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前往天目山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吸烟的手 书名:阵噬天下
    秦川尚且不知道老不死并未彻底死去,已经在暗地里筹划着要向他复仇。

    待看到夜怜月和魏太忠之后,他的心中生出一股亲切来,开心不已:“川叔,月儿你们这几天怎么样?”

    魏太忠和夜怜月看到秦川之后,同样欣喜不已。魏太忠疑惑得问道:“川儿怎么出来了?不知道你的体问题,老不死是否帮你解决了?”

    夜怜月同样关心得望着秦川,一双眼睛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秦川也不说话,而是伸出了一只手,片刻之后,他的手中出现了一团不住旋转的气流,初始只是一丝,继而变为一缕,到最后变成一个小小的气团,迅速得旋转起来。

    正是先天之人才能拥有的真气。

    魏太忠不敢置信得望着秦川的手,由衷得为秦川感到高兴:“先天真气!这......这真是太好了。若是皇妃还在,能够看到此时此刻,必然也开心之极。主子你等待这一天,实在是等得太久了!”

    语到最后,他不由得擦了擦眼睛。夜神月一双大眼睛同样闪了闪,为秦川开心不已。

    秦川也不由得唏嘘不已,实际上这一切直到现在他都觉得仿若梦中。

    魏太忠继续说道:“川儿你既然已经跨过了这一步,我们便可以就此返回太安城。想必陛下也会很乐意看到这一刻。”

    秦川面上闪过一丝苦涩,却是坚定得摇了摇头:“覆水难收,有些事发生了,我就不能当作什么都发生过。到了此刻,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就此回去的。”

    魏太忠想了想不久前发生的事,也知道秦川的心中大概还在伤心秦震天对他的绝,轻叹了一声,也不知道该怎么劝。

    不论秦川怎么选择,他必定都将永远跟着他。

    秦川也不愿意沉浸在这种伤感的绪之中太久,继续说道:“几之后,我便准备前往玄天宗拜师学艺。忠叔到时候便随月儿一起,前往帮着她主持补天阁如何?”

    决心前往洞天试练之事,秦川在心中想了想,还是没有告诉俩人。主要是担心俩人为他担心。毕竟此去洞天试练,谁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事,其中的变数和危险颇多。虽然秦川自觉,自己小心点,兴许没事,但是俩人若是知道后,必定会阻拦于他。所以他这里,还是小小撒了个谎。

    魏太忠也知道秦川真的拜师玄天宗的话,自己暂时不方便跟随。,点了点头:“要不让我和月儿陪你前往玄天宗,等到你顺利拜师之后,再回来?”

    秦川摇了摇头:“玄天宗要往东而去,而补天阁的基地在北边,这样大可不必。忠叔你放心吧,如今我已经进入先天,虽然只是一阶,但独自上路,低调行事,也应当无碍。”

    魏太忠想了想,还是觉得只能如此了。

    夜怜月忽然开口说道:“主人此时的体隐患已经解除,补天阁的建立初衷便不复存在。不知道以后的补天阁,该如何发展?”

    昔秦川成立补天阁,一方面是为夜怜月所求,给她找件事来做,当时他也的确一个组织帮他打听消息,希望找到解决他筑基的方法。

    只是现在他已经进入先天,补天阁便显得有点多余了,秦川有心解散补天阁,干脆放夜怜月自由,犹豫了下,还是无法开口。

    主要是因为夜怜月。

    昔年的夜怜月,不知为何流落成乞丐,受尽欺凌,后来无意被秦川所救,才侥幸活了下去。也许是这一段经历的缘故,她的格变得极其封闭,沉默寡言。

    当年救了夜怜月之后,秦川并没有让她报答的意思,本来送上金银,准备让她离开,不曾想她十分绝望,竟然准备自杀。若非秦川发现的早,早已经香消玉殒。

    秦川觉得她可能失去了人生目标,找不到活下去的价值,便只能留她在边,毕竟带在宫中也不太方便,后来便索让她成立了补天阁。这些年她做得极其尽心,也搜罗了几位先天高手。

    想了想,秦川开口问道:“月儿,你觉得以后补天阁该如何发展?”

    夜怜月毫不犹豫得答道:“搜罗高手,建立势力,成为主人的利剑,为主人扫除一切敌人!”

    秦川微微一愣,没想到夜怜月心中真得已经有了想法,显然是早就想过这个问题。

    “既然如此,补天阁的事便完全交给你和忠叔了。”

    夜怜月轻嗯一声,此事就此定了下来。

    此时此刻的秦川自然不会想到,自己无意中的一句话,造就了一个极其恐怖的势力。

    多年后,被称作“暗皇”的夜怜月以及她所率领的补天阁,将成为秦川手中最强大的力量,让他的无数敌人颤栗。

    ......

