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欲入玄天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吸烟的手 书名:阵噬天下
    幽深的宫中,黑杀盈盈跪倒在地,将狙杀秦川失败的事,一一禀告。

    秦双自然大发雷霆。

    “废物!”

    “啪——”

    “你们都是废物!”

    “啪——”

    ......

    秦双一边不停得将自己能够看到的一切往地上摔着,一边大声得吼道。此时的秦川被父皇厌弃,边只有一个没用的老太监,饶是这样,八位先天武者去狙杀,竟然失败而过。这怎能让他不生气!

    杯子、桌子、香炉......不过片刻间整座宫的地面上已经一片狼藉。

    秦风依旧不甘心,一双眼睛变得越来越通红,仿若一只嗜血的野兽。当他将手头所有能扔的东西都扔掉之后,一转眼看到墙上悬挂的宝剑,便大步奔了过去,拔剑出鞘。

    明亮的剑刃架在黑衣女子的脖颈上:“说,黑杀,这件事是不是你故意的!以前你安排的事,从来没有失败过,为何偏偏在最关键的时候失败!”

    冰凉的剑尖似乎随时可以划破黑衣女子脖间稚嫩的皮肤,但她似乎一点畏惧都没有,一点不担心秦双一个动作,便割破了她的喉咙。

    她只是跪在哪里,平静得分析道。

    “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秦川所拥有的实力,很难想象只凭着秦川和魏太忠的实力能够拦住我派去的八位先天武者。此次任务失败,黑杀愿意接受惩罚。”

    秦双双眼之中的凶光闪烁片刻,终于还是抽起宝剑,转狠狠砍在一旁的柱子之上。

    “可恶啊!”

    黑衣女子继续说道:“属下会继续派人继续追踪秦川的下落,一定会为主人除去后顾之忧!”

    秦双沉默半晌,冷哼一声道:“好。我就再给你半年的时间。半年之内,若是见不到秦川的人头,那么你还是乖乖得来到我的边,当我的侍妾吧!”

    女子沉默不语。

    秦双转而去,愤愤出了宫,只留下依旧跪倒在地的黑衣女子。

    只有独剩一人的时候,黑衣女子的双眼才露出一丝疲倦,以及一丝畏惧之色。

    这么多年来她为秦双出生入死,不知道杀过多少人,没想到他还是没放弃过对自己的垂涎。

    若是她愿意,三年前她已经可以成为王妃,又何必这些年苦苦煎熬?!

    万般心绪,最后化作长叹一声。黑衣少女的声音,在清冷的宫之中回着。

    “秦川,无论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要杀了你。只有杀了你,我才能掌控我自己的命运。”

    ......

    秦川的衣裳半解,几乎赤着上体的伤势,在肩膀以及肋下之处,若要处理,必须**上,只是如此以来,他便赤膊袒得露在夜怜月的面前。

    他为皇子,在皇宫中规矩森严,从小到大,还从未跟女子如此亲近过,总觉得不自然。

    饶是过去几天已经经历了好几次这样的场面,此时秦川依旧觉得有些羞赧。

    “要不今天让我自己来上药吧?”

    紫衣少女一手拿着湿巾,一手拿着药粉,也不说话,只是沉默着盯着他看。

    她的眼神似乎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纯净。但秦川却莫名得生出一股罪恶感来,仿佛自己不让她帮助自己上药处理伤口是一件极其可恶的事

    同过去几天一样,秦川在这样的眼神下坚持不了片刻。

    秦川试着提议道:“你已经帮了我几天了,要不这次让忠叔替我上药?”

    紫衣少女依旧沉默,只是那一双眼睛盯着他。忽闪忽闪的眼睛亮晶晶,似乎隐隐有晶莹闪烁。

    秦川不得不承认,夜怜月的这个眼神,简直就是他的克星了。

    记得他当初起意让她主持补天阁时,也是因为她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让自己无计可施,又不能留她在边,便只好给她安排点事来做。

    如同过去几天一样,秦川最后还是选择了投降:“好吧。那就再劳烦你一次。好歹我上的伤势也好得七七八八了。这几天也真得辛苦你了!”

    紫衣少女依旧不说话,只是沉默得动作起来。纤纤玉手,轻盈之极的用湿巾,将秦川上的伤口附近,小心翼翼的擦个干净,然后再点上药粉,轻轻用纱布包裹起来。

    只有十分仔细得瞧去,才能看到她嘴角微微翘起,似乎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来。

    许是靠得太近的缘故,秦川总是能够嗅到一股若有若无的体香从少女上,不住得往他鼻间窜动,煞是好闻,心中更是仿佛生出无数旖旎心思,如鼓在擂。

    某些绮丽的心思本能般的生出,便再难按捺下来。

    他的一双眼更是越来越不知道该往哪放,一会落在少女那滑若凝脂的嫩脸上,一会落在她的一双白生生轻柔之极的小手中,甚至偶尔会下落,落在少女前的隆起之上,片刻后又惊慌移开视线。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也觉得浑上下说不出来的不舒服。而被夜怜月柔软的小手在伤口附近轻柔划着,清清清凉凉,他又觉得很舒服也很惬意。

