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何当共剪西窗烛(三)

    “阿嚏……”飘絮揉了揉发痒的鼻子,心想:不会感冒了吧?

    皇帝紧张地转过头,把飘絮拉到自己面前,“怎么了,会不会感染风寒了?”

    飘絮随意地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啦,可能刚刚过来的时候被雨淋湿了。(百度搜索读看看www.dukankan.Com)”

    “来,把这个披上。”皇帝把上的披风脱了下来,披在她上。

    “皇上,我没事啦,您披着就行了。”飘絮把披风拿了下来。

    “听话!”皇帝微怒道。

    “杨赫,你刚刚还答应我,不惹我生气的。你把披风给我了,你自己的风寒怎么办?”飘絮也怒道。

    皇帝叹了口气,拍了拍飘絮的肩膀,指向边,说道:“上去,把外衣脱掉。”

    “什……么,上……上?”飘絮警惕地拉紧衣襟,“你……你想干什么?”

    皇帝看着飘絮一脸紧张的样子,苦笑地摇了摇头,伸手轻轻地敲了一下她的头,说道:“朕是叫你到上去,把外衣脱掉,用被子裹着会暖和一点,你这丫头想到哪去了?”

    听皇帝这么一说,飘絮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呵呵……是这样啊。”

    “去吧,朕还有些奏折没有批完。”说着,转过,走到书桌旁继续批奏折。

    飘絮爬到上,将湿漉漉的外衣脱了以后,用被子紧紧裹住自己,自语道:“这样果然暖和好多。(读看看小说网)”

    看着书桌前的皇帝批着奏折,又时不时地皱眉,再加上不断地咳嗽,飘絮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心疼。

    “皇上,您能不能别批奏折了?”

    皇帝从奏折中抬起头,笑着问道:“怎么了?”

    “我无聊死了,您过来陪我聊回天吧?”

    皇帝放下手中的笔,走到飘絮边,一脸坏笑地凑近她,说道:“雨晴,你这是在邀请朕吗?”

    飘絮不自然地缩了缩脖子,说道:“我就是无聊想找人聊天罢了,你想哪去了?”

    皇帝从飘絮的旁坐了下来,笑道:“那你想聊什么?”

    飘絮往里边移了移位子,拍了拍自己的旁,说道:“皇上,您坐这边来。”

    “雨晴,你这样还不算是在邀请朕吗?”

    “那您上来吗?”飘絮一脸坏笑地看着皇帝。

    皇帝无奈地摇了摇头,坐到飘絮旁,伸手揽着她的肩膀,满疲累的靠在头。

    飘絮微笑地倚靠在皇帝的肩上,心中暗道:没想到靠在他肩上的感觉还是不错的嘛。

    “皇上,我听说宁王要造反?”飘絮的语气中有点担忧。

    “是啊,阿皓已经查的很清楚了。”皇帝的心里充满无奈,毕竟对方是他哥哥。

    “可是,他不是你哥哥吗?”

    “哥哥?”皇帝一阵苦笑,“他什么时候把朕当弟弟了。”

    飘絮抬头,看着皇帝皱着眉,一脸矛盾的样子,她的心里也一阵不安。

    “皇上,我们不说这个了,我说个笑话给你听吧。”飘絮现在只能转移皇帝的思绪,让他暂时轻松一下。

    皇帝听飘絮这么一说,也笑了起来,转头问她,“你还会讲笑话?”

    “那当然了。”

    “那你说说看。”皇帝一脸感兴趣的样子。

    飘絮离开皇帝的臂弯,面对皇帝开始讲起笑话来,“有一天,一个姐姐在跟她妹妹解释沉鱼落雁的意思,姐姐说,沉鱼落雁的意思就是说西施长得太漂亮了,连鱼都不好意思出来,都沉到底下去了。皇上,你猜那个妹妹怎么回答?”

    “怎么回答?”

    “你猜都不猜的,那我一个人说多没意思啊。”飘絮一脸不满地抱怨着。

    “好,那朕猜猜看!”

    皇帝思考了一下,苦笑地摇了摇头,说道:“雨晴,你就告诉朕吧。朕真的猜不着。”

    飘絮得意地对皇帝笑了笑,说道:“我就知道你一点幽默感都没有。那个妹妹回答说原来是这样啊,难怪我每次都钓不到鱼呢。怎么样,皇上,好笑吧。哈哈……”

    皇帝被飘絮的好心感染了,他伸出食指点了一下飘絮的鼻子,笑道:“这么自恋的笑话也只有你这丫头想得出来。”

    “不是我想的啦,是我从笑话书上看过来的。”

    “笑话书?朕怎么没听过这种书啊?”

    “啊?那个……”飘絮几乎忘记了在古代是没有这种书的,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解释,就只好说道:“其实就是我想的啦。怎么样,皇上,好笑不好笑嘛。”

    “好笑好笑!”

    “好笑的话,我以后经常讲给你听,这样你就不会像今天这样不高兴了。”

    “只要你在朕边,就算不讲笑话,朕也高兴!”皇帝一脸温柔地看着飘絮。

    飘絮的心因为皇帝那么露骨的表白而轻颤了几下,她不自然地笑了笑,说道:“那个……皇上,我有点想睡觉了,我们明天再继续聊吧。”说着,背对着皇帝躺了下来。

    皇帝看着飘絮脸上不自然的表,他知道飘絮是在逃避自己,他没有强迫她,他知道她需要时间,他会给她时间,哪怕是一辈子。

    飘絮背对着皇帝躺着,不断地皱着眉,心中暗道:“杨赫,对不起,我现在还不敢把自己的心交给你。”她深刻的知道,后宫女人的命运变幻莫测,今天在天堂,明天可能就会被打入地狱,这就是当帝王女人的悲哀,她不想自己也成为这样的女人,虽然皇帝现在喜欢她,并不代表一辈子都这样,容妃不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她绝不会让自己成为第二个容妃的。但是,她知道自己的心正一点一滴地开始犹豫起来,当她看到皇帝愁眉苦脸的样子,她会跟着不高兴,看到皇帝不住地咳嗽,她会看着心疼,看着他为宁王造反的事心,她会跟着担心。总之,她发现她很快就会管不住自己的心了。

重要声明:小说《不做帝王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