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诡异的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吸烟的手 书名:阵噬天下
    这是一片火焰之海,更是一片燃烧之海。

    凶凶烈火,暗红焦土。烈焰十丈,岩浆翻滚。燃烧永远是这一片空间的主题,历千年万载,跨万古永恒。

    一重重的浪澎湃着,动着,仿佛海边潮来潮回的大浪。

    无数道岩浆合着每一次浪澎湃的节奏,化世上最勇敢的弄潮儿,翻滚着向上跃出。

    一丈,三丈,五丈......

    向上的翻浪依旧蕴含着炽的力量,坚定得往上继续翻滚着,似乎想要越破天际,到达另外一个世界。

    但八丈永远是这些浪所能到达的极限。

    自火焰之海,向上八丈的地方,有一道白色通明的玄冰,铸成了一道坚固无比的筑坝。

    无论翻滚的浪,滚烫的岩浆再如何用力,再如何呼啸,但丈许厚的玄冰却永远不为所动,坚定得挡住了滚烫的火红岩浆往上前行的方向。

    “啪——”

    “哗——哗——”

    不惧生死的弄潮儿在这道无法撼动之墙面前,总是撞得粉碎骨,化作无数碎裂的火花自高空落了下去,溅起了更多的浪和压浆。

    火焰之海沉默了,但却决不会就此罢休。它只是需要一段时间来积蓄力量,要不了多久,更多的浪和岩浆,将重整旗鼓,化充满斗志的死士,继续悍不畏死得向头顶的藩篱勇猛得冲锋着。

    也许,下一次的冲锋过后,胜利就在眼前。

    ......

    秦川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在这里,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哪里。

    虽然这跟他栖的山洞很是相似,但他记得清清楚楚,他所在的山洞不该是如今的模样。

    他站在玄冰之上,往下面看去。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无数炽的火焰熊熊得燃烧着,一重一重的岩浆,在不住得往上翻涌着,仿佛随时可能破冰而出。但却被玄冰所阻挡,只能无奈得再次掉下去。

    岩浆翻涌撞在玄冰上,那瞬间四溅而开的绚烂,是天下稍有的美景。但秦川却根本无心欣赏。

    即使在睡梦之中,他依旧知道,这些不应当是他该关心的重点。

    他抬起头,朝着山洞的中央看去。玄冰冰层之上,无数寒气的中央,果然有一个晶莹剔透的冰棺。

    冰棺不住得向外吐着森森白气,只是向那边看上一眼,便似感觉到无比的寒冷。

    冰棺的周围乃至底部,更是与洞中地面隔断岩浆向上的玄冰整个乃是一个天然的整体。因为冰棺所在的位置,正是这洞中寒冷以及构建所有玄冰的寒气的来源。

    但是秦川偏偏知道,寒气并非是来自于冰棺,而是来自于冰棺中的人。

    如往一般,秦川找了个方向,小心翼翼得向着冰棺走去。

    冰棺寒气人,让人难以靠近。但经过几天的尝试,秦?,秦川也总是与冰棺越来越近。

    大概还有一丈多的距离,秦川停下了脚步。冰棺里的人影比任何时候都能够看得更清楚了些。

    头绾九龙飞凤髻,穿金缕绦绡衣。一位娴静的女子静静得躺在那里,双手放在前,安然而眠。

    看到冰棺中的那个过去几每次都能看到的沉睡女子,秦川总是不由自主得想起那一句诗。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娥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棺中的女子,看容貌不过在十五六的模样,仿佛从诗词中走了出来一般,全上下无处不精致。看到她,便似看到一件精致的艺术品,让人心中很难生出丝毫伤害之意。

    女子安稳躺在冰棺中,不见有丝毫动静,仿佛陷入永久的沉睡之中,不带一点人气。

    看到她,秦川的心中便总是生出一股怜意,生出一股想要保护她的**。

    她究竟是谁?她究竟是生是死?她为何出现在自己的梦里?而且一再出现?

    秦川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出口。他如此想,也如此做了。

    “姑娘,你究竟是谁?你为何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与往一般,没有任何的回应。

    秦川的心头更加古怪,又重复了一次。

    依旧没有任何的回应。

    秦川心中略微有些失望。过去几天,他每次总是不由自主得做着这样一个梦,梦中来到这里,遇到这样一位女子,然后他百般询问,也得不到丝毫的回应。

    秦川略微顿了顿:“这位姑娘,我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我猜你能进入我的梦,必然跟这个山洞有关系。可惜,我已经在这边留得太久了,明天我就要离开了。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事,请早点告诉我!”

