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八皇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吸烟的手 书名:阵噬天下
    “咚——咚——!”

    大胤皇朝皇城的凌天楼上,三十六个比人还高的牛皮大鼓一字排开,静静矗立着。每一位鼓前都站立着一位高两米,虎背熊腰的力士。

    伴随着寒冷未去的清风,赤膊的三十六位力士按照相同的节奏,挥动鼓槌,重重落下。

    强壮的臂肌在每次落下之时,都会强烈的收紧,继而震,洋溢着力量的美感。

    而三十六个牛皮大鼓齐响的鼓声,则瞬间传遍整座皇城,将大胤帝都太安城中的大半百姓从睡眠之中叫醒。

    此刻正至东方渐白月兔西沉的时刻,伴随着一声声鼓声,东方的天边,越来越亮,而一轮红也渐渐自天边的云层之中渐渐显现。

    鼓声不多不少,恰好只有三十六响。当最后一声鼓声落下的时候,天边的红露出了全部的笑脸,白天终于到来了。

    太安城的百姓将这个鼓声成为“催鼓”,鼓声比更夫还准,总是在朝阳初升的时刻响起,而百姓们也会在这一天开始新的劳。

    但对于大胤皇室这些龙子龙孙来说,这个鼓声则另有一番名堂。

    大胤皇室先祖秦文政以武立国,而当今皇帝陛下秦震天更是天下十大武宗之中赫赫有名的“血魂长刀”,他尤其重视皇族子弟的武学培养。

    也正因此,早在十几年前,他便下旨在凌天楼上置下“闻鸡鼓”,取“闻鸡起舞”之喻意,每鼓过三刻,要求所有七岁以上的皇室子弟,都必须要到皇宫之中的练武场集合练武。无论刮风下雨,打雷或是冰雹,皆不能断绝。

    曾经有一位皇室旁支,因为琐事而误了登闻鼓的时辰,秦震天一怒之下,将其逐出皇族,贬为平民,下场凄惨之极。从那时之后,无论是哪位皇子皇孙,在此事上都不敢再怠慢。

    早在鼓声刚刚响起的时候,整座皇城的各个方向,都有一些穿各种各有的蟒袍龙袍的皇室子弟,从四面八方,向着皇家练武场而来。

    待到登闻鼓刚刚落下的时候,一百二十二名有资格来习武的皇子皇孙已经到了大半。

    趁着人没到齐的时候,大家各自跟关系好的兄弟子侄相互打着招呼。

    “八哥,早安!”

    “九弟,早上好!”

    秦川和秦风这对兄弟俩,也自然而然得凑在了一起。

    十七岁的秦川段高而修长,鼻子高,双眼幽深如一汪深泉,横眉如剑,明眸若星。这样一位男子,若是出现在太安城的街头,必然会惹得无数女子回头。他正是大胤皇朝的八皇子。

    相比于秦川,九皇子秦风,当今天子最小的儿子,如今只有十二岁,无论是个头,还是面貌都依旧带着点稚嫩。

    俩兄弟虽然不是同一位母妃所生,但是自幼感便甚好。

    秦风看着边没有其他人,忽然低声说道:“八哥,你听说了么?近父皇终于要立太子了!”

    秦川亲昵的在秦风的额头上敲了一下:“选就选呗,到时候父皇属意是谁,便立谁为太子好了。怎么着,莫非你动心了,还想着当太子不成?我可告诉你,你还太小.....”

    俩兄弟胡闹惯了,以前像秦川这样亲昵的动作,秦风从来都是不躲不避的。

    这一次他却一把抓出秦川的手,认真说道:“八哥,我是没想,可是不代表你不能想。要知道,被立为皇太子,便可以修炼父皇的绝学'血龙蓝照经',说不定可以解决八哥你的修炼问题......”

    秦川本来只是随意得听着,但听到秦风后面的话时候,他的眉间闪过一丝黯然之色。

    血龙蓝照经?乃是大胤历代天子代代独传的绝学,也是大胤唯一的黄级武学,据说有洗髓易经之效。如果说皇宫之中还有功法有可能解决自己的修炼问题的话,那么很有可能便是这个了。

    却听秦风继续说道:“八哥,我觉得你若愿意去争,皇太子之位有八成的机会会落在你的手上的。几位皇兄之中,大皇兄和五皇兄夭折,七皇兄也因病成痴,二皇兄痴迷于剑,无心他事,三皇兄和四皇兄俩个有怪癖,不为父皇所喜,只有六皇兄能够和你竞争。而父皇一直不喜欢他的心狠手辣......”

    在自己最亲的弟弟面前,秦川也不矫:“父皇也并不见得喜欢我,你也知道,这些年因为修为之事......”

    俩兄弟正在说着悄悄话,忽然一个声音从远处插了过来:“秦川,大家到得差不多了,你还不去你的‘幼儿区’?”

    说话之人穿黄色龙袍,容貌虽然不及秦川秦风这哥俩,但也算俊朗,只是他的双眼总是习惯得眯着,透着一股狠辣之色。正是秦风刚才所说的六皇子,秦双。

    他的后跟着几位皇室旁支子弟,呈众星捧月之势,显然是他的小弟之类的人物。

    秦风看到他,双眉便汇聚出一股火气:“六哥,你不要欺人太甚!什么‘幼儿区’?你怎能如此侮辱人!”

