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危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咆哮的苹果 书名:至尊皇权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难道说你还有什么后手不成?不管如何,刘辉,今曰我们的帐也该清算清算了,受死吧!”

    手中剑光一闪,谢宏拧(身shēn)攻了上路,二人之间的战斗再次展开,这一次,双方未曾有丝毫保留,展现了所有的实力,一时间倒也是打的精彩纷呈。

    反观刘氏三老那一边,则(情qíng)况愈加的严峻,此时他们的剑光已经完全失去了招架之力,仿佛暗夜之中昏暗的烛光一般,摇曳缥缈,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一群白痴,三个人连一个小孩都打不过!”

    正当刘氏三老(情qíng)况紧张之际,一个冰冷异常的声音在场上瞬间响起,随着一道血芒闪过,原本与临水阁两个一流高手交战的谢氏二老(身shēn)形猛然一滞,眼中登时闪过极端不可置信之色,并蕴含着一种恐慌至极的神(情qíng)。

    等到临水阁二个高手发现异常之时,谢氏二老脖颈上已经出现了一条红线,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条红线愈来愈明显,很快便呈现出鲜血勃发之态。

    谢氏二老瞪大双目,死死的用手扣住咽喉,好像想要将鲜血重新堵回去,可是这一切都是枉然。

    殷红的血水不断透过二老的指缝滴答下来,他们的(身shēn)体仿佛风中的残烛一般,摇曳了一番,便带着无尽的不甘,砸倒在地。

    与他们二人对敌的临水阁两个高手急忙越开一步,闪过二老扑倒在地的尸体,这时候方才看清,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二老的(身shēn)后竟然出现了一个高冠白衣男子,此时,这男子手中正持着一把血光闪烁的宝剑,剑锋之上犹有一抹血珠。

    很明显,谢氏二老赫然就是死在了这个突然出现的高手手中。

    谢氏二老这一死,场上(情qíng)形顿时大变,不论是血神派一方,还是广陵宗一方,都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青年感到极度诧异。

    不过诧异之后,血神派一方则是心中鼓舞,而广陵宗一方则是暗暗焦急,正当场上战斗发生了彻底转变之时,只听到郑玄一声轻啸,其(身shēn)形猛然变淡。

    他手中的天龙剑也是骤然消失,露出对面一脸茫然之色的刘氏三老,随着一抹淡淡的寒光闪过,刘氏三老那茫然的脸上骤然涌上一股复杂的神(情qíng),其上有憎恨也有畏惧,有留恋也有怅惘。

    很快,郑玄的(身shēn)影重新在刘氏三老(身shēn)后凝聚,而刘氏三老也仿佛之前的谢氏二老一般,咽喉上逐渐出现一道血线,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血线开始逐渐扩大,渐渐地呈现出血水喷洒的局面。

    刘氏三老死死捂住咽喉上的创口,喉咙处咯咯作响,带着一脸惊恐之色,就这般砸倒在地,彻底的不动了。

    这样一来,场上的(情qíng)形又是发生了变化,原本惊喜交加的血神派众人则是心中一紧,而广陵宗众人则是大大松了口气。

    “你是什么人?能够一剑斩杀三个七重天修士,虽说是外域的腌臜泼才,可是却也不容易了,报上名来,或许本公子可以饶你一命!”

    之前斩杀谢氏二老的公子,原本那高高望天的眼神骤然一转,投注到了缓缓站直(身shēn)子的郑玄(身shēn)上,很显然,郑玄这一剑超出了他的估算。

    他没有想到,在这种场合,竟然还能够碰到像郑玄这样年轻的高手,顿时心中忍不住起了一丝兴致。

    “你又是什么人?此乃我广陵宗和血神派的私事,阁下是不是管的有些宽了?”

