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再战黑衣人首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吸烟的手 书名:阵噬天下
    黑衣人闻言勃然大怒:“你什么意思?谁......谁是死人?”

    他虽是杀手,但也是武者,怎能被人如此藐视?

    只是待他刚刚要有所动作之时,才忽然发现自己此时的体似乎很是不妙。

    周疲软无比,越来越没有力气,甚至连手中的刀也要握不住了。心脏跳动的越来越快,呼吸也越来越艰难,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掐住了脖颈一般。

    更让他觉得不对的是他的脑袋。

    仿佛有无数只蚂蚁拼命得要从里面往外跳出来,他能够清晰感觉到头颅中蓦然生出仿若爆炸一般的疼,火辣辣一片得

    滴答--滴答--

    鲜血从鼻中,从口中,从耳中,甚至从眼中缓缓滴落,落在黑衣人的上。

    也滴在了黑衣人的心头。

    “不对!是刚才秦川的那一拳!刚才的那一拳击在我的额头上,刚才无碍,似乎现在才爆发起来,只是这.......怎么可能!”

    意识渐渐模糊起来,他开始感觉到冰冷。也许因为冰冷,他才能更加的理智,脑海中不住得回想着刚才那瞬间的一幕。

    他一刀劈在秦川的肩膀上,却被宝甲挡住,对方只是受伤。而秦川在那一刻,同时做了俩件事。

    用左手短剑,刺了腰间一下,然后用右手拳,击在了自己的额头之上。

    自己当时只以为秦川的杀招在短剑上,而右手那一拳,似乎软绵绵的没有力气,所以不曾放在心上。

    可是此时想来,秦川的真正杀招在那一拳上?!

    那是看似平凡之极的一拳,甚至击在额头上只是发出了轻微之极的一声细响,仿若朋友间相互间的玩笑。

    可是这样的一拳,竟然给自己带来如此大的伤害,竟然让自己马上去死?!

    难怪对方的短剑上没有涂毒。原来那一剑,只是为这一拳的遮掩罢了。

    死亡到来,黑衣人的意识中只有这最后的一个疑惑。

    他用最后的余力吐出了三个字之后,刀终于脱手落在地上,子也软软倒下。

    “这是……什么拳?”

    背朝着他的秦川似乎听到了他的问题,淡淡说道:“拳名隔山一拳。”

    隔山一拳,便是秦川的这一拳的名字,取自“隔山打牛”之意,拳劲在击出之后,会将一段是时间内的力道集中起来,然后猛然爆发出来。

    这一拳,正是他过去十年来,创出的“一拳一刀一法”中的一拳。

    ......

    空气中洋溢着某种类似橡胶燃烧的味道,鲜血,碎衣,还有长长短短被截断的触角,七零八落得落在地上。

    四位人偶与四位黑衣人的厮杀继续进行着。

    人偶胜在灵活,似乎不知疼痛,四只触角在空中,无论是那一个触角缠中敌人,都将给对方带来最大的麻烦。

    但人偶终究不像人那样可以思考。

    四位黑衣人此时个个已经受伤,鲜血满,甚至有一位黑衣人的胳膊已经只剩下了一半,但他们却依旧沉默着,彪悍得战斗着。

    看准空中飞舞来的触角,举起手中的闪着红光的刀和剑,砍去。甚至有时,他们会故意让人偶的触角先缠在上之后,然后再举起手中的武器,将之斩断。

    而伴随着双方的纠缠,黑衣人上的伤势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重。而四只人偶,随着上的触角不断被一截一截的斩断,似乎触角的成长也出现了问题,显然人偶毕竟是人偶,无论以怎样的机理组成,都不可能真正的拥有无限可以成长的手臂。

    双方一时的僵持,实在难以突破。

    厮杀继续在进行着,也不知究竟是人战胜人偶,还是人偶能够战胜人。

    另一边,魏太忠开始不妙起来。

    他本修炼资质并不太好,而且在皇宫中只是个下人,真正需要他出手的机会并不多。虽然在之前,他曾经想过自己若是拼起命来,也许能够从八名黑衣人手中为秦川争得一丝生机,但真交起手来,他才发现,别说是八人了,只说让他单挑对面的黑衣首领一人,他似乎都做不到。

    黑衣首领手中的刀,雄浑沉厚,一柄刀展开之时,给魏太忠的感觉,仿若泰山压顶,一波攻击连着一波。显然对方,乃是一位九阶先天,甚至很可能离武师也只有一线之隔。

    更别说,魏太忠面对的敌人,除了这位黑衣首领之外,还有另一位先天级的黑衣人在一旁相帮。

    若非魏太忠上的毒针,还能让俩人有所忌惮,而且魏太忠也并非俩人的主要目标,恐怕他此时早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饶是如此,面对着俩人,魏太忠也已经多次陷入危机。虽然手中的毒针,还能帮他坚持一会,可是他的心中早已经如同火焚一般,煎熬之极。

    不仅仅是为自己,更担心独自面对着一位先天高手的秦川。

    “川儿,希望你千万不要有事啊!”