    算算时,秦川和俩人还能相聚三天。在这三天之中,秦川依旧坚持不懈得练武。

    每的清晨,他依旧如过去十年一般,继续筑基。

    秦川如今的先天实力,只是来自于老不死所帮他构造的单独的经脉系统。

    而老不死在紫府空间中所说的话,无意之中帮他指明了一条修行之路。

    那就是他可以内外俩经脉同时修行。

    所以虽然此刻已入先天,他还是愿意继续努力筑基,争取早让自己真正的体也进入先天。只是这件事,非一朝一夕之事,着急不得。

    白里,秦川则努力适应自己现在的先天境界,去探索如今自己体的秘密。

    如今他刚入实力,实力定位应当在先天一阶。但是熟悉了自己的体之后,秦川倒是有不少的惊喜。

    按照老不死的说法,他上的经脉,其实是一种成阵的法子。这个阵法,本体便有相当的强化。而秦川此时的出招,便有强化和不强化俩种状态。

    若说先天一阶一拳挥出,力量在俩千斤左右,那么秦川尝试过,在强化状态下,他能够一拳击出八千斤左右的力道。

    当然,强化的极限究竟在哪里,此时秦川也不确定,但至少四倍的强化,应当是可以承受的。而且这样强化的状态,也是不可持续的,只能偶尔为之。

    秦川自己预测,若不对上某些宗门中的精英弟子,他自己强化状态的实力,大概在四阶先天的程度。

    这样已经很让他满意了。

    进入先天之后,除了他自创的一拳一法之外,他曾经闯过的一式刀法也可以使用了。只是此时,没有合适的兵器罢了。

    在熟悉完自己的体之后,秦川第020章之地。

    通往通天秘境的入口,一共有三个,分别位于大陆西部的琅琊谷,大陆中部的天目山,以及大陆东部的伶仃洋。整个大陆的武者,一般都会按照就近原则,前往进入通天秘境。

    天目山位于大陆中部偏北的位置,秦川要想过去,要先北行回到大胤皇朝,然后再东行,跨过大燕皇朝和大赵皇朝。

    大燕皇朝、大赵皇朝个个都是跟大胤皇朝齐名的中部七大皇朝之一,饶是秦川一路只是擦过几个皇朝的国境,这一路的行程也差不多有千里左右。

    算了算时间,稍微有点紧,秦川不敢怠慢,风餐露宿,急急而行,除了每早上迎着朝阳筑基一会,其余时间却是不敢稍停。

    饶是如此,半个月后,当秦川来到天目山时,也已经是通天秘境开启的最后一天了。

    天目山的山势险峻,两座山峰,跟俩只巨眼颇为神似,才有天目之名。秦川来到山谷之地,只见一个巨大的通道之前,站了密密麻麻数百人左右。

    有的是前来参与洞天试练的人,这些人要么出于某些宗门之中,要么出于皇朝之中。这些人非富即贵,或者有的人干脆就是各大宗门掌门或者长老的后代,此次前来参加试练,自然少不了保护或者侍候之人。场间这样的人占了相当一部分。

    饶是如此,在山谷外排队,等着缓缓进入通道的队伍,也派出了几十丈那么远。秦川数了数,单是排在自己前面的人,都有大概俩百人。

    山谷之中,通道的入口之处,有俩名劲装绣有小剑的男子,他们个个上露出沉如山岳的气息,一位是八阶武师,一位是九阶武师。俩人守在洞口,一个个查验想要进去的人。

    参加洞天试练的要求有俩个,第一,十八岁以下。第二则是实力在四阶武师之下。

    俩个要求之中,实力是否在四阶武师之下,在俩位高阶武师面前根本无法遮掩。真若有人想要凭借实力硬闯,也得考虑得罪天下五大宗门中的剑阁的后果。更何况,除非有武宗出手,又有那个势力,可以随意无视俩名八阶九阶武师的联合?!

    当然,剑阁能够随意便派出俩位如此高阶的武师来看门,实力的雄厚可见一斑。

    俩个要求中,是否在十八岁之下则相对难以判断。剑阁招弟子,自然要对武者的修行资质有一个最低的要求。剑阁选择的方式,正是限制年龄。十八岁之下取得武者所能达到的境界,便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武者的资质。

    然而习武之人面容都会显得稍微年轻一些,更有一些人天生看起来小,或者专门修炼一些改变容貌的功法,想要浑水摸鱼。如此以来,对于年龄的判断,有时候便不那么精确。

    因此,剑阁选择了一种方式,那就是向天下有名望的人发放请帖以及推荐信,有推荐人来保证,拿到推荐信的人,年龄在十八岁之下。

    通天秘境乃是各大宗门、皇朝培养人才的一个绝佳的机会,任何人都会将这样的机会,用在值得用的人上,当然也有表示对剑阁规矩的尊重之意,少有人在推荐人里面做什么手脚。

    当然,剑阁为了保证对于一些真的没有势力依靠没有机会得到推荐信的武者一些机会,也会给于一定的名额,由把持入口的剑阁弟子,来自由辨别,确认那些人的年龄在十八岁以下,这个名额自然极少,但的确也给了一些人不少的侥幸心理。

    小半个时辰过后,队伍前进了四五十人,里面便有二十个人被俩位武师被拒绝入内,无论怎么哀求,也没有用。显然俩位武师,在如何鉴定年纪的方面,颇有经验。

    似乎是通道快要关闭的缘故,秦川此时前来,几乎都已经在通道的最后面。他的后只有十来人左右,便不见增长。

    大概三个时辰过后,秦川终于靠近山谷,只有十米左右。而通道也快到了快要关闭的时间了。此时许多前来的人也已经陆续散去,山谷中一下子变得冷清了不少。

    却在此时,一个年轻人在一群弟子的簇拥之下,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脸上带着焦急之色,显然是担心敢不上。

    来人来到了山谷之中,看了看队伍,焦急之色更浓。双眼不由自主得在队伍中搜索着,似乎想要插队。

    只是其他人的实力看起来个个不凡,无论是上的衣着打扮,还是神采之间,显然都是颇有份之人。他也不敢随意开口,说不定得罪了什么人,起了不必要的纠纷。

    恰在此时,他看到了站在人群里的秦川,双眼一亮,大喝一声。

    “你这可恶的骗子,竟然敢出现在这里?”

重要声明:小说《阵噬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