    这种被服侍的舒服和莫名的不舒服,仿佛冰与火同时煎熬,其中滋味,不是亲历实在难以尽述。

    每当此时,魏太忠总是待在旁边,偷偷的看着秦川的尴尬,低笑不语。

    他人老成精,早已经看出,那位夜怜月,对自家的主子久生,这些子,悉心照顾,无微不至。只是秦川毕竟太过年少,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此时。

    “无论是容貌,还是心肠,这位夜姑娘,都配得上主子了。只是她的太过冷清,似乎不说话,这倒是个问题。”

    几相伴以来,除非秦川开口问话,魏太忠几乎都没见夜怜月主动说话,即使是回话,也是言简意赅,言词寥寥。他已经发现,她必定是天如此。

    “不过,此时主子龙戏浅滩不比以往,能有这样一位武艺高强还一心一意陪伴在旁,到也是件幸事。若是此去飘渺峰,诸事不顺,主子有红颜知己在旁,也比自己在侧贴心不是?”

    再一想到此生自己无儿无女,若是眼前的夜姑娘和秦川能够早成婚,生出一个大胖小子,然后自己专门伺候小主子,岂不是也可以享受一番“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

    想到得意处,魏太忠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秦川本来正自难以压抑心中的蠢蠢动而羞臊,听闻笑声,极其心虚得问了声:“忠叔,你笑什么?”

    魏太忠一边回道:“没什么!没什么!”一边双眉微扬,有点挤眉弄眼的味道。

    秦川心中更是心虚,以为是被魏太忠看透了自己的异常,急忙随意挑个话头,叉开话题:“月儿,你可听说现在有那些宗门正在招收弟子么?”

    夜怜月此时正将纱布缠好,小心缠好之后,才开口说道:“主子是否有心找个宗门暂时投?”

    秦川点了点头:“我还如此年轻,绝不能轻易荒废时光。只有投入宗门之中,才能得到可靠的功法传承,才能让我在武者之路上越走越远。”

    夜怜月微微颔首,无论秦川做下什么决定,她都坚决支持。既然秦川决意要找个宗门投靠,那么她便一定要帮他挑个好的。

    低柔的声音在片刻后响起。

    “五大宗门中,白玉楼和无双城飘渺难寻,云都乃灭绝人之地,剑阁和刀域每隔数十年才偶然开门收徒。主人若是想去,这几个怕是暂时没有门路了。”

    天下武者都知道一句话,“刀剑齐鸣,云海无踪,白玉飘渺,机关无双”。

    这句话便是指的是天下间最神秘的五个宗门,也是最强大五个宗门。刀剑齐鸣,指的刀域和剑宗,云海无踪,则指的是云都,白玉飘渺,机关无双,自然是指白玉楼以及天下最神秘的机关城了。这些宗门久不现人间,但据闻实力强大之极。

    许是谈到关于今后发展的正事,秦川的旖旎心思果然已经然无存,听到夜怜月的话,他苦笑一声:“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以我现在的况,别说没有门路进去四大宗门,即使有,恐怕没有可能进去的。月儿,你继续说下去吧。”

    夜怜月继续说道:“以主子的份,若是随意寻个只有小猫三俩只的门派,比如血剑堂这些地方,也大失主子份,那些宗门的功法也太过低阶,不学也罢。在月儿看来,如今较大的几个一流宗门之中,玄天宗,风剑宗,巨剑门,乃是主人最合适的选择。”

    秦川略一思索:“这三个宗门我也听说过。其中以玄天宗最为出名,地处离阳大陆的中部偏东,宗主名唤李浩阳,名声在外。至于其他两个宗门,则位于大陆南部之地,离咱们太过遥远。如此说来,玄天宗倒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他的心中同样有一番思索,李浩阳同列中部十大武宗之一,实力还在秦震天之上,若是能够加入玄天宗,他将来回返太安城的把握也更大一些。

    夜怜月秀眉微蹙,却是猛然想起一事,略一犹豫,但还是说了出来:“可是我刚才所说的三个宗门,他们收徒的最低要求,乃是先天。”

    秦川的面色微微一变,又恢复原状:“先天啊?我知道了。”

    一切的问题,又回到了那个最原始最核心的问题。

    筑基,只有筑基成功,他才能突破先天。而只有成为先天,他才有可能加入一个一流点的宗门。

    “我们还是早点继续上路吧,看这路程,明我们便能赶到飘渺峰了。”

    “嗯。”

    夜怜月和魏太忠都不是傻子,自然知道秦川的心中恐怕又急迫起来,自然不会在此时多说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阵噬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