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战场遗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吸烟的手 书名:阵噬天下
    事的起因并不大。

    赵明等几人死在地上良久,尸模糊,沾上了不少灰尘。真要收拾起来,少不得要手染污秽。

    这样的事,自然不适合龙丹妮和聂隐娘这样冰清玉洁的女子来做。

    秋山君自然知道该如何尽可能的表现自己,获得龙丹妮的芳心:“俩位姑娘暂且休息下吧,平复下惊吓。为几位师兄弟安葬的事,便由我来做了。”

    俩位姑娘虽然婉言相拒,但秋山君重复了一次,俩人也生**洁,最后还是领了这份。转一起去打点猎物收集些水果,供大家食用,暂时离开了这里。

    而一边的秦川,则一直在担忧着秦风的安危,也不理会三人,只是坐在那思索着什么。

    秋山君出皇族,随是旁支,但自幼生活条件甚好,无论衣食住行,都有人伺候。拜了个师父,也是名满天下的枪神。

    他何曾做过替人收尸这样的事?更何况那尸体还血模糊,不堪之极。

    勉强将一具尸体葬了下去,他便急忙逃出俩张锦帕在自己的手上擦了又擦!

    再一转眼,自己这等份的人在这里做这些低的事,而那边的秦川竟然在闲坐着,心中更是不爽。

    “秦兄,我刚才那一掌,出掌之时,掌力已经收了八成,你最多就是受了点皮之痛。在那里坐着干嘛,过来帮我把其余几人一起葬掉。以后若是有机会,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在秋山君眼中,秦川只是一个无份无地位的普通人,虽然实力不错,但跟他秋山君相比,实在不值得一提。

    他相信,他开口了之后,秦川一定会诚惶诚恐得过来帮自己的忙,珍惜自己送给他巴结自己的机会。

    却不曾想,秦川竟然动都没动,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似的。

    秋山君双眉一皱,强自压抑自己心中的怒气:“小子,没听到我对你说的话么?”

    秦川的心也正烦着,秋山君的声音仿若蚊子一般,一直在他的耳边嗡嗡嗡得乱叫,让他更加烦!

    “滚——!”

    一个滚字便是对秋山君的回应。

    秋山君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秦川竟然敢以如此的态度对待他?

    如白玉的脸上,瞬间上涌出阵阵因恼怒而起的潮红。

    “姓秦的,我看你是活腻味了!你竟然敢于如此对我说话,我——”

    秦川的脾气也彻底爆裂开来:“秋山君,你若再唧唧歪歪一句,信不信我凭着受重伤,也要先杀死你!”

    担忧秦风之下,秦川甚至也不顾施展“天枢法印”的后果了。

    杀死我?眼前的秦川口气竟然如此之大?秋山君怒极生笑:“姓秦的,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能怎么杀我。来啊——”

    战火一出激发。

    秋?

    秋山君已经往秦川那边走去,而秦川也刷得一声站了起来。

    就在此时,龙丹妮和聂隐娘走了回来。

    “秋山君,秦川,你们在干嘛!”

    秋山君面色白了又青,青了又红,但也知道当着俩女的面,不可能再出手。但真若让他解释这件事,他也有点说不出口。

    一挥袖,冷哼一声,继续去收拾尸体去了。只是偶尔抬起头时,秋山君总是看会向秦川那边,双眼流露出的是浓浓的杀意!

    ......

    俩女的收获还算不错,俩只肥美的兔子,还有三四种可口的干果。

    起了一堆火,将兔子烤得滋滋冒着油光,最后再抹上一些盐巴,自然便成了可口的美餐。

    这些事,自然是俩女来做的,秋山君五谷不分,做不来这些事,而秦川则一直专注打坐,想要快点恢复实力。

    闲等之时,秋山君也介绍了他去打探消息的收获。

    “此地往西五十里之地,近来霞光大作,十内很有可能有战场遗迹开启,已经有很多人过去了。我今主要就是前往打探这个消息去了。龙姑娘,聂姑娘,明一大早,我们便也过去。”

    通天秘境中本来就是一个相当独特的地方,里面的战场遗迹有俩种,一种是可以直接找到的,另一种则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小空间,只有在某些况,才会打开,跟传说中的隐秘洞府很是相似。

    按照过往洞天试炼的经验来看,这种封闭小空间里的战场遗迹,一般里面都有一名绝世强者的传承,可能是宝物,兵器,也有可能是修行功法。

    一般来说,这些战场遗迹出现之前,异兆越多,场面越丰富,遗迹里面的价值就越高。

    有霞光出现,经久不散,看来是个相当有价值的战场遗迹。

    龙丹妮欣喜说道:“当真?那真的好。只是我们此次过去时,能否有所收获倒是小事,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能够加入洞天试炼的人,谁不想在这里有比较大的收获?虽然之前的队友已经死了好几个,让她对试炼中的危险,更有体会,但龙丹妮还是对这个机会兴奋不已。

    秋山君信誓旦旦的许诺:“丹妮你放心吧,这次我寸步不离,一定会保护好你们俩人的。”

    至于秦川,自始至终他连提都没提。仿佛当他不存在一般。

    龙丹妮没有留意这些,而是询问秦川:“秦川,你要跟我们一起去么?”

