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惊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吸烟的手 书名:阵噬天下
    秦川抱着手里的小箱子,跟着大鸟的后,沿着一条小道走了一段时间,眼前出现了一个山洞。

    小道之旁,依旧有各种各样的雕像在路边摆设着。只是与初时所见的虎豹豺狼之流的不一样,越往里面,这些雕像越显得狰狞,恐怖,形也越来越奇怪。

    有的长着八只脚,有的长着大象鼻子,却是犀牛的头,有的雕像又跟传说中的某些神兽极为相似......

    秦川越来越确定这些雕像的顺序,应当是按照对应动物的实力大小来排列的。越靠近山洞,雕像对应的动物所拥有的实力也越强大。

    至于这些雕像究竟有什么用,为什么有如此多的雕像,秦川心中隐隐有感,却不敢确定。

    就在秦川走到山洞的洞口附近的时候,走在他前的大鸟,却是不进山洞,而是走到洞门的左侧,站那里不动了。

    仿若突然死去。

    再仔细去看,却见大鸟本来闪烁的双眼,忽然黯淡了下去,变成了与洞外其他雕像相同的双眼。

    恰在此时,洞内却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快点把老子的东西,送进来!”

    声音跟刚才大鸟的声音一模一样。

    大鸟竟然变成了一个雕像?而老不死的声音又从洞中传了出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秦川心中一动,震惊不小。

    “晚辈遵命!”

    秦川踏步走进山洞,脑海之中,却一时被各种信息的线头缠在一起,难解难分。

    他在初看到那些雕像和大鸟的样子之时,便曾经想过,这些雕像和大鸟,很可能便是类似于傀儡或者机关人一样的东西。

    就跟他曾经费力搜集得来,拿来对付几前八名先天武者狙杀的四名人偶,是同类的东西。

    若非如此,这些雕像放在这些山洞之中,毫无道理。

    只是那四只人偶的实力,秦川了解得还是比较清楚的。虽然出自天机城的机关术的确巧夺天工,但是那些人偶的精巧和实力,还在秦川可以接受的范围。

    比如那些人偶只能对付一般的先天武者,组成人偶的材料,除非遇上火属的力道,刀剑难伤,坚韧无比。毕竟只是机关而已,能够做到如此程度,在普通人看来,已经是极限了。

    而且人偶也有极其明显的缺陷,再精妙的人偶也只是些小巧的机关控制来完成的,一旦这些机关毁坏到一定程度,便只能成为一堆废物。

    那一场狙杀战后,秦川的四个人偶毁于一旦,便是一桩实例。

    但相比之下,刚才的那只大鸟,却非同一般。

    它可以像人一样说话,也可以用一翅接住了武师境界的一掌,神态举止间更是跟人没什么差别。

    即使它长着一只大鸟的模样,你也会觉得它是一个人!

    可是秦川亲眼看到的真相,这只大鸟竟然也是一个机关傀儡?机关术的精妙竟然能够达到如此的程度?

    若是洞外秦川看到的这些雕像,都可以像这只大鸟这样可以“活”过来,这些雕像又都拥有大鸟那般的实力,那岂不是说,此时洞外便有几十上百个武师?

    秦川不由得暗自为自己的猜测震惊。

    此刻他已经到了洞中。山洞很大,一眼看过去,大概跟他昔居住的宫大小差不多。

    洞内有一个比常人稍微矮一点的人,长着一头银白的头发,很像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但看到他的脸时,却又会让人忍不住的惊叹。

    鹤发之下的肌肤粉嫩之极,看上去比豆蔻年华的少女的肌肤还要嫩,没有丝毫瑕疵。

    脸型略微显小,如果不看银白头发和一双混浊双眼的话,恐怕所有人都会认为这张脸的主人,应该是一个孩子。

    真正的鹤发童颜。

    秦川扫了一眼,心中便不由得一凛,不敢再开。

    一眼看过去,他便知道,眼前的人才是真正的老不死。

    “前辈,这里就是你的东西。”

    老不死手里那只一只笔,不住得在纸上勾勒着什么,只在秦川进来时,抬头看了他一眼,便又低头忙碌。

    “东西放你旁边的工作台上,然后你就可以滚了!”

    秦川一边依言照做,一边在心中思索着开怎么开口。

    工作台的高度大概在秦川的前,秦川的一只手臂被屈阳的一掌打断了骨头,只是端着箱子到还好,但举起往工作台上放时,难免难以用力,更引得断骨之处,剧痛不已。秦川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老不死却似是注意到他的伤势:“东边的高台之上,有一个写着‘断续膏’的盒子,你自己拿走,俩个时辰之后,断骨便会恢复如初!”