    眼眸一动,郑玄手持天龙剑回(身shēn)后撤,来到广陵宗一方,与众人站到一处,事到如今,场上骤然生出这等变化,在(情qíng)况分明之前,却是根本打不下去了。

    很快,场上战斗暂时结束,广陵宗一方、血神派一方、白衣公子一方,各自成一阵列,冷冷的对峙。

    不过白衣公子那方人数最少,除了他自己之外,只有一个血袍汉子,可是尽管如何,场上却没人敢轻视他们,白衣公子那一剑虽然有突袭之嫌,可是能够一剑斩杀两个七重天高手,也说明了他的实力。

    况且,场上几个一流高手都能够感觉到,白衣公子(身shēn)后的那个血袍汉子虽然一直都没有动静,可是其气息深沉似海,仿佛无边无际一般,只要稍稍一感觉,便仿佛进入了修罗地狱一般,不用说,其实力之强更是超过白衣公子。

    这样两个人的出现可以说意义重大,足以彻底改变场上的局面。

    “呵呵,看在你修为不错的份上,本公子倒是可以让你死的明白一些,血神派乃是本公子的下属帮派,这进攻广陵宗实际上也是出于本公子的意思,你说这里头难道没有本公子的事(情qíng)吗?”

    嘴角一翘,上下打量郑玄一番,白衣公子轻轻转动手中血剑,朝(身shēn)后的血袍大汉摆摆手。

    顿时他(身shēn)后的血袍大汉(身shēn)形一晃,便直接来到血神派一方血宗主(身shēn)前,其速度之快,以郑玄此时的能力,也仅仅能够捕捉到一个幻影罢了,至于场上的其他一流高手,则是根本连感觉都没有。

    在他们的眼中,血袍大汉几乎是瞬移着出现在了血神派帮主的(身shēn)前。

    不等血神派帮主动作,大汉直接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扔给了脸色狂变的血宗主,冷哼道“你好大的胆子,见到了公子竟然不上前拜见,若不是正值用人之际,某家早就拧下你的脑袋了。”

    话音渺渺,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血袍大汉又重新出现在白衣公子(身shēn)后,看那个模样好似根本就未曾动过一般。

    血神派帮主咽了口唾沫,仔细一看手中多出的令牌,浑(身shēn)上下就是剧烈一抖,再看向那个白衣公子时候,眼中就充满了不敢置信之色。

    不过很快,血宗主便紧走几步,来到白衣公子(身shēn)前,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跪倒在地,口中称道“手下不知公子驾临,有失远迎,还望公子恕罪!”

    说着,便开始砰砰的扣着响头,直直将山上的岩石都磕出一个坑来,可是没有白衣公子的命令,他就是不敢停。

    片刻之后,血宗主的额头上便留下股股殷红色的血水,看样子是根本不敢用内力护体,以免触怒眼前的白衣公子。

    “好了,起来吧,说说这件事(情qíng),为什么血神派就上来这么点人?为什么广陵宗的阵法竟然被启动了?”

    白衣公子瞥了眼血宗主,挥了挥衣袖,发出一股大力,登时将血宗主直接从地上卷了起来。

    “多谢公子慈悲,本来手下将一切都准备好了,可是都被这个广陵宗的小辈搅和了,内外双阵就在他的控制之中,我等一时不查,竟然被隔成了两伙。”

    急忙理了理衣袍,血宗主不顾额头上不断流淌的血水,急忙将(情qíng)形讲述了一遍,很显然,所有问题都指向郑玄。

    说完,血宗主朝(身shēn)后众人冷哼一声,骂道“都站着干什么?万圣公子驾到,还不速速上来拜见?”

    这句话一出,血神派众人群体而惊,他们可是知道万圣公子的大名,作为九州十大公子之一,万圣公子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乃是动一动地动山摇的人物,更何况,隐隐约约的,血神派众人心中也有些明白,他们血神派应该就隶属于万圣门。

    顿时,血神派一方仿佛下饺子一般,纷纷成了磕头虫,投靠了血神派一方的刘氏一脉也不例外,他们也是早就得知了万圣门的存在,否则根本不会和血神派联合。

    刘辉更是一边磕头,一边脸带嘲讽之色的看着对面的谢宏,心中的得意之(情qíng)自然不言而喻了。

    “嘶,竟然是万圣公子,这下子麻烦了!”

    心中咯噔一下,郑玄眼光一颤,不自觉地便看向了万圣公子(身shēn)后的那个血袍大汉,想着“难怪刚才我心中有股强烈的危机感,既然能够成为万圣公子的护卫,那这血袍大汉肯定修为高深,我的感觉应该没错,这是一个罡气高手!”

    “他(奶nǎi)(奶nǎi)的,事(情qíng)麻烦了,我现在虽然修为达到了七重天中期境界,若是加上我霸体三重,以及先天之下极限的武道境界,也只是能够对抗九重天人榜修士罢了,对于练成了罡气的十重天地榜高手,那根本就不是对手,恐怕就是逃命都难。”

    “这下该怎么办?”

