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沉默与相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吸烟的手 书名:阵噬天下
    秦川淡淡说道:“我等前来参加洞天试炼,各有所求,本来就是正常之极的事。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即使你我,也只是萍水相逢,既算不得知己好友,也非故旧亲知,虽然我出手救你,也只是因为形势不得不救你。至于你有何目的,是否全力出手,对我又有什么关系。”

    小小的脸上一阵阵发烫,不知为何,听了秦川的话,总觉得心头空落落的难受之极。

    在山谷之中,初见秦川之时,她的确并没有把他当回事。

    她乃雪山神庙供万人跪拜的神女,乃是跟图腾契合最高的血脉,是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代神庙大祭司之人。

    在大陆西部,如果需要要找到份最高贵的十人,她必定会是其中之人的。

    以她的份,以她的地位,无论是西部天资最杰出的少年,还是其他的大神庙的宗字长老,从来不缺少对她恭敬有加,大献殷勤,甚至顶礼膜拜之人。

    她又怎么会将秦川看在眼里?

    山谷外刻意扮可,只不过是想以最轻松的方式,突破双胞胎兄弟的防线而已。

    那时的秦川充其量就相当于一个擦而过的路人,虽然有故意利用他的嫌疑,但在小小的心中,能够被她利用也绝对是秦川的福气。

    即使在这里再遇到秦川之后,她也只是略微尴尬,一点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做错的。

    不得不承认,秦川自创“无损技法”的事让她有那么一瞬间惊艳,但各种各样的天才,她见得多了,也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事。当时刻意说了几句好话,还是以为秦川跟神庙的传承有关系的缘故。

    俩人当时并不怎么良好的聊天氛围,也让小小心中颇为恼怒。

    在她看来,她主动寻秦川说话,这是秦川该荣幸的事,没想到,他当时会如此冷淡。

    当屈阳和田齐,联手算计她时,即使在最危机的时刻,她也有十分的把握,逃离俩人的追杀。

    只是当时看到秦川竟然想过来救她,她便顺水推舟,装作无能为力。想要看看秦川究竟会如何做。就仿佛一个人闲极无聊之时,想要逗一逗路边的一只野猫。

    最终发生的事,再次出乎她的意料。

    即使在她一再开口的况下,秦川似乎也没有想过把她丢弃不顾。

    那个时候,她靠在他的背上,搂着他的脖子,看他以先天圆满,对战俩名武师。

    在最开始的时候,她是心中带着一丝窃喜以及算计成功的得意的。

    但慢慢的,看着秦?着秦川艰难的在俩人的追杀之中躲避着,摇摇坠,势不妙时,却依旧没有想过把自己丢下,或者利用自己当盾去争取机会,她的心中却觉得越来越堵的慌。

    谁都不是傻子,谁天生也不是卑劣的小人。在出手帮秦川擦拭汗水时,她的心中不由得惶恐惭愧起来。

    她忽然间很想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她的确是实力不足的弱女子,而后被秦川所救。而不是她刻意的演戏算计而得来的结果。

    说不上来,这种绪究竟是怎么回事。在俩人追杀秦川的时候,她曾经也想过,自己忽然出手,将那俩人击退或者击杀,却犹豫了三次,一直到最后也没有出手。

    她那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真的很恐惧,一旦真相揭破,秦川会是怎样的神。他会不会很失望,或者很愤怒?

    幸运的是,秦川只凭借自己,便将那俩人搞定。

    那时候的她,也轻松了一口气。觉得,如果可以一直这样伪装下去,也好。

    可是等到休息时,她发觉秦川似乎对自己又极为冷淡。

    将她随意得丢了下去,没有嘘寒问暖,没有关怀,仿佛他不知道她受伤了一般。

    不知道为何,那时她一激动,便将一切揭破了。

    她忽然很想看到他知道真相之后愤怒,或是失望,想要看到他骂她,责怪她......

    可惜她没想到,他竟然表现得如此淡然。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似的。

    他越淡然,她忽然越惶然。

    相当长的沉默之后,她终于找到了秦川话语中的漏洞:“你说,你早发现我在演戏,为何不揭破我呢?或者干脆丢下我?”