    秦川摇了摇头:“不了。我明天就会单独离开。对了,你知道,秦风现在可能在的位置么?我想去找他。”

    龙丹妮开口回道:“当时我们一起进来后便各奔东西了,你如果想找他,恐怕也非易事。不如暂且和我们一起吧,这样大家也能有个照应。”

    秋山君好奇之极,秦风他见过,也知道秦风是大胤的皇子,但是却没想过秦川和秦风会有什么联系。

    当下好奇问道:“莫非秦风和秦川还是旧识不成?”

    聂隐娘一旁插口说道:“他们是亲兄弟,秦川是大胤八皇子。”

    什么?眼前的秦川竟然是秦震天的儿子?秋山君心头微惊,面上却不显。

    如此说来,秦川的份岂不也与自己相当么?甚至还隐隐超过?毕竟自己只是皇室远支。

    想到这里,秋山君心中生出隐隐的嫉妒来,杀机更浓。

    双眼转了转,秋山君再次开口说道:“倒是没想到秦兄的份竟然高贵如斯。秦兄还是跟我们一起走吧,说不定九下也会前往那边的。我查探消息时,那边已经有很多人了。”

    秦川无暇去思索秋山君的邀请究竟是否暗藏玄机,觉得秋山君的话也算有道理,便说道:“那我就先跟你们一起吧,也去那边看看。”

    秋山君心中一喜,暗道:小子,只要你跟我们在一起,我便一定能够找个机会,杀死你!大胤皇子又如何,在我秋山君面前,你又算得了什么!

    ......

    一夜无话。

    待到第二,秦川的实力也恢复了大半。四人一起上路,向西而行。

    一路之上,经常可以遇到往同一方向行去的人。显然,那边可能有战场遗迹的事早已经传播开来。这些人也大多三俩成群,相互遇到之时,也保持着足够安全的距离,显然相互间防备心理甚重。

    五十里的距离,对于四人来说,不过是一个多时辰之后,便赶到了。

    到了秋山君所说之处,却发现这里是一片广阔之极的山脉。

    山并不显得特别险峻,但山峰却甚多,一眼看过去,至少看到数十个山头,而更远处则有更多山头连绵起伏。

    秋山君一边指着远传的山脉,一边说道:“可能发现战场遗迹的地方,就在这群山之中。若是战场遗迹还没开,我们便可以在这山中转上一转,说不定有其他收获哪。对了,丹妮,你喜不喜欢独角兽?若是有机会,我去为你抓住独角兽来当作坐骑。上次听说有人在群山之中,发现了独角兽的痕迹。”

    龙丹妮惊奇说道:“真的?”

    独角兽是一种长着羊角的妖兽,有点像马,但却十分漂亮,温顺不说,还对十分忠贞。

    每一对独角兽夫妇,在配偶死后,都会以角撞地,自戕而亡,对于的忠贞程度,让无数人类都自叹不如。

    独角兽的角磨成粉末,可以解毒,甚至传说中,独角兽还能给人带来好运。

    因此种种,独角兽甚得女子喜。龙丹妮听了秋山君的承诺,自然兴奋不已。

    就连在一旁沉默寡言的聂隐娘也不由得意动起来。

    心中想了想,龙丹妮又说道:“对了,如果真要抓独角兽的话,你也要尽量不伤害它们,尤其是成年的那些,若是伤到一个,恐怕它的配偶同样要伤心了。”

    秋山君再次许诺:“好了好了,知道你最心善了。若有机会,我直接抓一对过来了,到时候你和聂姑娘一人一只,也好分哪!”

    聂隐娘忽然插口:“我才不要和圣女分哪。若真有一对,也该你俩分,雄的给秋山君,雌的给圣女才好!”

    这话的隐之意太过明显了,龙丹妮瞬间羞红上脸:“隐娘你乱说什么哪,再不理你了!”

    秋山君嘴角带笑,心中美滋滋的。

    龙丹妮急跑了俩步,忽然莫名心虚,侧头往秦川那边看去。

    却发觉秦川一点表都没有,仿佛没有根本没有听到他们说话,不知为何,心中又觉得一阵怅然。

    “我好好的在意他干嘛,真是傻了。我们之间的婚约早已经废除了,上一次他做了那么卑劣的事,我也看在他救我的份上,不给他计较了,如今虽然同路,但也是普通的同伴罢了——”

    如此想着,龙丹妮的琼鼻不易察觉得轻哼了一下。

重要声明:小说《阵噬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