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卑鄙小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吸烟的手 书名:阵噬天下
    秋山君没想到,秦川竟然只凭借自己,便解决了飞天剑齿虎!

    要知道,这可是相当于六阶武师实力的妖兽!即使是以秋山君的实力,也只能被它追着像狗一样到处乱跑,可是如今却被一个连先天圆满都没到的秦川,给解决了?!

    秋山君的心中瞬间充满了嫉妒,以及不满,眼前的秦川真是可恶,一再挑衅自己,还一再让他得逞?

    想起这俩天发生的事,无论是捕捉独角兽,还是单挑飞天剑齿虎,秦川似乎总表现得比自己出彩。

    而无论是聂隐娘,还是龙丹妮似乎对自己的态度也越来越差,对秦川反而越来越亲昵。

    想起之前俩女催自己跟上秦川时担忧秦川的神态,秋山君的腔中怒火实在难以平息!

    看了看神疲倦坐在悬崖边上的秦川,秋山君双眼闪过一丝狠厉,恶向胆边生。

    “秦兄果然厉害,没想到竟然只靠一人,便解决了飞天剑齿虎。”秋山君一边说着,一边不易察觉的往秦川边靠去。

    秦川轻蔑看了秋山君一眼,刚才秋山君故意不出力,想要让自己难堪,他岂能看不出来。

    “侥幸侥幸而已。若是秋山君亲自出手,想必不用几招,便能够解决那只妖兽吧。”

    虽然听上去像是在夸赞秋山君,但见过秋山君被飞天剑齿虎追得跟狗似的那一幕的人,都知道秦川其实是在讽刺他。

    秋山君的脸上闪过一丝羞愤,瞬间面现狰狞:“我是奈何不了那只妖兽,但杀你,我只需要一招!”

    话音未落,他一掌扬起,澎湃的掌力瞬间拍在秦川的肩膀之上。

    这一击是如此得突然,秦川根本未来得及反应,自己的体已经飞了起来。

    “田秋山,你竟然如此卑鄙!”

    秦川双手猛然用力,想要像之前算计飞天剑齿虎那般,借着臂力再回到崖上,只是他的肩膀处受伤,无法用力。

    双手齐齐抓空,只能无奈得掉了下去。

    秋山君得意的哈哈大笑:“你不是得意么?你就下去跟那只蠢老虎作伴吧,哈哈哈哈!”

    一边笑着,他一边想着,自己该用怎么的谎言骗过俩女。

    是充满惋惜的告知俩女,秦川扛不住飞天剑齿虎的攻击,自己如何英勇,拼死想要救他,却还是救不了他?

    还是干脆告诉俩女,秦川浴血厮杀,帮助自己取得了很好的攻击飞天剑齿虎的机会,可惜最后却不慎跌下了悬崖?

    俩种谎言,一种可以突出自己与妖兽作战的英勇,一种可以表现出用秦川的牺牲,让俩女伤怀,而他自己则有入侵芳心的机会?

    想到龙丹妮的颜如花,若能拥在怀中,细细品尝,那种感觉想必极其美妙吧!

    秋山君转过,准备离去,脸上的得意还未敛去。

    只是下一刻,他的面色却僵了起来。

    倒霉!真得是晦气透顶!

    他竟然看到了龙丹妮和聂隐娘,此刻正惊恐得看着他。

    龙丹妮脸色带着凄楚,愤怒得问道:“秋山君,你为何要这样做!”

    秋山君自然知道这时候无论如何也不能认:“什么这样做?你们刚才也看到了吧,秦兄在消灭了飞天剑齿虎之后,遭受了妖兽最后一击,自己也掉了下去。实在是天妒英才啊!”

    聂隐娘鄙夷说道:“你到现在还想狡辩?我和圣女刚才亲眼看到,是你一掌将秦川打下悬崖的。”

    龙丹妮双目微肿:“秋山君,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一个小人。”

    秋山君见真相无法掩饰,便所幸不再掩饰:“哈哈,我是小人?你们没发现秦川才是真正的小人么?丹妮,聂姑娘,你们就没发现自从秦川跟我们在一起之后,一直在有意挑拨我们的关系么?”

    “你胡说!”俩女齐声说道。

    秋山君继续说道:“莫非不是么?你看秦川一路之上虽然一直低调,但是却总是在关键的时刻,抢着出风头。在我快要抓到独角兽之时,他忽然出手,抢夺我的猎物,还刻意隐瞒独角兽会被人带来厄运的事。等到我们遇到飞天剑齿虎,他又为了出风头,主动去充当饵,说到底,还不是为了表现自己的英勇!”

    谎话似乎越编越顺,秋山君双目一转,继续说道:“丹妮,你恐怕不知道吧,我早就发现,秦川总是在你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看你,看上去似乎暗恋你很久了。若非如此,他为何处处要尽力表现自己?肯定是想吸引你的注意!而他在抢风头的时候,你故意毁灭我的形象......”

