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沈婷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红瓦 书名:重生之深度控制
    刘俨接管大权之初,刘家内部派系斗争及其激烈,刘家二少爷虽死,隶属其下的势力却不服号令,再加上刘家那些元老级的狐狸各个狡猾成精,不肯轻易放权,他面前可谓是阻碍重重,直到狠下心干脆利落的处理了几个核心人物以儆效尤,那群家伙才稍稍收敛了一些,却依然阳奉(阴yīn)违,任何政策的推行都几乎要打上一半折扣。

    而就在这家族动((荡dàng)dàng)政权交替之际,一个女人站在了他的(身shēn)边,频频出现,为稳固刘俨势力添加了一份重量级的砝码,那个女人就是沈婷。

    沈婷是沈家大小姐,也是幺女,整个沈家的掌上明珠,她在一个雨夜救下了逃亡的刘俨,协助他一路夺回权利,刘俨最后能登上刘家权利的巅峰,和沈婷不无关系,理所当然的,当他正式接管了刘家,沈大小姐也就成了刘宅的常客。

    小柏青一开始很不喜欢这个陌生的女人,每次她一出现,爸爸的注意力就转移到这个人(身shēn)上,受到冷落的小柏青试图用仇恨的眼光杀死抢占爸爸注意力的人,敌人却笑眯眯的在他面前蹲下,伸出手捏住他(肉ròu)呼呼白嫩嫩的小脸蛋,轻轻一拧——

    “眼睛大的跟什么似得,真可(爱ài)。”

    小柏青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一双大手卡住腋下,把他从婴儿车里抱出,小柏青落入气息熟悉的怀抱,立刻止了哭声,红着眼睛皱着鼻子蹭了蹭,刘俨新买的格子衬衫上顿时拖出一条长长的鼻涕印,他神色不变的抽出纸巾,极其熟练的擦去儿子黏糊糊的鼻涕,挖了一勺苹果和香蕉混合而成的糊糊,送进他嘴里。

    “孩子脸嫩,经不得掐。”

    “知道你护短,宠儿子简直宠上了天。”沈婷乐呵呵的看着面前的一大一小:“男人当(奶nǎi)爸的时候最有魅力了,我以后的孩子也一定要有这样一个爸。”

    刘俨看了眉飞色舞的沈大小姐一眼,张口刚想说什么,因为爸爸又和那个女人说话而受到冷落的小柏青彻底爆发,“噗”的一声把混合了口水的食物全部吐在刘俨衬衫上,瞬间报废了一件全新的昂贵衣服。

    沈婷拍桌子哈哈大笑:“小家伙干得好,我最喜欢看面瘫变脸。”

    刘俨无语的看着笑的乱没形象的沈婷,抱着孩子上楼换衣服去了。

    沈婷仿佛天生就具有一种神奇的亲和力,短短一个月就和刘家上下所有人混熟,就连小柏青也开始觉得这个女人不那么讨厌,给他买吃的,买玩的,讲故事,最重要的是,孩子能分辨出谁到底对他真心好,小柏青感到这个人看他的眼光,是真正的柔和而带着暖意,不像别的女人,虽然满脸堆笑,但是眼睛却不是看着他,浑(身shēn)上下还散发出刺鼻的香水味儿,抱他的动作也难受的要命。

    虽然刘俨说过沈婷是他的救命恩人,但是刘家上下所有人都猜测,如果不出意外,这个女人即将是刘家下一任的当家女主人,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刘俨对待沈婷的态度和对其他的女人不一样,就(身shēn)份地位而言,沈大小姐也是最适合的一位。

    这个猜测在某天中午得到了证实。

    那天沈婷正在刘家餐厅和刘俨以及小柏青共进午餐,说是共进午餐,其实也就小柏青一个人在吃,刘俨忙着给儿子喂饭,沈婷支着脑袋笑眯眯的在一旁看着,有一搭没一搭的吃菜,细嚼慢咽,优雅无比。

    当小柏青皱着鼻子把最讨厌吃的胡萝卜米粥吐在爸爸手心时,对面的椅子忽然传来摩擦的声响,他忽闪着大眼睛抬头,看见“不那么讨厌的阿姨”捂着嘴冲向洗手间,脸色发白,于是转头看向爸爸,扯了扯他的衣袖:“趴趴?”

    刘俨沉默了一会儿,抬头对保姆说照看好孩子,起(身shēn)跟进了浴室。

    那天下午刘俨带着沈婷去了趟医院,检查结果表明,沈大小姐怀孕了,刘家上下开始疯传沈婷将在什么时候进刘家的门,猜测五花八门,有的说一个月,有的说半年,小柏青听不懂这些,只知道好几天没看到那个阿姨了,内心刚刚产生了类似失落的(情qíng)绪,阿姨又出现在他面前,捏着他的脸笑。

    “小柏青,我给你生一个弟弟好不好?”

    笑着笑着,沈婷就哭了。

    小柏青好奇的摸了摸她湿漉漉的脸,头一歪:“弟弟?”

