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奇遇魔女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左手2013 书名:覆雨翻云外传
    我正奇道,紫嫣为何在我的后,她为什么要跟踪我,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她说话了,说:“韩公子,请你收留我吧,在采花教里生活的这许多年里,我一直认为人世间没有只有仇恨,这是采花教收女徒弟的基本要求,说世间的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让我们杀遍全世界的男人,可是直到遇见韩公子我才明白原来世间还有。说完,眼泪都流下来了。我一见人家都哭了,心一下子软了下来,这里请读者注意的是我从小就害怕女生哭,今天见到紫嫣哭了,我不生出一丝怜悯之心,不顾游易的阻拦,跑过去一下子搂住了她的香肩,说:“紫嫣姑娘,不要再哭了,我平时最怕女孩子哭了,好吧,我答应你,把你带走,可是你一个女孩子家,跟我非亲非故的,天天跟着我好想也不太好吧,不如你嫁给我吧,其实当时,我是看出紫嫣姑娘已经对我产生了一丝朦胧的意才这么说的,这丝意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幸好我是场上的老手,才看了出来,要不是我看出她对我产生了一丝意我也不敢这么说呀,她听了我对她的说的话之后。破涕为笑道:“韩公子,不要再说了,我早就知道韩公子是个多大种子,不会对我们这种美女拒之不理的,正当她说话的时候,我已经听到后面有几十个人正在靠近,从他们的呼吸来看,都已经到达了一流高手的境界,凭我和游易现在的本事,或许可以应付,但应付之后难免要有一丝轻伤,于是我拉起紫嫣,回头对游易说了一声:“快走,于是,我和游易都施展轻功,在几个起落下,已经到一家人的官邸,我抬头一看这不是韩府吗,这时,我突然想到韩府里不是有个韩家粮库吗我正好进去避一避风头,也好我跟后的游易说:“快走,我知道里面有地方可以避难。”说完,就带着游易向韩家粮库的方位走去,游易这时正想问我为什么对韩家这么了解,和韩家有什么渊源之类的,但生死关头他也不好多问就跟着我走了。我带着他在韩府里左掠右跳,最后,终于找到了汉家粮库的所在地,我带游易飞掠过去,在韩家粮库里找了一个暗的角落藏好,就在这时我听到了房子的东南方传来一丝女子的喘息声,在往东南方一看出现一个美女的声音,我当时都看呆了,因为我在这以前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女子,幸好这时紫嫣在旁边用肩膀捅了我一下才回过神来,见道她正满怀醋味的盯着我看,我知道她是因为我眼睛盯着一位女孩子才会这样子的。我感忙回过神来,对她说:“紫嫣,对不起,我下回在也不敢对你这样子了,刚听完我说过这句话之后。她满脸怒气的对我说:“还有下次,你要是再敢跟别的女孩子好,本姑可饶不了你。我对她说:“我看这个女子行踪诡秘,半夜三经的在这里干什么,不行我得去看看姑你千万不要吃醋哦。她这时对我说:“不要那么自恋,谁为你吃醋呀,说完就脸超一边望去了,我知道她是跟我赌气,但是这时候查清那神秘女子的来历要紧,我也美跟她多计较,就施展法,跳到了那位姑娘所在的那块房梁上,我想跟她开开玩笑,也就是逗逗她,用我那贼手闪电般的摸她的后背,正好这个女子所在的地方是游易他们视觉上的盲区,要不是的话,我也不敢对眼前的这位仙子这般无礼呀,要是被我在这个时代的初恋人紫嫣看见了,还不知道会对我怎样呢,当我的贼手碰到眼前这位仙子时,她当时一惊,我当时也一惊对她说:“小子,刚才看见姑娘深夜不去家里睡觉而到了这里觉得很奇怪,所以我过来向姑娘询问一下,多有冒犯之处,还请姑娘多多包涵。”