    郑玄心中暗自震颤之际,他(身shēn)边几个听过九州十大公子名头的人,也是脸色狂变,在以前,九州十大公子根本就是他们需要仰视的存在,现在竟然见到活生生的人,而且是作为敌人,可想而知,他们心中的苦涩究竟有多浓了。

    谢宏更是脸色惨然,只见他长吸口气,猛然踏前一步,朝着万圣公子拱拱手,说道“不知我广陵宗有何得罪公子的地方,竟然劳动公子亲(身shēn)大驾,今曰谢宏不敢奢求全命,只想公子让我等死个明白。”

    “你认为你有资格和公子说话吗?谢宏,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万圣公子没有理会谢宏,只是好整以暇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似乎颇有兴致一般,见状,血神派宗主眼睛一转,踏前一步,厉声道。

    “识相点的,马上束手就擒,说不定公子会大发善心给你们留条姓命,否则今曰这广陵宗上上下下,必将全部化为筛粉。”

    此话说完,谢宏脸色一沉,眼见没什么好说的,立即咬咬牙,就要命众人全部压上,今曰就算是全军覆没,他广陵宗也不能白白消耗,定要让血神派付出代价。

    见到谢宏的表现,广陵宗众人也是知道到了生死存亡之际,一个个俱皆面露悲戚之色,在知道求生无望之后,开始爆发出最后的气势,一时间,广陵宗众人的势气凝成了一团,哀兵之势成,竟然隐隐压过了血神派众人的气势。

    “一群废物,和他们费什么话?杀了了事,本公子还有其他事(情qíng)要办,这几个一流高手就不用你管了,本公子到想要看看广陵宗教出的天才究竟有何实力!”

    眼睛转了转,万圣公子微微摇头,(身shēn)上血红色雾气一闪而过,本来广陵宗一方众人众志成城,可是在这雾气出现的一瞬间,便仿佛在(身shēn)前看到了一个修罗地狱一般,此番他们就是那将要被投入其中的囚徒。

    顿时,众人心中无不大骇,不说谢宏等人,就是水清柔等一流高手也是脸色煞白,忍不住蹬蹬后退几步,大口喘着粗气,所谓的哀兵之势彻底消散。

    在万圣公子(身shēn)上血雾腾起的一瞬间,郑玄只觉得(身shēn)体之中原本缓缓运行的杀戮战气猛然运行开来,隐隐的散发出一种绝世的霸道,倒是并没有受到震慑。

    “势气?这绝对是属于九重天高手的独有势气,想不到这在九州十公子中垫底的万圣公子竟然也达到了九重天境界,这还怎么打?”

    只是此时郑玄心中却是疏不平静,别人不知道,此时依旧拥有着杀戮战气的他如何不明白,这就是独属于九重天高手的势气,在修炼体系之中,甚至比之(肉ròu)(身shēn)枷锁更为重要的分水岭!

    “哦!势气雏形?好厉害的少年,本公子倒是不舍的杀你了!”

    郑玄心中震颤至极,施展了势气的万圣公子同样心中震颤,他想到了郑玄修为高深,可是却没想到竟然高深到这个地步,竟然能够以七重天的修为,硬生生的抗衡势气的存在,这简直打破了万圣公子的认知。

    一个在七重天中期就产生势气雏形的天才,万圣公子即使已经站在了年轻一辈修士的顶端,此时也忍不住心中升起强烈的嫉妒之意,他难以想象,若是让这等天才成长下去,最后会变成多么强悍的存在!

    此时不仅是他,就连他(身shēn)后本来一副无所谓模样的血袍大汉,都是瞳孔猛然放大,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到的场景,倒抽口凉气。

    “好一个天资绝佳的少年,公子,此人不能留,否则几年之后,当世根本无人可治,现在既然得罪了他,那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血袍大汉比之万圣公子更为直接,在压下了心头的震撼之意后,森冷的目光直接将郑玄笼罩,冷笑道“此子不简单,公子且稍带片刻,让我来出手,能够亲自扼杀这般天才,简直比一统九州,登临先天更让人兴奋。”

    (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咆哮的苹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至尊皇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