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月下独酌

    飘絮坐在庭院中,心郁闷地喝着酒,想起皇帝跟段子心有说有笑的样子,心里很是吃味儿,“皇帝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见一个一个,幸亏姑我还没有把心陷进去。(更新最快www.dukankan.Com读看看小说网)”飘絮说这话的时候一点底气都没有。哎……我的心真的没有陷进去吗?如果没有的话,为什么看到他跟段子心有说有笑的样子,会那么难过呢?

    “哎……不想了,一个人喝酒赏月的感觉还是蛮不错的。”飘絮自我安慰道。端起酒,看着月空,突然想起李白的《月下独酌》,脱口而出地念了起来,“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飘絮苦笑几下,抬头看着月亮,自嘲道:“真没到,我现在只能跟月亮和自己的影子饮酒,不知道是可笑还是可悲。”说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混着自己的眼泪,喝了下去。

    “好一个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皇后娘娘还真是洒脱啊。”段子谦从飘絮独自坐在庭院中饮酒的时候就一直看着她,直到她难过地吟出那首诗的时候,他的心猛的一震,他从来不相信什么一见钟,可是现在的他,似乎真的看上了眼前这个女人,而这个女人竟是他好兄弟的皇后,烈焰王朝的一国之母。

    飘絮忙不迭地擦掉眼泪,尴尬地对段子谦笑了笑,“段王爷,这么巧。”

    “你能不能不要叫我段王爷?”他不喜欢这样的称呼。

    “那叫什么?”我也不想叫你段王爷,感觉像是在叫没出家前的一灯大师,飘絮在心中暗道。(读看看小说网)

    “叫我子谦。”他希望她这样叫他。

    “好吧。”反正她无所谓,这只是个称呼而已。

    “那我能叫你雨晴吗?”

    “随便你啦,反正只是个称呼而已。”飘絮才没什么心跟人家讲究什么称谓的事

    段子谦满意地笑了笑,在飘絮的面前坐了下来,端起酒杯,笑道:“怎么样,本王陪你喝,现在算是对影成四人了吧。”

    飘絮也笑了起来,“那就多谢王爷相伴了。”

    “我说了,不要叫我王爷。”段子谦有点不悦。

    “那谢谢你了,子谦。”飘絮端起酒杯喝了下去,如果对面坐的是杨赫就好了。飘絮心中叹道。

    “王爷,您要的琴已经送来了。”这时,管家拿来一把古琴。

    “这琴不错哦。”飘絮看着琴的材质,欣赏地摸着琴弦,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琴。

    段子谦看着飘絮一脸不释手的样子,笑道:“怎么,你也喜欢这琴吗?”

    “嗯。”飘絮点了点头,“要不让我先试试音怎么样?”飘絮一脸感兴趣的样子。

    “好啊。”段子谦笑着将琴递给飘絮。

    飘絮一脸大方的样子,对段子谦说道:“既然你那么大方,我就免费唱首歌给你听。”

    “哦?”段子谦一脸感兴趣地看着飘絮。

    “不要用怀疑的表看着我,待会等我唱完,你不要太佩服我。”飘絮一脸得意地笑着,完全忘记了自己正在为皇帝的事烦心。

    “好啊。”段子谦笑着回答道,看着飘絮天真的表,他心大好。

    飘絮在琴前坐了下来,轻轻拨动琴弦,微启朱唇,唱起了《逍遥游》,这一首曲子刚好唱出了她的心声。

    秋月悬天共枫叶摇,夏依朝暮分昏晓

    年华几许磨消,究竟谁人能明了,不曾轻狂人枉年少。

    繁华红尘中任我逍遥,举杯望月醉看美人笑,

    今晚有君为伴,夜色几多,同高唱一曲歌谣

    人生漫漫艰险难料,英雄成败怎能断道

    虚荣若浮云,转眼已消散,恩怨是非尽付谈笑。

    名剑不孤单,有香花同在,一缕青丝随君天涯。

    杨赫,如果你听到这首歌,你会明白我吗?飘絮一边唱着,心中暗自怅然。

    段子谦看着飘絮一脸黯然的表,心不自觉的颤了一下,从她的歌声当中,很明显透露着对自由的渴望和无奈,难道她跟阿赫之间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变成这样吗?

    飘絮缓过神,看到段子谦正一脸失神地看着自己。她笑了笑,故作轻松地掩饰自己的尴尬,说道:“怎么样,我说了,等我唱完不要太佩服我的哦。”

    段子谦从位子上站了起来,一脸严肃地走到她边,说道:“你跟阿赫之间……”

    “我跟他之间没什么?”飘絮打断了段子谦的问话,现在,她很害怕谈到她跟皇帝之间的事,她不想再为了这些事流泪了,她柳飘絮不是一个可以被感打败的女人。

    “其实你这首歌是想唱给阿赫听的吧。”段子谦说这话的时候有点生气,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嫉妒。

    “你想的太多了。好了,很晚了,失陪!”飘絮像被说中心事一样的从位子上站了起来,面无表地离开庭院。

    段子谦看着飘絮的背影,叹了口气,道:“雨晴,你对阿赫真的没感吗?”他说这话的时候,心不自觉地抽痛。

重要声明:小说《不做帝王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