

    “原来我都猜对了。”阿娆轻声笑道。

    “你这狡猾的小丫头。”白猿发觉上当,但是该说的不该说的,已经都说出来了。是的,他是生长在上昆仑后山,幼时就有了灵识。他与鹤机子交好,时常帮助鹤机子采摘草药。因为吃了鹤机子遗失的一颗丹药,而化为人形。他认为自己极有仙缘,从此更加努力修炼。上昆仑上至掌门玉机子,下至厨房的厨子,都待他很好,但是每次他说想拜入门墙,却都被婉言拒绝。

    上昆仑这次招徒,他也跃跃试。不过那天偶然经过掌门玉机子的窗前,偷听到玉机子的喃喃自语,让他改变了主意。

    他只听了两句,怕被玉机子发现,便匆匆离开。而那两句透露出的信息,已经足够让他猴血沸腾。

    就在今天午正,上昆仑将迎来它命定的弟子。上昆仑,甚至天地都要因为这名弟子而改换。

    他不仅要拜入上昆仑,还要成为那唯一的命定弟子,做上昆仑,做天下的第一猴,哦,不,是第一仙。

    阿娆看出白猿很激动,她不知道为什么,也没有特别想去知道。

    “最后一个问题,王小虎是不是你伤的?”。

重要声明:小说《最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