    “对,弟弟。”沈婷破涕为笑,抱着他的脸吧唧狠狠亲了一口,小柏青呆滞的看着对方,那模样又让沈婷笑弯了腰。

    沈婷怀孕这件事,并没有刻意隐瞒,消息很快传到了沈家,犹如一个深水炸弹,将所有人震在当场,自从检查出(身shēn)孕之后,她就搬进了刘宅,沈夫人得知这消息火冒三丈,带着一群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人马杀到刘家抓自家闺女,沈夫人一向宠女儿,很是看不上刘俨,觉得他这么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能在刘家权势争夺之中最后胜出,必定是个心狠手辣薄(情qíng)寡(性xìng)的主,沈夫人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嫁给圈外的男人,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而刘俨显然不符合其中的任何一条。

    自家闺女被男人搞得未婚先孕,沈夫人一进刘家的门就给了刘俨一个大耳刮子,刘俨竟然硬生生的接了,不仅接了,还一字一顿的请求沈夫人(允yǔn)许沈婷嫁给他,气的沈夫人抬手又要扇,沈大小姐从屋子里冲出来拦住几乎发狂的母亲,跪在地上哭的声泪俱下,小柏青在屋里被大厅的动静吵醒,哇的一声也跟着哭,刘俨一听,心都揪了起来,转(身shēn)就进屋去哄自家儿子,沈夫人气的直翻白眼,直骂自家女儿犯((贱jiàn)jiàn),刘家小子摆明不把她当回事儿,还死皮懒脸的倒贴,真是上辈子造孽。

    最后沈婷还是被沈夫人押走了,临走前刘俨询问是否需要帮忙,沈婷抹了一把泪摇摇头,挤出一抹笑容。

    “我可是沈婷,这点小事能解决,房间给我留着,我早就说过儿子得要你这样的爸。”

    过了几天,沈婷真的回来了,还是被沈夫人亲自送回来的,不仅送回来,还带来了一大堆沈婷在沈家的东西,这一回沈夫人虽然脸色依然不好,却松了口。

    一番讨论,最后决定他们俩个先于一周之后订婚,等孩子生下来了再结婚,自此之后,沈婷就正式在刘家住了下来,刘家上下也把她看成了未来的女主人,暗地里议论以沈大小姐的(身shēn)份,肚里的那个孩子若是男孩,八成就是刘家真正的继承人,可惜了长子刘柏青,虽然粉嫩可(爱ài),但母亲背景出(身shēn)不够硬,还死得早,以后的地位恐怕就尴尬了。

    一些下人为了讨好沈婷,私下里把这话跟她说了,却没想到一向好脾气的沈婷当场摔了杯子,转(身shēn)就告诉了刘俨,刘俨自然大怒,狠狠地惩戒了这几个人,当着所有人的面打了一顿之后赶出刘宅,自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敢在明面上这么说,沈婷对小柏青则一(日rì)好过一(日rì),以行动告诉所有人,她这个未来的女主人,绝对不会因为孩子是不是亲生,而有任何偏心,小柏青也逐渐习惯了这么一个阿姨天天出现在他(身shēn)边,原本有爸爸,现在多了一个阿姨,都对他很好,他很满意。

    沈婷的肚子像吹皮球一样一(日rì)(日rì)大了起来,小柏青经常好奇的伸手去摸,每当这个时候,沈婷都会把他抱过来,掀开衣服让他耳朵贴在圆鼓鼓的肚皮上,笑眯眯问他有没有听见弟弟的心跳,刘俨依然忙得早出晚归,每晚却一定会抽出时间陪陪儿子,整个刘家的气氛很是和乐。

    可是这份和乐却在距离沈婷预产期一个月前戛然而止。

    那天正是刘俨出差归来,小柏青闹着要见爸爸,沈婷便带着他坐专车前往机场,中途被一个亡命之徒绑架,带到郊区废弃的厂房内,要求刘俨独自前来,否则立刻撕票。

    这人原本是刘二少的心腹,几个同伴被刘俨基本全部弄死,剩下他一路逃亡,如今走投无路,出此下策,抱着大不了同归于尽的心态,绑架了沈婷和柏青。

    刘俨赶来,真的一个人都没有带,那人举起枪对准刘柏青,威胁刘俨放下了(身shēn)上所有的枪械,上前把他绑住,然后露出了一个森冷的笑容。

    “刘三少,我曾经给二少卖命,知道不管做不做今天这事儿都活不了,既然怎么都是个死,为什么不死的开心点呢,你说是么?”

    刘俨脸色变了。

    对方哈哈大笑:“死前拉你们一家垫背也值了!你说我先送谁上路?你未婚妻?还是你儿子?”

    那人举起枪,对着小柏青和沈婷徘徊半晌,最后对准了昏迷中的孩子,慢慢的扣下扳机。

    一声枪响,子弹斜斜的打进墙壁,沈婷在最后关头猛地撞过来,撞歪了他的(身shēn)体,那人对于迷药的效果太自信,没有给孩子和孕妇上枷锁,却不曾料到沈婷提前醒了过来,关键时刻救了小柏青的命。

    一颗子弹从那人脑门穿过,潜伏在附近的刘俨的属下举枪匆匆赶到,沈婷在看着对方倒下之后,整个人几乎虚脱,肚子一阵一阵的剧痛,鲜血从下/体流出,很快染红了裙子。

    刘俨在属下的帮助下挣脱绳索,立刻指挥人们送沈婷前往医院,绑架的地方太偏僻,车子开到最近的医院,沈婷下半(身shēn)跟被血浸过一般,整个人神智已经有些不清楚,匆匆忙忙送进产室,等待的结果却是孩子生下来,母亲却快不行了。

    刘俨抱着小柏青走进去见她最后一面。

    沈婷躺在(床chuáng)上,脸色惨白如纸,听见他进来的动静,动动眼皮,艰难的睁开双眼,半天才渐渐聚焦。

    她张嘴,声音却细若游丝,连自己都无法听到,眼泪不断地往下淌。

    刘俨看着她:“我知道。”

    沈婷就像听到了最坚实的保证,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一旁被护士抱着的婴儿细声细气的哭了起来,小柏青哇的一声,也跟着哭了。

    刘俨看着猴子一样皱巴巴的小婴儿,哄着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儿子,低声开口。

    “柏青,记住,这是你弟弟,刘泽翔。”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深度控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番外二 沈婷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