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解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吸烟的手 书名:阵噬天下
    ">

    “你们在干什么?”

    突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惊吓了众人,回头一看,一个女孩走了过来,年龄与大家相仿,一别致的花色小棉袄紧紧地包裹着体,瓜子脸,柳叶眉,显得很清秀脱俗,长长的黑发扎在脑后,与地面的白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耳朵上戴着翠绿色的玉坠,在雪地的光线反中,闪闪发光,犹如两颗耀眼的星星一样,婷婷玉立地走在雪地里,这段虽然说不上丰满,十二三岁,美玉渐成,却透着几分姿色,出淤泥而不染,美人胚子,长大之后,定是一个美女,此时站在众人之间,也有一番与众不同之处。

    就这么简单的一声,里面夹杂着一些怒火和不满,就吓住了众人,刚才气势凶凶,嘴里一直骂着杨一帆的众人,都在背后偷偷地扔掉手中的雪球,害怕被这女孩发现,后果惨重,低着头,闭着嘴,刚才的嚣张顿时消失,老实了很多,只有眼光偷偷地瞪着杨一帆。

    杨一帆刚才还以为今天要吃大亏,被他们打得鼻青脸肿,这样的事他遇到过多次,也己经习惯了,见到这女孩来,就知道今之事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心中也非常感激她,多次帮自己解围。

    “婷妹,你怎么来了。”

    张鹏听见这声音,心中就暗叫不好,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去笑着打着招呼,来人正是他的堂妹张婷婷,张鹏,张虎,张婷,他们的父亲是三兄弟。

    “我就不能来了,大哥,二哥,你们又欺负一帆哥了,我要告诉爷爷去,说你们平时的训练任务太轻,让爷爷好好地教训你们俩。”

    张婷婷比张鹏和张虎小一岁,和杨一帆差不多大,十三岁而己,修练了三年多,年中己经突破到内劲六重了,是庄内第三代里修为最高的,也是天赋最好的,内劲五重与内劲六重虽然只是一重之差,但是区别很大,内劲五重说不上修练,内劲六重可以说是个准修练者,然而两者之间的最大区别在于,只要十六岁之前突破内劲六重,以后的修练才能继续提升,否则超过十六岁,未突破内劲六重,人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突破内劲六重,可以说内劲六重是修练者的一道门槛,突破了,你以后的修练之路就能走得更远,否则只能停在这里,所以有些久远的宗派家族才会想方设法提前修练。

    张婷婷所说的爷爷,正是张家庄的庄主,最有实力和权力的人,平时庄主对这唯一的孙女特别的疼,张鹏和张虎平时很害怕自己的爷爷,必竟是长孙,要求高一些,严了许多,稍微有点达不到要求,就会受到批评和责骂,以前在这一帮孩子中,内劲修为最高,压力也小,天天耀武扬威,但是当张婷婷突破到内劲六重,这兄弟两人的子就更不好过了,天天都有一些突如其来的训练,此时她搬出来,当然能镇住两人,再说自己内劲六重的实力也摆在这里,谁不服,就打上一架,张鹏和张虎两兄弟曾经在她的手中吃过亏,也怕她。

    平时,她和杨一帆走的很近,是爷爷暗中叮嘱的,及时地帮他解决一些困难,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也猜到了一些,杨一帆这么努力,要多多地鼓励一些,不要让他对生活恢心,父亲是个酒鬼,又没有母亲,很可怜,他是一个好孩子,庄内的大人们都喜欢这个懂礼貌的孩子,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也清楚杨一帆的为人,是个很执着、很努力的人,也非常的佩服他,三年多的坚持,终于有了一些回报,偶尔自己也感到惭愧,也会去想,自己遇到这样的事,能不能坚持三年,如果他的天赋有自己这么好,或许现在内劲就更高了,久而久之,张婷婷也愿意和他在一起玩。

    “婷妹,你可不能乱说,我们一起正在打雪仗玩,不信,你可以问他们。”张鹏回头瞪了一眼杨一帆,“杨一帆,是不是这样的,你可不能乱说!”

    “我可没有打雪仗,只看见某人让我把这练场全打扫了!”杨一帆根本不理张鹏。

    “鹏哥,现在你怎么说?”张婷婷脸色一沉,责问他。

    张鹏以为张婷婷己经突破内劲六重,有一段时间没有来晨练了,今天又下了大雪,外面冷的很,认为她不会来晨练,当然她也没有必要来上,今下雪,正好是个机会,教训一下杨一帆,可是千算万算,仍然没有算对,她就在这个时候来了,此时当然不承认。

    张鹏瞪着杨一帆,恨和牙痒痒,回头跟张婷婷说道:“婷妹,这话不能只听他一人,还有这么多人在哪里,你可以问他们,再说你可不能每次都用爷爷压我,别以为我真的就怕了你!”

    “哟,你不怕我?好啊,正好晨练,咱们练一练,给众人做个试范!”

    张婷婷懒得理其它人,这事一看就心中明白,笑了笑,随即就摆开了架势,张鹏一看,眉头只皱,心中叫苦,只能打脸充胖子:“今天不行,这雪还没有打扫完,一会三叔来了,就麻烦了,下次吧!”

    张婷婷心中偷笑着,也懒得理他们,直接走到杨一帆的面前:“一帆哥,这雪好美啊,我们也打雪仗玩吧。”其实张婷婷看见今天下雪,小女孩贪玩的本露了出来,才决定出来走了走,透一透气,没有想到,遇到了这样的事。

    “好啊!”

    杨一帆见她帮自己解了围,一口答应,心中也想打雪仗玩玩,必竟他们是十来岁的孩子,正是贪玩的时候,两人立刻在雪地里打着雪仗,互相追逐着。

    “杨一帆,你还要打扫练场。”张鹏心中不服,大声地喊着,出着心中的闷气。

    “你自己打扫吧,这又不是我的事,一会张三叔来了,看见练场没有打扫完,一定会先找你麻烦。”杨一帆哈哈地笑着,手中的雪球乘着张鹏稍不注意,直接扔了过去,砸中他的侧脸。

    “混蛋!”张鹏擦掉脸上的雪,一边骂着,一边气势汹汹地冲来,想揍打一顿,这小子太嚣张。

    “鹏哥,我爹来了!”张婷婷突然大声地喊道。

    “快,快打扫!”

    张鹏听见这话,头都不敢回,立马低声地吼着众人,带头扫雪,众人也立马行动,他的心中很无奈,作为老大,虽然威风,偶尔也要承担一些事,这练场的雪如果打扫不完,张三叔来了,第一个找的就是他,以往都是这样的,此时有苦说不出,只能闷在心中。

    哈哈……

    杨一帆和张婷婷见着这怂样,痛快地笑着。张鹏偷偷地回头一看,才知道被耍了,有苦说不出,只能瞪着这群手忙脚的手下。

    新书上传中,求推荐和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阵噬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