她起初还以为我对她有什么图谋不轨之处但见我说话又文绉绉的,颇有一股书生的韵味,心里对我的提防顿时少了一大半,对我的态度也缓和了不少,不想以前那种对我提防的心态了,于是他对我说:“听你的话看你也不是什么坏人,本姑娘就告诉你吧,我叫秦梦瑶,公子如果不嫌弃的花,就叫我梦瑶姑娘吧。我见梦瑶姑娘说这话,连忙说:“姑娘哪里话,像我们这种小人物,姑娘不嫌弃我,我就谢天谢地了,我又怎么会嫌弃姑娘呢。当时的话,我还正惊奇为何在这种地方遇见了梦瑶姑娘呢,梦瑶对我说:“对了,认识了公子这么久,还没请教公子的大名呢,看公子的手,在武林上不会是什么无名的人物吧,要知道,本姑娘已经练成了慈航静斋的最高心法剑心通明,武林上除了庞斑、浪翻云等有限几位特级高手能在我不发觉的况下到我的后,你到底是谁,我其实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心想:这也许就是魔种与秦梦瑶的道胎相互抵消的作用吧。但我怎么能够告诉眼前的这位仙子呢,如果让她知道我是魔教中人,她会不会因为这个而对我不想现在这样好呢,我心里这么想就没把事的真相告诉眼前这位仙子,随口瞎诌一个理由说:“姑娘不要这样的问我,我都不知道怎样回答了,我刚才想了一会儿,想到了,大概是,姑娘为做自己的事,而没在意我吧,听说姑娘你是慈航静院的传人,想必武功也一定不弱吧,小子的武功如此低微,怎么能和姑娘的绝世武功相提并论呢,秦梦瑶对我笑了笑说:“我想也是,本姑娘的武功这么好,怎么会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一下子就赶上了呢,我听了这话不觉得有点惊叹,心里暗忖道:想不到呀,历史上的秦梦瑶说话竟这么大大咧咧的,一点不像覆雨翻云上所说的那么温柔善良,但我转念一想,不过也好,秦梦瑶这么大大咧咧的对我这个平时特别活泼开朗的人来说正好,我也不喜欢天天温柔善良的女生,反而喜欢比较“野”一点的女生,这样才能和我相陪吗,这时,秦梦瑶对我说:“韩公子,其实我平时不是这么不温柔善良的,但今天我一见到公子我就不由自主的变成那样子呢,我真不知道回去该怎么对师尊交代,我刚才的遐想全都化成泡影了,原来梦瑶对我所表现出来的那种神完全是在被我上的魔种感染下才会变得这样子的吗,其实梦瑶以前都是一个很好的姑娘,今天见到了我……唉,我现在真是有点感觉对不起我心中的美女秦梦瑶呀,这时梦瑶见到我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知道我是因为心中感到有愧于她才变成这样子的,连忙来劝导我说,不要再伤心了,韩公子,其实你这样做也不是全帮了我倒忙,其实,告诉你吧,我的剑心通明虽然已经练成了,但还没练到大圆满的境界,剑心通明的大圆满境界必须要经过“人事”才能达到的,要不是师傅也不会让我下山来到江湖上来历练,而是把我关在山上,让我专心历练不就行了,我听了梦瑶姑娘的安慰之后,心境也好了很多,对梦瑶姑娘也心怀感激,梦瑶姑娘竟能静下心来安慰我这个初入江湖的小子,我正是感到荣誉非常呀,我转念一想:“梦瑶不会是上我了吧,听说我体内存在的魔种特别会吸引女人,而魔种也正好是秦梦瑶体内道胎的克服体吧,而且我刚才对梦瑶那番很前卫的举动,虽然于秦梦瑶平时学的那些什么四书五经之类的东西格格不入,但也给秦梦瑶这位仙子带来了许多新的刺激,从某些方面来讲,也帮助了秦梦瑶,这我又何乐儿不为呢。