    秦川依旧在缓慢得吃着东西,眉毛连皱都没有皱。

    小小忽然间哭了起来:“你是不是担心你猜得都是假的?把我丢了会枉送了我的命?我前面还暗算过你,你何必对我这客气......”

    哭腔并不明显,只是略带着哽咽。青稚的脸上挂着两抹泪珠,更显得惹人垂怜。

    这一次却非是假意的伤心,而是真心实意的哭。

    只是秦川,却再未说话,也并未转头看一眼。

    如果能够说出来的,也不是真正的失望了!

    ......

    第五到来。

    士兵军团的实力,已经是先天一阶。实力到达了一个新的层次。

    小小和秦川一个在东西,一个在西,冲入了士兵人群之中,开始了新一天的厮杀。

    沉默是这一天的主题。

    沉默的出拳,沉默的出招,沉默的厮杀。

    人是沉默的,拳是沉默的,士兵是沉默的。就连受伤,也是沉默的。

    无论是小小,还是秦川,从哪之后,便再没有说一句话。仿佛战斗已经耗费了俩人全部的精神。

    只是仔细看去,俩人今的出手,都显得格外狠厉了些。

    小小依旧凭借着传承神庙的战技,在万千军中不停冲杀。秦川则依旧继续磨练着自己的无损技法。

    俩人处于无尽士兵围杀之中,仿佛惊涛骇浪之中的俩座孤岛。

    每一次,那两方小小的礁石,都似已经被海水淹没,海水吞噬。

    但每一次,待到惊涛骇浪过后,俩人依旧屹立。

    ......

    这一,秦川上受创十八处。小小上受创十四处。

    待到休息时辰再来之时,俩人各自一个角落安置休息,再无一言交谈。仿佛从来不曾有交集一般。

    第六,士兵的实力乃是先天三阶。

    ......

    又一苦战。秦川真气耗尽,新创三十二处,衣裳褴褛,血模糊。

    小小同样并不好受,这一她的一半时间,都是向对阵田齐和屈阳那般化熊渡过的。饶是如此,她也新创二十几处。

    在第七即将到来之前。

    小小终于再次开口:“秦大哥,我知道无论怎么说,你也不愿意轻易原谅我,但我还是想说,小小知道错了。”

    秦川的子一楞,轻叹一声:“你何必如此。”

    俩人沉默片刻之后,忽然做出了异口同声的动作。

    俩人头望虚空,齐声说道:“我退出!”

    话一出口,却发现对方竟然在同一时刻,做出了相同的选择,不由得互视一眼,尴尬不已。

    秦川摸了摸鼻子。他说退出,确实是对第七天的战斗没有什么信心。

    第六天面对着三阶先天实力的士兵军团时,他便几次差点难以坚持下来。到了最后,即使有无损技法帮助,他也早已经真气耗尽,难以未继。

    而第七天士兵的实力,必然比第六天更强大。他心底大概有一个评估,此刻已经到了他的极限了。

    说实话,说退出自然也有不想让这样尴尬的处境继续下去的因素。

    对于这位小小姑娘,他的确是心有失望,但真要说恨说怨,或者干脆大家从此成为仇人,到没有到了那样的程度。

    她虽然心机颇深,但毕竟没有在自己背着她时暗算自己不是?

    但若真让他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丝毫不芥蒂,那也是不可能的事

    再考虑到,明的战斗恐怕更苦,而那位小小,似乎还没有出全力。所以他便干脆开口放弃算了。

    真说到放弃时,他也没有太多的失望。大好男儿,当争夺时自然要毫不犹豫,不弱于人,但真该放弃时,也要早做决断。

    能够得到战帝传承固然是好,真得不到,也非什么了不得得大事!

    何况,秦川已经隐约发现,天下最好的功法,终究还是自己开创的。如果只学习别人的,恐怕将来成就也有限。

    只是他没想到,小小竟然也在这时候选择放弃。

    她不是很在乎战帝传承么?为何在此时放弃?莫非是因为和自己的事么?

    小小那边已经再次开口:“秦大哥,你不必如此......我已经坚持不下去了,马上退出,战帝传承便是你的了。”

    秦川正想说话,却见空中战帝幻影已经再次出现。

    “莫非以为吾的传承是什么东西么?可以随意相让的?”

重要声明:小说《阵噬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