    虽然知道秦川能够打败那位黑衣人的可能并不大,但是魏太忠还是在心中为他祈祷,希望他能多坚持一会。

    正在此时,他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

    “我才是你们的目标,你们找错人了!”

    黑衣人听到秦川的声音,转一看,不仅看到秦川走了过来,还看到他的一位手下此时已经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冷哼一声,却是放弃了魏太忠,向着秦川走去:“没想到八皇子还有如此实力,竟然能够杀死我一名属下,看来所有人都小看你了。”

    魏太忠这才有暇转头一看,不由惊奇出声:“川儿,你没事!”

    秦川给了魏太忠一个让你放心的眼神,盯着黑衣人首领,双眼一片慎重。

    他自然知道,今的八人之中,这位黑衣人首领的实力是最强的,也是最难易与的。

    “忠叔,那边交给你了。这位首领我来对付。”

    魏太忠自然担心,却见秦川摆了摆手,决意已定。而本来夹攻他的俩位黑衣人,此时已经挡在了他的面前。

    黑衣人首领冷冷一笑:“八皇子,你筑基十年依旧不入先天,我虽然不知道你以何种方法侥幸杀死我的一个手下,但想对付我,恐怕是痴心妄想吧?”

    秦川脸色却丝毫不见畏惧:“早听闻六皇兄手中养了一批杀手,被称作‘血滴子',想必就是你们吧?今一见,实力也不过如此罢了。”

    黑衣人首领回道:“没想到八皇子也听说过我们。血滴子之内,高手层出,我等只不过是一些虾兵蟹将罢了,若非主子担心你的死会引起陛下的怀疑,今至少将会有俩名武师出现在这里。”

    秦川的双眼一转,某种担心终于放了下来:“如果只有你们,那么我的六皇兄,以后必定会后悔的。因为,你们尚杀不了我!”

    黑衣人首领再次扬起大刀:“是么?我倒想看看,八皇子你凭什么,敢于夸下如此海口!”

    他的刀再次扬起,青色的刀罡在刀尖之上,吐出有足足三尺之长,仿若一只随时可以发出进攻的毒蛇。

    他的脚尖在地上猛然一猜,大步跨开,子一跳,再落下时,已经有足足丈余。

    他和秦川间的距离只有五丈,黑衣人首领的脚尖连点四次,已经来到了秦川的前。

    雄浑一刀当头而下,刀势封锁了秦川躲避的所有方位。

    秦川似乎来不及闪避,他只来得及侧了侧子,让黑衣人首领的刀,避开他要害的部位。

    “噗——”

    刀砍入秦川的肋下,被秦川的左臂紧紧夹住。然后,他扬起了右拳。

    黑衣人双眼闪过一丝异色,他不知道该怎么评价秦川的选择。

    他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所有变招,即使秦川怎么闪避,他也能发起连番的进攻,一口气将秦川送入死地。

    也曾经想过,秦川干脆不闪不避,让他的任务能够快速完成,而秦川自己也少点痛苦。

    但他没想到,秦川竟然选择了这样的一种方式。

    只是避开要害,生生受了自己一招?!

    黑衣人首领自然能够感觉到刀入体的时候,似乎受到阻碍,刀气也卸去大半,应该是秦川上有宝甲之类的东西。

    但在他看来,这依旧不是秦川的最佳选择。

    尤其当他看到对方用左臂紧紧压住刀,右拳扬起的时候,黑衣人的唇边更是不屑得发出一声冷哼。

    “螳臂当车,不自量力!你莫非你以为你受了我这一刀,便有机会打败我不成?”

    黑衣人首领双眼闪过一丝毒,他的左手一转,伸出一只手掌迎向了秦川的那只拳。

    “嘭——”

    拳掌在空中一触便分开,片刻后,黑衣人的眉间抖了抖,他将自己的手掌背在了后,接下秦川的一掌竟然让他的手臂麻中带痛!

    黑衣人双眼闪过一丝忌惮,刚才的那一拳,秦川的拳劲初始没有什么,但片刻之后,却猛然爆发起来,劲道如山崩海啸一般成十倍的增加。

    那瞬间的拳劲,绝非一般武者所能拥有得!

    即使是他,若非有所准备,恐怕也要受伤。

    到了此刻,黑衣人首领不对秦川生出一股欣赏,也生出一股可惜来。

    若是眼前的八皇子,当年筑基一番风顺,如今又能达到什么样的境地?先天?武师?甚至是武宗?!

    “原来八皇子竟然还会这样一种拳法,难怪能够杀死我的一个手下。只是这样的拳,你还能出几拳?!”

    秦川的右臂也收了回来,右臂间的肌甚至现出阵阵淤血来,显然此前黑衣人的一掌同样让他不好受。

    他的嘴角泛起一阵苦笑:“阁下的实力的确非凡,不过我也不会——束手就擒!”

    话语未落,他的左手忽然快速飞起,隐藏已久的短剑更是不知何时又现,只余剑尖现于掌末,仿若星星之火般,飘于掌间,向着黑衣人首领的喉间划去。

    正是袖中剑!

重要声明:小说《阵噬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