    虽然秦川猜测那名女子恐怕只是一具死尸而已,但秦川还是想再尝试一下。

    片刻之后,依旧没有回应。

    秦川心中略微失望,转往外走去。

    正在此时,棺中沉睡的女子,双眼微微一颤,却是有细弱的声音再次传到秦川的耳中。

    “救......我——救我——”

    秦川强忍着才没有被这突入起来的变故吓得跳起来,急忙继续问道:“让我救你?我要怎么做才能救你?你到底在哪里?”

    棺中的女子却再无回应,仿佛刚才的那句话只是秦川的幻觉而已。

    但她的上,却是浮现出七彩光点,光点不住变幻着,最后在她的体上变化出一个巨大的图案。

    图案之中,只见无数旗帜招展,诡异得排列在一起,仿佛一座旗帜之城,旗帜上各有诡异图案,玄妙文字。

    秦川下意识得震惊出声:“这是我的紫府空间的那个庞大建筑?”

    话刚出口,他便意识到他的错误。他紫府空间中的东西,被浓雾遮掩,他只是见过一部分而已。而眼前这些光点,演化的景象,却是跟他那个庞大的建筑还是有点区别的。

    只是从其中一部分便能看出,似乎旗帜上的图案以及文字,不属于一种风格。

    秦川还在琢磨这些,却无意中发现,自己的头顶不知道何时竟然也出现了一些光影,而光影所呈现的,同样是一座有无数旗帜组成的庞大建筑。只是这些东西是在他自己的头顶,他只能看个大概,却看不清楚。

    两幅光影闪烁,仿佛呼应一般,而秦川直觉得周经脉中,无数真气汹涌澎湃,更有无数天地元气,向着他口鼻之处涌来。

    “我的实力在逐渐提升?”

    秦川不解为何自己竟然在这时突破起来,却不敢怠慢,连忙配合着坐了下来,吸纳天地元气锤炼自,并在体内凝聚出丝丝缕缕的真气来。

    ......

    ......

    天色亮了起来。洞外的光线从洞口折进来,照在依旧秦川带着不可置信的脸上。

    秦川已经从梦中醒了过来。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再仔细查看了自己体的况,秦川一直觉得自己还没醒。

    他竟然已经先天大成,到了先天八阶!

    他清清楚楚的记得,昨他才将太阳神功再进一重,还不过是先天五阶而已。不曾想,一觉睡醒,竟然到了先天八阶!

    这番经历,想必无论是谁,也觉得这肯定不是真的。

    睡一觉可以长修为?若是真如此,以长寿嗜睡闻名于世的乌龟岂不是终将成为天下第一武者?

    回头将自己这几的经历整理了一番,秦川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恐怕这样的修为精进,也只能是偶然间撞到的好事了。

    那杀了张成之后,他便准备先留在山洞中修养一番,然后再出洞去闯

    不曾想,自从当过后,他每便开始做一个稀奇的梦。

    山洞大变模样,汹涌的岩浆,千年的玄冰,冰棺,沉睡的少女......

    这些东西,不断重复着出现在秦川的梦中,而且出现的时间也非常准时,一般都是在半夜子时左右。

    秦川开始也觉得奇怪,甚至怀疑自己中了什么邪术。没到子时的时候,哪怕他明明清醒,也会忽然陷入沉睡,然后开始做那个古怪的梦。

    只是过去几天的梦中,他从来未听到呼救的声音,也没有看到最后冰棺少女上浮出的图案,更是首次遇到修为骤升这样的美事。

    秦川曾怀疑,这个山洞是否还有他没有发现的秘密。可惜他也认真查看过,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那个女子究竟是谁?这个梦又是怎么回事?她让自己救她,可是到底该怎么救她?

    更重要的是,她的体为何会有哪样的图案飞出?而且似乎跟自己紫府空间中的庞大建筑是类似的东西?

    ......

    种种疑惑,像无数个难解的线头纠缠在一起,让秦川的脑袋发昏起来。

    想了片刻,秦川忽然站了起来,朝着山洞之中,长揖在地。

    “秦川十分感激阁下助我修行。只是秦川现在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帮助阁下,如今暂且离开,去闯一番。一月之后,秦川必定会返回。到时候,若是阁下有需要秦川做的事,秦川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山洞之中,只有秦川的声音回着。他等了很久,也不见任何动静。

    片刻之后,秦川再次起,开始想法把山洞的入口遮掩起来。

    不仅仅是因为这里有一个让人垂涎的晶矿,也因为这个山洞给秦川带来了很多的疑惑。

    他绝对不想这个山洞在自己离开的时候,被别人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阵噬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