想到这里,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吗,就是我想了这么多东西,正事还没问呢,就是秦梦瑶为什么会在这里,而她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我于是问她,说:“在下有一件事想问秦姑娘,就是姑娘来这里有什么贵干,小子问的有些唐突,请姑娘千万不要恕在下冒昧,秦梦瑶笑了笑对我说,我今天于公子相遇,真是我现在在江湖上度过的时光里最快乐的,虽然你有点显得玩世不恭,但也给我带来了许多欢笑,我理当遇公子知无不言,又怎么会对公子遮遮掩掩的呢,告诉你吧,本姑娘来这里是为了等一个人,那就是逍遥门主莫意闲,这底下有他的逍遥账,是专门供他私下寻欢作乐的地方,但他怕他老婆知道,所以就把他的逍遥账建立在这不引人注意的地方,我说:“他把逍遥账建立在这么显眼的地方,难道不怕韩家的人看见吗,梦瑶说:“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但想来想去只有一个答案,这个韩府里有莫意闲的手下,而且份在韩府里还不低,所以这么不被人发觉,我想了想对梦瑶点了点头说:“对。”但我怎么没看见逍遥账,梦瑶对我说:“韩公子,逍遥账虽然有在韩府的内鬼保护,一般不会被人发现,但毕竟是见不得人的东西,又这么会摆在显眼的地方呢,走,跟本姑娘来,于是,梦瑶和我跳下了房梁,一阵劲风就朝我扑面而来,梦瑶还因为是莫意闲今天提前来了呢,也没看见她怎么弄,原本背在肩上的飞翼剑已经到了她的手上,飞翼剑划过了一个完美的弧度朝对方的上刺去,对方的武功虽然诡秘,但怎能敌得过对方的慈航剑术,被刺中之后,随即闷哼一声,随即吐出一口鲜血,向后退去,在他们交手的时候我看出了那个人是紫嫣,于是,赶紧跑过去,想阻止秦梦瑶,免得我的紫嫣受到不必要的伤害,但一切都已经迟了,秦梦瑶的飞翼剑已经刺到了紫嫣的上,我快步走过去,这时,屋檐上也跳下一条人影,我抬头一看原来是游易。我一看紫嫣伤的不轻,连忙把她扶起来,手按上她的后背,真气源源不断的朝她输去,不一会儿,她醒了,眼皮想上了铅一样缓缓的睁开,我顿时抱起紫嫣痛苦:紫嫣你千万不要怪我呀,但我转念一想:马上逍遥门主莫意闲就要来了,我这时应该放下而女私,来为武林除去这已大害呀,我把紫嫣交给游易说:“游易,你先把紫嫣带到房梁上去暂时避一避风头,我和这位秦姑娘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去做,做完之后我们会和你会合的,请不要为我担心,游易把紫嫣抱着纵跳上了房梁,我和秦梦瑶怕事耽误掉了,忙施展法到了逍遥账内,在逍遥账内我见到了有三位美女在里边有三位美女在里边,幸好他们都在里边的梳妆台面前梳妆打扮呢,要不是我和梦瑶就被发现了,我看见这逍遥账内,地方特别大,什么瓜子点心应有尽有,而且周围还弥漫着一股清幽的香气,特别让人心旷神怡,特别让我有了男人最原始的**,要不是为了杀莫意闲,我早把梦瑶按在上,好好的做一次,忽然,我发觉他们的头快要掉回来的一样,连忙拉着梦瑶,缩入被窝里,梦瑶虽然知道我是为了不让她被发现,但常年在深山里修练、未经人事的她突然和一个陌生男子在上,顿时,两朵彩霞飘上了她的俏脸上,而且为了不被敌人发现我和梦瑶深深地抱在了一起,她的酥也紧紧地压在了我的上,我顿时感到她的酥是多么的柔软,让我特别开心了,就在这时,一阵很猥琐的笑声映入了我的耳廓,我知道是莫意闲来了,他一来,立马把一个女子抱上来,说:“柔柔,来来来。说着就把柔柔的衣服全都撕碎了,按在上,之后就没动静呀,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去找从北海的极乐老人跟那来的金枪不倒丸去了,我心里暗笑道:看莫意闲那么胖就知道了,她的功能一定不太强,唉,胖就是不好呀,怪不得我们22世纪提倡全**动的呢吗,唉,体不好,连杆那事也不行呀,此时,柔柔肯定,两腿张多大的,等莫意闲来干她的呢,我心里暗想道,此时,柔柔正仰卧在上,她的部正抵在我的手上,虽然隔着一层很薄的羊毛毯,但我还能清稀感受到他部肌的柔软,我自从从上和梦瑶挑起之后,我就一掌向莫意闲攻去。

重要声明:小说《覆雨翻云外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