    诸多皇室子弟最年长的有三四十岁,最幼的只有六岁半,不同的人武学进境不一,自然不可能都聚集在一起修炼。

    武者的进境可以分为武士,先天,武师,武宗,武皇等,练武场中的弟子,修为最高者已经是武师,而修为最低的才刚刚开始习武,自然不可能大家汇集在一个地方练武。

    所幸皇家的练武场,也足够大,大家也各有默契。按照东南西北四个方位,诸位皇家子孙根据自己的修为等级,各自汇集在一起。

    而东方的那边区域,是为依旧在先天以下的弟子提供的练功场所,因为这些人大多都是六岁到十几岁的孩童,有时候其他人也戏称为“幼儿区”。

    秦川此时今年虽然已经十七岁,但却因为种种原因,却一直未能达到先天,每只能跟着一帮垂髫孩童一起练武。

    秦双如此说,自然是嘲讽秦川都快要成年的人,却在练武之时,只能混在一群小孩子的队伍之中。

    秦双闻言,朝着左右笑了一声说道:“九弟,八弟还没说话呢,你急什么!”说完,他还挑衅得向着秦川看了一眼,似是想看看对方气急败坏的模样。

    可惜让他失望了。

    秦川似乎没有听懂他言语之中的意思似的,只是拉住了还说话的秦风,摇了摇头,便转往东方走去。

    临去之时,还说了句“六皇兄早上好。”,礼仪十足。

    他的影不见匆忙,自始至终,神色也不见羞愧或者自卑等种种绪,仿佛听不出对方言语的讽刺意思一般。

    秦川如此平淡,倒是让秦双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他冷哼一声,朝着西方走去,那是专属于武师级别的武者练功的场所。

    在转的瞬间,他看着秦川的背影,眼露狠毒:“秦川啊秦川,算你好运。本来打算惹怒你,然后狠狠得教训你一顿,让你颜面尽失,向父皇证明你就是一个耻辱,没想到你竟然幸运躲了过去!

    不过无论如何,我也绝不可能让你有翻的机会的!太子之位,必然是属于我的!血龙蓝照经,也只能属于我!”

    .....

    此时的秦川已经走到了练功场的最东边。一群大多在八岁到十岁的孩童,看到秦川走过来,一个个说道。

    “给八皇兄问好!”

    “见过八皇叔!”

    “八叔祖好!”

    这些孩童有的是秦川的子侄辈,甚至还有的是秦川的孙辈。

    秦川对着这些孩童随意的寒暄着,待到终于安静下来,开始练拳之后,秦川的眉头终于深深得凝聚在了一起。

    自小到大,无数的往事,许多的回忆交错得出现在他的眼前。

    十七年前,当他作为最受宠的皇妃之子出世之时,宫中所有人大宴七天,秦震天更是亲赴宗庙,感谢上天赐下麟儿,也曾向文武宣告,此儿将来必将为大胤下一代帝皇。

    寻常人要十岁,甚至十二岁才能开始习武,踏上武途。但十年前,秦川七岁时,便已经是九阶武者,甚至开始筑基,秦震天欣喜若狂,再次大赦天下,文武齐齐上表,大胤皇室将出现新一位习武天才。

    十年前的秦川,可以说是天之宠儿,受尽宠。可就在这时,上天给秦川开了一个玩笑。

    筑基,乃是武士和先天之间的一个特殊的阶段。武士阶段,只是以拳脚之术,来打磨体,锻炼肌,积累武者修行的体基础。而武者到先天之后,则会在体内养气,先是真气,然后是内元,最后是真元,不同质的气,拥有不同的威力,而这也是先天、武师、武宗等境界的根本区别。

    而在武士和先天之间,每位武者都需要先吸收天地元气来洗髓颈骨,使得武者的根骨更加强大,才能为进一步的修炼打下基础。

    一般人的体资质不同,筑基长短也不同,但大都在数月到数年之间,皇室弟子最长的弟子筑基也不过俩年左右。筑基功成之时,整个人的筋骨都会发出轻微的轰鸣声,可以持续数天。

    以秦川的资质,当时所有人都以为他的筑基必然在三月之内即可完成。

    然而当秦川正式筑基之后,三个月,三年,一直到如今,他的筑基功成,筋骨轰鸣的迹象却从来没有出现过。

    最开始的三个月后,秦皇笑笑,下旨斩了太医令的头。

    秦川筑基一年之后,秦皇的脸色变差了许多,不再时时召见秦川。

    秦川筑基三年依旧未功成之时,秦皇的脸色便再无笑意,再不说一句夸奖秦川的话。

    四年,五年......

    十年。

    十年之后的如今,秦川却依旧停留在筑基阶段,未现功成的征兆。

    而无论在宫墙之内,还是宫墙之外,已经再没有人说起秦川七岁前的皇宫的闹了,而是提起他,都是不屑一顾。

    甚至有“皇族耻辱”“秦姓劣种”之类的称号在暗地里流传着。

    ......

    不知不觉中,想着这番天意弄人的造化,秦川的双眼已经升起阵阵迷雾。

    “我,秦川,此生便注定如此了么?”

重要声明:小说《阵噬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