    秦川略一沉吟,依言寻去,果然找到了断续膏。

    再次走过来时,却发现老不死似乎正拿着俩张很大的图纸,在不住得比对着什么。

    秦川扫了俩眼,却没有看懂图纸上画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不是什么画,也不是什么文字,看上去只是一些妖异的蝌蚪,中间夹杂着一些图徽之类的。

    老不死手中的图纸很大,只展开大概四分之一,便有一只手臂那么长,俩张图纸大小类似,他自己低头看去,颇为不便。

    秦川心中一动,也不言语,走上前去,帮着老不死举起了一张图纸,用双臂长了开来。

    老不死似是沉浸在某种思索中,也不拒绝,仔细得盯着两张图纸的一些部位,仔细得思索着,时不时得举起笔,在另一张纸上,记载着什么。

    山洞之中,一片安静,只有纸张翻动以及笔划在纸上的沙沙声,中间偶尔会夹杂着老不死的低呼,“原来是这样”“不对”等等诸如此类的。

    老不死早已经进入一种类似痴迷的研究状态。

    秦川此时便担任了一个人形挂架,承担着摊开图纸的工作。

    只是这个挂架会主动分析老不死的目的,去主动选择要悬挂的图纸,或者做其他配合,让老不死省事不少。

    大多时候,他就是那么举东西站着,仿若雕像。这样一时的动作不算得什么,但时间久了,秦川觉得自己的腰以及背,疲累不已,但他也只是这样默默坚持着。

    老不死仿佛不知道他在这里站着一般,不跟他说一句话,也不说一声谢字。

    一刻钟......

    俩刻钟......

    一个时辰......

    俩个时辰......

    一直到大约俩个半时辰之后,老不死脸终于展开笑颜,在一小张图纸上记下了最后一些东西,才开始缓缓将自己拿出来的图纸都又收了起来。

    秦川终于轻出了一口气,一只手放在后面揉着自己的后腰。

    老不死终于开口:“说!你来自那个宗门?有什么要求?愿意付出什么代价?”

    秦川心道恐怕老不死早已经看出了自己过来是有所企图的,急忙说道:“晚辈不属于任何一个宗门,今次求见前辈,是有一些修行问题,想要请教。”

    老不死微微一愣,仔细看了他一眼:“你的体上没有几个大宗门的功法痕迹,看来你的确非那个大宗派的弟子。不过,你倒是不怕死!难道没听说过,‘老不死出手,必有所求’这句话么?以你一介散修,也敢前来求我?”

    略微顿了顿,老不死继续说道:“即使是玄天宗想要求老夫出手,也要送上他们全部库存的天工秘银,还要看老夫心好不好。至于你,你能拿出什么吸引我的东西么?”

    秦川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小子现在独一人,一无所有,的确没有能够拿得出手的东西。不过小子可以承诺,只要前辈能够帮助我,无论能不能帮我成功解决修炼的问题,小子将来都必定尽全部能力来报答前辈。”

    老不死混浊的双眼眨了眨:“果然是个实诚小子。罢了,老夫今天心好,就试着指点你一二吧,说,你遇到什么修炼问题了?”

    秦川心道,自己刚才的那般辛苦总算没有白费,急忙开口道:“我与七岁时便开始筑基,如今已经筑基十年,却始终不见功成,怎么检查也检查不出什么问题。”

    “七岁就开始筑基?倒没有看出你小子小时候还是个修炼天才啊,也勉强能与那里的......相比了。”到了中间几个字,老不死的声音低不可闻。

    老不死接着问了秦川修行的过程,方法,最后让他当场端坐,开始吐纳下,以便他仔细观察。

    秦川依言而行,五心朝上,双眼半阖,开始吐纳。

    而就在他吐纳的时候,老不死的双眼猛然发出一阵红光,在秦川的上,仔细查探片刻之后,闭目思索起来。

    秦川吐纳了十次,按捺不住,重新站了起来。看到老不死睁开双眼,他急忙开口问道:“不知前辈可曾发现我的修炼上何不妥?”

    老不死微微摇头:“你的修炼上没有不妥,不妥的是你的体。”

    秦川的心中微微一沉,声音带着一丝干涩:“那前辈,不知你可有良策,助我继续修行?”

    饶是他平素心理素质不错,此刻也心中惴惴不安。因为接下来老不死的回答,将确定他此生的命运。

    老不死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你的问题,若说全天下有一人能够解决,那便只有老夫无疑了!也幸得你求到老夫上,也幸运老夫今天心好,愿意帮助你!”

    秦川再三在心中重复着老不死的话语,才确认自己没有听错。

    眼前的老不死真的能够解决自己的筑基问题?!

    一瞬间,仿佛吃了人参果一般,秦川的十万个毛孔齐齐张开,整个人都飘了起来。

    那是难以描述的喜悦。

重要声明:小说《阵噬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