    若是普通的女子,说不定还真被秋山君的谎话给忽悠过去了,但龙丹妮却清楚得知道,秋山君纯粹是胡说八道。

    “田秋山,你够了!我再也不相信你这个无耻小人说的任何话了!”

    望着龙丹妮双眼之中失望的神态,秋山君知道,自己恐怕是骗不了她了。

    “龙丹妮,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秦川究竟有什么好,值得你如此维护他?我看你这女人,肯定是见异思迁,这些天看上秦川了吧?可惜他已经死了!”

    略微顿了顿,秋山君继续说道:“实话告诉你,龙丹妮,还有聂隐娘,如果你俩人故意装作糊涂的话,大家以后还是做个好朋友。若是你们非要认真的话,你们可要想好了,这个山谷甚为隐秘,却无处可逃,而我的实力却最高,不要以为杀人灭口的事,我做不出来——”

    俩女被田秋山这话刺激得浑发抖,愤怒之极,实在没想到一直看起来还算不错的秋山君,暴露真面目之后,竟然是如此丑陋的小人。

    聂隐娘手握在自己的短剑上,厉声喝道:“真的没想到,枪神前辈,名声响彻大陆,竟然有眼无珠,收了你这样一个徒弟!”

    秋山君再次轻笑一声,说出来的话,却让俩女再次惊诧不已:“你说我那个师父陈霸先么?你们知道他为何会收我为徒么?你们又知道他究竟是怎么建立自己的名望的么?枪神?狗!他才是真正的伪君子。安排人袭杀别人,然后自己再出面救人,演一场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把戏,而暗地里,只要有谁得罪了他,他想尽办法,也会将他害死!若非当年我窥破了他强.暴朋友妻子的丑戏,你们以为他会收我为徒?”

    俩女瞬间目瞪口呆:“不可能!枪神怎么会是这样的人!”

    秋山君冷冷说道:“天下间有什么不可能的,你们没听说过知人知面不知心么?不过今我既然说了这么多话,你们俩个便休想再逃过我的手心。”

    一边说着,他露出yin邪的笑容:“不过龙丹妮你生得这么漂亮,我若不好好享受一番再让你死,实在是暴殄天物。至于你,聂隐娘么,也算小有姿色,在你临死之前,我也势必让你尝尝男人的滋味,哈哈——”

    俩女的脸上青了又红,红了又白,一半是被气的,一半是被秋山君的yin秽言语给气的。她们又何曾听过这样过份的言语!

    俩女心中也知道,若是逃跑,恐怕难以逃过实力强劲的秋山君,山谷被封死,也无处可逃。若想活命,便只有拼死一战,搏一线生机。

    俩女忽视一眼,默契得齐齐出手。

    “五雷之金雷!”

    龙丹妮轻喝一声,真气以五雷心法运转全,默念口诀,看似柔软的小手猛然汇聚出一道金光,向着秋山君击去。

    秋山君冷哼一声:“你凭你御使的这丝天雷,能拿我何?看我乾坤大手印!”

    他的手在空中一招,以内气为基,汇聚出一个丈许大的大手,一把将龙丹妮的汇聚的雷光捏在手中。

    金雷爆裂开来,但大手震了一下,却是一丝未损!

    聂隐娘拔剑出鞘,一道肃杀的剑气,满溢着丝丝萧瑟之意,化作满天秋雨,向着秋山君笼罩过去。

    秋风秋雨秋杀人,聂隐娘的剑法,正是被称作肃杀之剑的“秋雨剑!”

    田秋山刚刚拍散了龙丹妮的金雷,巨大的大手又插入聂隐娘的剑气之中,满天秋雨,瞬间化作蒸汽,挥发而去,那一丝剑气,也被震散!

    一招乾坤大手印,同时破去龙丹妮和聂隐娘的俩招!武师的强大可见一斑!

    龙丹妮和聂隐娘自然不甘心,火雷,金雷,交错而出,秋风剑再次挥舞,只是连续十几招,却都被秋山君一一破去。

    不仅如此,秋山君趁着一个破绽,一掌击在聂隐娘的背后,聂隐娘雪上加霜。俩人形势更加艰难。

    秋山君见俩人始终无法给自己带来丝毫的威胁,胆子更大,时不时得趁着自己的超强实力,往俩女边靠近,并找机会,用手掌往俩女的上摸去。

    而且目标,往往都是最yin邪的位置,不是上三路,就是下三路!

    俩女又焦急又愤慨,费尽全力,才守护住要害,可是却更加难以坚持。

    “秋山君,我宁死也不愿意受你侮辱!”

    想到落到田秋山手中可能的悲惨遭遇,龙丹妮寻了个机会,纵往秦川曾经葬的悬崖下面跳去。

    秋山君一把去拉,却拉了个空。一分神,聂隐娘同样纵而下:“田秋山,若有机会,我必杀你——”

    竟然和龙丹妮做出了相同的选择!

    田秋山的面色变了几变,望了望悬崖一眼看不到底,不知道多少深,只能咬了咬牙,狠狠说道:“俩位人,真便宜你们了!”

重要声明:小说《阵噬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