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皇后的《朱砂泪》

    给朱雀王子与公主安排的晚宴在众人的喧闹中开始了,皇帝坐在正中间,旁边还有太后,皇后以及容妃。(读看看小说网)接着就是聿王子跟霓裳公主,还有大臣及其家眷。

    晚宴开始到一半的时候,飘絮就开始觉得无聊起来,连连打瞌睡,心想:这什么破晚宴啊,没劲透了,还不如回去睡觉呢。

    飘絮疲惫的样子皇帝都看在眼里,只能暗自苦笑。

    飘絮死撑着那双快要合上的眼皮,心中暗叫:千万别睡着啊,不然我的令牌就没有了。不能睡,一定不能睡。

    这时,只见霓裳公主在位子上站了起来,对皇帝说道:“皇上,霓裳一直听说贵国人才济济,很多人都精通音律,霓裳想献丑一下,请在场的各位指点指点。”说完,暗自冷笑。

    皇帝听霓裳这样一说,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这个公主哪是来献丑的啊,分明是来找茬的,谁都知道她霓裳公主的音律无人能及,她摆明是想让他难堪,但是既然人家都开口了,皇帝也不好拒绝,只好应承下来。

    “公主请吧。”

    这时,侍从抬上来一台古琴,霓裳坐在众人中间,开始弹奏起来。这霓裳公主的琴艺还真不是盖的,伯牙第二的称号她当之无愧,她的琴声高亢又激烈,有时候又柔和有度,再加上她美妙的歌声,这次的表演绝对称的上是极品,连先前一直想睡觉的飘絮都为之一振。

    一曲毕,底下的赞美之声就连绵不绝。(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www.dukankAn.com)霓裳不得意起来,眼中充满了不屑。

    只听她对皇帝说道:“皇上,能否请贵国的哪位千金跟霓裳一起合作一首曲子?这样霓裳就可以将曲子带回去给我国子民一起欣赏了。”

    “哦?那公主是想怎样合作呢?”

    “就是请哪位小姐给霓裳写一首词,让霓裳填上曲子配唱就行了。”

    谋!绝对是谋!飘絮听完霓裳这句话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

    切,谁不知道你的琴艺高超啊,想让我们的脸丢到你的国家去?超级鄙视你!

    飘絮一脸不屑的表刚好被霓裳看到了,她的眼角闪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她伸出手,指着飘絮,说道:“皇上,能请那位小姐跟霓裳合作吗?”

    飘絮低着头,心想:不知道谁那么倒霉被她叫上了,同她,为她默哀几分钟。

    “雨晴?”皇帝看着飘絮没多大反应,开始叫她。

    飘絮从自己的默哀中缓过神来,她抬起头看着皇帝,说道:“皇上,有事吗?”

    听飘絮这样一说,皇帝忍不住想笑:看来这家伙还没搞清楚状况啊。

    “霓裳公主想请你跟她合作一曲。”

    “什么?”飘絮转过头,看到霓裳一脸挑衅的看着她。她顿时火冒三丈,但是还是忍住了想臭骂她的冲动:不行!都熬到现在了,要是为了这个坏女人而丢掉我那块宝贝金牌的话,那太不值得了。哼!不就是作曲吗?姑我那位21世纪的爸爸后有一大票的作曲家朋友,对付你个古代小公主还不容易?但是,总要选一首比较古典的曲子吧。有了……

    飘絮缓缓地从位子上站起来,皮笑不笑的看着霓裳,说道:“既然公主那么看得起我,那我也不好意思推辞,献丑了。”说着,拿起侍从送过来的笔,在纸上写下了董贞的《朱砂泪》。

    “好了,请公主配曲吧。”飘絮放下笔,将自己写的《朱砂泪》递给霓裳。霓裳接过那首词,从头到尾看下来,微微皱了下眉头,暗道:这首词好奇怪啊,很难用正常的韵律配出来,但是词确实不错,看来这个女人还有两下子啊。我要是配不出来,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看着霓裳为难的样子,飘絮一脸得意,“怎么了,霓裳公主,这词很难配吗?”

    哈哈……小样,我这21世纪的曲风你也能配的出来?让你再嚣张。我得意地笑,我得意的笑……

    “这……”霓裳有点为难,早知道就不找她填词了。

    飘絮走到霓裳边,用只能她们俩听到的声音跟她说道:“哼!你想刁难我?也不去打听打听我是谁!”

    “你……”

    “算了,看在你是客人的份上,我也不刁难你,曲子我自己配。”说完,转对皇帝说道:“皇上,我刚才听霓裳公主唱歌,突然也很想唱,要不,不要麻烦公主了,我自己配上曲子,如果大家不嫌弃,就勉为其难听一下吧。”

    皇帝听飘絮这么一说,也满脸兴趣,笑道:“哦?你也会唱歌作曲?”心想:这小丫头的花样还真多啊。

    “您听听不就知道了嘛。”接着飘絮转过,绕过霓裳,在琴边坐了下来,心中暗道:还好,被我那位老妈强迫着学了几年的古筝,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了,哈哈……

    飘絮拨动琴弦,得意的看着周围的人,开始弹唱起来……

    引歌长啸,浮云剑试天下,白衣染霜华

    当年醉花荫下,红颜刹那,菱花泪朱砂

    犹记歌里繁华,梦里烟花,凭谁错牵挂

    黄鹤楼空萧条,羁旅天涯,青丝成白发

    流年偷换,凭此相记,驿边桥头低眉耳语

    碧落黄泉,红尘落尽难寻,回首百年去。

    镜湖翠微低云垂,佳人帐前暗描眉,谁在问君胡不归

    此不过烟花碎,别离,酒浇千杯,浅斟朱颜睡

    轻寒暮雪何相随,此去经年人独悲,只道此生应不悔

    姗姗雁字去又回,茶靡花开无由醉

    只是欠了谁,一滴朱砂泪。

重要声明:小说《不做帝王的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